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乔布斯很强势,丽莎是乔布斯的

  • 2020-02-13 20:55
  • 宗教文化
  • Views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今年,史蒂夫·乔布斯的长女丽莎·布伦南·乔布斯的书终于面世了。书名是《小人物(SmallFry)》。这是一本回忆录,关于她那位传奇父亲——苹果之父,创业奇才。《小人物》书封 书名“小人物”正是乔布斯曾给女儿丽莎起的绰号。很长时间里,丽莎是乔布斯的“不存在的女儿”。她的母亲克里斯安·布伦南和乔布斯从高中时期开始约会交往,丽莎出生时,他们23岁,关系已经破裂。乔布斯并没有回到前女友和刚出生女儿的身边,甚至拒绝承认自己是丽莎的亲生父亲——数年后他才松口公开承认了这个女儿。在乔布斯生前最后的时光里,他曾经问丽莎:“你将会把与我有关的事写出来吗?”“不。”她回答。丽莎与乔布斯乔布斯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传说,但同样广为人知的,是他性格中存在着的诸多负面:自私、残忍、暴躁……作为他的女儿,丽莎可能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体验到乔布斯带来的痛苦。1978年春天,在两位助产士的帮助下,23岁的克里斯安在俄勒冈州朋友的农场中生下了丽莎。几天后,乔布斯来了。虽然乘飞机过来看刚出生的婴儿,但他不停地告诉农场里的每个人:“这不是我的孩子。”在丽莎两岁之前,除了福利金,她母亲靠清洁房屋和做女服务员谋生。乔布斯没有提供任何帮助。丽莎被放在一个牧师妻子在教堂里经营的日托中心里。有几个月,母女俩所住的房间是在一块布告牌上找到的,而这块布告牌上大多是想要领养孩子的女性张贴的广告。1980年,加州圣马特奥市的地方检察官起诉乔布斯,要求他支付抚养费。他否认这份血缘关系,还在证词中宣誓,他没有生育能力,并指出另一个人是孩子的父亲。于是丽莎接受了DNA测试,结果证明,他们之间存在血缘关系的几率是当时仪器能够测量出来的最高值:94.4%。法院要求乔布斯偿还福利费以及支付每月的儿童抚养费和医疗保险,直到丽莎18岁。结案的4天后,苹果上市了,一夜之间,乔布斯的身价超过了2亿美元。苹果上市前,乔布斯曾登门看望丽莎,这是她记忆中出生以来第一次与父亲见面。3岁的丽莎并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于是乔布斯向他解释:“我是你父亲。”以及,“我是你将认识的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幼时丽莎与乔布斯丽莎7岁时,和母亲已经搬家了13次。她们租住很随意,有时住在朋友带家具的卧室里,有时住在了临时转租的地方。乔布斯开始偶尔来看看她们,大概一个月一次。当时他开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敞篷车。他会带着丽莎会在周边滑旱冰。乔布斯的话不多,滑冰过程中他们常常陷入沉默。丽莎注意到父亲经常回避与自己的眼神交流。他离开后,丽莎和母亲会谈起他,她知道他应该拥有数百万美元。说起乔布斯时,母女俩不叫他“百万富翁”,而是更准确地称他为“数百万富翁”。在丽莎眼中,乔布斯拉链般的牙齿、破烂个性的牛仔裤和平坦的手掌都蒙上神秘的色彩,就好像这些特征不仅不同于别人的父亲,而且比他们更好。“现在他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即使每个月只有一次,我并没有白等。我会比一直有父亲的孩子活得更好。”有一次,丽莎无意中听到母亲对男朋友说:“我听说只是刮了一下,他就买了辆新的保时捷。”丽莎按捺不住,兴奋地跟学校的朋友分享这个“秘密”。她跟小伙伴们说:“我父亲是史蒂夫·乔布斯。”其他孩子并不清楚乔布斯是谁,于是她解释:“他很有名。他发明了个人电脑。他住在豪宅里,开着一辆保时捷敞篷车。每次车刮伤他都会买一辆新的。”其实丽莎自己都觉得这段讲述不太真实。她没有什么机会和父亲相处,他们只滑了几次旱冰。她的衣服或者自行车都是便宜货,根本不像是富豪的孩子的所有物。她还对朋友们说:“他甚至用我的名字命名了一台电脑。”她说的是丽莎电脑(AppleLisa),这是苹果公司于1983年推出的世界首台图形界面计算机。这款价格昂贵的计算机遭遇滑铁卢,被终止作废,成为苹果公司最烂的产品之一。不过在当时,丽莎只记得母亲说过的话:“它领先于时代。”她不懂电脑,不明白什么叫做领先时代。她的朋友有父亲常伴身边,而她没有,也许有一种自卑深埋在她的心底。不过,丽莎电脑,还有其他的事情终于让她觉得自己有了一个独特的身份。“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希望如果我扮演一个角色,他会扮演与之对应的角色。我会成为宝贝女儿,他会是溺爱孩子的父亲。我以为,如果我像其他女孩那样表现,他会配合我。如果我认真观察他真实的一面,或者接受我所看到的一切,我会知道他不会这样做,而且假装游戏会让他感到厌恶。”那年晚些时候,丽莎的母亲在旧金山一所学院上课时,她就在父亲家中过夜。那几个晚上,父女二人一起吃晚餐,在外面的热水浴池里泡澡,看老电影,一切看上去有所好转,只不过乔布斯依然时常无话。一天晚上,父亲开着车在通往家门口的崎岖小路上时,丽莎终于鼓起勇气发问:“你不想要这辆车时我可以拥有它吗?”他说:“拥有什么?”“这辆车。你的保时捷。”乔布斯以一种不友善的、刻薄的语气说道:“绝对不行。”丽莎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或许那个刮痕的故事不是真的,也许他并没有一刮伤就买新车。我知道他对钱或食物并不慷慨,他也寡言少语。但保时捷这事却是个例外,他对我说了不少话。”她希望自己没问过那个问题。乔布斯在靠近房子时把车停下来,关掉了发动机,他转身面对着丽莎说:“你不会得到任何东西,你明白吗?任何东西。你什么都得不到。”他也许是指汽车,也许指的是别的更重大的什么东西。意识到这点,丽莎感到无比痛苦难过。她又想到那台名叫丽莎的电脑。当她在父亲身边毫无存在感时,这款失败的电脑一直支撑着她。“我不关心电脑,它们只是由固定的金属部件、芯片和塑料机箱里的闪烁电线构成。但我喜欢这样的想法,我通过丽莎电脑与他保持着一种关联。它意味着,尽管他很冷漠,他不在我身边,但我是被选中的,并拥有一席之地。他很出名,他开着一辆保时捷。如果丽莎电脑以我的名字命名,我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丽莎觉得,对父亲而言,她是个显眼的污点,因为她和母亲的故事并不符合他可能想要塑造的伟大而正直的形象。对她来说却是恰恰相反:越接近父亲,她的羞耻感就越轻;他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他将让她加速步入光明。于是在几乎感到幻灭的时刻,丽莎提出另一个藏在心里许多年的问题:“你知道那台电脑,丽莎?它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吗?”她试着让自己听起来好像很好奇,不表现出其它情绪。乔布斯清晰而干脆地说:“不。对不起,孩子。”还带着不屑一顾的语气。根据苹果官方解释,丽莎电脑的名字取自“局部集成软件架构(LocalIntegrated Software Architecture)”的英文缩写。年轻的乔布斯多年后,丽莎在《小人物》这本回忆录里写到这些情节,字里行间难掩愤怒和绝望、困惑和冲突。不过,她曾解释,写这本书并不是为了揭穿或者刺痛,而是为了展现与父亲乔布斯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他是一个心血来潮和令人愉快的父亲。在去世前,乔布斯曾经向丽莎流泪道歉,说对过去的一切感到很抱歉。这对父女早已达成了和解。这本书更多的是一个女孩对自己复杂而艰难的成长处境的回顾。在她生命最初的几年,母亲克里斯安占据了她的整个世界,也是她的混乱之始。母亲爱她,却同时被贫困的生活折磨得疲惫易怒。丽莎读中学的时候,母女关系太过紧张,她选择搬到父亲和继母的家中生活。丽莎想让读者知道的是,尽管她与父亲也有许多不愉快的往事,但自己已经赦免他的“罪过”。在乔布斯去世后不久,丽莎便开始动手写关于父亲的回忆,而且为了避免过于急功近利“蹭热度”,这本书晚了很多年才面世。关于丽莎电脑的故事,其实她还写到了一个重要的后续情节:我27岁时,父亲邀请我去乘坐游艇在地中海玩几天。参加这次旅程的还有我的继母、兄弟姐妹和保姆。他通常不会邀请我度假。我去了,并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周末。在法国南部的海岸附近,父亲说我们要在滨海阿尔卑斯省和一个朋友一起吃午饭。他没说朋友是谁。我们乘小船到码头,再乘坐一辆来接我们的面包车前往埃兹的一栋别墅吃午饭。到了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是波诺(U2乐队主唱)的别墅。他在门外等我们,他穿着牛仔裤和T恤,戴着和照片及专辑封面中一样的太阳镜。他很热情地带我们参观他的房子,仿佛他不太相信这房子是他的。窗户面向地中海,房间里堆满了孩子的东西。他说,这里有一个空旷、光线充足的八边形房间,甘地曾在里面睡过。我们在俯瞰大海的大阳台上共进午餐。波诺询问父亲苹果刚创立时的事。团队是否很有干劲?他们是否觉得在做一件大事,他们将改变这个世界?我的父亲说他们确实有这种感觉,就像他们开发麦金托什电脑一样。波诺说对他和乐队来说也是如此。不同领域的人们可以拥有相同的体验,真不可思议。然后波诺问道,“那么丽莎电脑是以她命名的吗?”他们的谈话停顿了一下。我让自己振作起来——为他的回答做好准备。我父亲犹豫着,低头看着他的盘子看了很久,接着他看着波诺说,“是的,以她命名的。”我在椅子上坐直身子。波诺说,“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我父亲说,“是的。”我认真看了看父亲的脸。什么变了?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他就承认了?很早以前我就想,当然,它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现在他的谎言似乎很荒谬。我觉得胸口鼓起一股新的力量。我告诉波诺,“这是他第一次承认。谢谢你问了他。

《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美]丽莎·布伦南·乔布斯著吴果锦译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

乔布斯是一个刻薄、喜怒无常、不善交流,甚至伤害家人的父亲和丈夫?

原标题:对女儿来说,“苹果教父”乔布斯即为“渣父” 撰文 | 徐牧心 编辑 | 沈佳音 本文出自Vista看天下APP《号外》“十天读书会”栏目:至乐不如读书,十天一本好书,让时光不虚度 。阅读更多好书及书摘,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乔布斯的生平,已被《乔布斯传》、《成为乔布斯》等畅销书写得七七八八,但通过乔布斯非婚生大女儿丽萨·布列南-乔布斯的回忆录《小鱼苗》,我们得以看到这个传奇人物更多的性格侧面和生活细节,他性格中那些似乎没来由的刻薄和残酷也得到了一些解释。

史蒂夫·乔布斯是改变世界的天才,他在工作中的强悍、偏执、精益求精,甚至刻薄已是举世皆知。鲜有人知道的是,回归生活中的乔布斯,还有很多面,魅力四射却又喜怒无常,脆弱的时候,甚至如同一个缺爱的孩子,弱小无助。

这是一些人看完乔布斯大女儿丽莎写的《小人物》后留下的印象。

原标题:对女儿来说,“苹果教父”乔布斯即为“渣父”

丽萨的母亲克里斯安·布列南和乔布斯相识于1972年,那时两人都是高中生,乔布斯通过递给她一张写有鲍勃·迪伦歌词的纸条搭讪,两人很快相恋。

对簿公堂才换来的父女相认

丽莎是乔布斯和初恋女友克里斯安的非婚生女。当时,乔布斯坚持让女友堕胎,明确表示不打算结婚。他的传记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概括说:“乔布斯很强势,这源于他的自信……他只是在感情上有些自卑和孤僻。

撰文 | 徐牧心

那时的乔布斯正在和朋友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一起贩卖一种被他成为“蓝盒子”的非法电话拨打设备。早在那时,他就预测自己会出名,并说自己四十出头的时候就会死去。

乔布斯的长女丽莎“作为乔布斯‘封神’途中的一个污点”,在乔布斯与其相认后的30多年时光中,父女关系始终微妙。若说乔布斯对丽莎没有爱,在丽莎亲笔所著的这本《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中,又分明能看到乔布斯对丽莎的依赖,他有时候称丽莎为“我生命中的女人”;但若说爱得有多深沉,他又阴晴难定,时常视丽莎如无物,吝于在物质与情感上的付出,常常语出刻薄。

女友坚持生下丽莎,几天后,乔布斯才来看了她。他没有马上去抱她,而是对在农场遇到的每一个人说:“这不是我的孩子。”

编辑 | 沈佳音

克里斯安的父母Jim和Virginia都不同意她和乔布斯在一起。那时的乔布斯非常容易害羞,作风懒散嬉皮,常常和克里斯安一起服用LSD。克里斯安的父亲Jim问乔布斯他以后想成为什么人,乔布斯回答说想成为一个流浪汉,这让Jim很不高兴。

乔布斯与丽莎母亲年轻时相遇,当乔布斯得知他即将为人父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怒不可遏”,而后便是拒不承认这是他的孩子。矛盾的是,他一边对外宣称这不是他的孩子,甚至说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一边又和孩子的母亲一道为她取下了“丽莎”的名字,甚至还用这个名字命名了苹果公司早期的一款电脑。

作为私生子被送人的乔布斯,没有遗弃丽萨,但他一直否认自己是丽萨的父亲。“我不希望做父亲,所以我就不做。”乔布斯后来说,语气中只带着一点自责。

本文出自Vista看天下APP《号外》“十天读书会”栏目:至乐不如读书,十天一本好书,让时光不虚度 。阅读更多好书及书摘,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高中毕业后乔布斯考入里德学院,念了半年后退学。那段时间克里斯安和乔布斯提出分手,他痛不欲生。后来在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创立了苹果公司后,二人又复合,并且克里斯安进入了苹果公司,在包装部门任职。也正是这次复合,让克里斯安怀孕,并从苹果辞职。1978年5月,克里斯安在俄勒冈的一个农场生下了她和乔布斯的女儿丽萨。

丽莎的出生,并没有挽回父母的关系,乔布斯拒绝支付抚养费,直至对簿公堂,进行了DNA鉴定,这一出闹剧才算尘埃落定,乔布斯迅速地签下了每月500美元的抚养协议。四天后,苹果公司正式上市,一夜之间,乔布斯的身家超过两亿美元。此后,乔布斯又数次在公开场合暗示丽莎不是他的孩子。

父女两人都是黑头发、大鼻子

这是“苹果教父”乔布斯去世前三个月,他弓着腿躺在床上,露出的双腿跟胳膊一样细,“就像蚂蚱腿一样”。

但这个女儿显然不在乔布斯的人生规划里。他在女儿出生几天后才来到农场,不仅没有帮忙照看,还和农场的每个人解释说丽萨不是他的孩子。在丽萨两岁之前,乔布斯对这对母女基本不闻不问,克里斯安只能通过当清洁工和服务员来赚钱养娃。

孩子天生都需要父母之爱。和父亲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小丽萨想挑起话题,却总是被当成空气;她想表现得像个女儿,她以为这样乔布斯就会加入到她的游戏中来表现得像个父亲,但显然乔布斯作为改变世界的成大事者,心不在此。尽管小丽莎总是欺骗自己,她和其他拥有父亲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父亲仍然是爱她的,但面对乔布斯对她一次次的冷言冷语,她终是知道她生来“与众不同”:有一位光环满满却并不属于他的父亲。直至乔布斯病痛缠身,丽莎每周抽时间去陪他,他仍忘不了刻薄,“丽莎,你身上有股厕所味儿。”

《小人物》是丽莎写的家庭回忆录。

也是在这段日子里,大女儿丽莎开始从父亲乔布斯家偷东西,腮红、洁齿剂、指甲油等等……探病、回到这里,对她而言都是一种负担,毕竟很久之前,她就不再属于这个家了。

1980年,丽萨两岁时,加州San Mateo郡的地方检察官起诉乔布斯不支付子女抚养费。乔布斯对此坚决否认,说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在进行DNA测试后,根据乔布斯和丽萨高达94.4%的血缘关系结果,法院判决乔布斯支付每月385美元的抚养费,直到丽萨年满18岁为止。乔布斯则主动要求将费用提高到每月500美元,并通过律师要求尽快结案。

天才的暗面是脆弱无助

起初两年,克里斯安只能靠救济金生活,迫不得已起诉了乔布斯希望其支付抚养金。 因为不希望官司影响公司上市,乔布斯同意在亲子鉴定后支付每月500美元的抚养费。

翻翻找找,丽莎在卫生间发现了一瓶昂贵的玫瑰喷雾,她尝试喷了几下,并从落下的雾气中感受到自己的轮廓,仿佛只有在此时此刻,她才不是一个隐形人。

但这一举动并不是因为乔布斯突然良心发现,而是因为结案后第四天,苹果公司就上市了。一夜之间乔布斯身价超过了两百万美元,克里斯安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乔布斯那么急于结案。另一个能看出乔布斯性格中深不见底一面的细节是,在结案后、上市前的那几天中,乔布斯第一次去看女儿丽萨,并对她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爸爸,我会是你这辈子认识的最重要的人之一。”

有时候,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乔布斯,会突然暴躁起来,前一刻的温情默默立马转换为冷如冰霜。在一次和丽莎的表妹共进晚餐时,乔布斯突然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女孩萨拉大发雷霆,原因只是因为这个小女孩点了一个带肉的汉堡,说话的声音大了一点。当着满餐厅人的面史蒂夫吼道:“你连话都不会说,也不会吃饭,你吃的是屎啊,我都不愿再跟你浪费一分钟生命!”很难想象一个成年人,可以对一个小孩子说出这样的话,素食者的乔布斯对异己者很难保持耐心,就这样对他们横加指责。

《乔布斯传》中说:“在她人生的前10年,乔布斯基本上弃之不顾。”每年,他只见女儿一两次。他会突如其然地跑来,简单讨论下丽萨要上的学校或其他事,就开着他的奔驰车离开。

但她不知道的是,喷雾里的玫瑰成分是纯天然的,而正因如此,在外保持几分钟后,香味就会逐渐转变为一股沼泽地的臭味。

虽然乔布斯因公司上市身价大涨,但完全没有因此多接济克里斯安母女一分钱。丽萨三岁时,克里斯安曾打电话给乔布斯哭诉,希望他能给母女俩寄些钱。直到1983年1月,乔布斯接受《时代》杂志的采访时,还对自己的父亲身份坚决否认,并在采访中暗示克里斯安和很多男人睡过觉,说“28%的美国男人都可能是那个孩子的爸爸”。

身为父亲,乔布斯和女友缇娜亲热时从不避讳丽莎,不顾丽莎在旁边的尴尬,还不允许她离开。在丽莎看来,这一幕“过于夸张,像一场表演,既不自然,又不真实”,在多年后缇娜跟丽莎解释“他在你面前感觉不安,因为他不知该如何与你相处”。

但在1984年,丽萨6岁时,乔布斯却为新开发的电脑取名为Lisa。

于是当丽莎与父亲拥抱,并准备离开时,乔布斯叫住了她:“丽兹,你身上有一股厕所味。”

到了丽萨7岁那年,母女二人已经搬了十几次家,克里斯安通过在餐厅和糕点店做服务员的收入非常微薄,也得不到来自父母的支持,年幼的丽萨多次听到母亲因生活压力而尖声嚎叫。克里斯安曾多次打电话给乔布斯要抚养费,最终乔布斯同意每月多付200美元,还“大发慈悲”地送了母女俩一张新床。多年后,丽萨听到别人说,那段时间乔布斯把她的照片放在钱包里,一有机会就对人说“这不是我的孩子,但她没有爸爸,所以我试着给她当爸爸”。

乔布斯和缇娜的关系时远时近,而这又成了乔布斯对丽莎母女态度的晴雨表。他在感情受挫、事业受挫时就会跑到丽莎母女身边来寻求安慰,而一旦一帆风顺,就会将这对母女忘之脑后。在他与缇娜分分合合的日子,丽莎感觉“我有时很可怜他,有时又受他所制,他偶尔变得渺小而脆弱,偶尔又变得宏伟、令人费解,自我膨胀。这两种形象在我眼前反复变换,直到我感觉索然无味”。

在不少人看来,这本书侧面“注脚”了乔布斯的成功:私人生活中的刻薄,恰恰转码成了他事业中的极致。

丽莎和乔布斯在一起。

年纪渐长、开始懂事的丽萨,也从母亲那里了解到了这个冷酷无情的父亲的成长经历:乔布斯也是被领养的,他二十出头的时候曾试着寻找自己的生父生母,后来才知道自己的生母叫Joanne,Joanne当年因为家庭的极力反对,不得不把乔布斯委托给别人领养,在乔布斯外公去世后,才得以和乔布斯生父结婚,并生下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乔布斯的亲妹妹Mona Simpson。何其讽刺的代际轮回。不过姑姑Mona对丽萨很好。乔布斯还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Patty,是他的养父母后来收养的,但乔布斯和Patty关系一般。

三个人的生命之殇

但这些都非丽莎的本意,她只想用这份事无巨细的回忆,回答一个纠缠她很久的问题:

天才与残忍

在丽萨8岁的时候,乔布斯对待她们母女的态度开始有了变化,他开始每个月看望她们一两次。那时的乔布斯被赶出了苹果公司,按照克里斯安的说法,乔布斯只有事业低谷的时候才会想到她们,在事业成功忙碌的时候,他绝不会记得自己还有个女儿。丽萨回忆那时说:“有时我觉得他在看我,但当我回看他的时候,他就把眼睛望向别处。”

就乔布斯、母亲和丽莎这三人而言,没有一个人拥有安全感。乔布斯幼时被父母遗弃导致的孤独感至生命的终结都未曾消解,他缺失全身心地去爱的能力。他不想丽莎母女在他身上得到“不该有”的福利,吝于对她们经济的资助,即便是在让丽莎搬来和他及新婚妻子同住之时,也坚持不肯修坏了的洗碗机,要求丽莎充当人工洗碗机;不肯维修丽莎房间坏了的取暖设备,坚持要等到房屋翻新时再一起处理。与这样的吝啬相对应的还有对丽莎的严苛,限制其与母亲相见的时间,不支持丽莎在校园的活动,甚至不顾丽莎高考在即,要求丽莎陪他们一家人外出度假。

为什么你深爱的人,会是一个爱起来很困难的人?

丽莎的全名是丽莎·布伦南·乔布斯,但事实上,她直到15岁那年,才正式拥有“乔布斯”这个姓。

等到丽萨开始上学后,当被其他同学问到她的父母是什么时候离婚的,她会回答说他们从没结婚过。年幼的她有时出于孩童的虚荣,会和同学说:“我有一个秘密,我爸爸是史蒂夫·乔布斯,他很有名,他发明了个人电脑,住豪宅,开一辆敞篷保时捷,每当车子出现一个划痕,他就会买一辆新的。他甚至用我的名字命名了一个电脑。”同学问,什么电脑?丽萨借用母亲说过的话回答:“Lisa电脑,那个电脑是超前于时代的,但是你不要告诉别人哦,不然我会被绑架的。”

丽莎的母亲独自一人抚养丽莎,做过保姆、服务员,一生飘泊无依。她对丽莎的爱有时让人难以喘息,而在难以承受生活的艰难时,丽莎又会成为她的出气筒。她们生活在一起,矛盾不断,相爱相杀;而一旦分开,又会彼此牵挂。但无论如何丽莎知道,母亲是深爱她的,而她并不确定父亲是否爱她。

乔布斯和丽莎

那是在丽莎被迫离开生母,与父亲和继母生活在一起时获得的姓氏。为此,乔布斯大张旗鼓请来了律师,将被母亲克里斯安画满小星星的丽莎的出生证明,替换为正式、严肃的文件。

乔布斯被踢出苹果公司后,创立了一家新的电脑公司NeXT,有一次他送给丽萨一些NeXT公司的贴纸,丽萨因此而兴奋到战栗,因为她可以把这些分给同学们,让他们知道她真的有一个爸爸,而不是她自己编的。

在离开母亲,搬去与父亲同住的日子里,丽莎心里充满了负罪感,她认为自己耗光了母亲的青春,在自己蒸蒸日上的时候又离开了母亲,为自己选择了更好的生活条件。但她无法面对与母亲日复一日的争吵,希望能够得到父亲的爱与认可,这一层心理又无人能够体谅。她在父亲的小王国里,并不是重要的成员,她每天诚惶诚恐,想要讨好父亲和继母,想要表现得可爱,但往往又事与愿违。当丽莎在为小弟弟换尿片,弟弟不慎摔落在地,乔布斯不仅不安慰充满内疚的丽莎,还语带怨恨地说出“丽莎,你应该学着明白自己的行为会给别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这个难题,也存在于许多家庭之中。父母对待孩子的方式,会深深地影响他们,可能永远也无法摆脱。而这个影响,又伴随着很多误解……

但15年前,当丽莎降生在美国俄勒冈的一个农场时,尽管乔布斯坐飞机赶来看望,但却不断对农场的人说:“这不是我的孩子。”尽管他们有着同样的黑头发和大鼻子。

尽管乔布斯对丽萨的态度有些暖化,但丽萨依然看到他身上那种礼貌和残酷仅一线之隔的复杂性格。有一次他带着丽萨和她的表姐Sarah去餐馆吃饭,因为Sarah说话声音大,乔布斯全程没和她说一句话,并眼带嫌恶地瞟了眼她吃的饭。过了一会儿,他停下来问Sarah:“你有病啊?你连吃饭都不会吃,你连说话都不会说,你正在吃屎。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声音多烦人!别再用这么烦人的声音说话了!我不想再和你待在一起了,管好你自己吧!”声音大到餐馆里其他人都能听到。Sarah被吓哭了。

原生家庭的畸形,给丽萨心灵的某个角落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痛。始终缺乏安全感的丽莎即使在成年后,仍有一些行为出人意料,比如在本书的开头,他在父亲的房间里走动,“偷”走一些生活中的小物件,如获至宝,她想要的其实不是任何一件具体的东西,而是父亲的生活。

丽莎从小就想学父亲的这个招牌动作,

在丽莎2岁时,当乔布斯因子女抚养费一事被克里斯安起诉时,乔布斯却一直否认他是丽莎的生父,尽管当时的DNA测试结果高达94.4%,这是当时医院所能检测出的最高数值。但乔布斯却不知用了什么算法,对《时代》的记者宣称“全国28%的男人都可能是丽莎的父亲”。

丽萨10岁左右的时候,乔布斯谈了一个女朋友Tina Redse。丽萨和Tina变得熟络后,Tina告诉丽萨,她和乔布斯第一次见面时,他坚决否认丽萨是他的孩子。但Tina一见到丽萨就知道他们一定是父女,因为长得太像了。Tina后来想就这事再和乔布斯聊聊,而他避而不谈。

可叹一代天才乔布斯,改变了整个世界,却不能给家人爱的周全;可叹在他无限光鲜的背后,是以强悍掩饰脆弱,在众星捧月的背面是无限的孤独和焦虑。“丽莎,对不起,我对你有所亏欠。如果能再来一次,我们会成为朋友吧?”可惜的是,机会不再。

但总觉得自己做出来显得很蠢

这场官司拖了几个月,却在1980年12月8日匆匆结案,丽莎母女起初十分困惑,直到四天后苹果公司正式上市,一夜之间,乔布斯的身家超过2亿美元。

乔布斯给丽萨起了个小名叫小鱼苗。那段时间乔布斯处于人生低谷,二次创业的NeXT公司也发展不顺,还和Tina分手了。乔布斯心灰意冷,有一次他看到有个流浪汉经过,于是对丽萨说,那就是两年后的我。

对于丽莎来说,这个问题更严重:

就像是命运的一个讽刺玩笑——乔布斯曾被自己23岁的生母抛弃,而在23年后,他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和Tina分手一个月后,他就和Laurene Powell在一起了,并夸赞Laurene长得酷似德国超模Claudia Schiffer。乔布斯很重视她,当他第一次把Laurene带给丽萨和Mona看的时候,因为她们的反应没有他预想得那么热情,在把Laurene送走后,对着女儿和妹妹大发雷霆:“你们真他妈自私,想想我有多尴尬,我跟她说我的家人都特别好,但为什么她要和一个有这样家庭的人在一起?!”那天晚上乔布斯半夜叫醒了丽萨好几次,语带哭腔地说自己电话联系不上女友,仿佛需要别人安慰,又仿佛在埋怨女儿。但其实在世俗眼光中,当时的乔布斯,无论如何条件是远远优于Laurene的,他根本无需如此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