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都重点刻画了海莲与弗兰克之间的,如果一个作者真的读了那么多书

  • 2020-04-04 04:33
  • 新葡萄京
  • Views

“创作需要一种神赐的状态。要成功需要太多事情促成了——刺激和镇静,内在的平和与一种甘苦参半的兴奋。”

最近很忙,也很懒,写书评也写的不那么上心了……好了,就这些吧。

故事的结尾是遗憾的,二十年的通信过程里,海莲虽然一直念叨着要去伦敦看弗兰克和店员们,却总被突发状况所耽搁。最后,当她终于站在魂牵梦绕的查令十字街84号前时,弗兰克已去世,书店早已物是人非。

还有很多此类推荐文,对一本书的介绍完全和此书在网上的简介一模一样,最多变化了几个字。如果一个作者真的读了那么多书,但是对一本书的概括能力也就仅仅如此的话,那么我觉得是非常遗憾的。我11岁的侄女前不久做了一份书单手抄报,她没有读过那么多书,就从网上摘抄了一些书的简介,自己画上了图。我看了下,觉得做得非常不错,一点不比那些《我读了XX本书,推荐XX》逊色。唯一的区别是,她的手抄报是为了交作业,只有老师的评语。而简书上的文章,能收获读者大量的评论和“喜欢”。但我觉得还是我侄女更用心些,起码那些配图还是她自己画的。

玛格达·萨博:《门》

前一段看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吴秀波、汤唯演绎的很好,只是人设不是很喜欢,赌场服务生与售楼先生,可能这样才能让剧情更显得精彩。哦,剧情把这段书信往来演绎成了爱情,友情不可以吗,整部书中感觉没有透露出些许爱恋呀,这个也许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文 | 哼哼豆

比这个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文章往往阅读量、“喜欢”数都奇高。评论中也不乏“好厉害!”“佩服作者”,“已mark”这样的赞赏。我试着点开了其中一篇高赞文,看了其中的一篇推荐。他推荐的书里有一本是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这本书篇幅很短,的确可以一内读完。但是其中的内容颇具深度和启发性,当初我读的时候,很多篇章看了三四遍也不是很明白。而那篇高赞文推荐此书的话语,和豆瓣上那本书的很多评论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豆瓣上那篇评论里,作者说他看了有十遍,才有如此愚见。而那篇高赞文,作者说他是一天看完。我真佩服这个作者,他一天看完写的书评和别人看了十遍产生的感受是一样的,写出的书评更是一模一样的。

弗兰克和他的同事如果喜欢某个作者,往往都会试着建起一小簇他的作品集;但此时正在开展的一个计划之前没有先例,那就是“重现经典”系列要出齐亨利·格林(Henry Green)的所有小说。想来我读格林的《聚会》(Party Going)都是十年之前的事了,几乎没留下任何深刻印象,只记得作者待人极不殷勤,好像我欠他的一样。但在那个莎士比亚书店的活动里,弗兰克描述格林的方式实在诱人,我决定再试一次,把据说是他最为和善的那本《爱》(Loving)读掉了。弗兰克那几句话是这么说的:“格林在书页上移动字词的方式,就像是画家在画布上移动色彩……他在对话中可以让文字在空中移动,于是它们就偏离了本意。”

《查令十字街84》,海莲.汉芙著,我读的第24本书 。读一本好书,写一段文字,记录当时的所思所想,时隔多年重读,又是另一番滋味。这本书其实是一本书信集,穷困潦倒的美国纽约女作家海莲和英国伦敦旧书店店员,主要是弗兰克的书信往来。书信记录也就是海莲买书,弗兰克寻书,只是这个简单的过程重复了20年。给读者留下遗憾的是,海莲因为总总原因在弗兰克离开人间之际还是没到英国伦敦,拜访属于她的书店。人生大概就是这样,美好又夹杂着遗憾。

对“查令十字街84号”,之前仅是耳闻,从未有过读的欲望,我也是个俗人,受了北京遇见西雅图之不二情书这部电影的浪漫情节影响才关注了此书。

过犹不及是我们从小就知道的道理,书就算是好药,多吃药也是要生病的!不知从何时开始,简书首页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文章《一个月看了XX本书,推荐XX给你》,《看了XXX本书,一本都不想推荐给你》。而XX往往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这个数字之可怖,能让你计算出他一个星期读多少本,甚至一天读多少本!我曾计算过其中一篇文章, 一个月28本,几乎相当于一天一本,且不说作者工作,娱乐要花多少时间,就看那些推荐书目,很多书篇幅之巨、内容之深,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一天就能读完那本书,并写出那样提高挈领,高度总结的书评。

终于读了匈牙利女作家玛格达·萨博(Magda Szabó)的《门》(The Door),2015年被《纽约时报》选为年度十大好书之后,一直是“经典”系列里我非常期待的一本。它记录了两个中年妇女是如何成为生死之交的过程,其中一个是叙述者,匈牙利知名女作家,很像萨博本人,另一个是女钟点工埃莫伦赛,很像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吉夫斯(Jeeves)。一方面,这位强大到只在民间传说中才有的钟点工替女作家(以及整个街道)料理生活杂务,好让她安心写作,拿文学大奖;但另一方面,因为埃莫伦赛的诡谲性情,两人的心理战有时会让女作家生活瘫痪。

整部书是由居纽约的嗜书如命的潦倒女作家海莲与伦敦名为“马克思与科恩书店”之间的来往信函组成。海莲受不了纽约昂贵的书店,便按照广告给这家伦敦书店写了一封信求购一些绝版图书。自此,单纯的买书寄书的买卖关系逐渐在写信回信的过程里发展成了一桩维系二十多年的友谊。海莲买书,书店经理弗兰克德尔负责寻书寄书。然后,伦敦书店的几位店员和弗兰克的妻子都加入给海莲写信的行列。海莲这边也有朋友受其所托到书店去拜访。

我曾和一个老教授聊过天,问他一个月内读完王国维,冯友兰,卡尔维诺,王小波各一本书,并能写出高水平的书评是什么水平,他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今年花了一年的时间都在看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才不过写了两篇论文,而他是浙江大学的教授。而首页里面,隔三差五出现这样一个“高手”。

图片 1

头几封信件似乎有点无聊,还不足吸引公交车上颠簸的我。约莫十几分钟的时候,突然鼻翼一酸,一股暖流涌上。这书是慢慢升温的啊!正像海莲与位经理弗兰克及其他店员之间的情谊。从素昧平生到相识到熟知到亲热信任如老友一般,让读者仿佛置身于那个时代,和海莲一起,交了一帮推心置腹的好朋友。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