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结束了希腊的民主时代,修昔底德已经彻底地把人类历史从神人合一的记叙中独立出来

  • 2020-01-10 12:33
  • 宗教文化
  • Views

立足于人本身来解释历史是修昔底德史著的重要特点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从公元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公元前404年,这次战争,无论对雅典或斯巴达任何一方说来,都是非正义的战争。而且几乎所有希腊的城邦都参加了这场战争,其战场几乎涉及了整个当时希腊语世界,其中双方几度停战,但最后斯巴达获胜。这场战争结束了雅典的经典时代,结束了希腊的民主时代,也改变了希腊的国家,是希腊历史的转折点,希腊奴隶社会从此开始由繁荣走向衰落。在这次战争中,希腊奴隶社会所固有的一切矛盾——奴隶与奴隶主之间,自由民主各阶层(民主党与贵族党)间,两个同盟集团间,盟主国与同盟国间的一切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而本书的作者修昔底德,不光著作了本书,而且还亲自参加了这次战争。

公元前415年,战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冲突的舞台移到了西西里。但是到了公元前413年,战事又回到了阿提卡。斯巴达与波斯结盟后,在波斯大批黄金的资助下,斯巴达开始建立自己的舰队,雅典的处境变得危险起来。

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因及其历史影响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9-05-09/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从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前404年,期间双方曾几度停战,最终斯巴达获得胜利。 这场战争结束了雅典的古典时代,也结束了希腊的民主时代 ...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从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前404年,期间双方曾几度停战,最终斯巴达获得胜利。

图片 1

这场战争结束了雅典的古典时代,也结束了希腊的民主时代,强烈地改变了希腊的国家。战争给繁荣的古希腊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导致战后希腊奴隶制城邦的危机,整个希腊开始由盛转衰。

几乎所有希腊的城邦参加了这场战争,其战场几乎涉及了整个当时希腊语世界。在现代研究中也有人称这场战争为“古代世界大战”。

伯罗奔尼撒战争起因

一、文化

雅典此时正处于其文化的顶峰,其政治结构是一个民主社会。斯巴达的政治形式是一个混合宪法。外交上斯巴达传统比较喜欢寡头政治。两个联盟的同盟者在政治形式上也有这个区别。两派之间的意识形式上的区别对双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斯巴达战胜后立刻在雅典引入了寡头政治。值得注意的是对当时的人来说民主的雅典代表着压迫,而反对民主、军国主义的、压迫本国内的大多数人的斯巴达则是自由的希腊的保卫者。

二、政治经济矛盾尖锐

当时雅典是民主政治的、进步的、城市的、帝国主义的、文学艺术繁荣发达的国家。斯巴达却是贵族政治的、保守的、农村的、地方性的、文化鄙俗落后的国家。

雅典的民主政治和斯巴达的贵族寡头政治处于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双方都想把自己的政治制度扩大到其他希腊城邦。

雅典支持各邦的民主派,斯巴达支持各邦的贵族派,相互敌对、各不相让。经济上双方为争夺奴隶、原料和商品销售市场,不断发生争端。双方政治经济矛盾的日益尖锐。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战争第一阶段,雅典在伯里克利的领导之下,凭借强大的海军,采取陆地上防御在海上进攻的策略。而斯巴达在阿基达摩斯二世的领导之下,凭借它令人畏惧的战士,于公元前425年洗劫了阿提卡。两个强邦侧重点不同的军事力量导致了战争第一阶段的僵持局面。

伯里克利的继任者克里昂继续推行雅典的帝国主义政策。公元前424年,他率军在斯法特克里亚岛附近的海战中取得了对斯巴达的重大胜利,但由于他提出了过分的要求,丧失了达成和平协定的机会。克里昂于公元前422年在安菲波利斯阵亡之后,和平谈判才变得可能。

雅典的主和派在尼西阿斯的领导下掌握的权力,并且于公元前421年与斯巴达签订了《尼西阿斯和约》。根据该合约,双方恢复了战前的疆界。不过,双方的盟邦仍然冲突不断。

公元前420年,由亚西比德领导的主战派在雅典取得了权力,并且和斯巴达的宿敌阿哥斯结盟。但阿哥斯仍于公元前418年被斯巴达击败。

公元前415年,战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冲突的舞台移到了西西里。但是到了公元前413年,战事又回到了阿提卡。斯巴达与波斯结盟后,在波斯大批黄金的资助下,斯巴达开始建立自己的舰队,雅典的处境变得危险起来。

虽然亚西比德是于公元前411年在阿比多斯,继而于公元前410年在库奇克斯两次击败了斯巴达人和波斯人。但是公元前407年雅典海军在诺提乌姆的战败表明,强大的雅典在军事上和财政上已经枯竭了。

公元前405年,在羊河之役中,强大的雅典海军惨败。斯巴达的海军司令莱山德成功地封锁了雅典,并迫使其投降。霸权均势被改变了,斯巴达此刻成为了希腊世界的霸主。

这场战争不但对古代希腊而且对历史学本身有重要的意义。

它本身是第一次科学地、历史学地被记录下来的史实: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他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详细地记录了当时的事件。这个纪录到前411年冬中止,修昔底德分析了这场战争的原因和背景,他的分析对欧洲的历史学是有先驱作用的。

修昔底德后色诺芬在他的《希腊史》中继续了修昔底德的工作,记录了前411年后的事件。值得注意的是古希腊人并不称这场战争为伯罗奔尼撒战争,这个名称是后来的人起的。

修昔底德本人称之为伯罗奔尼撒人与雅典人之间的战争:“雅典的修昔底德纪录了伯罗奔尼撒人与雅典人之间的战争。他在战争爆发时开始了他的纪录,他当时想到这场战争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可能比此前的战争都有历史意义。他这样想因为战争双方使用了它们所有的手段,而其它的希腊城市也不可避免的参加了这场战争。这场战争深刻地影响了希腊和一部分野蛮人,可以说这场战争影响了整个人类社会。”

伯罗奔尼撒战争影响

一、评价

伯罗奔尼撒战争给希腊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促使小农经济与手工业者破产,不少城邦丧失了大批劳动力,土地荒芜,工商业停滞倒闭。

大奴隶主、大土地所有者、投机商人和高利贷者乘机而入,大肆兼并土地、聚敛财富和奴隶,中小奴隶制经济逐渐被吞没,代之而起的是在大地产、大手工业作坊主为代表的大奴隶主经济。

大批公民破产,兵源减少,城邦的统治基础动摇了。贫民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不满富人和豪强的统治。

柏拉图曾经写道:“每个城邦,不管分别如何的小,都分成了两个敌对部分,一个是穷人的城邦,一个是富人的城邦。”因此,在斯巴达、科林斯等城邦,都曾先后发生贫民起义,打死了许多奴隶主,瓜分了他们的财产。

风起云涌的起义打击了奴隶主的统治,进一步加速了希腊城邦的衰落。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希腊城邦历史的转折点,伯罗奔尼撒战争不仅结束了雅典的霸权,而且使整个希腊奴隶制城邦制度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场战争,使得斯巴达称霸于全希腊,使其寡头政治得以推行;各邦民主势力同时遭到迫害。寡头政治的蛮横统治又引起各国的强烈不满,许多城邦起兵反抗,伯罗奔尼撒同盟趋于瓦解。

接着,几个比较强大的城邦如底比斯、雅典又为争夺希腊霸权继续战争。公元前4世纪前半期,希腊境内战火不绝,各邦力量彼此消耗下去,后来终于被早已对其觊觎的外敌马其顿所灭。

伯罗奔尼撒战争在古代军事史上占有相当地位。对抗双方对海上通路的争夺,从海上对敌的封锁和侵入都达到了很大规模;夺取要塞创造了许多新方法,如使用水淹、火焚和挖掘地道等;方阵虽还是战斗队形的基础,但步兵能以密集队形和散开队形在起伏 地机动行动;职业军人开始出现。这些都对希腊以及西欧军事产生了深远影响。

二、后果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一场非常残酷的战争,在战争期间内政与外交息息相联。雅典丧失了其强国地位。但战争的结束也给人们带来了许多新的希望,尤其人们希望和平和自由。

色诺芬是这样来描述雅典的投降的:“雅典接受和平条约后赖山德尔进入比雷埃夫斯。那些被流放的人回到了他们的家园,在笛子音乐的伴随下大家欣乐地开始拆除城墙,因为大家相信,从这一天开始希腊的自由开始了。”

“长墙”被拆除,提洛同盟被解散。雅典的舰队除12条船外全部被交出。在雅典一个亲斯巴达的寡头政权上台。在爱琴海上到处都设立了亲斯巴达的政府,斯巴达在各处驻兵。

虽然科林斯和底比斯希望摧毁雅典,但雅典没有被摧毁,因为斯巴达不希望留下一个力量真空。斯巴达也有它自己的困难:它以自由和自主为口号介入战场,但却向波斯出卖了小亚细亚的城市。现在它又不想将这些城市让给波斯了,因此它不得不与波斯作战。

波斯是这场战争中最大的得利者。波斯与斯巴达的战争一直到前386年才结束。这场战火从西西里岛到小亚细亚、牵涉了该地区所有国家的“古代世界大战”过后希腊的经典黄金时代也结束了。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希腊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希腊的城市国家此前就已经不稳定的均衡关系彻底被打破了。前4世纪雅典虽然能够重建提洛同盟,但这个同盟与第一个同盟相比就逊色多了。

但斯巴达的霸权也只持续了数十年,但此后战前的形势也未能被恢复。在这个发展规程的最后出现了雄心勃勃的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

伯罗奔尼撒战争中,交战的双方都是非正义的。在争夺霸权的这场较量中,斯巴达能够获胜,只不过因为其内部矛盾比之雅典相对小些、简单些罢了。雅典人对自己的同盟者压榨过甚,也为他们自己埋下了祸根。

斯巴达人用解放他们的口号,轻而易举地就争得了许多支持者。伯罗奔尼撒战争给希腊世界带来了空前的破坏。当敌人还在德凯利亚时,所有的雅典人不是在城墙上,就是在各个岗位上,站在武器的旁边。阿提卡农村的被占领、财产被掠夺、人力大批丧失,是雅典势力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战争对小农经济的毁灭性打击,摧毁了希腊文明的基础。作为城邦支柱的公民兵制度随着小所有者的设落而衰退,希腊城邦的末日已经不远,真是“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斯巴达人为了称霸希腊,不惜牺牲希腊的长远利益,同宿敌波斯联合对付提洛同盟,加速了雅典的失败,但因此而留给自己的日子也不多了。

在这次战争中,加强海军力量,争夺海上优势是一个突出的战略问题。雅典人曾把自己的命运押在他们的强大舰队上,从而忽略了阿提卡农民的利益,最终把自己置于困境。

斯巴达人首次与雅典人进行海战时,连在风浪中使船的技术都不具备,可是在经过多年的战争之后,却在羊河口海战中一举挫败了在海上称霸几十年的雅典人,为最终的胜利奠基。

叙拉古人在战争中学到了作战的知识,他们用特殊加固的船头去撞击雅典人的船头,又以标枪配合,破了雅典人的传统海战战术,给敌人造成了极大威胁。固守城垣和攻城掠地的事,在此次战争中屡见不鲜。这是古代战争的一大特点。

雅典人在开战之时,全国的人向雅典城集中,欲以坚守不出同斯巴达人对抗。而挖地道、断水源、放火烧,长时间包围乃至以攻城机强攻或利用内奸里应外合捣毁城池,都是各方常用的破城手段。

战争中,及时捕捉战机比什么都重要。公元前429年,福密俄趁斯巴达人尚未熟悉水性之际,利用风浪给敌人造成的困境,立即发动攻击,获得胜利。其后,斯巴达人略施小计,把雅典人引入圈套,眼看胜利唾手可得,不料得意忘形,坏了大事。雅典人不失时机发动反击,反败为胜。

公元前424年的安菲波里之战,雅典主战的克里昂不去想如何作战,而先考虑撤退,撤退中又将弱点暴露在敌人面前,正好给了想要出奇制胜的斯巴达人以可乘之机。斯巴达人仅以损失7人的代价,换得雅典损兵折将600人的胜利。如此巨大的反差,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雅典人在战争初期的信心,不能不说在很大程度上依仗他们当时的财力;而在战争后期,斯巴达人的长期围困,使雅典人失去了土地和牲畜,内有奴隶叛逃,外有盟邦造反和强敌在侧,雅典人危在旦夕。

在叙拉古时,雅典人远离故土,不免常被补给困难所扰,而终于遭到了全军覆灭的厄运。斯巴达人在派罗斯失陷后,组织救援不力,又有后院起火,希洛人造反,以致雪上加霜,终于失利。由此可见,进行战争时,有一个强大而巩固的后方是多么重要。

当然,修昔底德只能在时代给予的舞台上施展才华,因此,评论他的作品不能离开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客观地说,是时代造就了修昔底德,而修昔底德的创造又反过来使时代的精神有了新的升华,使西方的史学有了更好的遵循。

修昔底德所著之《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则体现了严谨的治学态度和缜密的史学方法,记载翔实,可称为信史。修昔底德把当时希腊哲学家们那种追求真理的精神和逻辑方法应用到历史研究中去,为后世的历史编纂学树立了光辉的典范,这是他最伟大的贡献。

公元前420年,由亚西比德领导的主战派在雅典取得了权力,并且和斯巴达的宿敌阿哥斯结盟。但阿哥斯仍于公元前418年被斯巴达击败。

公元前5世纪是希腊世界精英荟萃、星光灿烂的时代,也是古典史学在文化领域大放异彩的时代。雅典人修昔底德撰写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即是这个时代留给人类的绝品佳作。

纵观整场战役,导致雅典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内部的矛盾使雅典同盟四分五裂,切断了雅典的经济命脉;民主政体的弊端,为斯巴达的入侵提供了可乘之机;西西里远征的失败,使雅典从此一蹶不振,失去了海上优势;两次瘟疫的发生,又是导致雅典失败的一重要因素。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从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前404年,期间双方曾几度停战,最终斯巴达获得胜利。

修昔底德对自己的作品是有信心的,对自己的成果也是满意的。所以,在开篇不久,他就自信地向世人宣布,他的作品不是“为了迎合人们一时的嗜好,而是想垂诸永远的。”古典学者琉善对修昔底德及其作品评价极高,认为:修昔底德是史家崇高的典范。他明白“良史”和“拙史”的区别。他坚信他的作品应成为千秋百世的财产,而不应徒为眼前沽名钓誉;他应该把信史留给后人,而不应向今人哗众取宠。他以实用来衡量历史作品,规定信史的目标是:如果历史可能重演,前事不忘便能成为今事之师。琉善还记载,雅典的德谟斯提尼曾将《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抄写过八遍。近代学者霍布斯认为修昔底德的著作达到了“历史写作才能的顶点。”卢梭更评论道:修昔底德“叙述史事而不加他的评语,然而他也没有漏掉任何一个有助于我们自己去评判历史的情景。”斯宾诺莎也认为:修昔底德具有“真正的古典能力,能把当下的事件写得栩栩如生,不辩自明。”在史学科学化的过程中,修昔底德再次被立为古代客观史学的标杆,被尊称为“科学和批判历史学的奠基者”、“第一位真正具有批判精神和求实态度的史学家”,其作品备受近代史家的推崇。

读完此书,让我领会到严谨的治学态度和追求真理的精神。

大批公民破产,兵源减少,城邦的统治基础动摇了。贫民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不满富人和豪强的统治。

修昔底德及其作品受到很高评价

看完这本书,不经让人产生疑问。在这次战争中,一个在海上称霸,实力雄厚、准备充分,拥有足以进行长期战争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的雅典帝国却意外的被陆上称雄的斯巴达打败了。这是为什么呢?

虽然亚西比德是于公元前411年在阿比多斯,继而于公元前410年在库奇克斯两次击败了斯巴达人和波斯人。但是公元前407年雅典海军在诺提乌姆的战败表明,强大的雅典在军事上和财政上已经枯竭了。

深入反思战争、探索战争原因是修昔底德撰史的重点,也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显著特色。修昔底德一边考察战争的进程,一边思考开战后交战双方的成败得失。“雅典势力的日益增长,引起拉西第梦人(斯巴达人)的恐惧,从而导致了战争”是修昔底德的核心论题。为证明这一论题,修昔底德以史实为据,以雅典的发展为线,论证了雅典的崛起,论证了雅典崛起后希腊格局的深刻变化。在修昔底德看来,雅典由后起的小邦发展为希腊强国,共经历了50年的时间。50年间,雅典完成了由霸国到帝国的发展历程,势力范围也由阿提卡半岛扩大至希腊的大部分地区。50年间,雅典强征盟国贡金,不断滥用权力,并将强权理论应用于邦际关系的处理之中。最后,雅典和斯巴达同盟者间的矛盾加剧。雅典“开始侵略斯巴达的同盟者了”。当雅典势力越来越强,当雅典不断动用武力挑战希腊共有价值理念的时候,斯巴达的确感受到了“能够毁灭我们,或能以给我们带来巨大痛苦的方式来伤害我们的巨大力量”的存在。恐惧随即而生。而当用来预防战争的各种手段全都失效时,战争也就成了必然的事。修昔底德在研究和记述伯罗奔尼撒战争时给后人提炼出的经验与教训精到深刻,我们能够从这里更清晰地了解到:雅典崛起依靠的是结盟与武力扩张,带有明显的进攻性;雅典与斯巴达皆以结盟起家,但常常也为同盟所累;雅典与斯巴达都犯有误判对方形势的错误。

题记:

雅典的民主政治和斯巴达的贵族寡头政治处于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双方都想把自己的政治制度扩大到其他希腊城邦。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研究中心教授)

历史上每个帝国,最初都兴于谨慎、勤勉和自我克制,最终都亡于野心、贪欲和妄想。

斯巴达战胜后立刻在雅典引入了寡头政治。值得注意的是对当时的人来说民主的雅典代表着压迫,而反对民主、军国主义的、压迫本国内的大多数人的斯巴达则是自由的希腊的保卫者。

追求史实之真是史家的第一要务,也是修昔底德终身奋斗的目标。他强调历史学不应取悦流俗,而应以揭示真相为准则,消除虚假的“事实”。他客观叙事,严格选材,重视一手资料的合理使用,坚决摈弃以拼凑逸闻轶事来撰写历史。在书写著作期间,修昔底德从不轻信谣传故事。为了真实,他不惜奔走于卷入战争的各个城邦,实地考察战争中所涉及的山丘、河谷、沼泽、港口、关隘;为了真实,他到处打探、询问事件的目击者,从他们那里获取可靠的资料。修昔底德记事的准确性,已一次次被近代学者所证实。例如,1877年在雅典卫城出土了一块石碑,碑上所刻的有关公元前419年雅典与阿尔哥斯等城邦的缔约铭文,几乎与修昔底德书中所载的内容完全吻合。无怪乎连看不上古典史学的犹太史家约瑟夫斯都不得不承认修昔底德是他那个时代“拥有最高准确度”的史家。

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了雅典的经典时代,结束了希腊的民主时代,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希腊的国家体制,是希腊历史的转折点,希腊奴隶社会从此开始由繁荣走向衰落。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深入反思战争、探索战争原因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显著特色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读后感

风起云涌的起义打击了奴隶主的统治,进一步加速了希腊城邦的衰落。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希腊城邦历史的转折点,伯罗奔尼撒战争不仅结束了雅典的霸权,而且使整个希腊奴隶制城邦制度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12下一页共 2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