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原来他已经老去,就是一手拥有一手失去

  • 2020-04-29 20:07
  • 新葡萄京
  • Views

  当岁月的帷幕,渐渐下滑,那班开往人生终点的列车上,越来越多的人,挥手别离,才恍然发现,在那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那对倚杖而行的老人,带着温暖的笑意,稳稳地,坐在原地,始终、始终,如影随形……

再有20天,就是父亲的生日了。但是他已经离开我一年半。

      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我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决不坐在自行车上笑。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在钱愈加侵占爱的领土时,我总被各种事击败。而那对夫妇,在冷漠的世界中,给予我最有力的一击,让我瞬间明白,爱情无价!

那会儿的街坊四邻都是认识的,和我同龄的小伙伴常在一起玩耍,只是后来大家渐渐疏远了,因为考学此后各自天涯。

  无论我们有多老了,推开家门,喊一声爸爸,我们依然是孩子!

  编辑荐:在那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那对倚杖而行的老人,带着温暖的笑意,稳稳地,坐在原地,始终、始终,如影随形……

人们永远都在歌颂母爱和父爱,甚至包括爱情。这些人,终究会离世,唯一不会消散的,便是那份爱,那份温情,最终化为回忆。

  那对夫妇坐在一块被大树覆盖的地方,吃着他们的晚餐-----馒头。他们相视笑着,两对早已看遍人生沧桑的双眼中积聚浓浓爱意。雨似乎总是伴随着风一起来临的,所以在雨越来越大的时候,风早已以一副侵略者的姿势占领这片土地。

成长啊,真的是太痛了,如果早知道有一天会和爱的人分开,可不可以就等在原地就好?孑然一身的路真的是太难走了。多希望我们都能遇见一个懂自己的人,不负真心共赴白头!

  我长大的时候,父亲老了。

  记得,在KTV的聚会上,经常也会点一首《父亲》,为了迎合歌曲的气氛,唱的时候,也会装作很难过,谁又曾知道,那个存着家的电话号码,上次的拨打日期,仍旧停留在上个月的时候。

这些病,父亲从来不放在眼里。他总是说:“路死插牌,沟死沟埋。”于是理所当然的吃下那些医生和母亲都不允许的垃圾食物。但我知道,那是父亲和我都爱吃的。

                                ----------2015年9月15号

后来我才知道,她母亲去世了,尿毒症多年在她拿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离开了,而她最终也没能入学,因父亲负担不起高昂的大学费用选择早早踏入社会。

  父亲老了,在这个从他开枝散叶出来越来越大的家庭里,他却被我们剥夺了发言权。那些他坚守的原则,他铭记的往事,总能引发他大篇的感慨,而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的情绪过度激越,因此我们常常需要把他从绵长的回忆里拉出来,逗他乐,讨他好。

  橘黄的路灯下,曾为失去的爱情,泪流满面;酒桌上,也曾因所谓的江湖义气,而酣吟到胃疼;却从不愿回眸一望,那个曾经足以挡风遮雨的身躯,早已开始驼背;更不会主动念起,那份与生俱来的亲情。

想来也觉得可笑,信誓旦旦扬言要照顾父母的人,是我们自己,最终每件细微琐事,都是落到父母身上。他们从不责怪半分,因为他们明白也能体谅,我们心思需要放在下一代身上,这是人生的必经之路。

     可现实总是这样,这个世界,还是有数亿的人,每天优哉游哉,每天都只是看着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而中间的美景一一错过……

胡婷婷比我小2岁,住我家楼下,我们小学初中都曾同校但不曾熟交,每次回家都会经过她家门口,我总会不自觉看一眼,直到前些天回家,我看见她的家门早已落上厚厚的灰尘,像是许久不曾打理过,多了几分凄凉。

  父亲老了,他把自己塑成了一方风景,当街坊们看见穿着新衣服的父亲站在路口时,就知道他的儿子玉水就要回来了。回家的路是那么长,我的心总是比车轮更快,更快。尽管我尽量不让父母提前知道我的归期,但父亲总是能从我与母亲的通话中听出端倪,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出门等我了。记得去年夏天有一次我回家,正赶上济南下特大暴雨,车进到大院的时候,街坊大妈急急敲着车窗告诉我:玉水,你们家老爷子已经在路边的屋檐下等了好久,现在还在冻着背起浑身湿透的父亲回到家,换了干净的衣裤,把他抱进温暖的被窝。父亲被冻坏了,但看着我的眼睛特别亮。我批评他说:下雨了还不赶紧回家!父亲委屈地回答说:没看见你我不能回去啊!

  已经忘却,在外漂泊了多久,常常一个人,在睡梦中惊醒,轻轻拾起,不知何时滑落在地上的被褥,等着窗外的天,一点、一点的亮起来,独自拥抱着无处安放的孤独,静静地,寻找昔日的温情……

图片 1

    那老人突然脱下了他仅有的一件外套,披在了他老伴身上。而外面,风却更大了起来。

我记不太清她爱人的样子,每次他背上的那个人总是全面武装过的,他舍不得她受一丁点风寒,一步一步背着下楼,一步一步走近半小时的路程,直到背上的爱人再也不需要他背了,他从此变得一蹶不振,好像连呼吸都是窒息的,说好的白首不分离,现在,只此一人独享余生。

  天渐渐黑了,我倚着门框坐在小板凳上,又在等待着那熟悉的脚步声。

  慢慢的,灯红酒绿的宿醉,替代了夕阳下那弯软软的碧波,也总是挥霍着口袋里所剩无几的钱,去尝尽当地所有的美食,或许心中,也不再记得,母亲,曾经最拿手的菜肴是什么!更无暇去询问,父亲为什么还不曾停止,那份“脏兮兮”的工作。

有人说,人去世后,天上就多一颗星星,它们照亮了夜空,为前行的人带来光明。我想他也是其中一颗,看着我一步步成长,看着我一点点收获幸福。

     孩子终究还是没有找到,那对夫妇在搬家以前也再没吵过架。

准备返程那天下午,路上看见一个满头白发步履蹒跚的老人,不,不是老人,我还认得他,就是胡婷婷的父亲,不过50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年长了10岁左右。我没来得及称呼,擦身而过望向他的背影,那是单薄的身体,装着失去爱人以后无尽的孤独。

  逢到下雪天是母亲最难熬的日子,不知道路上的情况,人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走几天,都没有音讯,终于辗转传来了消息,说是车坏在了半路,时间要耽搁。母亲急切地问,人没事吧!当听到说人没事的时候,母亲长舒了口气,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下了一半。那时候父亲出差要回来的日子,我坐在门口等的是他邮包里的好吃的,而屋里早已魂不守舍的母亲,她等的是那条支撑着全家的命。

  又是一个深秋的季节,望着远处,一盏盏不眠的灯火,在寂静的夜空下,闪闪烁烁,那一念念,浓浓的乡愁,又渐渐地洒满心头。

这些时光里,渐渐明白,生为子女,就是一个家的接班人,我们从上一辈接过交接棒,然后再交接到下一辈身上。不仅仅是财富家业,更多的,是家族的传承,灵魂的引导。

      我不想回家,我不想要爸爸妈妈整天吵架,我想要爸爸妈妈可以多和我笑笑……

原来,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会分开了,成长的这一路,就是一手拥有一手失去,真的是太快了也太久了,后来不断结识新的朋友,然后攒好亲密关系,最后却只能相拥相离,可我实在太怯懦了,只能用无数次眼泪来释怀,很久很久。

  天渐渐黑了,我打开车灯,又看见坐在马路旁边像雕塑一样一直在等待我的,父亲。

  偶尔,也会把天气炎热当作借口,索性跳到河里去游泳,每一次,身体被水草轻抚,总会惹得一阵咯咯的笑声,就这样,原本安于平静的水面,因为我们的嬉戏、追逐,荡起层层浪波。

可见我的血液流淌

      我只是单纯的不想让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事不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变得淡漠。

还记得我刚搬过来的那天,是一个炎炎夏日的午后,路过他家看见他正在狭小的走廊做饭,对我咧嘴露出大白牙,嘿,小姑娘,需要帮忙么?话罢就关上炉子出来帮我,那时,我一直觉得这个叔叔长的可真秀气,白色衬衫在明媚的阳光下更显青春活力。

  记得我顺利考上了大学那年,父亲回家问母亲:香(那时丈夫称呼妻子很多是借用长女的乳名,我的姐姐名叫玉宝,乳名唤作宝香),考上大学就那么光荣吗?母亲瞪大眼睛:那当然!父亲于是就深信他的小儿子还真是有两下子的,慢慢也展扬起来。

  儿时的日暮,映落在乡间的小路上,结伴而行的小伙伴们,谁也不愿提及,塞满书包的作业本,而是不约而同的蜂涌到河边,淘起了“宝藏”,那时候的水里,真是相当富饶,泥鳅、螃蟹、田螺、虾米,应有尽有……

文/草头三心

于湖南科技大学  

小城市总是充斥着各种流言蜚语,传到我耳朵里的谣言是她母亲后事结束不久后被渣男被人流,但侥幸的是,后来听说她找了一个很爱她的人就嫁人了,现在还有一双健康的儿女,而她的父亲至今杳无音讯。

  父亲老了,他越来越像个可爱的小孩子。母亲做了鲜嫩的豆腐,父亲说:这太硬了,我可咬不动!我回家时捎了街口老店里的酱牛肉,父亲一边大口吃着,一边说:这个好吃,一点都不硬!现在,我每次回家时都给父亲换上新衣裳,带着他出去吃饭,看着父亲露出牙齿的笑容,听着他喏喏地答应着我,心里的满足和快乐真是难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