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论文学的,《春水》手稿一直藏身日本九州大学图书馆

  • 2020-03-26 09:49
  • 宗教文化
  • Views

中里见敬称,由于目前该手稿尚未影印出版,因此见到其真容的人十分有限,相关研究工作也有待于进一步展开。不过,以其论文发表为契机,位于中国福建的冰心文学馆围绕《春水》手稿的发现特意刊发一期特辑,中里见敬和潘世圣主持参与了组织中日两国十位学者撰文、审校翻译文稿等工作。

《春水》手稿一直藏身日本九州大学图书馆,此次时隔95年浮出水面的契机,系《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于2016年第11期刊发了《1939年周作人日记》。周作人在10月5日的日记里提到,清理书斋故纸堆时,发现了当年自己编辑出版的冰心女士的《春水》手稿,于是辅以蓝纸封皮线装成册,并亲书题记,寄给日本后辈友人滨一卫。

论“典范土地革命叙事”接受与传播的内外机理/阎浩岗

编辑:江兵

中里见敬向笔者表示,自己此前已多年致力于发掘整理“滨文库”。滨一卫留学北京时收购的大量中国戏剧资料,尤其是当年各大戏院的戏单都是当世罕见的珍贵资料,可谓是一座中国戏剧的宝库。但由于自己在九州大学主要负责研究和教授中国古代文学,既非研究冰心的专家,也不是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学者,因此直到2016年底读到《1939年周作人日记》,在其中发现了那条线索,才按图索骥,十分顺利地在“滨文库”中找到了这本《春水》手稿。他十分谦虚地称之为“一件偶然而又幸运的事情”。

滨一卫后来成为九州大学的中国文学教授,1984年去世。1987年,九州大学图书馆收藏了滨一卫的藏书及其他文献资料,建立了“滨文库”。《春水》手稿自在其中,但却一直没有引起注意。直到去年底《1939年周作人日记》发表,九州大学语言文化研究院中里见敬教授才从未刊资料中找出《春水》手稿,并进行了一系列考察。

文学史研究

周吉宜认为,拍卖方在拍卖名人书信手稿前,应先与本人或家属沟通,因为这不仅涉及人情、尊重,更涉及隐私权、著作权、发行权等一系列问题。他说:根据《著作权法》,原稿的拍卖本身是一种发行行为,这需要得到著作权人的授权。他与嘉德的官司至今仍在诉讼中,尚未宣判,假如打赢了官司,我也不会私藏手稿,一定会捐出。他强调,嘉德拍卖周作人手稿时并未通知自己。那份书稿是我祖父亲手装订的,其中还有鲁迅的修改,学术价值极大,文革时因抄家下落不明。一方面,文稿拍卖后世人无缘得见,其价值被湮没;另一方面,嘉德拍卖的是我家丢失的东西,其合法性有待证明。

手稿纵17.4厘米、横13.0厘米,由冰心亲笔以小楷竖行双面书写于无格宣纸。整本手稿线装成册,包含封面1页、周作人题记1页、内题1页、自序1页、正文115页。该手稿目前保存完好,品相完美,在已知的冰心存世手稿中,是创作时间最早、内容最完整、规模最大的一部。

近日,中国“文坛祖母”冰心先生的重要代表作——《春水》诗集的完整手稿在日本九州大学图书馆发现。

鲁迅著作中有关贵州人物与史实论析——兼及两种《鲁迅全集》相关注释的指误/杜国景

周作人与郑子瑜通信座谈会上,嘉宾观摩信札。

由于周作人是该手稿传承过程中的重要当事人,因此在周作人研究方面,该手稿也将发挥重要作用。例如,在研究早期冰心与周作人的关系方面,该手稿对于了解周作人当年对冰心如何器重提携、对《春水》等小诗的流行发挥了何种作用,以及对冰心的文学道路产生了哪些影响等问题,都将有很大帮助。

“今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在此节点发现冰心先生的《春水》手稿非常有意义”,中里见敬教授对人民日报记者说,冰心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学的泰斗,《春水》手稿的发现,不仅对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具有重要价值,同时也是日中两国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来加强日中两国交流,以报答中国老师的教导之恩。曾协助参与手稿考察的华东师范大学潘世圣教授则提出,除了文学文化意义外,手稿本身既是珍贵文物,更是一流的精美书法艺术作品,显示了冰心先生深厚的学识和艺术修养。

作家与作品

5月6日,在北京匡时拍卖公司(以下简称匡时)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合办的周作人与郑子瑜通信座谈会上,一批周作人的书信手稿被首次公开,并将于下月亮相匡时2014春拍。匡时董事长董国强称,希望和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起做这批信札的出版工作,给学界留下资料。周作人长孙周吉宜及多位周作人研究专家亦出席座谈。

1934年至1936年,痴迷于中国戏剧特别是京剧的日本学者滨一卫来华留学,其间曾借宿于周作人家,得到周家的关照。滨一卫曾请求周作人向其介绍当时中国文坛的大家新秀。其返回日本后,周作人始终未忘其嘱托。于是,在1939年10月5日,当周作人整理家中书斋时发现冰心的《春水》手稿,便辅以蓝纸封皮,线装成册,并亲书题记,寄给了滨一卫。

《春水》是冰心先生的代表作,也是中国新文学初期自由体小诗的里程碑式作品。手稿完成于1922年11月,1923年由新潮社出版。手稿大小尺寸为17.4×13.0厘米,以毛笔小楷竖行双面书写于无格宣纸,依次为:封面1页、周作人题记1页、自序1页、《春水》诗作正文115页,线装成册。手稿字迹秀美娟丽流畅雅致,保存状态完美。据悉,在目前已知的冰心先生存世手稿中,唯该手稿创作时间最早、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

论文学的“当代性”/陈晓明

周吉宜说:作为家属,我们有责任将相关研究资料尽量提供给学术界,将之作为文化遗产保存下来。他和家人正在面向海内外搜集祖父的书信,也希望通过这次拍卖,引起更多的关注和帮助。

手稿传承中日百年文脉

据悉,九州大学图书馆计划与中国方面合作,让更多的人看到《春水》手稿,促进中日学术文化交流。记者 刘军国

评魏韶华、韩相德《中国现代作家研究在韩国》/王金胜

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绚隆说:这些年来我们越来越关注私人记忆的史料。传统史学侧重于宏大叙事,而历史场景其实更多存在于私人记忆里,比如日记、书札等。

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教授潘世圣特别强调,该手稿既是一件珍贵的文物,同时也是一件精美的书法作品,具有文学、文物和艺术的多重价值。从作品创作论的角度来看,与《晨报副镌》在刊发《春水》组诗时所采取的统一格式不同,冰心在亲笔誊写该手稿的过程中,在诗句的断行、空行、页面留白、行前空格等方面都颇具匠心,既注重文字排列的美术效果,又通过格式的变化反映了自己对于诗意的理解。这无疑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领会《春水》的深邃意境和含蓄美感。

中里见敬教授在大学期间曾受教于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老师,为他对祖国的赤子之情所感动,走上了研究中国文学的道路。后来,中里见敬教授赴中国人民大学留学,师从冯其庸等中国当代国学大师。

战斗与导引:《夜行货车》论/赵 刚

此次将亮相匡时春拍的周作人致郑子瑜信札共84通,始于1957年8月26日,收于1966年5月11日,生动还原了文人相重、学人相亲的一面。出席座谈会的专家纷纷表示,这些信札是研究周作人新中国成立以后生活与思想转变的珍贵史料。

中里见敬还表示,《春水》手稿的发现,正如同向中日文化交流这潭春水中投入的一枚石子,后续的学术研究以及冰心、周作人、滨一卫的后人之间情谊往来,都已似涟漪一般扩散开来。因此,在他心中,“这个在中日几代学人中传承百年的故事还远未结束”。

评陈福民《批评与阅读的力量》/徐 妍 任 慧

座谈会上,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风回忆,以往拍卖名人文稿,很多东西拍完之后并没有公布,不知道后来流到谁的手里,这对学术工作是很大损失。而此次拍卖前,各方沟通良好,周家也已授权人民文学出版社对信札的出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