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早上起来就写一下,那就有劳先生惠赐一个新葡萄京官网3188:「墨」字

  • 2020-01-28 00:15
  • 宗教文化
  • Views

  张万能哈哈一笑:“既然专程来求先生墨宝,那就有劳先生惠赐一个「墨」字,我又正好是做煤炭生意的,煤色如墨,大吉大利。先生以为如何?”

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研究所名誉所长、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原顾问欧阳中石先生是当代书坛的知名大家。他书法功力深,学识渊博,人品谦和,深得同行称道和广大书法爱好者敬重。欧阳中石先生年逾七十,仍活跃在书法教学和学术领域。我去年到书法研究所学习以来,便多次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作为书法爱好者和书法研究所的学生,我企盼着能一睹欧阳中石先生临场作书的风采。如今,这一愿望终于实现。 那是4月19日的一个上午,我到书法所去听课,踏进教室门,看到几张课桌并在一起,上面铺了一张丈二的大宣纸,旁边放着笔墨,一看便是要写巨幅大字的架势。同学兴奋地告诉我,老先生今天要来写字!我心里不由得一阵高兴。一会,老先生到了,看上去兴致很高,一进教室门便与等候的同学亲切地攀谈起来。原来,老先生是应约写一幅丈二的毛泽东的词——《沁园春 .长沙》,内容和字幅都是对方规定的。因纸太大,家里展不开,便拿到教室里来写。书法所的老师们也有意借此作为一场难得的观摩教学课。 不久,老师们也赶来观摩先生写字。据一位老师说,看先生用丈二宣纸写字的机会极少。显然,先生已注意到了大家的心情。他仔细度量着宣纸的尺寸后,先说起了写大字的布局:“写字难在布局。尤其在这么大的纸上写字,要预先精心计算好:要写多少个字?应写多少行?每行写几个字?再考虑第一个字怎么写、写多大。第一个字决定通篇的字势和布局。”说着用尺子一边量一边计算,给大家示范。先生说道:“毛泽东的词《沁园春 .长沙》,正文114个字,用丈二宣纸,每行如果写8至9个字,要15行,加上落款,共要写18才行。” “丈二宣纸太大,不好折叠,咱们用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以绳子打结当尺子,一行打一个结或作一个记号,然后比着写。”说着先生还真从包里拿出了一根细绳子。学生们很快就按他的意图完成了行距的设计。先生认可后便动手备笔、调墨,也是边说边作示范。 一切就绪后,先生开始挥毫作字。只见他索性脱掉外衣,手握饱蘸墨汁的笔,在宣纸右上角处下笔,一气写下了“独立寒秋,湘江北去”8个手掌大的遒劲大字,稍加审视,便接着往下写。因纸太大,学生们帮着上下挪动。先生果然是书法大家,在如此巨幅上写字,神态轻松,落笔自如,成竹在胸,且边说边写,如示范教学一般。看先生写字,就像看一个熟练的船工划着小舟穿行在万顷波涛之上,又像听一个娴熟的钢琴家弹奏一首优雅的乐曲。观摩者凝神贯注,陶醉在书法享受之中。先生手中舞动的笔,或急或缓,或轻或重,随着节奏在纸上流动。笔迹走过,一行行浑厚而灵动的字便跃然于纸上。书写中,先生边写边说,对一些字的用笔、结体、布局以及着墨讲解分析,俨然是给学生上写字课!看得出,先生感觉越来越好,写过半幅之后,笔法愈加洒脱,字亦更加流畅。写到最后一句“浪遏飞舟”,先生稍事停顿,又提笔写完落款。“岁在乙酉,中石书”最后一行字,正好占满全纸。此时,我发现先生预先调好的墨汁亦正好用完。看上去,整幅字一气呵成,不露痕迹,宛如宿构,恰到好处,令人叹服。最后钤上两枚红色印章,又似画龙点睛,更增气韵。经过两个多小时,一幅丈二的巨幅书法作品终于创作完成。通观先生的字,笔力遒劲,厚重端庄,疏密错落,自然流畅,气势恢宏,特色内藏。乃珍品也!观摩老师和同学以掌声表示祝贺。先生也很满意,嘱咐把字挂起来让大家观看,并招呼大家在作品前合影。 “真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看完先生作书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这么说。对我而言,如此近距离全过程观看大师写完一大幅字,是幸遇。于是,我便想到将它写出来让读者分享。

新葡萄京官网3188 1

1、生宣,很洇墨。

我写字很少用正经的宣纸写,是田舍翁小家子气一样的那种舍不得,家里储存了不少好宣纸,莫名其妙地就觉得自己很富足,但实实在在地用起来,却总是一用好纸就生气。就像巴尔扎克笔下的那个高老头一样的脾气,每花掉一点钱就生气。我给画店画画儿也是这样,好纸总是舍不得用,总是先用不好的纸,再用好的纸,裁下的纸头亦要画一个小虫放起来,实在是吝啬得可以,但我并不思改过。若赶上开笔会,看别人十分豪放地一写就是一地的字,写坏的纸团做一团又一团也是满地,鄙人便会在心里大气起来,书画的笔会真是纸的噩运大限。

  “先生辛苦了!明日八点,我来取字,告辞。”张万能一拱手,下楼而去。

问:看看启功在报纸上练字与宣纸上写的有区别吗?这是为什么?

不过用什么样的宣纸写字好,这个对于书法家来说挺重要的,就跟你买了一台法拉利跑车,到底这车是该在山上跑,还是在农村溜达还是在北京的街上飚一下车,这是有点名堂的。

写字是一件要让人静下来的事,有人表演书法,浑身紫花唐装,持笔大叫上场,两眼圆瞪,浑身用力,有一次我在旁边忽然大笑起来,是实在怎么也忍不住,也是太没修养,但我也宁愿不要这样的修养。这样的场合我现在基本不去,写字是自己的事,何必非要观者如堵。

  张万能吩咐随来者将墨宝好生收起,转身对哑墨先生的夫人称赞不已:“哑墨先生出手不凡,能得如此宝物,实在三生有幸!哑墨先生事务繁忙,我们不便过多打扰,告辞。”言罢,揣着宝贝喜气洋洋地走了。

这几个字不是在报纸上写的,而是在废弃的书刊上写的。书刊用纸与报纸相比吸水性更差,与宣纸相比就更没法比了。区别我们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纸张的性能决定的;一个是书写时候的状态决定的。

曾经见过很多人,临摹兰亭序用生宣,费了牛劲儿也弄不好。为啥?因为兰亭序的字也就硬币大小,生宣很洇墨。为了写好笔画的精度,只能:墨汁少兑水,可是黏黏糊糊的很难写,跟油漆似的拉不开笔;或者加快行笔速度,一般人又做不到高速度下的精度。

我写字的习惯是,早上起来就写一下,用那种颜色发黄的毛边纸,先把正面写过,然后反面再写一回,淡墨写过一回,然后再用浓一些的墨再写一回,然后才去做别的事,比如吃一根油条或再加上一碗豆浆。然后才开始改昨天的稿子。

  篇二:泼墨

估计这几个字是启功先生可能有感而发或者在某种机遇原因下随手写的,也可能是创作之前的试笔而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作品或题签作品,是有可能的。因为这样的纸不易拍照排版制作。如赵朴初为《读者》杂志的题签,实际上就是在普通的便条纸上书写的,不可能在有字的纸上书写题签。

一个是看国展展览,去展厅,别买本作品集缘木求鱼。

我写字,直到现在也只用毛边纸,在好宣纸上写字,在我,就好像做贼,虽然惯走江湖,也难免一时心紧气紧。

  书法果然是玄妙啊!哑墨先生真乃奇人!

而在废弃书刊上的写字,因为洇水性低,所以笔锋边缘就会比较锐利、清晰,一些牵丝非常明显。也比较不容易出现飞白书,墨色看起来更加浓重。

2、熟宣,不洇墨。

因为从小写字,只觉不过是横平竖直,便没了一点点敬意在里边。及至长大,才知道写字原是一件好事,可以让一个人的心静下来,可以让一个人暴躁的性子有所改变,但春节来临之时看别人伏案大书亦是苦事,纸是红的,墨是黑的,一时红黑满屋让人两眼发花。古时《世说新语》中的一个人物,也懒得去查他叫什么名字,是当时的著名书家,皇帝盖了几十丈的高楼,即至竣工才发现上边居然没有匾,便命这书法家上去写它一写,找来大筐子要他坐在里边,如帚大笔和几大罐墨自然也一并放在筐里,众人一起吆喝起来,合力把这书法家用大筐子拉到半空让他去写。字写完,众人再吆喝起来,再合力把他从半空中放下来,据说此时那书家汗亦是出了满头满脸,人亦是面如死灰,头发也猛然白了一半,这自然是有些夸张。后来此书家告诫儿孙,学什么也不要学写字,更不可把字写好,被吊到几十丈高的楼上去写字是要吓死人的,每每想起这个故事我便想掩口发笑,想想此先贤高空作业如此惊心胆战,自己在心里居然有那么一点点恶意的开心,就觉得自己有那么点不厚道。

  他转身对张万能说:“当年作家老舍请齐白石作画,出题「蛙声十里出山泉」。齐白石却没有画一只青蛙,只在画中画了一股清泉从溪涧直泻而出,几只活泼可爱的蝌蚪在水中悠然嬉戏,当真一个「蛙声十里出山泉」。你看,你要求写的是「墨」字,哑墨先生却不直接写「墨」字,只在纸上涂满了墨色,好似煤块一样,一一团一一一团一的漆黑,这不正是妳想要的满纸皆「墨」吗?同时又暗合煤的形状与颜色,不是正好象征生意兴隆吗?高!哑墨先生果真是高人!”’

最终决定书法水平的并不是纸笔,而是书写着的技法和功力。

你觉得呢?

谢谢邀请,欢迎关注。

这几个字不是在报纸上写的,而是在废弃的书刊上写的。书刊用纸与报纸相比吸水性更差,与宣纸相比就更没法比了。区别我们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纸张的性能决定的;一个是书写时候的状态决定的。

写字的人都知道宣纸。

我认为一个人与写字的关系一如吃饭喝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必像时下的所谓书法家们装神弄鬼。鄙人小时候学校里照例是要上写仿课的,自然是同学们都要拿了铜墨盒和毛笔,再夹上几张麻纸,一堂课下来两手总是黑的,回家洗手,盆子里的水也是黑的。

  “只是我写字时有一怪癖,不习惯他人在场,心不静则字不正。今晚月明时分方是写字之佳时。有劳张老板暂且回去,待我今晚把字写好之后,明日早晨再来取,如何?实在抱歉,还请张老板海涵。”哑墨先生一拱手。

我是简繁,报纸跟宣纸的区别?可以简单分为两个方面来解释。

说到生宣纸,曾经看过一个理论家的学术文章,说明清时候开始使用生宣纸写书法了,理由是明代后期徐渭他们画大写意画就用生宣了。前几年用红星生宣临摹徐渭的大写意,感觉很不对。立马就请教了国画家,人家告诉我----徐渭那种大写意画根本不能用生宣。当再见到当代大写意画某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的时候,我也发觉----他用的也不是生宣啊。看来,明代后期开始使用生宣纸写字,是扯淡。难怪女人们都说“宁可信世上有鬼,也不信理论家那张破嘴!”

  次早上八点日,张万能便带了两位朋友前往哑墨先生家中取字。

通常情况下,我们欣赏书法都是欣赏的在宣纸上书写的作品,古代的经典书法作品除外,可能和我们现在使用的纸张纸性不同。所以欣赏书法大多习惯于宣纸上的作品才为真正的书法作品,实际上成熟的书法家是无需选择纸笔和墨的,都能够写出精彩的字和书法,甚至出现意外佳作也未尝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就是同一书法家,使用不同的材料,作品效果肯定是会有一定的区别的。

为什么要说王铎没用过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