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琵琶悠扬,刘亮程的村庄

  • 2020-01-07 15:58
  • 宗教文化
  • Views

  这亦不是慢时代由快时代的转变?也亦不是微风迭起后,云的快速逝散?在聚在散在离后,释然无迹。我希望流云可以慢点,微风可以晚来,时光也亦可以慢慢来……我想,一流云,一思念;一流云,一瞬间;在流云变幻之中,在流云逝然之中,生活愈来愈茫然,愈来愈令人怅然,我希望一切都可以在云卷云舒后得到逝然……

夜幕降临了,我该回家了!

        就像是浮生静赏的恬淡,又像是万般无赖皆自然的放下。在时光之中,如横笛一曲,悠悠洒向天边的晚霞。

一·洋河春情      莺歌燕语悦田家,满目娇姿秀翠华。   暖雨滋生河岸草,清风抚醉树枝花。   顽童急步追蝴蝶,丽日流云竞彩霞。   一棹丰渔归北埠,悠然自在品香茶。      二·洋河春恋      插秧伉俪自农家,绘织田间百景华。   偶对灵眸知爱语,常伸巧手摘芳花。   清晨劳作惊星梦,日暮闲归赏夕霞。   入夜悠然明月起,三人惬意话清茶      三·洋河夏景      烈日当头照万家,浑身热汗思清华。   烦人知了鸣青树,燥蝶飞峨落朽花。   午沐空调离市井,暮升淡月伴云霞。   夜间邻里相围坐,一缕微风几盏茶。      四·洋河夏梦      田间一梦入仙家,翥雾祥云观玉华。   碧宇清凉如子夜,琼楼艳丽胜明花。   轻烟绕境连星宿,宝殿环周映日霞。   衣薄何忧冰镜冷,嫦娥自会献温茶。      五·洋河秋收      丰收气息入千家,万物农田正竞华。   打鼓敲锣开大戏,修眉画脸绽繁花。   回眸侧望辞行燕,举首遥看享蔚霞。   待到休闲仓满日,一壶老酒一壶茶。      六·洋河秋思      团圆节日守孤家,夫婿他乡泪沁华。   静夜相思空对月,清晨漫步独观花。   深情万里同心境,恩爱三生共暮霞。   盼得今宵酣入梦,为君奉上一杯茶。      七·洋河冬寒      冷若冰霜沁陋家,惟留梅韵秀姿华。   素娥有意收银月,青女无心洒六花。   总盼云开升晓日,还求霾散出残霞。   当垆打得一坛酒,痛饮三杯作暖茶。      八·洋河冬年      年味浓浓涌进家,扫除清洗露新华。   欢歌热舞同干酒,喜雪幽梅共赏花。   送别今宵添记忆,迎来明岁起云霞。   满心激荡无眠意,已近三更续夜茶。 共 55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岁月长长地流过。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片,这俨然是夏季江南老家真实地写照,那一株株嫩绿的稻子,插在稻田之中,成了一片一片的绿林,汇成一汪一汪的绿水,微风迭起之际,“沙沙”的和音那牧童的笛声育成了一方独特的音乐派系。最喜黄昏之际,牧童骑着黄牛,身上洒着金色的辉光,拿起一竹笛,吹响,悠扬的曲调拨人心弦,激起阵阵波澜,那风时呼呼地吹着,吹动那一稻叶沙沙地响,那田间的主唱也提早上来热热嗓。“哇哇……”,”知了,知了……”好不热闹,这时你煮一壶绿茶,慢慢地品,茶香沁人心脾,看着这景,曰道:日暮稻林晚风下,牧牛童笛鸣蝉蛙。温壶茶。观彩霞,何须走天涯,只身留守无名家。

图片 1

        苏子曰:自其不变者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时光是永恒的,所以黄州之后的子瞻是翱翔于天地之外的人,他掌握生命无尽的真正含义。所以俯仰一生,叹过几次春水消涨,时光便在生命里长存。天行有常,既然不为尧舜改,那为何不去接受时光?

  生命从不让我在生活中感到流逝,只让我听见流逝以后长久的来自内心的回声。走进琵琶地,就会被缥缈的舞乐四面包围,遭遇一场虚无的厮杀。也许,人的一生都注定在突围之中,为情所困,为人所伤。

  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洁云,它们时而聚扰,时而分散,忽而,风起,那几朵云飞速地逃离了我的眼界,幻化成雾,成烟,成风,消逝不见,想来思去,这天地间,万物亦如此罢……坐在窗子前、汽车的轰鸣,让我觉得有些不安,烦躁!那声乱而无序,乱而声嚣,扰人清静,扰人心绪,我看向那窗外,一栋栋楼房矗立,仿佛望不到边界,仿佛这苍茫大地上已然被插满了这各色不一,方方正正的铁钉。我不禁想起了远方的故乡。

绕着公园走了一圈,抬头一看,咦!为什么天上那一朵朵洁白无瑕的棉花糖不见了?这一坨坨灰蒙蒙的是什么?还是云,我想这大概是吸了一天灰尘的云吧,所以才那么灰。

        唯黄昏华美而无上。

  记忆的流云已经远去,岁月的光影还在徜徉。故事中悠扬的琵琶声已成为朴实的乡亲们的心灵之音,和着高亢激越的“啊呜令”,翠绿艰难生活的希望和梦想。琵琶地,油菜花如火如荼地开了,金闪闪,黄灿灿,仿佛孕育着一片盛唐景象。

  而今,这望不到的钉子,却严严地遮挡了我的视线,连那天都看不透彻,看不完整其实啊!我们本可以居住乡村,茅草屋下,品一青茶,耕一田方。织一布衣,观一彩霞的生话,怎奈,时光飞快呀!这种朴素安稳的生活,被时光遗忘,取而代之的是每天,轰鸣的车笛,繁乱的文件,一通一通一直接不完的电话,乃至一天的奔忙,无处停歇,于茫茫人海中迷茫。

吃完晚饭,出来随意走走,太阳还未完全落山,余晕未散。

        给时光以生命,生命也就在时光中永恒。

  琵琶地,岷州大地上流淌祥和之音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