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觉来惆怅消魂误,晏几道的词成就很高

  • 2020-04-18 20:06
  • 新葡萄京
  • Views

  温庭筠又写过这样一阕《梦江南》。前一篇是如水波般的惆怅,文辞亦如白蘋轻盈,似江水悠扬;后一首则更凄迷,山月皎洁,水风清凉,可是月光却又清寒,风也带去落花,只有鬓云摇曳,如雨丝的梦散入江南的烟水里。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全词写情,从做梦到醒来,再到寄信,最后到弹筝,层层递进,节节顿挫,诚挚有力,语浅情深,堪称一首经典作品。而这“消魂无说处”、“移破秦筝柱”真可谓“痴情之语”,撼人肺腑,荡气回肠,是晏几道的又一首优秀的伤心之作。

  那时,燕乐初兴,词才刚刚开始发展起来,大约词与词牌、与乐曲的联系还很紧密。那时的江南,像是吴越水乡传来的歌声。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沈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宋代:晏几道

晏几道的词成就很高。他与父亲晏殊并称为“二晏”或“大小晏”,是婉约宋词的代表人物。与晏殊的词洋溢着富贵气象相反,晏几道的伤感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卷《小山词》,满是悲欢离合的哀痛。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评价他是“千古伤心之人”。而其词之造诣又高于晏殊。陈匪石称:“至于北宋小令,近承五季。慢词繁衍,其风始微。晏殊、欧阳修、张先,固雅负盛名。而砥柱中流,断非晏几道莫属”。

  晏小山的词里,大约我最早知晓、也最喜爱的,便是这首《蝶恋花》了。

图片 1

  可我初识我心中的江南,是在温庭筠的词中。

梦入江南,而又行尽江南,却还是不能和心上人相遇。苦苦求索,却难见伊人,这是何等深情,何等无奈啊!两个“江南”不是重复,而是叠用,加深了情感的力量。这意境恰如他的那首《阮郎归》中所写的“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冯煦曾说,小山的词是“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这大约是我喜欢那阕《蝶恋花》的缘故。我觉得这是文辞最美的境界,亦是江南最美的境界。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江南,我听说这个词,是在许久以前了。那时,它在我心里,还没有留下半分印象。直到,温庭筠这阕《望江南》。

全词分上下两片。上片写梦中相思,下片写醒后遣怀。

  筝的声音,总是那么圆润而灵动。筝曲,有时很轻扬,有时很清越,这首《江南》,则极素淡,雅致得像是江南朦胧的烟水。这烟雨,大约是江南的帘幕吧,却又不能用软金钩将它束起,不能以竹枝将它拨开。

《蝶恋花》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