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马尔克斯生前也并不完全排斥这部小说改编成电影,马尔克斯搬到波哥大

  • 2020-02-26 22:04
  • 宗教文化
  • Views

出生于哥伦比亚的美国记者西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Silvana Paternostro)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尔克斯的新传记《孤独与同伴》(Solitude & Company)。在这本书中,帕特诺斯特罗讲述了马尔克斯成名前后的人生故事。在创作这本《孤独与同伴》过程中,她从马尔克斯的几位密友那儿了解到,马尔克斯个人非常迷信,也重视对自己隐私的保护。阅读这本传记,就如同从与马尔克斯熟识的人们那里,秘密倾听他的故事,其中也包括一些有趣的八卦,也会明白杰作如何写就。

图片 1

1 许多年以后,面对领奖台,中国作家莫言一定会回想起,马尔克斯带他去见识马孔多的那个遥远的下午。1927年3月6日,哥伦比亚一个名叫阿拉卡塔卡的小镇,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出生在这里,这也是小镇马孔多的原型。 那天是礼拜六,外面又热又湿,一场暴风雨正朝海边逼近。三十八年之后,马尔克斯在墨西哥城写下了可能是二十世纪最着名的几个开头之一,《百年孤独》的第一句: “许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马尔克斯非常重视小说的第一句,因为它决定着全书的风格、结构甚至是篇幅。他写《百年孤独》用了不到两年,但构思花了十五六年。出版之后,立刻引来全球从文学评论家到普通爱好者的一致赞誉,更影响了余华、马原、韩少功、洪峰、刘恒、叶兆言、苏童、格非、陈忠实和莫言等一众中国作家。 后来莫言的《檀香刑》开头第一句就是:“那天早晨,俺公爹赵甲做梦也想不到,再过七天他就要死在俺的手里。” 所以马尔克斯之所以伟大,不是因为他获得了198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而是因为模仿他的作家,也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2 在《百年孤独》中去见识冰块的布恩迪亚上校,在现实生活中正是马尔克斯自己。只不过带他去的不是父亲,而是外祖父尼古拉斯·马尔克斯·梅希亚。从出生到八岁,马尔克斯是在外祖父家度过的,他的父母忙着生孩子去了。后来他写《霍乱时期的爱情》,男女主角的情侣原型就是他自己那对恩爱的父母。 外祖父参加过哥伦比亚内战,在带他穿过小镇的街道去雪山下的溪流里洗澡的路上,会告诉他许多战争中的奇闻异事。外地的马戏团来镇上的时候,外祖父会带他去看单峰骆驼。当马尔克斯说还没见过冰块的时候,外祖父就带他去了香蕉公司的仓库,打开一箱冰冻鲷鱼,然后把他的手按在冰块上。 而外祖母特兰基丽娜·伊瓜兰·科特斯,则是一个酷爱占卜算命和讲鬼故事的女人,更是一个如今大多数父母会坚决拒绝的外婆。她不动声色地给马尔克斯讲述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仿佛是她刚刚亲眼看到。她讲得沉着冷静、绘声绘色,一切听起来都是千真万确,从来不担心会给马尔克斯幼小的心灵投下阴影。 在长大因写作而成名之后,马尔克斯表示,对他一生写作影响最大的,就是外婆。他意识到,外婆用西班牙语讲故事的方式,跟卡夫卡用德语讲《变形记》的方式是一样的。 马尔克斯居住的老宅,据说每一个角落都死过人,都有难以忘怀的往事。每天下午六点以后,人就不能在宅院里随意走动了,以免惊扰了趁着天黑出来散步的亡灵。 马尔克斯的童年,就在这种被现代科学嗤笑的迷信中度过,在不懂教育的老年人神神叨叨的故事中度过。 许多年以后,马尔克斯对好友坦言,他对这座阿拉卡塔卡的老宅总是魂牵梦萦,“我每天都带着这种感觉醒来,不论是真实还是想象,我梦到自己在那栋老旧的大宅院里,并不是我回到那里,而是我就在那里,没有特定的时空,没有特别的理由,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然而他当然离开过。他回到了父母身边,13岁的时候迁居去了首都波哥大,开始跟其他小孩一起上学读书。20岁的时候,他进入波哥大大学读法律,朝律师的目标前进。但仅仅过了一年,他就因哥伦比亚内战而辍学,去当了一名记者。1955年,因为揭露被当局美化过的海难而被迫离开哥伦比亚去了欧洲。也是在这一年,他出版了第一篇小说《枯枝败叶》。小说几年前就写好了,他只是花了这么久才找到愿意出版它的人。 在当时无人关注的《枯枝败叶》中,小镇马孔多诞生了,而马尔克斯以后作品一以贯之的基调——孤独——也诞生了。他自己说,从写《枯枝败叶》的那刻起,“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作家,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当时是1953年,每天都有无数爱好文学的青年发出这样的豪言壮语,因此也没人在意一个26岁的哥伦比亚人正在做的梦,毕竟好多豪言壮语后来都成了空话。3 1965年,默默无闻的马尔克斯已经出版了4部小说,加起来一共印了五千册。引来一些好评,但也仅仅而已。他已经从欧洲回到美洲,在墨西哥城的广告公司上班。 灵感来的时候,绝不会提前通知。当马尔克斯有一天开车行驶在前往阿卡普尔科的路上时,那遥远而漫长的、从青年时代就开始构思的长篇小说,突然一下便全部展现在他眼前的挡风玻璃上。 马尔克斯毫不犹豫地直接调头回家,丢给妻子5000美金,然后就开始写起来。他每天都写,从早上9点写到下午3点。先写在稿纸上,再用打字机修改誊清。房间很安静,暖气也正常,在每天40支香烟的云雾缭绕中,马尔克斯奋笔疾书。 写到一半的时候5000美金就已经花完,他们把汽车拿出去当了,跟着又当了电视机、收音机和妻子的首饰。马尔克斯先是一口气写完,然后一式打几份进行修改。等有一天稿纸干干净净、没有涂改勾划的时候,就可以送给出版社看了。从辞职到这一天,马尔克斯用了18个月。 1966年8月,马尔克斯和妻子来到邮局,打算把这本叫《百年孤独》的小说稿寄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家出版社。700页的书稿邮费是83比索,而山穷水尽的马尔克斯只有45比索,迫不得已只能先寄一半过去——仓促中寄过去才发现寄成了后一半。幸好还没等马尔克斯凑到寄另一半书稿的邮费,编辑就因为急于看到全书而预付了稿酬,也解决了邮资的问题。 然而看到出版社提供的合同中预计印数是8000册时,马尔克斯气到不行,坚决要求改为5000册——因为之前他的小说一共才卖出5000册。他认为出版社这样急于求成是在影响他的声誉,他的书不可能卖到8000册,他写的不是畅销书。 1967年5月30日,《百年孤独》开印, 6月5日正式出版。第一周销售了八百册,还算不错。接下来的一周数字增长三倍,很快加印,又在一个月内销售一空。在评论家如潮水一般的赞誉席卷全球之后,到如今,《百年孤独》全球累计印数已经超过3000万册。 在西班牙语世界,马尔克斯着作的销量仅次于圣经。1982年,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韩素音说,马尔克斯是诺贝尔文学奖唯一没有争议的获奖者。而乌拉圭文豪贝内德蒂则表示,很难说诺贝尔奖能给马尔克斯增添多少光彩,但此次获奖必将使该奖的声誉有所恢复。 成功当然比默默无闻要幸运,名望给马尔克斯提供了更多的写作可能。当他写不好某部小说中加勒比地区一座天气炎热的城市时,他直接举家迁往加勒比,在那儿晃荡了整整一年,什么事也没干——除了后来把那本书顺利地写完了。4 作家永远是孤军奋战的,这跟海上遇难者在惊涛骇浪里挣扎一模一样。这是世界上最孤独的职业,因为谁也无法帮助一个人写他正在写的东西。 但这并不意味着作家没有学习的榜样。除了卡夫卡,海明威也曾深刻地影响过马尔克斯。海明威有一句名言:短篇小说仿佛一座冰山,应该以肉眼看不见的那部分作为基础。马尔克斯说,海明威令人受益匪浅。 马尔克斯成名后一度感叹,没有人看清他写小说的本质:“关于《百年孤独》,人们已写了成吨的纸张,说的话有的愚蠢、有的重要、有的神乎其神,但是谁也没说到我写这本书时最感兴趣的点上,这就是关于孤独是团结的反面的观点。孤独的反面是团结,是个政治观念——而且是个很重要的政治观念。谁也没有看到这一点,或者说,至少没有人谈到这一点。我认为这是这本书的本质。” 作家的本质也是孤独的。他把海面上的冰山雕刻出来,希望得到读者的认同,但他更希望有人能透过水面看到水下的冰山,他更期盼来自极少数知音的共鸣。然而就像经历百年孤独的家族注定不会在大地上第二次出现一样,马尔克斯也注定难以等来真正的共鸣。就算千人景仰万人膜拜,他自己还是能听见心底里叹息的回音。从他出生一刻就开始的百年孤独,如今还剩9年。 1957年,记者马尔克斯在巴黎米歇尔大街上与妻子散步时,偶遇当时同为记者出身、却早已名满天下的海明威。马尔克斯纠结究竟是应该上去约采访,还是仅仅表示仰慕。 最终他两件事都没做,只是隔着人行横道喊了一声“Maestro!”海明威意识到在喊他,于是扬起了手臂,用西班牙语回应道:“Adioooos, amigo。” 也许只有在那一刻,马尔克斯才不觉得孤独。

摘要: “小镇青年” 加西亚·马尔克斯“史上最无争议”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百年孤独》作者。哥伦比亚作家,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主峰,永远的文学大师。被认为是“20世纪的文学标杆”,影响了几代中文作家。“我想当作家。 ...

图片 2

西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出生于哥伦比亚的巴兰基亚,在这里马尔克斯有很多朋友和作家同行,他们中的一些人也成为了小说《百年孤独》中的角色。后来西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搬到了美国,还曾参加过马尔克斯指导的一个三日新闻工作坊。

在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最新传记《孤独与陪伴》(Solitude & Company)中,作者希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Silvana Paternostro)以口述史的方式,展现了马尔克斯从童年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经历。在书中,马尔克斯的朋友、亲人,甚至他的批评者,都分享了他们和马尔克斯之间的故事。

图片 3

看来没有什么可以阻挡Netflix的脚步了。在今年的奥斯卡名声大振过后,紧接着又宣称全面进军西班牙语区,第一个公开的项目竟是将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改编、制作成一部西班牙语系列剧集。

在《纽约时报》最近刊登的采访中,帕特诺斯特罗表示自己从2010年打算开始写这本书,2014年它的西班牙语版出版。“但我很早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构思这本书了。我在《百年孤独》诞生的那个城市出生成长,我知道很多关于他和他朋友们的故事,他们是一群放浪形骸的狂徒,就像美国‘垮掉的一代’诗人一样。我叔叔跟他们认识,他们中一些人的孩子还跟我是同学。”

希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出生于哥伦比亚的巴兰基亚。1950 年,马尔克斯来到巴兰基亚,认识了一群年轻的作家、艺术家和记者。

“小镇青年” 加西亚·马尔克斯“史上最无争议”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百年孤独》作者。哥伦比亚作家,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主峰,永远的文学大师。被认为是“20世纪的文学标杆”,影响了几代中文作家。“我想当作家。”当年,马尔克斯还很年轻,是一个从外省小镇来到首都的青年,穷困潦倒。1955年,28岁的他发表了第一部长篇小说《枯枝败叶》。后来,“行走在马孔多小镇”的马尔克斯写出《百年孤独》,一时风行。有人问《百年孤独》为什么受欢迎?答案也许是因为“百年”和时间有关,“孤独”和内心有关,而关于时间和内心的问题,谁都逃不开。今天,为了提升小伙伴们的品,一次放出17部马尔克斯作品,致敬青春,爱上经典!- 1 -百年孤独

图片 4

帕特诺斯特罗从小跟马尔克斯的生活圈子并没有那么远,甚至有一些联系,“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马尔克斯。”她能比较容易地找到那些跟马尔克斯认识的朋友们,但她也知道马尔克斯的朋友们不会背叛他的友谊,所以没法从他们口中得知更多。帕特诺斯特罗最初的计划是做一个关于马尔克斯的口述史,后来这部分内容发表在《巴黎评论》上。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马尔克斯曾说,这一群人是他最初的朋友,也是他最后的朋友。他们中的几个人成为了《百年孤独》里人物的原型,而马尔克斯也曾在酒吧里把《百年孤独》的手稿带给他们看。在巴兰基亚长大时,希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的叔叔就认识马尔克斯的朋友,她去上学时,同学也是马尔克斯朋友们的孩子。

图片 5

图片 6

一直到201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帕特诺斯特罗在墨西哥城一家博物馆的开业典礼上看到了马尔克斯。当时现场有几千人,包括墨西哥总统和墨西哥首富。帕特诺斯特罗好奇地想到:“这个现在成为我们拉丁美洲的约翰·列侬的人,到底是谁?我想这本书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我意识到要完成一部口述史,我需要更多的材料来填充到这个结构中,所以我开始了第二轮采访。”

马尔克斯出生于阿拉卡塔卡,13 岁时,马尔克斯搬到了苏克雷。在这两个地方,希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都遇到了马尔克斯的邻居和朋友。马尔克斯的远方亲戚拉斐尔·乌略拉(RafaelUlloa)告诉希尔瓦娜,马尔克斯的父亲坚信马尔克斯的才华:“他曾告诉亲戚们,马尔克斯是一个天才,但大家不相信他。他曾说,马尔克斯有两个大脑。”

南海出版公司马尔克斯 著简介| 《百年孤独》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作,描写了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传奇故事,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镇马孔多的百年兴衰,反映了拉丁美洲一个世纪以来风云变幻的历史。作品融入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宗教典故等神秘因素,巧妙地糅合了现实与虚幻,展现出一个瑰丽的想象世界,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经典文学巨著之一。1982年加西亚•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奠定世界级文学大师的地位,很大程度上乃是凭借《百年孤独》的巨大影响。- 2 -霍乱时期的爱情

这位著名的拉美作家马尔克斯已于2014年去世,享年87岁。在他生前,并不愿意出售这部小说的电影版权。而这部《百年孤独》已经被翻译成46种语言,售出超过5千万册(还没算上中国早期的盗版数量),是目前为止最广为人知的鸿篇巨著。

在写作这本书时,最让作家意外而吃惊的发现是,马尔克斯的迷信程度。“他从不参加任何葬礼,即便是他朋友的葬礼。有些人也许会羡慕他不用出席葬礼,但实际上他真的很迷信,并且害怕葬礼。”

在波哥大,希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遇见了曾任《旁观者报》(ElEspectador)编辑的何塞·萨尔加(JoséSalgar)。1953 年,马尔克斯搬到波哥大,并在《旁观者报》工作。何塞·萨尔加告诉希尔瓦娜,马尔克斯曾在不久前给他打电话,请他回忆一些过往的细节,因为马尔克斯也正在撰写回忆录。“这让我感到不舒服,我觉得我好像在和马尔克斯争夺他的过去。”

图片 7

图片 8

尽管完成了一本特别的传记,但帕特诺斯特罗不认为自己算是一个马尔克斯专家。“我只是对他很好奇,想要了解他在成名前是怎样的一个人,后来又成为了怎样的人。但就在我满足好奇心的过程中,我成为了所有那些奇妙故事的储藏库,并且觉得我有义务去分享它们。”在英文版中,帕特诺斯特罗加入了一些内容帮助读者了解哥伦比亚。它最终成为了一部解释这片土地上的音乐、暴力和性格气质的书。“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哥伦比亚曾经是一个红色警报,告诉我别回去那里。而现在哥伦比亚成为了一个旅游的目的地,而我的书,虽然并不是一本旅行指南,但它却是前往哥伦比亚的旅途中非常适合的一位同伴。读了我的这本书后,如果读者能产生再读一遍马尔克斯作品的想法,那就再好不过了。这本书早已跳出了我当年的那篇杂志文章的范畴,它包含的事物更为斑斓美丽。”

社会活动家罗斯·斯泰隆(Rose Styron)回忆称,20 世纪 70 年代,她第一次见到了马尔克斯,马尔克斯曾对她说,自己的祖母非常善于讲故事,而讲故事的能力是会遗传的。“我记得他说,他必须成为读者的魔术师,但魔术师总是从现实开始,再最终回到现实。”

南海出版公司马尔克斯 著简介|“这部光芒闪耀、令人心碎的作品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爱情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完成的第一部小说。讲述了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史诗,穷尽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忠贞的、隐秘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放荡的、转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再现了时光的无情流逝,被誉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爱情小说”,是20世纪最重要的经典文学巨著之一。- 3 -族长的秋天

《百年孤独》西语版插图

希尔瓦娜·帕特诺斯特罗认为,她并不是一位研究马尔克斯的专家,她只是对马尔克斯好奇而已。她想知道马尔克斯以前是怎样的人,又是如何成为后来的马尔克斯。在采访的过程中,她收集了如此多的故事,因此,她觉得有义务分享这些珍贵的故事:“这就像参加一场最好玩的派对,你会知道一些未经删节的故事,听这些认识马尔克斯的人跟你说话。”

图片 9

Netflix从马尔克斯儿子们(Rodrigo Garcia和GonzaloGarcíaBarcha)的手上拿到了电影版权。他俩同时还担任了该系列剧集的执行制片,并在哥伦比亚进行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