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加西亚·马尔克斯传》读后感,电影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 2020-04-02 04:26
  • 新葡萄京
  • Views

但是,稿子被西班牙方面无情地退了回来。于是,富恩特斯只好将其中一部分发回墨西哥并在《永久》杂志上率先刊出。

  此后,《百年孤独》以每周一版的惊人速度从南美出版社的印刷厂产生并行销到整个西班牙语世界。在1967年余下的日子里,在以后的许多年间,《百年孤独》成了创作界、出版界和读书界的共同话题。而他的其他作品,无论是《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或《霍乱时期的爱情》,还是《迷宫中的将军》或《绑架轶闻》,都未能望其项背。这似乎再一次印证了“一个作家只写一部作品”的古老箴言。

6、1963,阿根廷,科塔萨尔,《跳房子》

◆他煞费苦心将《金鸡》改编成一流的脚本,导演说:推翻重来。

稿子由妻子寄给了远在巴黎的富恩特斯,邮资还是妻子拿仅存的首饰当了支付的。加西亚·马尔克斯从此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朋友的音信。

  然而,好书也曾无人喝彩。且说马尔克斯在仅有五六平米“魔巢”(墨西哥寓所的书房)苦熬多年,终于完成了构思达18年之久的《百年孤独》。稿子用复印纸打印,一式两份。妻子接过书稿,开玩笑说:“是难产。”除此而外,他们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了。他瘦了两圈,胡子拉碴,像漂流回来的鲁宾逊或者闭关方出的老功夫。妻子变卖所有,而且已经债台高筑。夫妻俩像嫁闺女似的把稿子寄给了远在巴黎的富恩特斯,希望由他推荐给哪家出版社。富恩特斯如获至宝,却没能说服身边的出版商。

摘要: 西班牙文学作品有哪些?西班牙著名小说推荐西班牙文学绝对是世界文学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不说《堂吉诃德》了,光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就有11位之多(西班牙5.5个,拉美5.5个),让我们来看看西班牙语的文学世界吧! ...

◆《百年孤独》投出后,被西班牙一家出版社无情退回。大作家托雷的评价是:“必须删去毫无价值的诗趣。”

且不说他的流亡经历,即或到了墨西哥,他也只是个三流编剧。自1961年登陆墨西哥至1965年,他几乎一直都在努力写作,一连完成了好几个电影剧本。当然,好处是明摆着的:除了有助于拓展视野,电影还能给予其丰厚的报酬。1965年春天,加西亚·马尔克斯在墨西哥城“最明净的地区”(借用富恩特斯长篇小说名)圣安赫尔区租了一幢宽敞明亮的砖瓦房。楼房共两层,前后各有一个小院。前院用来停车,后院用来种花。作家的书房则在楼房底层,很小,只有三米来长、两米来宽,里面有一个书架、一张小木桌,桌上摆着一台奥利维蒂打字机。

  身处小城,哪有什么新闻?于是,只好自己挖空心思编故事,直至“海军走私事件”爆发。话说卡尔塔斯号军舰因走私家电超载沉没,军方和政府欲盖弥彰,被马尔克斯抖了个底朝天。独裁政府不堪打击,开始报复。马尔克斯被迫以特派记者的名义逃往欧洲。终于,军政当局查封了马尔克斯供职的《观察家报》,断了马尔克斯的后路。整整三年,他成了断线的风筝,在巴黎流浪,过着乞丐一样的生活。“我一文不名,既没有寻找工作所必需的证件,也没有一个熟人,更糟的是还不会讲法语,所以只好呆在拉克鲁瓦先生的‘佛兰德旅馆’的一个女佣或者妓女住过的廉价房间里干着急。肚子饿得实在捱不过去了,就出去拣一些空酒瓶或旧报纸,以换取面包。我在痛苦的期待和挣扎中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过后我才知道,许多拉丁美洲流浪汉即流亡者同处在捉襟见肘甚至饥寒交迫的境地之中。我们不谋而合,几乎都发现了这么一个秘密:肉骨头可以熬汤!买一小块牛排搭一大块骨头;牛排吃了,骨头不知要熬多少回汤。即便如此,我诅咒过那些肉铺。在我看来,所有开肉铺、开面包店或旅馆的,都是可恶的势利小人。现在不同了,他们对我和颜悦色、彬彬有礼。我思忖着,大概是因为我变了。当初我买一小块牛排是为了要一大块骨头,而今我只要肉,而且是上等的瘦肉!”多年以后,马尔克斯如是说。他常将自己比做塞万提斯,谓“楼上妓院,楼下酒馆”,憋出的是《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之类的无人问津。

2、1942,西班牙,何塞·塞拉,《帕斯库亚尔·杜阿尔特一家》

这一年,在报社工作的马尔克斯,由于写了一篇揭露现实的报告文学《一个遇难者的故事》,而得罪了军事当局,于是流亡到欧洲。他在巴黎也很落魄,长期拖欠房租,像一个流浪的乞丐。后来运气好转,他又当上了记者,小说创作也有了长进。尽管写出了一些好小说,也得到圈内人的赞赏,但仍然没有出版商看得上。

1965年10月的一个周末,希望女神终于不期而至。是日,他和妻子梅塞德斯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驱车离开喧闹的墨西哥城,准备到海滨城市阿卡布尔科度周末。行至半途,加西亚·马尔克斯突然产生了灵感。“多年以后,奥雷良诺上校面对行刑队,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它像一道闪电掠过他的脑海。这就是《百年孤独》的开头。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憋了十几年的《百年孤独》,其实就是外祖母惯用的讲话方式。

《城市与狗》是秘鲁诗人、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的作品。《城市与狗》主要讲述的是莱昂西奥·普拉多军事学校学生们的生活以及他们与学校当局之间的种种矛盾。小说中用了大量的篇幅来描写“打架斗殴”“金钱交易”“赌博”等丑恶行为,来揭示上层社会生活的糜烂和底层人民生活的艰辛。在这所学校里,读者可以看到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渴望、幻想以及痛苦,也能够了解到控制整个学校以及人们思想的枷锁。略萨对这种军事的生活和文化持批判态度,在那里充斥着一系列不安定的因素(争强好胜,好狠斗勇,生活放荡……),而这些都严重阻碍了学生们的发展。作品中刻画了大量的人物形象,作者通过巧妙的描写将他们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向读者们展示了一幅幅生动形象的画面。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这篇他非常满意的小说,一直无人愿意发表。

话说加西亚·马尔克斯也曾历尽艰险,在接连的失败中坚持创作,最后从希望女神的手中接过了属于他的那一束橄榄枝:《百年孤独》的降生。

  尽管有人对此说法表示异议,但重要的是几天以后,即埃罗伊·马丁内斯所说的那个1967年的秋末(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秋季从五月开始),当马尔克斯和梅塞德斯行至某个博尔赫斯热衷并反复吟颂的街角时,忽然听到有人像发现了奇迹似地大声嚷嚷起来:“瞧,他就是《百年孤独》的作者!”那天,《百年孤独》上市不足一周,先睹为快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读者居然认出了它的作者。马尔克斯生平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成功的喜悦。他的心情比激动更加激动,他停顿了一下,像是犹豫,又像是震惊。最终,他学着海明威的样子,朝那人挥挥手说:“再见,我的朋友!”

《跳房子》是阿根廷作家胡里奥·科塔萨尔的经典小说,发表于1963年,入选西班牙《世界报》评选的20世纪百大西班牙语小说。一部出自阿根廷作家,科塔萨尔创作的小说,于2008年由重庆出版社出版。

加布里尔·加西亚·马尔克斯出生于1927年3月6日,生于哥伦比亚的阿拉卡塔卡,小说家,写作语言为西班牙语。作为一个天才的、赢得广泛赞誉的小说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将现实主义与幻想结合起来,创造了一部风云变幻的哥伦比亚和整个南美大陆的神话般的历史。

今年5月是《百年孤独》出版50周年。世界各国热爱文学的读者再一次回忆起那个长着酒糟鼻的哥伦比亚老头——加西亚·马尔克斯。

主要著述

西班牙文学作品有哪些?西班牙著名小说推荐

◆守门人不愿夜里给他开门,他无钱付小费,只好把《枯枝败叶》手稿作抵押。

1967年5月,《百年孤独》由阿根廷南美出版社正式出版。从此,人们可以不认识作者,或者淡忘了他的音容笑貌,却不会不记得马孔多的布恩蒂亚家族及其没完没了的魔幻故事。

  马尔克斯是母姓,父姓加西亚,但阴差阳错,不仅中国,世界上许多地方都简称他为马尔克斯。马尔克斯是长子,却生长在外祖母家,紧随其后的有六个弟弟、四个妹妹。多年以后,当他不得不离开祖国、“走向世界”的时候,他的第一本护照明晃晃地写着“1928年3月6日生于阿拉卡塔卡”。弟弟妹妹见了不知所措。老二路易斯·恩里克小他一岁,一直以为自己生于1928年9月8日,而且是经过十月怀胎来到这个世界的。看到哥哥的护照以后,他傻了眼:“见鬼,这么说我是个六月早产子,要不就是他的孪生弟弟!”这实在是太糟了,尤其是在后来,哥哥出了名,知道他生日的人比基督徒还多。弟弟可就遭了殃,无论如何,履历都大有问题了,因为紧跟着他的还有个妹妹呢。妹妹玛尔戈特的出生时间被告之是1929年11月9日,假如路易斯·恩里克的生日往后“推迟”四个月,那么不仅她的诞辰要成问题,而且他们可怜的母亲也受不了哇:她必须每十个月生一个孩子,并且连生三个。

阿莱克桑德雷·梅洛(1898~1984)西班牙诗人。主要作品有诗集《天堂的影子》、《毁灭或爱情》、《终级的诗》、《知识的对白》等。1977年作品《天堂的影子》获诺贝尔文学奖 。获奖理由:“他的作品继承了西班牙抒情诗的传统和吸取了现在流派的风格,描述了人在宇宙和当今社会中的状况”

图片 1

这时,一个评论家天使般地降临了,他叫路易斯·哈斯。加西亚·马尔克斯这才知道他并没有被文学界忘却。哈斯的目的很简单:为拉美文坛的最杰出和最具潜力的作家树碑立传。他选定的作家有:古巴的阿莱霍·卡彭铁尔、危地马拉的米格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阿根廷的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和胡利奥·科塔萨尔、巴西的若昂·吉马朗埃斯·罗萨、乌拉圭的胡安·卡洛斯·奥内蒂、墨西哥的胡安·鲁尔福和卡洛斯·富恩特斯以及秘鲁的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当哈斯在墨西哥城会见富恩特斯时,后者向他推荐了加西亚·马尔克斯,尽管当时加西亚·马尔克斯还难以和上述作家等量齐观。

  如今,病魔缠身、老已经至,马尔克斯的最大心愿居然是做一个普通人。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有资格说:“做个普通人是多么幸福!”为此,他和卡斯特罗相约在退休之后:像普通人那样,平静地活到一百岁。

图片 2

住在那么一座“大屋”里,加西亚•马尔克斯难免感到既渺小又胆怯,尤其是在黑夜来临的时候,房子变得静悄悄的……

哈斯的评传以《我们的作家》为名,于1966年出版。哈斯是这样评价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是一股散绳(这也是文章的标题)。哈斯的选择给加西亚·马尔克斯注入了催化剂,激活了他的创作热情。他回到了梦想:写一部“伟大的小说”、“拉丁美洲的《圣经》”。

  第二天清晨,马尔克斯夫妇在饭店旁边的一家咖啡馆用早餐。咖啡馆门庭若市。马尔克斯坐在一个临街的位置上,他不经意地朝人群张望,突然,他看到一位从早市上回来的家庭妇女的菜篮里居然明晃晃地装着一本《百年孤独》。他不知如何是好。他指着那人的篮子,半天说不出话来。梅塞德斯顺着他的手指,一眼就看到了那本《百年孤独》。顿时,夫妻俩热泪盈眶。他们明白,《百年孤独》不再是一本单纯的文学作品,它已经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始为生命。

西班牙文学绝对是世界文学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不说《堂吉诃德》了,光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就有11位之多(西班牙5.5个,拉美5.5个),让我们来看看西班牙语的文学世界吧!

◆花了18个月,他写出了《百年孤独》,这时,妻子已变卖掉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而从小说的第一稿《大屋》算起,他已耗去了整整18年。

于是,加西亚·马尔克斯以前所未有的激情对妻子说:“请给我10个月时间,我的小说着床了。”说罢,他掉转车头,匆匆赶回墨西哥城,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密巢”。

  “《百年孤独》在马尔克斯构建的虚拟世界中达到了顶峰。这部小说整合并且超越了他以前的所有虚构,从而缔造了一个极其丰饶的双重世界。它穷尽了世界,同时自我穷尽。从此往后,人们将很难像《百年孤独》那样徜徉于过去的幻想:重构过去的那些小说并达到完满的集成。《百年孤独》就是这样一种集成,它完完全全地吸纳了以往的虚构与幻想,同时赋予它们以新的内容并使之终古常新。于是,时空从初始到终结:谁又能超越这样一个集成之后又自行‘毁灭’的世界呢?《百年孤独》是一部全小说,它用饕餮般的贪心创造了一个足以同现实世界抗衡的幻想世界,一样的生机勃勃,一样的广袤无垠,一样的繁复多姿。这种‘完全’首先体现于作品的多元品格。这种多元性又常常表现为一种并存或悖论:传统与现代、地方与宇宙、虚拟与现实。‘完全’的另一个侧面是它的认同感,也即亲和力。它具有一种超凡拔俗的‘真实性’,仿佛人物就在眼前,事物就在身边。人们可以从中得到不尽相同却必定极其巨大的认同感。无论是智者还是笨伯,潜心于文字、结构和象征的人还是满足于故事情节和浮光掠影的人,都能各得其所。当今世界的文学名著通常都是晦涩的、孤独的、颓废的,惟有《百年孤独》是一个奇异的例外。它是一部所有人都能读懂并且欣赏的当代文学巨著。”这是三十多年前巴尔加斯·略萨在其博士论文《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弑神者的历史》中写下的一段文字。

12、1946,危地马拉,阿斯图里亚斯,《总统先生》

陈众议先生对马尔克斯的生平及作品有深入的研究,在《加西亚•马尔克斯传》一书中,详细叙述了他充满个性的一生,再现了他艰难坎坷的文学之路。马尔克斯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天才,他在文学之路上屡受打击,差一点就被埋没了。正是因为他不屈不挠,始终不放弃他的理想,经过近三十年的努力,才终于登上文学殿堂。

当富恩特斯收到《百年孤独》的时候,着实大吃了一惊。他一口气读完小说,不禁喜出望外。他知道,摆在他面前的是一部足以与《堂吉诃德》相提并论的惊世之作。第二天,他就把这部稿子寄给了西班牙最负盛名的一家出版社,并给主编附去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推荐信,称《百年孤独》是拉丁美洲的《圣经》。

  短篇小说集《格兰德大妈的葬礼》(1962),中篇小说《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1961)、《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1981),长篇小说《百年孤独》(1967)、《家长的没落》(1975)、《霍乱时期的爱情》(1985)、《迷宫中的将军》(1989)、《绑架轶闻》(1996),以及回忆录《活着为了讲述生活》(2002)等

7、1962,墨西哥,富恩特斯,《阿尔特米奥·克罗斯之死》

首先是它的主题保守,在大多拉美文学家追求文学表达的新形式的年代,马尔克斯则回归原始状态,他的叙述方法是从外祖母学来的,亲切,熟悉,悠远的感觉一下子弥散开在整个小说中。

西班牙的出版社对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打击何啻五雷轰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难过极了。想当初,面对日益消瘦、苍老的妻子,他是怎么向她保证的?“你等着吧,我一定会成功的。”这是他当时常说的一句话。他坚信自己能成功,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然而,他再一次遭受了退稿的无情打击,而且被拒绝的几乎是他的全部心血和希望。

名著也曾招人白眼

15、1940,阿根廷,马列亚,《寂静的海湾》

◆他年轻时见过海明威,海自杀时,悼念文章铺天盖地,他写的《见到海明威》没一家报刊采用。20年后,一字不改地被全球众多重要报纸竟相刊登——他得诺奖了。

他郁郁寡欢,常在好友富恩特斯面前发牢骚:“我真想甩手不干了,回哥伦比亚去。妈的,搞电影的都是白痴。”

  至于被富恩特斯誉为“美洲《圣经》”的《百年孤独》,四十年来好评如潮,影响波及整个世界。最初令世界震惊的是它独特的叙述方式:“多年以后,奥雷良诺·布恩蒂亚上校面对行刑队,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句为全书奠定“圆周模式”或圆形叙事结构的开篇语,仿佛一个永恒而孤寂的圆心,把过去和将来牢牢地捆绑在某个可以想见的现在。紧随其后的是作者令人目瞪口呆的魔幻色彩,后现代主义者们乐此不疲,对之进行了玄之又玄的解读(或解构)。然而,在马尔克斯看来,《百年孤独》只不过是借用了“外祖母的口吻”:“她老人家讲故事就是这种方式,好像人物就在眼前,事情正在发生……而且常常人鬼不分、古今轮回。”如今看来,《百年孤独》的最大特点也许在于:一、用外祖母的表述方式展现了美洲人的历史及其扑朔迷离的集体无意识;二、通过对《圣经》的戏仿和拓展,并藉布恩蒂亚一家几代,描绘了人类的发展轨迹——从创始到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乃至跨国资本主义时代。

图片 3

《加西亚·马尔克斯传》读后感:马尔克斯的无奈与屈辱

多年以后,富恩特斯回忆道:面对《百年孤独》,他不由得想起了加西亚·马尔克斯曾经对他说过的一番话:“我们都在创作拉丁美洲的《圣经》,我写哥伦比亚章,你写墨西哥章,科塔萨尔写阿根廷章,多诺索写智利章,卡彭铁尔写古巴章……”而加西亚·马尔克斯最终独自完成了这项宏大的计划。

27、28,莫衷一是

图片 4

◆获诺奖后,他写出了自认为更好的作品《家长的没落》,但多数读者并不卖账。

富恩特斯安慰他说:“加博,你别忘了,电影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文学,是小说。电影是我们的老板,她出手阔绰,给我们每日的面包……”

  三十多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如今,马尔克斯和略萨这对曾经太亲而疏、乃至一度反目成仇的拉美文坛巨擘终于以一次历史性的合作,给过去的恩恩怨怨画了个句号:为纪念马尔克斯诞辰80周年、《百年孤独》和布恩蒂亚家族诞生40周年,马尔克斯捐弃前嫌,通过共同的朋友诚邀略萨为其作序。于是,略萨在以《魔幻与神奇》为题的长篇序言中,几乎一字不差地重复了上述文字以及博士论文中关乎《百年孤独》的诸多热情洋溢的赞美。或许,略萨以此证明了不改的初衷。

《总统先生》是危地马拉作家阿斯图里亚斯创作的长篇小说,是阿斯图里亚斯的重要长篇小说之一。书中以1898~1920年的执政的埃斯特拉达·卡布雷拉为原型,用漫画式的夸张手法塑造了一个粗俗、陷害、狡诈、凶残的专制暴君形象,同时描述了在此地人魔掌笼罩下,普遍於其中的愚昧、贫穷、凄惨、恐怖气氛。基于这部作品所揭示的社会问题的深刻现实性比便艺术典型的广阔涵盖面,在还原穿出版后近半个世纪的今天,这部作品仍不乏重要的社会认知的意义。《总统先生》同乌斯拉尔·彼特里的《独裁者的葬礼》、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家长的没落》、何塞·路易斯·加西亚·桑切斯的《暴君班德拉斯》合称为“拉美四大反独裁小说”。米格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196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据加西亚•马尔克斯回忆,“大屋”的很多房间是空着的,其所以空着的原因是它们的居住者死了——可能是哪个亲戚,比如他的舅老爷拉萨罗•科特斯、姨奶奶佩特拉•科特斯或者姨妈玛尔加丽塔。为了纪念他们,房间一直空着。后来孩子们长大了,房子不够住了,外婆就请人加建几间。因此,实际上,房子由四部分组成,建成于不同时期。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由于哈斯曾将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作品带给阿根廷南美出版社文学部主任弗朗西斯科·波鲁阿,这位出版商看后非常喜欢,于是作家意外收到了他的约稿信……对此,《百年孤独》的“接生员”之一、南美出版社《第一版》周刊主编托马斯·埃罗伊·马丁内斯是这样回忆的:“几个月前,那个神秘、狡黠的文学部主任弗朗西斯科·波鲁阿兴冲冲地告诉我,他刚刚收到了一部稿子,而且是从墨西哥寄来的。……且不说纸张和邮包是何等的简陋,关键在于作者的头上高悬着两项沉重的判决:其一是西班牙出版社的拒绝,理由是没有市场;其二是大作家吉列尔莫·德·托雷的批评,后者用委婉的语气告诫作者,‘必须去掉毫无价值的诗趣’。现在,我可以斗胆告诉精明的读者,那部书稿正是您所钟爱的《百年孤独》。”

  是年,波哥大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大事:4月9日,前波哥大市市长、左派总统候选人埃利塞尔·加伊坦被人暗杀。顿时,朝野震惊,舆论哗然,波哥大陷入混乱,党派争端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混乱持续了三天三夜,数千人死于非命,社会秩序遭到严重破坏。受此影响,波哥大国立大学被迫停课。整整几个星期,马尔克斯和波哥大的学生不是上街游行,就是聚集在总统府门前静坐、绝食。

13、1967,古巴,因凡特,《三只忧伤的老虎》

流亡欧洲

事实上,流亡回来的加西亚·马尔克斯一直萎靡不振,对自己的文学才能产生了怀疑。一些朋友不断从他嘴里听到沮丧的话,而真正了解他的,如富恩特斯、穆蒂斯等,根本不相信他已经文思枯竭。他们坚信“加博的文学天分”。

  1947年,马尔克斯离开老家,很不情愿地考入了波哥大国立大学法学院。然而,当律师是许多青年梦寐以求的,而波哥大国立大学恰好是培养大律师的摇篮,可以说是伯乐云集。在马尔克斯的老师中,就有一位声望素著的人物:阿尔丰索·洛佩斯·米切尔森。此人讲授民法,后来还当了总统。他很看重马尔克斯,可马尔克斯不领情。“我明白,我最终毕不了业……我感到无比厌倦……我觉得民法比刑法更繁琐、更无聊。说实在的,无论对什么法,我都兴趣索然。读法律不是我的意愿……”原来,那完全是父亲的旨意,盖因法律被认为是步入上流社会的捷径。颠簸一生、穷困潦倒的父亲全指望孩子们了。但孩子们“不孝”,一个个都令他失了望。且说马尔克斯入学不到一年,就辍学干起了新闻。新闻是什么东西?“19世纪是文学世纪,20世纪是传媒世纪”之类的时鲜妙论尚未进入一般人的听阈,而儿子放着好好的法律不读,偏要去当“耍笔杆子的乞丐”,做父亲的怎么理解得了?

4、1944,西班牙,阿莱克桑德雷,《天堂的影子》

说起马尔克斯,世人皆知他是文学大师,甚至可以说是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小说家—— 没有之一。然而,马尔克斯是横空出世的天才吗?——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如果从他的巨大成就和影响来说,他当然算天才;但如果从他的成长经历来看,其实他并非与生俱来的天才。仔细考查马尔克斯的人生,非常有励志色彩,他的文学道路曾经是那么的曲折坎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