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并为家庭和职场中的精神虐待现象提出了应对和解决之法,魏娟会哭着抚摸蔡敏敏的伤口

  • 2020-03-30 00:29
  • 新葡萄京
  • Views

常见的例子就是“都是为你好”的父母。在独生子女年代,六个大人共同养育一个孩子,唯一的孩子成了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欲望的载体,大人将自己未完成的愿望转加于小孩。比如,经历过上世纪六十年代饥荒的大人,生怕孩子饿着,无节制地喂养孩子。在他们看来,肥胖的孩子是家庭殷实与富裕的体现、不再为每日三餐烦恼的象征。这些孩子被大人以照顾为名填满了躯体的每个细胞,成了父母曾经苦难的受虐对象,以至于营养过剩,成了罹患糖尿病的儿童。

受虐一方往往是有良心又天性爱责怪自己的人,这样的人往往具备忧郁型人格,比如:性格忧郁的人往往会与无感的人结婚,会把自己无条件交给对方处置,借此赢得伴侣的爱,甚至会承担所有错误的责任,总是处于害怕和自责的状态,这就给自恋的另一半提供了掌控关系的机会。具有自恋、偏执性格的人和具有抑郁型人格的人之间往往会互相成全来完成精神虐待。

1)压力建立阶段:施暴者变得越来越易怒与不理智。语言暴力在这个阶段也会愈加出现。被施暴的女性会对施暴者愈发焦虑和恐惧。在这个阶段,女性会尝试满足施暴者的所有需求或者更直接的选择忽略施暴者。

她其实是将蔡敏敏当做了自身的一部分。她心中有两个“我”,一个是“内在的施虐的养育者”,一个是“内在的受虐的小女孩”。她折磨蔡敏敏,就是她的“内在的施虐的养育者”在折磨“内在的受虐的小女孩”;她为蔡敏敏儿哭泣,就是她的“内在的受虐的小女孩”在哭泣。

在家庭中,识别施虐与受虐是非常困难的,尤其当施虐行为被隐藏在爱与关心的表象之下时,很多父母会以爱的名义,在不知不觉中虐待着自己的孩子而不自知。

  1. 公开暴力阶段

--施暴的男性常会表现出对他们伴侣“友情”或者“家庭关系”的嫉妒或不满。施暴者会有意的切断女性与她们朋友和家人的联系,并对伴侣的注意力和时间有极端的占有欲。

另外一个受虐的女性被社会隔离的原因是:被虐待的女性的朋友们和爱她们的人们,无法再忍受目睹受虐的女性一次又一次的回到施虐关系中去。当被虐待的女性最终选择要离开的时候,她可能再也得不到情感上和资源上的支持,以致无法逃离。

2.

我们现实中的人际关系,绝大多数源自我们在原生家庭中形成的关系迷失原型。这是一个很朴素的心理学定理。

被剥夺了自主性和情感的孩子丧失了正常的功能,他们分不清爱与恨,如同被父母呵斥不许哭泣的孩子,在抽噎的恐惧、委屈、痛苦与无助中,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分不清父母可否依靠,内心的混乱让其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停止了心智的发展。诗人约翰·唐纳休说:“家庭是清晰地表达独特命运的地方,那儿是一个人未来的摇篮。”在充斥着情感施虐与暴力的家庭中,孩子的声音被掩盖了。《情感暴力》帮助那些无法表述自己的孩子,将遗忘或压抑的经历,用恰当的笔触讲述出来,在这些文字中,流淌的是默默无声的眼泪和不愿再回去的既往。正如被言说的事实,一旦被清晰地表达,既往对命运的诅咒就不复存在。

(1)单向沟通。为了牢牢掌控受虐的一方,施虐的一方要利用单向沟通的方式来阻止有效的交流,通过语言来操纵对方,不让对方接收真实信息,不让对方意识到自己受害的过程,被虐的一方也就更容易被利用。

  1. 家庭暴力循环的三个阶段

如果觉得对方像自己“内在的小孩”,那么自己就会以“内在的父母”自居;类似的,如果觉得对方像自己“内心的父母”,就会将

在阅读《情感暴力》对事实的叙事时,读者体验到的,除了在字里行间流淌的伤痛,还有逐渐觉察到自己内心的情绪。与此同时,还似乎看到了书中的自我在哀伤的行文中逐渐的清晰。曾经的单纯依旧单纯,不同的是,曾经的虐爱不复滋生绝望与恐惧。

关于作者

2)施暴阶段:施暴者对女性产生物理性的攻击。施暴的时间非常难以预测。女性通常不会在行为上“发出”暴力行为,即使她们切实的做出了一些刺激行为,但是并不构成实际性的暴力。

所以正确的标题应该是为什么人弱被人欺?

这个年代,“父母皆祸害”、“受伤的小孩”之所以如此多见,一方面是事实未被揭发与阐释;另一方面,是讲述之后,受伤者被困在过去和未来之间,他们在完全否定过去之后,再也无法以过去尚存的希望建构未来。未来,如果与被全盘否定的过去一同被埋葬,“父母皆祸害”的视角必定会让“受伤的小孩”在还复而来的辗转中困顿难脱。

  1. 职场中的精神虐待

施暴者会表达他害怕毁坏了这段关系,并且惧怕孤独。施暴者选择不合逻辑、古怪但却感觉上十分吸引人的论点来解释他的暴力行为。

总结:原生家庭是否和谐幸福直接决定我们一生的和谐幸福。

如此的施虐与受虐传递不仅仅是饮食方面的,同样,父母会用各种补习班填满孩子的周末与假期,用侵犯性的行为查看孩子的日记,不允许孩子有自己的空间。在这样的亲子关系中,父母和孩子是没有边界的,这就使得施虐与受虐的现象更易发生和司空见惯。

当然,精神虐待不仅仅存在于家庭和职场中,只要存在人际关系、存在竞争的环境中,都有可能会出现虐待行为。除了上述实用建议之外,更重要也是最重要的应对之法,是重建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学会识别并且有效地应对这种“冷暴力”。

离开施虐者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当受虐待的女性要离开的时候,很容易遭遇到来自于施虐者的谋害或者非常暴力的攻击。施虐者经常会明确的威胁,如果伴侣要尝试离开,他会杀了她或者她的家人。

施虐者也会用孩子的抚养权以要挟。这种威胁经常包含:对外表达,被虐的女性的不正常。是的,被虐待的女性往往更容易会表现出非正常的精神状况,但是这是被虐待的结果,并不能因此让女性放弃她的孩子。

其实你有没有问过你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背后隐藏的到底是怎样的人类本性呢?

这就是施虐与受虐的轮回过程。儿时挨饿的父母,通过对孩子的填鸭,将痛苦的心理现实转变成了生理疾病。

点击查看大图,保存到手机,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在和解阶段,施暴者会表现的像完美的伴侣,指使受害人逐渐开始相信他,她们会感受到一种安全的错觉。然后,经过一段时间,双方之间的紧张感和压力再次建立,第一阶段再次开始。

我必须要指出非常重要的一点:暴力的等级是愈演愈烈的。施暴过的男性停止虐待伴侣,这件事是非常罕见的(即使在结婚和生育这种大事件的之后)。事实表明,被虐待的女性呆在施暴者身边时间越长,情况往往越糟糕。

那么,为什么被施暴的女性会一直处在备受虐待的关系之中呢?

1. 处在虐待环境之中的女性往往其他社会关系隔离,这会让他们难以脱离施暴者。

在2005年年底,媒体曝光一个关于虐待的新闻。一个叫蔡敏敏的河南女孩,在珠海五年保姆期间,受到了河南老乡的雇主魏娟长时间,高密度的可怕虐待,并被严重毁容。在之后的心理救助辅导中,心理治疗医生使用了一个角色互换的技术:治疗师扮演被虐待的蔡敏敏,而蔡扮演施暴者魏娟的角色进行对话。结果,“魏娟”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我的代替品。”

在创伤咨询中,最重要的就是对事实的揭发,以当下的视角对过往的屈辱经历进行重述和分辨。如此回溯,带出了曾被呵斥的委屈与混乱。被暴力虐待困住情感的孩子,从冰封既往中苏醒过来,远去的愤怒如同过去的屈辱,不复存在,留下的,或许是合上这本书后的唏嘘和思索。

二、精神虐待的阶段和手段

3)和解:施暴者经常性的展现出极端的示爱、专一和悔改,并发誓再也不会进行暴力行为。

几乎每个施虐狂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曾经被严重虐待过。这是基于心理学上最基本的投射规律。

图片 1

转述:于浩

在这个案例中间,有一个非常值得一提的的特殊细节:有时施暴后,魏娟会哭着抚摸蔡敏敏的伤口,说自己多么喜欢她,对她多么好。

《情感暴力》[日]加藤谛三 著 井思瑶 译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

2. 父母对子女的精神虐待,往往躲在教育的幌子下,父母用成年人压倒性的力量和权威,把儿童塑造为驯顺听话的人。

        择偶的首要标准应该是对方家庭是否幸福和睦。

脑图:摩西

我认为标题中的善良等同于懦弱,真正的善良应该是来自强者,是一种具有包容力的强大。

3. 职场中的精神虐待往往源自于对权力的争夺,作为施虐者的公司领导一般会通过言语、表情、姿势或文字,来侵犯作为受虐者的下属的人格、尊严或身心完整,甚至利用危害正常工作、破坏职场氛围等手段,来实施虐待。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是一句耳熟能详的谚语,也是我们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

  1. 父母对子女的精神虐待

所以为什么魏娟有时施暴后,会哭着抚摸蔡敏敏的伤口,说自己多么喜欢她,对她多么好,因为这个时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