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苏菲的世界》用有趣的故事去学习西方哲学史,这些人类普遍关注的问题

  • 2020-04-02 04:26
  • 新葡萄京
  • Views

图片 1

图片 2

八年前,一本《苏菲的世界》启蒙了一代青年学生对于哲学的关注和思考,昨天,《苏菲的世界》作者挪威作家乔斯坦·贾德来到上海,开始为期7天的首次中国行。上午,乔斯坦·贾德首先在上海书城与上海作家陈丹燕、赵长天一起“走进哲学与文学的智慧世界”。下午,在书城热情读者的围追堵截下,乔斯坦又风尘仆仆赶到复旦大学的礼堂内,为数百名读着《苏菲的世界》、《纸牌的秘密》一路走来的复旦学子演讲。同时,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贾德名作系列”中的《玛雅》一书也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高中老师意外成名乔斯坦·贾德1952年生于挪威奥斯陆,曾经担任高中哲学及文学教师十余年。1991年后,他成为全职作家,全心投入青少年文学的创作,当年,《苏菲的世界》这本关于哲学史的小说问世,1995年,这本书却成为全世界最畅销的小说。乔斯坦贾德本人也因此获得了世界性的声誉,被称为全球十大作家。迄今为止,《苏菲的世界》已被译成56种语言,销售超过3亿册,还有数不清的盗版存在。谈起为作家带来最大声誉的《苏菲的世界》,乔斯坦表示:“《苏菲的世界》的确是本好书。当初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太太不认为这样一本关于哲学的书会畅销,预计它顶多只能吸引有专业背景的读者,结果却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但现在在我看来,《苏菲的世界》最大的缺点就在于,它只涉及了西方哲学,却对浩瀚的东方哲学尤其是中国文学没有介绍,我本人最近就十分为中国的甲骨文着迷,这样小小的骨头上,却能够记述远古的历史、风貌和智慧,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数百学子怀旧追捧1999年,作家出版社引进了《苏菲的世界》一书,八年来一直常销不衰,至今销售近50万册,中国的其他出版社也陆续出版过乔斯坦·贾德的作品,如接力出版社出版的《橙色女孩》。这次,作家出版社引进它的另外一本重要作品《玛雅》,并与已经为中国读者所知的《纸牌的秘密》《苏菲的世界》共同构成“贾德名作系列”,为中国读者提供了乔斯坦·贾德不同时期的代表作。  昨天下午的复旦会场,数百名学子抱着当年的“苏菲记忆”而来,意欲一睹“苏菲之父”,这位将哲学写得好看的著名作家。绝大部分学生捧来了珍藏多年的《苏菲的世界》,正因为《苏菲的世界》在国内断断续续重印了23次,学生手中这本哲学小说的出版年份跨度也非常大。“我看这本书的时候才读小学。”“我是中学读的。”“那么多年了,今天竟然翻出了这本当年的哲学启蒙书。”对于当下越来越疲于看书和思考的新一代年轻学子而言,《苏菲的世界》是一条通往哲学和智慧世界的美丽小路,多年的阅读成就了这批学子的“苏菲情结”,而乔斯坦·贾德的到来更让他们过了一把怀旧“追星瘾”。好奇与旅行造就创作  在演讲中,乔斯坦一再以自身为例,强调“好奇心”对于创作的重要性:“在我11岁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世界上许多问题是不能解决的,我满脑子都是这些奇怪的想法——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对世界充满好奇心,把这些问题一再拿来询问父母、老师、朋友,而他们却要求我不要胡思乱想,告诉我世界就是这个样子。这样的答案并不能让我满意,我坚信,世界如此神奇,人生这样短暂,我想得到我自己的问题的答案,所以选择去学习文学、历史、哲学,以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解决自己的问题。”  至于现在的生活状态,依旧笔耕不缀、并且屡屡夺下各大文学奖项的乔斯坦透露:“我在挪威郊区有个小木屋,我和我的妻子经常住在那里,那些草木很能让我静心思考,此外,就是旅行,我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在阴暗的小房间里对着电脑苦苦打字的作者,我是游遍世界,边走边写。”新书关注宇宙爆炸《玛雅》是乔斯坦·贾德倾注最多心血、构思六年而完成的重要作品,也是被评论界认为更具思想深度又能寓教于乐的传世之书。这本初次与中国读者见面的书,写于1999年,至今已被翻译成25种语言出版,全球版权销售近四十个国家。  “《玛雅》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呢?是带有悬疑色彩的爱情小说,还是深寓哲思趣味的散文随笔?或者是探讨生命起源以至人类演化的科学著作?正确的答案是:以上皆是。如果再加上玛雅画像的神奇轶事,内容就更完整了。”哲学教授傅佩荣这样介绍《玛雅》,“相较于贾德的成名作《苏菲的世界》来说,这本《玛雅》适合所有具备成熟思考能力的人阅读。其中的哲学分量固然不轻,但是作为主导线索的却是今日流行的生物学知识。《玛雅》中有一句箴言回荡在字里行间:创造一个人得花上几十亿年。而魂飞魄散却只在转瞬之间。因此,人应该珍惜此生。”乔斯坦也亲自向记者解读了自己的新作,“在我的《玛雅》中,时间开始于宇宙大爆炸,从此才有了世界、人类等这些非常渺小的事物。”新作《玛雅》在某种程度上是乔斯坦近年来致力于环保运动的一个产物。

10月20日,中关村图书大厦5层的一间小会议室里,乔斯坦·贾德,这位以《苏菲的世界》蜚声文坛的作家,带着他近年最重要的作品《玛雅》(作家出版社)和记者见面。

《苏菲的世界》| 倪纳解读

“你是谁?世界从哪里来?”自从收到了这样一封神奇的信,广袤世界便裹挟着万千谜题向14岁的少女苏菲涌来。

乔斯坦·贾德 佚名 摄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略显凌乱的金 发并不浓密,额头上布满皱纹,右腮的酒窝隐在络腮胡里。他的讲话充满激情,习惯性地辅以各种手势,说得兴起,便打个响指。他的金发碧眼的妻子优雅温和地伴在旁边,偶尔做些补充。一个小时的访谈,贾德兴致盎然,因为我们关注的,是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内容,写作、环保以及哲学。

关于作者

长篇小说《苏菲的世界》既是一部小说也是一部与学院派风格迥异的哲学史,自1991年面世以来,已迅速被翻译成了64种语言,全球销量4500万册,成为了无数青少年的哲学启蒙读物,搭建了他们对世界最初的认知框架。2017年5月26日,作者乔斯坦·贾德来到北京大学,与陈晓明、陈福民、张辉等教授共同讨论了“苏菲的新时代”所面临的挑战。

北京5月27日电 著名作家乔斯坦·贾德日前来华,这位创作出二十世纪经典文学作品《苏菲的世界》的挪威作家27日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谈及高科技背景下人类社会的变迁,贾德说,“无论如何,我们依旧是自然的一部分。”

  “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哲学家只有一个条件,要有好奇心。”他把这种感受融入他所有作品。他设置一个永远不停地提问的小丑的角色,睁大自己的眼睛,观察那些自以为是,但双眼被很多东西蒙蔽的人。

本书的作者是挪威国宝级作家乔斯坦·贾德。贾德出生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他在大学主修的就是哲学、文学和神学,后来还曾任文学和哲学老师。这本书自1991年问世后,就迅速成为了一本“现象级”的全球畅销书,后来更被评为“20世纪百部经典著作之一”,这也奠定了作者贾德“全球十大作家”的地位。

《苏菲》在中国:复原了我们对古代哲学全面把握的知识冲动

乔斯坦·贾德,1952年生于挪威,担任高中哲学教师十余年。1986年出版第一部作品《贾德谈人生》,迄今出版了19部作品。长篇小说《苏菲的世界》已被翻译成64种语言,全球销量4500万册,被誉为“二十世纪百部经典之一”,奠定了贾德全球十大作家的地位。

  这就是贾德,不停止地观察和提问,却无法找到确切的解决方法,也因而常常体验这种无人诉说的孤独感。 我对世界充满好奇

关于本书

1999年到2007年,作家出版社陆续引进的《苏菲的世界》《纸牌的秘密》《玛雅》已经成为作家出版社的常销品牌,其中《苏菲的世界》的累计销售更是突破了300万册。2017年夏,由《贾德谈人生》《纸牌的秘密》《苏菲的世界》《玛雅》《傀儡师》(暂定名)组成的“苏菲的世界系列”丛书,也将以全新的设计陆续与读者见面。

《苏菲的世界》中,乔斯坦·贾德以丰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讲故事手法,吸引了整个世界。你是谁?世界从哪里来?生命怎样演化?人生意义何在?这些人类普遍关注的问题,被贾德以文学的笔法与哲学的智慧来演绎探求,因而有了世界性的视角,赢得了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不同种族的读者共同的兴趣。

  对我的成长最有益的事,莫过于和大自然的交流。小时候我最喜欢在大自然中漫步,希望从一草一木中得到讯息。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说,他不可能住到乡下,因为他不能从树木那里得到信息。我恰恰相反,乡下的山山水水给我非同一般的信息,直到今天,与大自然的交流仍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成为我生命中最为主要的主题之一。我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大于文学。

《苏菲的世界》用有趣的故事去学习西方哲学史,改变哲学艰涩难懂的印象,并学会永远充满好奇心地去认识世界。本书讲述了一个神秘哲学导师艾伯特带领着一位名叫苏菲的少女学习西方哲学史的故事,正值青春期的苏菲对于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并且开始向自己进行第一次哲学式地发问:我是谁?世界是从哪里来的?

陈福民回忆了《苏菲的世界》在中国翻译和出版的背景,二十世纪末的中国有着强烈地走向世界的冲动,涌进中国的也都是带有鲜明个人意味上的现代哲学,越来越趋于技术化、个人化甚至心理学化,也变得越来越来越狭隘、越来越虚弱,在这样的背景下,《苏菲的世界》带来了一种文化上的冲撞,贾德对于把一种原初的、整体性的知识灌注于文学当中的坚定信仰,以及最适合现代知识表达的文学方式,复原了我们对古代哲学全面把握的知识冲动。

27日贾德在京接受此间媒体采访,面对科技对人类社会影响的相关提问,这位长于思考哲学问题的作家表示,“确实长期以来技术还有机器已经取代了人们的一些劳动,这应当是积极的一面。但与此同时,我也感到一些悲观,对于现代人类的生活状态,年轻人很多的时间都是在看手机,睡觉之前上床之前先看看自己的脸书上有没有什么更新,再给自己拍张自拍。要知道自拍这个词实际上在英语里跟自私是差不多的,我感到这样下去他们就会忘了整个星球,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还有生态系统,而我们是依赖于这个生态系统所存在。如果我要饿了,尽管这个手机能给我很多的信息,上面有照了两千多张照片,有我写的所有的书,但是我饿了这个手机也吃不了,所以我们还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应当始终明晰这一点。”

  斯皮尔博格有一个电影叫《第三类接触》,如果说,你看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这是第一类接触,当你看到飞行物上走下来的外星人,这是第二类接触,而当你不仅看到,而且与外星人有皮肤上的接触,感受到它们不同于人类的温度,那是第三类接触。当然,在我11岁时,《第三类接触》还远未诞生,但不少关于UFO的报道和图片,使我幻想着能够拥有外星人的能力。那时我就感觉到世界上许多问题是不能解决的,而且人生也是非常短暂的。在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些奇怪的想法。我是谁?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父母对我说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不用想太多。但我坚信这个世界充满神奇并且人生短暂,所以选择去学习文学、历史、神学来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 《苏菲的世界》一夜成名

作者希望每个读者和苏菲一起,先自己思考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然后带着问题去听老师艾伯特的讲述。作者使用了嵌套式的写作手法,构建了三重世界观,让我们在读完书后都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据贾德介绍,《苏菲的世界》是他在挪威的一个修车房里用三个月的时间熬夜完成的,创作的对象并未局限于儿童,在他看来,好的故事像圣经、安徒生童话等经典名著都是同时面向成年人和儿童的。不过贾德并未预计到苏菲会风靡全世界,所以预设的读者是挪威人。贾德特别强调了挪威教育中的哲学传统,所有的学生在学任何的学科之前都要通过哲学史的考试,因此《苏菲的世界》由挪威人来写并不是巧合。“当然我们还需要有些专业的哲学家们,毫无疑问我们需要他们,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专门去学哲学,我同意这一点。”

对于日渐发达的手机阅读,贾德说,“我相信文学和小说肯定会在电子化阅读工具的时代存活下来,我们已经好多年在讨论这个问题了,但是在挪威实际上只有2%的书,大家是通过电子书的方式来阅读的。电子书固然是一种商品,但是我认为不会威胁到纸版书,怎么说呢,比如昨天我签名就签了几百本的纸质书,也没签电子书,电子书没法签名。”

  在着手创作《苏菲的世界》的前一年,也就是1990年,我写了一部叫《纸牌的秘密》的小说,它是一个框架小说,讲述了父子二人穿越欧洲去寻找很多年前离家出走的母亲的故事。他们认为母亲去了雅典,于是也去了雅典。在雅典,父亲就开始给儿子讲一些曾经在雅典居住过的哲学家的故事。我有了这样一个构思,当这个孩子回家后(他大约13岁),他去图书馆借一本关于哲学的书,图书馆管理员可能会笑起来,“哦,不,你太小了,你还得等等。”我当时突然觉得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不能看哲学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的确,哲学书都具有很强的学术性,很难看懂,于是我决定要根据我教哲学和历史的经验写一本书,而且还决定把它写成一部小说。

核心内容

不过在贾德看来,每个人天生都是哲学家。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言,“哲学是天生的,因为人天生有好奇心”,好奇心不是某种要学习的东西,而是我们要担心失去的东西。哲学是人类共同的能力,但这种能力常常是被周围的环境所压抑着的,所以教育最重要的就是要鼓励年轻人去问问题。

在《苏菲的世界》中,贾德系统地讲述了西方哲学简史,多年逝去,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新的哲学问题亦会涌现,对此,贾德说:“很多哲学问题是永远不会变的,比如说宇宙的本质是什么,大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有我们生活中关于爱情、关于友谊,我们人类一些永恒的问题都不会变的。但是不时还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现在重要的是人类如何在现有条件下,保存现在生存的条件和状态,比如说保证我们的文明延续、全球气侯变化这样的挑战和侵害。还有就是像人工智能,在它有觉知的情况下,或者在它有了机器出现了觉知的情况下,人类将何去何从。”

  《苏菲的世界》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书。我写作的时候没有期待它有那么大的影响,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写出《苏菲的世界》。当时我跟妻子说,我要写一本可能不会带来什么收益的书,它可能没有什么读者。所以当它竟然被翻译成50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时,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你知道,我教了十年的哲学,所有的材料都在我的备课本上。我当时很有灵感,所以我想很快地写完它。我整日整夜地坐在那里写,三个月就完成了这本书,这真是一件很艰辛的工作。我之所以能如此快地完成这本书,我想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当时很有灵感,二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我必须完成的任务,如果完成了它,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些其它的事情。

作者贾德用一位年少懵懂的少女作为故事主角,让我们跟随她的脚步,唤醒沉睡已久的好奇心,开始向这个世界提问。他写这本书的目的绝不是找寻生命的意义,或是终极问题的答案,而是希望我们要对我们生活的世界和过去的价值观都保持思辨的态度,他认为这才是哲学最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