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当女人决定带走孩子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惠特曼是个淫秽诗人吗

  • 2020-03-18 08:52
  • 宗教文化
  • Views

惠特曼写下的吻,自灵魂深处对苦难者施以眷顾。“我并不问你是谁,那对我无关重要。除了我将加在你身上的以外,你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是。我低身向棉田里的农奴或打扫厕所的粪夫,我在他的右颊上给他以家人一样的亲吻,以我的灵魂为誓我将永不弃绝他。”(《自我之歌》)“我”作为施事者,并不关心对象的身份,“你”人称代词弱化了“谁”的概念所指,而“我”加在“你”身上的内容,决定了情节、情境的走向。接下来,惠特曼进行详细交代,“你”具体化为“农奴”或“粪夫”,人称代词转变成了“他”,“我”“你”“他”实现了沟通、对接,人称的交互现象淡化、消解了底层劳动者的卑微地位,“家人一样”乃为平等观念的倡导、呼吁;“我”做的内容是“亲吻”,“低身”姿态突显“吻”的真实、真挚,这是诗歌段落的焦点,语言描述的中心。在惠特曼高度发达的作为个人语境的意识中,“灵魂”保证了“亲吻”动作的神圣庄严、不可亵渎。这使得美国文学史上出现了最激动人心的一幕:根深蒂固的“主人——奴隶”阶级关系,因为惠特曼写下的吻而瞬间坍塌,并与那场伟大的废奴运动遥相呼应,彼此共振。

简单地说,惠特曼《草叶集》中的“性”揽括了人类性的发展过程中的三个阶段,即人类性的发展过程中的自恋、同性恋、异性恋三个阶段被惠特曼预见并进行了清晰地描述。惠特曼,可能为了实用的目的,倒转了最后两个阶段:他戏剧性地一个接一个地描述了人与自我、男人与女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关系也即身份、爱情和友谊三种关系。惠特曼对“性”的这样一种安排主要在《草叶集》中的《自我之歌》、《亚当的子孙》和《芦笛集》三部分组诗中得到具体的反映。

        无独有偶, 时间的车轮已撵过了数十年,同样的故事,竟然发生在我们的身边,2017年1月6日,也是一个寒冷的冬日,一个高档的小区,一个31岁的女人抱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大女儿两岁多,小儿子才只有几个月,从十三层楼上跳下,母亲与大女儿当场死亡,小儿子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孩子父亲凄惨的嚎哭声响彻整个小区大楼,孩子的母亲临走前写下了长达十五页的遗书,发在朋友圈,我一页页读来,惊心,动魄,悲愤,泪流……,女人在遗书中写到:那年她28岁,他39岁,两人认识时间很短,相处时间也不长,后来有了孩子,于是闪婚。婚后的爱人,有着非常人的洁癖,每当下班后回到家中,看到任何看不顺眼的地方就责怪妻子,就连孩子的奶瓶放错位置都会埋怨,老公父母及家人偶尔来一趟也话里有话,话中带刺,岳母来帮忙照顾孩子,也大气不敢出,这使得女人内心里更是倍感凄凉,本来婚胭还可以勉强支撑下去,但男人情感出轨却是一道更加致命的伤,每日对着打一巴掌赏一粒红枣的爱人,女人的心里防线越来越崩溃,直至跳楼这一日,为了一点家庭琐事,男人向女人伸出了恶魔的手,他丧心病狂地抓扯女人的长发不断往地上摔打,女人最后的一点心里防线终于彻底奔溃了,她再也忍受不了这样没有生气,没有阳光的日子,她要走,离婚是不可能的,就算离了,她也是弱者,她是自知斗不过她的老公一家人的,孩子的抚养权她没法得到,但她实在不忍心把自己的孩子留在这样自私无情寒冷的家庭中长大,她决心带走两个年幼的孩子,我不知道如何评判,但是我知道,天底下的母亲都是最爱自己的孩子的,当女人决定带走孩子,往下跳的那一刻,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和勇气,这痛苦和决绝也是天底下多么沉重的痛,我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样决绝凄烈的痛楚!

惠特曼写下的吻,等同于死亡,这强有力的生命节奏,以积极、昂扬的心态直面死亡。正是由于大胆、精细塑造“死亡之吻”,惠特曼不但将自己区别于他人,而且使得诗歌的力量和强度达到无与伦比的境界。“我结束了这次奇怪的守卫,在黑夜朦胧的战场上的守卫,守卫那个曾经报人以亲吻的孩子(今后再也不会那样了,)守卫一个被突然杀死的同志,这永远难忘的守卫呀,直到天亮时,我才从凄冷的地上站起,将我的士兵裹好在他的毯子里,把他埋葬在他倒下的那片土地。”(《一天夜里我奇怪地守卫在战场上》)这里,士兵死后僵冷的躯体与生前热烈的接吻两个鲜明的片断并置,死亡与生存的亲密感给人以巨大的冲击力,“我”守卫一夜躯体的行为,使得“埋葬”被赋予强烈的生命认知和尊严。

惠特曼对“性”的公开表达旨在纠正社会及其他人对女性的偏见。他认为,只有当“性”得到了合理地对待、谈论、承认和接受,女人才会与男人平等,可以走男人走的路,可以与男人对话,享受与男人同等的权利。在他眼里,公开谈论“性”是平等地对待女性的一种方式。因此,对“性”的描写就是一件正当的事情,因为“创造的骨架便是爱”,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性爱是后代繁衍的源泉。可以说,没有异性之爱就没有人类自身。

       西尔维婭•普拉斯,美国女诗人,因其富于激情和创造力,所作重要诗篇而留名于世。1962年七月至1963年二月,普拉斯在伦敦度过了她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

也许是为了“记录”之故,惠特曼把后半部分处理得十分简洁、纯粹,副词“仅仅”有画龙点睛之意,动词“眼见”有客观写实之意,名词“表现”有还原场景之意,而焦点无疑集中在“亲吻”。这一次的“吻”不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而是全力以赴,留下的男人主动“搂”离去的男人的脖子,为了方便“亲吻”;离去的男人占有另一半主动权,把留下的男人紧紧拥进怀里,也是为了方便“亲吻”。值得一提的是,惠特曼为了消除误会,使用了“良朋好友”一词,从而表露两个男人平等、纯洁、深厚的情谊理念。

在这组诗中的第一首“在人迹罕至的小径间”中,惠特曼“决心今天什么也不唱,只唱男人们彼此依恋的歌”,这告诉读者他不再去赞扬男女之爱,而是去庆祝男人之间的爱了。而这也正是人们认为惠特曼是个同性恋的重要原因。更让人误解惠特曼的则是:“这里我允许你将你的嘴放在我的唇上,/亲着伙伴的或新郎的热烈的亲吻,/因为我便是新郎,我便是伙伴。”惠特曼是同性恋吗?答案是否定的。一方面,尽管他与一些年轻人有过亲密的关系,但是还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是一个同性恋;另一方面,在他那个时代,性“身份”的概念还没有得到确认,是弗洛伊德后来提出了这一概念。在19世纪80年代以前,“情人”还没有包含性别的引申意义,它在朋友之间是可以互相使用的。这就意味着惠特曼不是一个同性恋者。

       普拉斯1932年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八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幼年的普拉斯喜欢写诗,喜欢画画,八岁那年就开始发表诗歌,1950年9月,18岁的普拉斯高中毕业后考入马莎诸塞州史密斯学院,有着一头金发,大长腿,美丽活泼的她开始了疯狂的恋爱,大学那几年,是她活过的三十几年里最活泼快乐的时光,1955年,23岁的她考入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在这里,她遇见了比她大两岁的英国诗人泰德•休斯,他们一见钟情,4个月后,闪电结婚,很快就生下了一儿一女。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太短,1962年,休斯的一位朋友来访,带来了他美丽娇艳的妻子,悲剧从此拉开了帷幕,普拉斯很快在晚回的爱人身上闻到了那个女人特有的香水味,普拉斯是诗人,她只擅长于写诗,而对于爱人的背叛,她显得束手无策,高傲的她心碎了一地,只能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离开了家,与休斯分居两地,面对情感的重创,普拉斯仿佛跌进了无比的深渊,且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她想到了死,在死之前,她心中的情感如澎湃的江河,她写下了爱的癫狂与梦的破碎,写下她所受的苦,写下生命如此微弱,苦痛如此难言,写下了无数闻名全美的著作,然后在那个寒冷的早晨,她轻轻起身,亲吻了酣睡的孩子后,在床边留下了面包和牛奶,然后轻轻的带上他们的房门,用湿毛巾把孩子的门缝塞死,然后走向厨房,打开煤气,把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煤气炉上……

作为一位冲破世俗习见的歌者,惠特曼视两个男人之间的“吻”胜于一切,朴实而珍贵。“你想我手里拿着笔要记录什么?是今天我看见的那只扬帆远航的漂亮而威严的战舰?是昨天的光彩?或者是笼罩我的那个夜晚的壮观?或者是在我周围蔓延的大城市的骄矜壮丽和发展?——不;那仅仅是我今天在码头上眼见的那两个朴实的人,在人群中作为良朋好友分手时的表现,那个要留下的搂着另一个的脖子热烈地亲吻,而那个要离开的把送行者紧紧地拥进怀里。”(《你想我手里拿着笔要记录什么?》)这一次,惠特曼故意避免“我”介入情感,而将渲染的氛围留给两个平等、平行的男人,为写下的吻增添更多的体验性和复杂性。“我”在诗歌中的作用是“记录”,表意上是现实的客观书写,“我”采取设问方式把“战舰”“光彩”“壮观”“骄矜”“发展”等宏大叙事主题拒斥,“——不;”破折号带来语调的突兀急促,“不”调动语气的铿锵坚定,分号显示前后内容的平分秋色,层层相叠为埋下的铺垫和伏笔打造泰山重势。

组诗《自我之歌》是由52首诗歌组成的,通常被认为是惠特曼最优秀的诗歌。《自我之歌》总的说来是关于自我的诗歌。惠特曼的自我是通过对“我”的肉体和灵魂的结合来体现的,虽然这种体现带有了些许“性”的幻想色彩在里面。但是,惠特曼告诉读者,“创造的骨架便是爱”,没有爱,便没有自我的存在,便没有一切。从这个意义上说,惠特曼暗示了以后他将要创作像《亚当的子孙》、《芦笛集》这样的组诗,不仅把他的爱传递给女性,同样也把他的爱传递给男性。

        女人其实是水做的,往往都太脆弱,加上女人天生的敏感多情往往容易陷入情感的漩涡中,没有深入的了解,没有长时间的相处,一见钟情,可是天底下又有多少一见钟情是幸福的,想来毕竟那是少数,极少数的人啊,所以电视剧中,电影里播放出来,才能给人带来无限向往,无限遐想!女人真的太傻,遇见一个男人,初恋的激情和温言软语,就足以打动一个脆弱的灵魂,特别是童年不幸与原生家庭有裂纹的女孩,心灵的脆弱让女孩极度渴望一个幸福的家,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可是,痴傻的孩子啊,这天下的男人又有多少是可以值得依靠的!!张爱玲爱上了胡兰成,那么深重的爱,那么的“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茫茫人海中相遇,可是胡兰成最终还是背叛了张爱玲,给她的一生罩上了一世的凄凉,一朵鲜花在最好的年华还没有来得及开放,却早早萎谢了,太多的故事,我们看过,听说过,身边也在不断上演,女人啊,为什么总是弱者?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

惠特曼在晚年写下带有遗嘱性质的诗歌《再见!》,“我已经濒于死亡”“我宣布我的后事”,同时《再见!》也带有总结性质,回顾了自由、平等、同性之爱、灵魂与肉体、战争与和平等主题,此外也直面活着与死亡的主题,这是惠特曼所有诗歌中最冷静和克制的一首。“亲爱的朋友,不管你是谁,请接受这一吻,这是特地献给你的一吻,请不要忘记我,我仿佛干完一天的活,该向前走了,一个比我的梦想更为现实,更为直接的未知之境,这种黑多很多,在我周围降下了令人清醒的光箭,‘再见!’”(《再见!》)惠特曼以“死亡之吻”为自己的人生划上句号,“吻”属于单方面献出,没有特定对象,唯一的目的是“记得”,然而注定没有人回复,诗人走向超然卓立。“再见”“吻别”被惠特曼定义为“死了”。

在惠特曼之前还没有人如此无畏如此深刻地探讨过人类性的复杂性。在生动地描绘人类性的本质情感的复杂性时,惠特曼注定了要受到人们的喜欢和憎恨。所以,他诗歌中关于“性”的清新描述对当时像爱默生这样的读者产生过某些吸引力。然而,他对“性”的天真而赤露的描写也吓到了他同时代的大部分其他读者,比如约翰·G·惠蒂尔,他就把惠特曼1855年出版的《草叶集》丢进了火炉里,也因为如此,才有了爱默生劝说惠特曼把他诗歌中对“性”有过多刻画的部分删掉的故事。

       相同的年龄三十一岁,相似的年龄段的幼子,妻离子散破碎的家庭,到底是谁的错???

吻,自有约定俗成的文化含义。丹麦哲学家、诗人索伦·克尔凯郭尔认为,一个完美的吻应当具备三个因素:首先,需要男人和女人一起来完成,男人之间的吻是乏味的。其次,男人吻女人要比女人吻男人更符合理想。再次,男女双方年龄过于悬殊,接吻也失去了意义。但是在世界文学史上,惠特曼写下的吻打破了惯例,表现出巨大的原创性:吻,摆脱了性别、秩序、年龄的束缚;吻,不再是个人的专享,而是上升到国家、民族、种族、阶级的高度。惠特曼写下的吻与时代迫切召唤的自由、民主、平等的“大胆的思想”相吻合,以文学的勇气和力量为“伟大的事业”摇旗呐喊,鼓舞人心,增强意志。以大写的“吻”推动社会进步与人类和平的主题,惠特曼应是史上第一人。

从《亚当的子孙》中的男女之爱,惠特曼自然地转到了《芦笛集》中的男人之间的爱。当惠特曼构思他的诗歌时,他受到了周围环境的影响。因为同性中充满热情的亲密关系在内战以前的美国是很常见的。同时,这与他自己的生活经历也有很大的关系。惠特曼,本性是个浪漫的人,与一些年轻人有过一系列的亲密关系,他们中的大部分后来结了婚并有了孩子。然而,不管他与他们的身体关系的实质是什么,《草叶集》中关于同性的诗行都是与那个时候流行的理论与惯例相一致的,而这种理论与惯例强调同性之爱是健康的。

       这是我多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写的这名才华横溢,轰动全美的女诗人,以如此决绝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