查看内容

需要的不再是太多的钱,节日也没有现在这么被重视

  • 2020-04-23 14:23
  • 宗教文化
  • Views

  忘了有多久,没有回家,没有给家里打电话,家里的老父亲,为了养我,两鬓渐渐生出了白发,而我却无法在身边陪他,我很清楚,我是他唯一的牵挂,可惜无法给他一个温暖的家,每每想起这些,泪水早已漫过脸颊,为了生活,我们有太多的迫不得已。

问:哪一刻觉得自己快奔溃了?却不愿与人述说?

昨天是重阳节,被我这个一向不注重节日的人,再次忽略。

图片 1

     

  小时候,哭着哭着就笑了,长大后,笑着笑着就哭了。

图片 2

这次的忽略跟往常不一样,以前是习惯了用阳历算日月,等想起阴历节日往往过去好几天,除非有人提醒,刻意记住才不会错过。现在用上智能手机,每到大小节日圈里都祝福满满,想忘都难。

我是因为你才爱上这个世界,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只想牵着你的手,告诉你“我爱你”。

     今天看书【荒漠甘泉】……靠上帝活着的孩子。

  现在的我们,心离家越来越近,脚步却离家越来越远,哪怕再累,也要咬牙坚持,哪怕荆棘遍地,也不能停,因为没有退路。

很久很久的感觉了,那一刻到现在都刻苦难言。以前总会想为什么自己的过的那么苦,各种遭遇都被自己遇上,堪比电视苦情剧,小时候父母借朋友钱最后一分没回过(具体多少不知道),那时候刚好建新房又欠工钱被催债,天天上门找都躲不敢在家,跑亲戚家躲,好不容易过了那段催债,父亲帮朋友工作几个月,耍赖工钱不还,那时候家里自己做点小生意资金不够也就落没又欠了一屁股债,在努力好几年还好了,噩耗又接着到来,父亲身体尿毒症,住院治疗,几个月后没办法离世,家里的顶梁柱就这样没了,母亲颓废好久好久,而我们兄妹两人还在上学,一个小学刚毕业,一个刚上中学,什么都做不了帮不了,父亲治疗那段时间花费太多医疗费,母亲一人压力太大,而我们学费也需要很多,最后两人弃学进厂各种随便找工作减轻压力。而那时候母亲不知从哪里被怂恿赌博赚的快(人在颓废没信心时候最容易听信他人),迷上赌博,十赌九输,差点卖掉房子,家里天天吵架各种抱怨,母亲身子也变的越来越差,一直吃药缺不忘赌。最后三人散离家。曾经的大大小小事就从未断续过,小时候会认为是家庭苦,长大后是看到自己的苦,一路走来就没好过,只眼看他人的好,去羡慕,心里的苦涩没人知道,每到半夜回想是崩溃自己哭。每次看到别人家庭和睦,幸福美满,而自己一路过来磕磕碰碰没停过,在艰难在苦再累都要继续走!

昨天早上,女儿用她的玩具吉他放音乐,突然告诉我,听到一首有点忧伤的曲子,想起了过世快两年的外公,问我会想起谁?想她的爷爷还是奶奶?我说都想。自然也包括我天堂里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其他仙逝的亲人。

今天刷微博的时候,被一条微博感动到:

      看到圣经一句话,【耶和华啊,惟有你能帮助。】……代下14:11

  现在的我们,为了守住一份工作,可以撕破脸皮,可以摧毁身体,可以家也不回,时间久了,你都忘记喊累,肩上的压力只增不减,那点可怜的工资却只减不增,你偶尔会抱怨社会不公,也偶尔会痛不欲生,但抱怨过后,依然抹去伤痕,继续奋斗。

这个问题我有点不好意思回答,我车禍致残,法院判决司机赔偿我三十五万,四年多时间,即将五年了,一分钱赔偿也没有拿到,我现在温饱可以解决了,但生病没有钱冶疗,有一次幻肢疼痛,连续三四天,不能入眠,后来在床上晕过去了,我有严重的抑郁症,每天要吃三粒药片,去年我孙女初一开学,我好长时间没有药吃,不敢往里面深究,以前靠饮酒麻俾自己,现在练习书法,心情好了一点。

天堂里的亲人,我只能以想解忧,蹬高也不能牵手,插遍茱萸再也无缘重逢。可眼前的父母,近在百公里之远,却不能跟前尽孝,各种各样的走不开,都成了我回不去的借口。

十年前,一个男人亲手为身患癌症的妻子穿上了白纱,面对已经因为化疗掉光头发的她,男人哭了,用手捂着眼睛,哭的像个孩子。

       求你站在我和困难中间,求你调遣援军帮助我。

  现在的我们,需要的不再是太多的钱,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好的身体,因为钱没了可以再挣,人没了无法重生。

奔溃了,看不到光、亮、希望、前途。在当前社会中毕竟雪中送炭的人、扶困救困的人逐渐增多、向蔚蓝成风方向发展,但毕竟自扫门前雪居多。遇到好人算幸运、幸运。吃闭门羹也在所难免。想前思后,还是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自己的路自己走。奔溃了,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嚥,免得麻烦别人,有时也免得受奚落与不受欢迎者。当然最好是不奔溃。议。探讨摔倒了,拍拍灰尘、抖抖精神,继续前行,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

毕业后被分派在离家百里远外的小城工作,虽离家不远,但也没有时间经常回去。那时还没有周末的双休,节日也没有现在这么被重视,甚至在中秋节这么有中国传统的团圆之日都不放假。我会每月回去一次,那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还在,每次回去都要探望,我问问他们的身体,他们问问我的工作,说说村里的变化,聊聊过去的日月,让人感觉家的温暖。随着他们一个个的离去,家里的亲人们逐渐减少,现在只剩父母一辈的亲人。熟悉的老人走了一批又一批,陌生的孩童多了一茬又一茬,这是我每次回家最深的印记。

女人问他哭什么,他说“因为你太美了!我竟不知道你这么美”然后深情的亲吻了自己的妻子。

       我拿过来就祷告神,因为我实在需要!我不是在看书,我是在吃书里的东西。文字对于我都是活的,是神在对我说话。最近已经没有力气了。洗衣服的力气也没有。无助的想哭,可也不解决问题。我可是上帝的孩子,不能哭,要开心的活着。就靠神面对问题去处理解决。

  现在的我们,时刻感受着人情的冷漠,人与人见面,无话可说,拿起手机,聊得酣畅淋漓,在手机里,有着全世界。

爷爷奶奶住过的草屋,已经空闲十多年,奶奶是住在里面的最后一人。早已被雨淋疏了茅草,被风吹矮了墙头,荒芜的庭院再无当年的炊烟。每次回家都要去看看,仿佛还能看到奶奶的身影,为我的回去忙碌,一会儿在屋里,一会儿又在外头。如今对故乡的回忆,已经浓缩成奶奶居住过的那座老屋。

图片 3

      一个人去了趟浴池,发生很多美好的故事。竟然遇见陌生人帮助,一看戴十字架,是信耶稣。我依然相信有爱心的基督徒还是有的。最起码给身边不信耶稣基督的人,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他们还以为我们认识那。阿姨帮助我搓澡,她女儿帮助我拿石凳。本来我想说神赐福给你们,后来才知道对方信耶稣。神已经加倍赐福彼此了。特别感谢神兴起人帮助。

  现在的我们,只愿父母身体健康,孩子听话懂事,妻子孝顺贤惠,便已足矣。

考虑到父母的身体,在两个妹妹出嫁之后,便不再让他们种菜园,种菜是出力费功的事,只让他们种些省事的粮食,到农忙时节有空我还能回家帮衬。后来为了让父亲打发农闲,让他养了只羊,每天跟庄邻一起去山上放羊,既解了闷又锻炼了身体。羊被父亲养的越来越多,由最初的一只养到十多只,几次劝过父亲,别养太多,多了照顾不过来,父亲总是以一只是牵两只也是放的理由拒绝着,直到三年前,看到父亲身体越来越差,才坚决不再让养。

女人笑着说“结了婚我就会健康起来的,你别哭了”

      还有做了一件生平最奢侈的事情,就是第一次花钱把衣服送去干洗店。一看墙上贴着十字架的挂历。又是信耶稣基督的。还是很久不去聚会的。她们一直跟我聊,我就劝勉了一下。最后告诉我,欢迎你常来和我们分享神的话。还对我说“我这正常人,都没有你心态好。我这是没有你正常。”因为对方替我抱怨上帝不公平。我就回过去神很公平,我又解释一番。越感谢的人越幸福。对方说你说的太对了。对方说她就是抱怨太多,心情不好。我这可以去演讲了。只为上帝发声见证荣耀他的名!…………今天有多少人信耶稣就因为有环境不信了,或者抓世界就不去聚会。从来没有和神发生太多关系。不认识神,就会一直活在痛苦中。神不是让人痛苦的神。我用最直接的大白话,把圣经给对方解释了。这样都能听懂听明白。上帝是真的给了我说话的口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