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古希腊悲剧女主角美狄亚肆意恩仇的激情可以赢得太多同情分,美狄亚爱上了伊阿宋

  • 2020-03-24 23:36
  • 宗教文化
  • Views

在处理自己的两个孩子时,美狄亚的可怕之处显现。导演从头到尾都没有让两个孩子开口说话,谁都知道,只要让天真的孩子开口,就可以轻易赚得观众热泪。然而这种煽情手段用得多了,美狄亚的形象就会弱化,我们的同情与怜悯会掩盖我们对她的恐惧。就像欧里庇得斯原作中那样,这一版 《美狄亚》中的两个孩子,面对成人世界复杂的爱与恨,他们沉默如幽灵。最后,像古希腊时代的悲剧演出一样,美狄亚杀子的场面做了暗场处理。惨叫声后,美狄亚出现在舞台上,眼神既疯狂又空洞,舞台形象十分恐怖。现实的舞台上,她不可能驾驶龙车飞往雅典,只有演员娇小的身躯爆发出可怕的力量,双肩扛起两个孩子的尸体,一步一步走进烟雾弥漫的森林。那里,是她的由来之所,也是她的归宿。

剧中还有一处明显的改动,就是删去了结尾处伊阿宋的出场片段,剧情止于美狄亚杀子。舞台上不见了伊阿宋痛失两子后悲痛欲绝的唱段,以及这一切都是何原因的追问,美狄亚杀子之举总感觉少了应有的回响。毕竟,伊阿宋是孩子的父亲,也是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观众是期待看到伊阿宋如何面对这种局面的。这或许是此版《美狄亚》白璧微瑕之处。当然,伊阿宋的两位扮演者董志伟和王英会表现不俗,尤以王英会的表演细腻传神,将醉心于权势的负心汉伊阿宋刻画得非常成功。

对歌队的巧妙使用,是河北梆子《美狄亚》跨文化戏剧实践中最具特色的一笔。8位“仙女”,整齐划一,或坐或立,或舞或唱,时而叙述故事,时而发表感慨,时而代替布景或道具,时而扮演剧中的人物,在剧情中跳进跳出,既充分发挥了其作为“歌队”和“帮腔”的预定作用,又起到了在古希腊悲剧中表现中国传统戏曲程式化、虚拟化、象征化等特点的桥梁作用,成了这部跨文化戏剧中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序曲音乐响起,坐于舞台一侧的仙女们起身开唱,悠扬婉转的歌声中,带领观众走入美与爱的神话,血与泪的故事。“取宝”中,她们一时手持水旗化做海浪,一时排列队形幻化成石崖;“离家”中,她们的唱词深沉凄婉,预示了美狄亚和伊阿宋故事的悲剧结局;“情变”中,她们因美狄亚的悲剧命运忧郁哀戚地悲歌,因美狄亚杀子的选择扼腕叹息,谴责贪婪权势、垂涎利欲的负心男儿伊阿宋,代美狄亚唱出心声。这个场次中,歌队的运用最为典型。她们用唱词干预剧情,化身为另一个“美狄亚”,与舞台上深陷复仇激情的美狄亚或对唱、或抚慰、或诘问,向观众生动地展现了一个分裂了的美狄亚:绝望、悲戚、无助、疯狂、狠戾。在最后一场戏“杀子”中,她们凄楚而歌,哀叹无辜受害的孩子,痛惜美狄亚付出的可怕代价,追问流淌的血泪能否将女人的耻辱冲刷?值得强调的是,该剧编导的道德取向是同情美狄亚,而歌队的众多唱词就是我们感悟这一道德取向的重要途径。

  雅典人最初的不欣赏并不等于欧里庇德斯的戏剧不好,比起埃斯库罗斯和索福克勒斯来,他对于悲剧的贡献一点也不比他们逊色。欧里庇德斯的戏剧最“鲜明”的特色要算是对于女性的偏见。这令人想起叔本华和尼采。他剧本的主角常常是女性,然而,那些女性一个个不是凶残就是让丈夫戴绿帽子。但这却并不简单意味着欧里庇德斯对于妇女的鄙视。实际上在这些女性背后隐藏着这位伟大的戏剧家对于整个人类忧患的深深思考。这在他最著名的《美狄亚》一剧中体现得最明白。美狄亚为了得到伊阿宋的爱而抛弃了一切——国家、父亲,甚至杀害了亲弟弟。而当她刚刚过上平静的生活,拥有了美满的家庭时,她的丈夫伊阿宋却喜新厌旧,抛弃她而向年轻的公主求婚。美狄亚也因此要被驱逐出生活了十年的地方。绝望使复仇的火焰在美狄亚的心中燃烧。美狄亚设计杀死了公主和国王,又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最后美狄亚抱着孩子的尸体,凌空而去。戏剧就这样结束了,它没有说伊阿宋的结局:同样失去了一切的伊阿宋绝望地自刎在自家门槛上。即便是现在来读《美狄亚》也是非常震撼人心的。
  为什么过去了几千年,这样的故事仍能让人的心灵产生震憾呢?或许是因为故事中美狄亚所代表的女性的绝对的爱情所产生的毁灭性力量,即便是对于现代人来说也是能够被触动的吧。由此《美狄亚》在某种意义上说也具有了现代性。谁能说美狄亚的绝望在现在没有在许多女性的内心延续呢?只是文明的发展使美狄亚毁灭的力量渐渐消磨,渐渐化为每个人内心的侵噬。在伊阿宋与美狄亚的所作所为中,有的是人性没有受到太多压抑时所展示的自由与狂放。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是自然而然的,没有对可能后果的恐惧,更看不到使现代人生命变得如此沉重的道德感所带来的负疚。或许,正是对于古希腊没有沉重负载的生命与心灵的无言欣羡,成为我们如此喜爱古希腊悲剧的深邃缘由。同时,《美狄亚》的悲剧也暗示了现代人的悲剧。美狄亚的爱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欲望的基础上的,正是这种欲望导致了毁灭。欧里庇德斯敏锐地感到了当时的古希腊人们的纵欲将导致的严重后果——将使古希腊文明陷于危机之中。因此,在《美狄亚》中他一方面直接地、真实地表达了美狄亚面对欲望时所采取的态度——或许也是古希腊人面对欲望时的真实态度;另一方面,他又同样真实地指出了这样做的后果必然是悲剧。而这样的思考对于西方现代文明面对的困境似乎也是有所启发的!由此欧里庇德斯跨越几千年的文明与现代取得了相通性。

伊阿宋带领着古希腊的英雄们登上了雅典娜为他们准备的“阿尔戈”号航海船。这次远航大概是特洛伊战争前最著名的一次希腊英雄的远征了,航海船上集中了众多的雄,其中包括伟大的赫拉克勒斯,以及阿喀琉斯的父亲珀琉斯,大、小埃阿斯的父亲忒拉蒙和俄琉斯等等。顺便说一句,古希腊神话之所以千古不衰,十分重要,就是因为它为后世提供了许多故事原型和文学母题。比如《阿尔戈英雄们的故事》就是现在著名的日本动漫《海贼王》的故事原型,而《美狄亚》也正是最早表现“痴心女子负心汉”这一文学母题的作品。

英国国家剧院的高清戏剧 《美狄亚》 近日开始在中国上映,这个演出版本首演于2014年,过去的三年多里,它的高清影像在世界各地的放映中激起不同程度的回响。一部古老的希腊悲剧能像一部现象级的热演作品引发议论,恐怕原作者欧里庇得斯本人也料想不到,《美狄亚》 会成为他最负盛名的作品,获得如此高的接受度。

这是一部典型的中国传统戏曲,虚拟、象征、程式、歌舞,唱念做打,应有尽有;这也是一部创新的戏曲,穿着中国传统的戏服,上演的却是古希腊的故事,还有被称为歌队的帮腔。河北梆子《美狄亚》对中西戏剧融合所做的成功探索,为外国题材与中国戏曲表演形式相结合开辟了一条可行的道路,为跨文化戏剧研究提供了典型的素材。

剧中,有多个调和中希的华彩乐段。其一,在主题的取舍上,淡化了“喜新厌旧”这种爱情背叛的世俗主题,强化了伊阿宋“为了权欲可以出卖一切”的权力至上论,使伊阿宋与中国传统戏剧中攀高结贵的负心汉一脉相承,也使中国观众对在中国戏曲舞台上从未出现过的“杀子母亲”美狄亚这一形象产生了难以抑止的同情和悲悯。其二,在情节的设置上,遵守中国戏剧讲一人一事,从头讲一个完整故事的习惯,对从冲突高潮写起的古希腊悲剧剧情进行创造性改写,加入美狄亚和伊阿宋故事的前情和背景,使中国观众能更好地理解和接受剧情。其三,在形式的选择上,成功地捕捉到唱腔悲凉高亢的河北梆子与古希腊悲剧在艺术魅力上的相通之处,用河北梆子高昂的唱腔,慷慨悲壮地唱出了古希腊悲剧的那种情感悲美,实现了古希腊悲剧孜孜以求的“卡塔西斯”。其四,在歌队的使用上,将古希腊悲剧中不可或缺的歌队与中国传统戏曲中的“帮腔”完美融合,使“歌队”和“帮腔”在舞台上和谐对话,给中西观众带来熟悉的快感和既有审美期待受到冲击的诧异。

  相对于埃斯库罗斯和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德斯虽然也同为古希腊著名的悲剧家,而且和他们大致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但他一生的经历却要曲折得多。他由于出身贫寒而遭人嘲笑(据说他的母亲是一个在市场卖菜的小贩,那个爱损他的戏剧家阿里斯托芬屡次拿这个“不幸”来取笑他);他曾同一个名叫美利托的女子结婚,但婚姻生活相当不幸;他一生勤奋,写下了九十多部剧本,但生前死后得奖加起来不过5次。也许憾于剧本得不到雅典人的喜爱,他在77岁高龄时远离雅典,到了马其顿。这时他已风烛残年,一年多后就死了,可能是被国王的猎狗咬死的。有很多东西只有在失去之后才会发现其价值。欧里庇德斯对于雅典人也是如此。当欧里庇德斯死后,雅典人才终于发现他们失去了一位天才,这时所有雅典人都来纪念这位伟大的公民,为他服丧,为他举行了盛大的祭仪,还派人去马其顿向国王求取他的遗骸。马其顿王拒绝了,无奈之下,雅典人便在城外替剧作家建起了一个衣冠冢,上面镌刻着另一个伟大的雅典人——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诗句:

有一种说法是欧里庇得斯同情美狄亚。这种说法一度让我很误解欧里庇得斯,以为他不辨是非。其实细读《美狄亚》,欧里庇得斯并不同情美狄亚。虽然他能够理解美狄亚的心理变态的原因和过程,将其忠实地纪录下来,但不能算是同情。事实上欧里庇得斯一直都在通过歌队否定美狄亚的行为,告诫人们要节制感情。

对于深受浪漫主义思想影响的现代人来说,古希腊悲剧女主角美狄亚肆意恩仇的激情可以赢得太多同情分。然而剧作家欧里庇得斯的本意并非歌颂这种非理性的激情,激情的破坏性让他心生警惕。时至今日,欧里庇得斯的忧虑并未过时,看一看英雄和罪人之间的美狄亚,让我们对于人类灵魂的复杂状态和不完备状态,多点思考。

剧中,有多个调和中希的华彩乐段。其一,在主题的取舍上,淡化了喜新厌旧这种爱情背叛的世俗主题,强化了伊阿宋为了权欲可以出卖一切的权力至上论,使伊阿宋与中国传统戏剧中攀高结贵的负心汉一脉相承,也使中国观众对在中国戏曲舞台上从未出现过的杀子母亲美狄亚这一形象产生了难以抑止的同情和悲悯。其二,在情节的设置上,遵守中国戏剧讲一人一事,从头讲一个完整故事的习惯,对从冲突高潮写起的古希腊悲剧剧情进行创造性改写,加入美狄亚和伊阿宋故事的前情和背景,使中国观众能更好地理解和接受剧情。其三,在形式的选择上,成功地捕捉到唱腔悲凉高亢的河北梆子与古希腊悲剧在艺术魅力上的相通之处,用河北梆子高昂的唱腔,慷慨悲壮地唱出了古希腊悲剧的那种情感悲美,实现了古希腊悲剧孜孜以求的卡塔西斯。其四,在歌队的使用上,将古希腊悲剧中不可或缺的歌队与中国传统戏曲中的帮腔完美融合,使歌队和帮腔在舞台上和谐对话,给中西观众带来熟悉的快感和既有审美期待受到冲击的诧异。

公元前431年的春天,欧里庇得斯的《美狄亚》在戏剧竞赛中上演后被票选为第三名,也就是最后一名。但是,欧里庇得斯和当时的希腊观众恐怕都没有想到,这部当日受到冷遇的作品日后会被公认为“最动人的希腊悲剧之一”,成为传世名剧。日前,由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推出的由梆子戏改编的古希腊悲剧《美狄亚》再次在北京长安大戏院演出。从1989年到2019年,《美狄亚》一剧与河北梆子五度联姻。彭蕙蘅、刘玉玲、王洪玲三朵“梅花”,各吐芬芳;裴艳玲、田春鸟、陈宝成、殷新泉、王英会五位“伊阿宋”,各展英姿。铁打的舞台,流水的角儿,不变的是《美狄亚》主创团队对精湛表演艺术的执著追求。

  全希腊世界是欧里庇德斯的纪念碑,
  诗人的遗骨在客死之地马其顿永埋,

美狄亚爱上了伊阿宋,并用她的魔法帮助伊阿宋夺取了金羊毛。为此,她不惜背叛父亲,逃离祖国,与伊阿宋私奔。在逃亡的路上,她设计杀死了前来追捕她的亲弟弟阿布绪尔托斯,并与伊阿宋举行了婚礼。平安返回希腊的伊阿宋并没有得到叔父的王位,反而被迫流亡到了科任托斯。他们在科任托斯生活了十年,生下了三个儿子(剧本里是两个)。奈何伊阿宋瞒着美狄亚追求起科任托斯国王克瑞翁的女儿格劳刻。国王答应了他们的婚事,并要将美狄亚和她的儿子赶走,才有了这场悲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