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原来一开始中国是没有猫的,名人们也发不了自拍照

  • 2020-04-22 01:43
  • 宗教文化
  • Views

  编辑荐:从那时起,它与我的缘分便已注定,缘深,情亦深。时光改变了我和它的模样,却不曾改变它对我的依赖和我对它的喜爱。

乞猫

明朝皇帝嘉靖可以说是史上最大的猫奴了,据说它为猫专门建了“猫儿房”,并派御前近侍来伺候它们,还总是和一只叫“霜眉”的猫形影不离。最夸张的是霜眉跑到哪个后妃的宫门口,嘉靖就睡到这后妃屋中。为了和眉霜一起玩耍,他宁愿二十多年不上朝……

但是到中世纪,猫却惨遭厄运。基督教会不愿和异教徒的偶像有所关联,发动了一场迫害猫的运动。或许由于猫具有不可思议的敏捷度,迷信的人相信女巫可以变形为猫。这种看法造成了猫不幸的后果——常被基督徒活活烧死,因为他们相信,猫是魔鬼的化身。不过,当猫的用处重新被人认识时,不欢迎猫的现象逐渐消失。到了18世纪,猫又重新成为家庭中的常见动物。

《南部新书》说他每次办完公回家,几十只猫就咪呜咪呜地涌到门前来接他,爬到他的身上。这场景脑补一下还是比较震撼的,以至于当时有人怀疑他是猫精,碰到都绕着走。

  刚进家门,家中的猫就朝我跑来,叫了几声,开始在我脚边磨蹭起来,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像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鼠穴功方列,鱼餐赏岂无。

而且古代文人养猫的流程也非常复杂,甚至有点中二,如果想要获得一只猫,必须发出正规的聘书和聘礼来“聘猫”才可以。宋朝诗人陆游还特意写了《赠猫》一诗来描述这个画面:“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书房万卷书。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

最近这些年,“猫奴”这个词是非常火的,很多人对于猫这种动物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愿意为了养一只猫做任何事情,但也有人发现,其实做猫奴并不是现代人的专属,古代很多人早就已经被猫这种生物给征服了。不过,古代也有奴,却不是人,而是猫,猫被人们称为狸奴,狸奴又是什么意思?这里的奴,指的其实应该是“主子”吧,养猫的人才是“奴”?

裹盐迎得小狸奴,

  说了这么多,初遇的情景似乎越来越清晰了。记得从奶奶家迎来一只猫,一身白色,却因为是指母猫而被父母嫌弃,便又捉来一只猫,花色,却依然是只母猫,只是这次没有再去捉猫了,父母也默许了这个事实,把它接纳为家里的一员。从那时起,它与我的缘分便已注定,缘深,情亦深。时光改变了我和它的模样,却不曾改变它对我的依赖和我对它的喜爱。我们都慢慢变老了,但我们对彼此的感情,仍然是“裹盐赢得迎得小狸奴”时的纯粹和美好……

想想这位爱国诗人,在一个个风雨交加的日子里,边撸着猫,边写着流传千古的诗文,突然感觉画面都生动了许多。

他甚至还封雪眉为“虬龙”,后来猫死了他用黄金铸造一棺材,还给猫举行隆重的葬礼,又请来朝大臣为它作祭文,简直隆重到极点。

黄庭坚《乞猫》:“秋来鼠辈欺猫死,窥瓮翻盘搅夜眠。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

为此,他亦留下诗作《乞猫》

  不同于狗的忠诚却有些低贱的形象,猫似乎一直是高贵的象征,充满了灵气,也正因如此,家猫自传入中国以来,就备受文人墨客青睐,有许多人都是资深猫奴。又因为家猫似狸而小,他们又亲切地称猫为“狸奴”。宋代大文学家黄庭坚还写过一首诗说他向别人乞一只猫来养:“秋来鼠辈欺猫死,窥瓮翻盘搅夜眠。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这首诗里,黄庭坚家里的猫死了,他向别人求一只猫来养。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失去猫的惋惜和乞要新猫的急切心情,活脱一副猫奴模样。而另一位大诗人陆游也是一个著名的猫奴,陆游写过《赠猫》:“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在他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一)》中也有“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毛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的诗句,可谓是一个顶级猫奴了。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陆游提到的“盐”,就是古时候迎猫的聘礼之一了,要知道那时候盐可是很贵重的。另外买一些小鱼,折下柳条穿过鱼腮送给生下小猫的母猫,也是常用的聘礼。

图片 1

四壁常令鼠空空。

  这些事例,都说明了猫自古以来便为人们所喜爱,而我自小也成长于群猫环绕的环境中,听着猫叫声,抚摸着那柔软的皮毛,看着它那惬意的样子,似乎心也被融化了。记忆里的每个冬夜,它都会钻进我的被窝,我们互相取暖,就像陆游诗中所说:“溪柴火软毛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一起进去温暖的梦乡。而这样慵懒惬意的日子,至今已经有十余年了……

如果有人问:古代人也喜欢养猫吗?有哪些著名的“猫奴”?

3.古代知名猫奴

诗中提到的“裹盐迎狸奴”,“穿鱼聘狸奴”,源于古代的习俗,宋朝人把接猫回家当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像娶妾一样,要给出“聘礼”——当然,不必像娶妾一样给什么珍珠翡翠白玉锁,但是给一定数量的盐或者鱼却是必须的。我听过一个很有趣的说法,说如果是主人的猫所生的小猫,那么就要给主人盐。而如果是野猫的小猫或者猫贩子的猫,就要将小鱼穿成一串,给母猫送去,表示郑重。不知这说法是真是假,姑妄听之吧。由文徵明的诗可见,用盐或小鱼来“聘狸奴”的风俗,一直延续到明朝依然存在。

陆游的祖父陆佃的解释让人叫绝:“鼠害苗,而猫捕之,故字从苗”。原来猫大人在古代还是捕鼠保卫庄稼的战士。

  已经不记得初遇时是什么场景,只记得在此后的岁月里,它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直到现在。还记得它幼年时大大的眼睛、奶声奶气的叫声,还有那被弹珠引逗的身姿,也记得年长后的慵懒,阳光下眯着眼睛舒展着身体,也会在猎物来临时选择果断出击,不论是飞禽还是老鼠。家中养的鸟雀,无一例外成为了它的口腹之物,除了无奈,只剩下些许嗔怪了。这些场景在我的生命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每一次回忆,都似乎可以感觉肚子上有隐隐的被压迫的感觉,那是它时常卧在上面的印记,经年不曾褪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因为在古人眼中“奴”字既亲切又可爱,大概“狸奴”这个名字充满了主人对猫咪的一片深情,很符合当代猫奴的心境,所以被沿用了下来!

古代,猫在远东也被人驯养,但时间比在埃及晚。某些权威人士认为,中国在公元前2000年时就开始养猫,而另一些权威则认为,中国晚至公元400年才开始养猫。

图片 2

  此次回家,发现它身形较以前略微消瘦了,不知是忙于农事的父亲没有照顾好它,还是生命将尽的前兆。十几年来,总是担心它会挺不过来,却每次都意外发现它完好无损,然而时间越长,这种担心却越有可能变为现实,越来越接近猫的生命极限,也意味着意外的发生概率越来越大,也许某一天的夜不归宿,就是此生的无缘再见。日本的小说家野坂昭的《萤火虫之墓》里曾说:“珍惜今天,珍惜现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倘若如此,不知余生还会不会与猫为伴,不知还会不会再迎一只小小狸奴。

甚矣翻盆暴,嗟君睡得成。

后唐琼花公主养了两只猫,一只是白色,嘴巴附近有深色的花纹,起了个名做“衔蝉奴”,还有一只白尾黑猫,叫做昆仑妲己,很有修仙范儿。

当时打死一只猫,即使是无意打死的,也要处以绞刑。考古学家在尼罗河三角洲东部古老的布巴斯梯克城,发掘出经过香料防腐的猫尸体的墓葬,还出土许多神态各异的猫的雕像。古埃及人把大量死去的猫制成木乃伊,科学家研究这些猫木乃伊,因此证明家猫起源于非洲野猫。

图片 3

  此外,明朝嘉靖皇帝也是一个猫奴。他养了很多的猫,设置了“猫儿房”,三四百的近侍专门负责养猫,平时还会吸猫,可以说是猫奴皇帝了,特别是有一只叫做“霜眉”的猫,很得嘉靖的恩宠,这只猫去世的时候,嘉靖非常难过,于是就将之葬于万岁山北侧,命为“虬龙冢”,立碑祭祀。后来又有一只嘉靖喜爱的狮猫去世了,嘉靖为它制做了金棺,葬在万寿山之麓,还让大臣们写文超度,一个叫袁炜的侍讲学士,写出了“化狮作龙”的诗句,嘉靖很高兴,被提升为少宰,加一品入内阁,由此可见嘉靖对猫的喜爱……

吸猫最严重的名人可能就是张之洞了,他格外喜爱养猫,传闻他的卧室里,养了三四十只猫,并且他还天天亲身喂养,在他的书报、文件上尽是猫屎,想想也挺厌烦的,但张之洞毫不在乎,看到文件上的猫屎,他直接用手抹去就行了。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狸奴指猫,猫的别称。自古人们深爱猫咪,诗人更是亲昵地称猫为“小狸奴”。 狸:狸 lí即山猫。金代刘仲尹《不出》诗曰:“天气稍寒吾不出,氍毹分坐与狸奴。”仅两句诗便勾勒出一幅惬意温馨的人猫相亲图。宋代陆游的《赠猫》诗云:“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这虽是一首怀才不遇的自嘲诗,但诗中饱含对猫的深爱。

唐德宗时期中国最早的有名可考的猫奴

  它似乎很佛系,有肉时则食肉,无肉时则吃菜;有牛奶时占着不放,无牛奶时清水亦香;有火炉时静卧其侧,无火炉时漫游世界。它似乎也很“激进”,不开心时会彻夜不归,被惹怒时也会低声嘶吼,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但于我而言,它是狸奴,更是好友。它是寂寞时的清歌,是倾诉时的听者,是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生命里极重要的一个同行人。

欲骋衔蝉快,先怜上树轻。

前面说到的陆游也是当之无愧的猫奴,因为光写猫的诗词他就创作了十几首,产量堪比碗妹。看完古人的吸猫历史,碗妹突然觉得自己的吸猫成瘾和他们比起来,似乎不算严重呢!

在19世纪时,养猫已十分普及。到19世纪末,在首次猫展览会上,展出了早期的宠物猫。

宋徽宗特别喜欢猫,曾经作多幅《狸奴衔鱼图》、《耄耋图》,画中的猫清闲安详。元代钱惟善对比宋徽宗后来的遭遇和这幅画,曾经作诗《题宋徽宗狸奴衔鱼图诗》感慨:“徽庙宸翰世已无,衔鱼随意写狸奴。鸾与北狩知何处,怅惆春风看画图。”

但思鱼餍足,不顾鼠纵横。

1.猫奴的起源

家猫的驯养源于埃及。公元前1500年,处于原始农业社会的古埃及人,眼见收贮的粮食引来了老鼠,但同时发现野猫有捕鼠的本领,于是长期驯养野猫,将其驯化成了家猫。在古埃及的宗教崇拜中,主管司月、生育和果实丰收的神巴斯特的化身就是猫,这个神常被描绘成猫头人身形。埃及人把这些家神称做“喵呜”。当“喵呜”死时,主人要举行哀悼,在猫身上涂上防腐香油,放在棺木里,送往巴斯提斯的巴斯特大庙。

朱厚熜最爱两只猫,一名雪眉,一名狮猫。最夸张的是霜眉跑到哪个后妃的宫门口,嘉靖就睡到这后妃屋中,后宫三千佳丽不如猫啊。

而这里的狸奴就是猫。

不仅养猫流程复杂,古人在给猫起名字的时候脑洞也是非常大,可不像现在大家给猫取名走的是“开心就好”路线。比如四足全白的黑猫叫踏雪寻梅;黑猫白肚白足的黑猫叫乌云盖雪;白尾黑猫叫墨里藏针;黑猫白嘴叫衔蝶……反正我是一个都没记住!

图片 4

风卷江湖雨暗村,

时时醉薄荷,夜夜占氍毹。

当然有文化的也爱自己起名,像骆宾王的舅舅张博养了7只猫,分别叫东守、白凤、紫英、怯愤、锦带、云团、万贯……他真的觉得不拗口吗?

图片 5

日饱鱼餐睡锦茵?

曾几是陆游的老师。陆游是个高产诗人。他写到猫的诗,也非常多。大概有20多首,其中很多是专门写猫的。比如:

做了猫奴好多年,你知道猫是什么时候成为宠物的吗?你又知道古人是怎么当猫奴的吗?碗妹今天就要化身考古学家,和大家一起研究古代猫奴生活!

陆游《赠猫》:“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资俸薄,寒无毡坐食无鱼。”

小学生部编版教材必背古诗啊

图片 6

2.奇葩的猫名字

家猫从埃及传到意大利,以后又逐渐传到整个欧洲,在许多国家赢得“崇拜者”。在意大利的帕多瓦博物馆里,至今保存着一具猫的木乃伊。原来,13世纪远征的十字军骑士们,把跟随他们的旅伴---老鼠带回了欧洲,使得鼠疫和霍乱在欧洲大陆传播开来。人们束手无策,忧心如焚。幸亏猫咪们奋起出击,制服了老鼠。一只名叫佩特拉基的领头猫功勋卓着,它的尸体在1370年被制成了木乃伊。

明代的李时珍在写《本草纲目》时,也不忘记给猫一笔,“猫有苗茅二音,其名自呼。”意思是“猫”的发音有“miao”“mao”两种,源自于它的叫声。但李时珍断然不是个猫奴,看看《本草纲目》里关于猫的记载,众猫奴们估计要火大。

赠猫

猫这种动物,在现代人的生活里是十分受欢迎的,很多人爱养猫,并且戏称自己是“猫奴”,一切都以自己家的猫为最高宗旨。但是,千万不要以为,猫奴是现代社会才诞生出来的,古代很多人同样对猫是有好感,甚至比现代人更加的“猫奴”。那么,今天就一起来看一看,古代的那些猫奴们,看他们是怎样养猫的吧。

我国历史上也有很多关于良猫的记载,其中一处写道:“大仓巨鼠为患”,后“从民家购得巨猫,大如狸,纵之入,遂闻咆哮声,三日夜始息。开视,则鼠猫俱亡,而鼠大于猫有半焉!”可见猫的捕鼠功效。

嗯……放到现在,大概就是那种朋友圈晒猫狂魔无误了……

明代宫里有“猫儿房”,近侍三四百人,专门养猫。公猫叫“某小厮”,母猫是“某丫头”,若是得圣宠,有名封,便成了“猫管事”。

关于猫是何时被驯化的这个问题,一直都争议,一般认为最早的家养猫出现在3600多年前的埃及,那时的绘画中开始大量出现家猫。碗妹在研究了好多古文后似乎发现了当代“猫奴”称号的起源。《说文解字》说:“猫,狸属”宋代《尔雅翼》说:“猫通谓之狸。”所以“狸”是猫在古代的普遍称呼,人们也爱管自己的猫叫“狸奴”。

安能论斗石,仅可具盘盂。

仍当立名字,唤作小于菟。

他的堂兄张之万这样描述他的吸猫日常:卧室里有数十只猫,亲自喂养,再加上路过觅食的野猫,家中简直反了天。喵大爷们在书上拉屎,铲屎官张之洞也不生气、也不觉得脏,默默用手帕擦干净。还对旁人说:“猫本无知,不可责怪,若人如此,则不可恕。”

嘲畜猫

怒髯噀[xùn]血护残囷[qūn]。

春来鼠壤有余蔬,乞得猫奴亦已无。

尚思为国戍轮台。

并对左右侍从说:“猫本无知,不可责怪,若人如此,则不可恕。”这不就活生生一个恋猫癖吗?

听雨蒙僧衲,挑灯拥地炉。

盐裹聘狸奴,常看戏座隅。

陆游一生写诗无数,为小猫咪写下的诗句,竟多达十二首,以《赠猫》为名的诗,就写了三首:

嘉靖是著名猫奴,他特别喜欢的一只狮猫死后,做了个金棺材下葬,还让大臣们写文章,“荐度超升”。有一位叫袁炜的学士写的特别好,嘉靖很高兴,立马加官进爵,入内阁。

大诗人竟然借周亚夫细柳练兵的典故来夸赞爱猫有大将军的风范,哈哈。

青蒻裹盐仍裹茗,烦君爲致小于菟。

溪柴火软蛮毡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