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是它征服罗马、征服欧洲、征服全球的历史,早期的基督教教会中还有贞女使徒

  • 2020-02-16 13:34
  • 新葡萄京
  • Views

贞女在早期基督教的历史中扮演了一个特殊的角色,从中也可以看出女性地位在教会中的演变。公元三世纪之前的基督教贞女,她们大多数在教会之中承担各种工作,曾一度出现了很多的女先知和女执事等,她们积极参与公共的宗教活动。后来被基督教正统派视作异端的诺斯替派贞女,以禁欲、反婚反育作为争取女性宗教权利的方式,在诺斯替派基督教中享有着无比崇高的地位。公元三世纪后,随着女性地位在基督教教会中的降低,女性基督徒的宗教权利开始受到限制。基督教的女性宗教地位的下滑,与保罗对女性的贬低不无关系。大公教会兴起之后,教会神职人员开始男性化,一些法典的相关条文与一些宗教会议的决议更进一步限制了女性的宗教权利和地位。从公元三世纪开始出现的基督教贞女,她们并不参与公共的宗教活动,主要是通过禁欲和苦修等方式,来达到一种内心的宗教体验,并期望从这种禁欲苦修中得到灵魂的救赎。所以,公元三世纪之后兴起的禁欲主义思想与使徒时期及诺斯替派的禁欲主义主张,在意义和性质上有着很大的区别,而它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对待女性的态度和其女性观上。正如学者刘小枫曾提出,基督教的起源其实有着母性文化基因,只是后期被男性神学和教会清除了,我们在追溯早期基督教的贞女与女性观的变迁上,确实能看到这样的女性主义神学景观。 

55. 公元4世纪北部蛮族越过多瑙河、莱茵河入侵罗马帝国,彻底打破古代文化圈(以地中海为内海的亚非欧交界处,是西方古代文化圈的核心区域),颠覆了“文明”与“非文明”的界限,使得文化区域进一步扩展开来,西欧和北欧加入到“希腊-拉丁-基督教”的文化圈内。文化区域从地中海转到欧罗巴,欧洲文明的雏形才真正形成。

从教父时期的基督教向经院时期的基督教的过渡,展示了基督教从鼎盛繁荣走向衰败分化的演变。

图片 1

除上述五大宗派外,兴起的是福音派和灵恩派——福音派:强调《圣经》,以信仰打动人心,强调信徒建立与耶稣直接、个人的生命关系,注意激发信徒的宗教情感;灵恩派:追求早期教会的宗教样式,强调信徒都能从圣灵那里获得人性启示。朱红歌曲、舞蹈的作用。

一是作为犹太教分支的基督教,即信奉末世论的拿撒勒派。在耶稣时代,面对犹太人的艰难处境,耶稣发出不同于撒都该派、法利赛派、奋锐党人和艾赛尼派的呼声,号召犹太人在内心中真诚地悔悟自己,为即将来临的天国做好精神上的准备。后来耶稣的门徒保罗在坚持耶稣就是弥赛亚这一信条的基础上,把它传播给那些愿意接受的非犹太人和犹太人,从而奠定了基督教作为世界性宗教的雏形。正是从这一角度来看,耶稣是基督教的奠基者,而保罗才是真正的创建者。

以保罗为首的基督教正统派则反对诺斯替派贞女的行为。《圣经·新约》中收录了保罗写给各地教会的书信,其中有不少关于他对于婚姻和独身的见解、女性观以及女性的宗教权利等内容。保罗虽然也继承了耶稣关于男女灵魂救赎平等的思想,但在宗教行为与宗教权利上,他提出了诸多限制女性理论及相关的神学依据。比如,诺斯替派贞女剪男式发并且不戴面纱,自认为是与和男人地位相同的人,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则指出参加女性祷告必须蒙头,而女人的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因为这长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他在《提摩太前书》中写道:“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地顺服。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哥林多前书》中又说:“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她们说话。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她们若要学什么,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自大公教会兴起之后,女性在教会中的地位开始下降,在宗教权利方面,女性不能担任圣职、不能讲道、不能施洗,甚至不能摸圣器和发圣餐。在女性独身的问题上,禁欲主义思想开始大肆兴起,但性质也开始转变了。

序言:“基督教两千多年的历史,是它征服罗马、征服欧洲、征服全球的历史,是圣灵改造世界的历史;但也是它被犹太人厌恶、被罗马人压迫、被欧洲人冷待、被现代人遗弃的历史,是圣灵被世界驱逐的历史。”

在谈到基督教时,人们通常都会习惯性地把它看作包括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的统一宗教。然而,事实并非如人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实际上,基督教自产生以来就具有多种不同甚至相互冲突的面孔,经历了从最初的末世论派向罗马帝国国教的发展,从教父时期的基督教向经院时期的基督教的过渡,展示了基督教从鼎盛繁荣走向衰败分化的演变。

关于婚姻和独身主义观念的方面,保罗的一些见解以及他的女性观,为后来的基督教禁欲主义者所利用并进一步地进行发挥。公元三世纪之后,基督教禁欲主义思潮兴起。受保罗思想影响的早期教父的禁欲主义观念不同于诺斯替派的思想——女性被男性视作是罪恶的根源,女性的禁欲苦修则是为了灵魂救赎的需要,此时的禁欲主义思潮带有贬低女性和性别歧视的消极意义。早期教父的代表人物诸如德尔图良、哲罗姆、奥利金、安布罗斯及奥古斯丁等,他们在宣扬禁欲主义思想的同时,还痛斥女性是“原罪”的始作俑者。女性既然充满罪孽,惟有通过守贞的行为获得灵魂上的救赎,比如,奥古斯丁就在他的《论神圣的童贞》中对《马太福音》第13章播种的比喻进行了自己的阐释,《马太福音》中耶稣曾说:“落在好土里的,就结实,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奥古斯丁认为这段经文的意思是:“童贞的生活是一百倍的果子,寡居生活六十倍,婚姻生活三十倍。”奥古斯丁则将女性分成了三个等级:贞女、寡妇和已婚妇女,并且认为已婚妇女比不上寡妇,寡妇又比不上贞女。童贞女是女性最完美的状态,因为她终身了保持了贞洁,而童真女的楷模就是圣母玛利亚。

30. 到3世纪中叶,神职人员已经成为一个特定阶层。他们身份是多层次的(灵性方面、道德层面、文化层面和社会层面)。当晚期罗马的皇帝们试图以军事和行政力量重整广袤的帝国时,这些主教们已经依靠他们的宗教和道德力量编织起另一个灵性王国了。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哲学学院)

D·L·卡迪莫 在《妇女与世界宗教》一书中曾认为,无论是东西方的宗教文化传统都将女性视为是男性的“隶属者”。为了确定女性作为“隶属者”的依附性身份,传统社会系统采取了诸多步骤,剥夺了许多女性的宗教权利,从而降低她们的宗教地位。比如说,印度教的妇女不读《吠陀经》,也不能系圣线;佛教的比丘尼们,“即令在摆脱家庭的监护之后,仍然要侍候哪怕是最年轻的和尚。”(注:卡迪莫语)在犹太教的宗教习俗中,女性的宗教地位也是很低的。这种性别上的歧视,既有宗教经籍上的依据,也有出于对女性生理期的鄙视。按《创世记》的描述,夏娃的受造是来自于亚当,而被逐出伊甸园也是由于夏娃禁不起诱惑,被后来的基督教神学家们斥之为原罪的祸首。在《圣经·旧约》中,女性的生理期与产褥期被视为是“不洁净”,《利未记》中记载:“女人行经,必污秽七天;凡摸她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女人在污秽之中,凡她所躺的物件都为不洁净,所坐的物件也都不洁净。凡摸她床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在女人的床上,或在她坐的物上,若有别的物件,人一摸了,必不洁净到晚上。”同样,女性的产褥期也是“不洁净”的,犹太教规定女人如果生了男孩,必须家居33天,生了女孩则必须家居66天。生理期与产褥期的女人都不能进入犹太会堂参加宗教活动。由于这种生理上的特殊性,女人被视为是“不洁净的人”,自然也不能担任宗教祭司或是成为拉比(注:犹太教的法学学者)。

“欧洲”的雏形:从地中海到欧罗巴

从教父时期的基督教向经院时期的基督教的过渡,展示了基督教从鼎盛繁荣走向衰败分化的演变。

图片 2

教宗革命

二是被迫害的基督教。罗马历史学家苏艾托尼乌斯曾宣称,基督徒是“信仰一种新而有害的迷信的人”。塔西陀在《编年史》中描述公元64年罗马城大火时,也曾提到那些通常被称为基督徒的人因有种种恶行而遭到痛恨,所以尼禄就把火灾的原因归于他们,并予以严惩。从1世纪到4世纪初,基督教经历了从罗马帝国皇帝尼禄开始的种种迫害。303年,戴克里先皇帝发动了对基督教最后一次大规模的迫害活动:强迫基督教神职人员向罗马神庙献祭,没收教会财产,销毁教会典籍,禁止基督徒集会,导致很多基督徒或主教纷纷叛教。

除了耶稣给予女性相对平等的宗教权利之外,值得注意的是——早期基督教的女性守贞行为也是促使女性信徒的宗教地位提升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基督教的贞女,英文称之为consecrated virgin,指的是为了基督教的信仰奉持独身主义的女性。她们与修女的最主要的区别——即贞女是属于在家的信徒群体,她们只需发贞洁愿即可(注:修女出家需要发圣三愿)。在基督教中,女性守贞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使徒时代,当时已有基督教的贞女决定为了天国立誓守贞。从使徒时代、欧洲中世纪、近代以至于现当代,都不乏立誓献身于基督而终身守贞的女性,十七世纪时,多明我会进入中国福建地区传教时,最早的一批中国基督教贞女也在福建福安地区出现了。

18. a.罗马政府的宗教宽容政策,是以对帝国的政治忠诚为前提的,而其又以帝国宗教作为检验的标准,而基督教从犹太教那里继承的一神崇拜与反对偶像崇拜都与其有根本矛盾;b. 由于罗马的公众场合普遍带有希罗宗教的偶像崇拜背景,因此,基督徒聚会只能在私人场合进行,容易引发猜疑;c. 早期基督教和平主义思想,要求基督徒不参加军队,这是帝国无法容忍的;d. 罗马人与基督徒的不同纪元,基督徒对于人性和历史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无法见容于政府;e. 谣言的伤害。

四是分裂的基督教。在基督教发展初期,随着教会规模的不断扩大,形成罗马、亚历山大里亚、君士坦丁堡、安提阿和耶路撒冷五大教区,即以说希腊语为主的希腊传统和以说拉丁语为主的拉丁传统。325年,第一次尼西亚大公会议后,不同教区的主教们就从各自立场出发论证和捍卫自己的教义学说和观点,正是由于语言、地域和教义等方面的原因,最终导致基督教在1054年的第一次分裂。

早期教父们的这种男尊女卑和禁欲主义思想极大地影响了当时的女性基督徒,一些女性基督徒开始从独身走向了禁欲隐修,她们克制着自己对财产、食物和婚姻生活的欲望,过着清贫寡欲的生活。在公元三世纪时,只要征求自己父亲的同意,女性基督徒就可以在教会会众面前立誓终身独居,守贞的女性被称为“基督的新娘”,她们摆脱了世俗的婚姻桎梏,将基督视为惟一伴侣,立誓终身完全的奉献,成为基督教视野中的理想女性。公元三世纪禁欲主义思潮影响下的贞女与使徒时代、诺斯替派的贞女还有所不同——她们重在禁欲苦修,有的贞女甚至是在罕无人迹的地方独自隐修。例如,贞女佩勒加住在橄榄山的小房子里独自禁欲隐修,当人们发现这里住着一个女子时,佩勒加已经死去了。著名的埃及贞女圣徒玛利亚在约旦沙漠里长年过着与世隔绝的隐修生活。守贞的女基督徒也开始由散居的生活状态走向了逐渐为教会认可的阶段。她们最初是各自住在家里,与家人一起参与教会的生活,发展到后来,守贞女可以在主教面前宣发誓言并接受祝圣。而贞女的祝圣仪式也是依据婚礼而来,她们需要佩戴黑色的面纱,由主教为她们披上黑色的长袍,中世纪时,贞女接受祝圣还需要领受一枚戒指和一顶头冠,——这些都是贞女与基督的婚姻的象征。在日常生活中,贞女通常情况都是隐居在家,如非必须外出,一般不轻易离家。她们遵循传统的祈祷时间,在早上九点、中午十二点、下午三点,独自一人或一小组人诵念经文,她们还必须在夜间唱圣咏。在耶路撒冷,独修士(守贞的男性基督徒)与贞女们在规定的时间会与神职人员一起进行祈祷。饮食的方面,贞女的主要食物为面包和蔬菜,她们每天只准许在下午三时以后进食一次,进食的前后都必须念指定的经文,除了健康方面的需要,贞女们长年守斋。在慈善工作方面,教会鼓励贞女根据她们的实际情况从事慈善活动,比如探访病人等等。在日常生活中,也有独修士与贞女同住的情况,为的是提供灵修方面的服务以及生活中的保护,但不免遭人非议,教会为了保守已祝圣贞女的德行,便订立法令以保证她们对于基督献身的忠贞,教会承认贞女的修道生活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具有相当大的贡献。(注:初期贞女的灵修生活见于张瑞云著《当代女性独身教友》)

虔诚运动

图片 3

基督教的独身主义观念与女性守贞行为的兴起,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首先是与犹太教的禁欲主义观念有关,《圣经·新约》之中,耶稣也表达了一些独身主义的观念,他曾经提到有“为天国的缘故自阉的”。其次,在罗马的传统文化中,也普遍认为贞女有着预言的能力,例如照看罗马帝国社稷之火的维斯塔贞女,在罗马古典宗教中有着特殊而重要的宗教地位。基督教脱胎于传统的犹太教,又强烈地受到罗马古典宗教的影响,它秉承了犹太教与罗马宗教的这些传统文化,在基督教创立之后,贞女及女先知也同样受到了尊重,并在早期的传教活动过程中十分活跃,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比如,《使徒行传》中曾提到传福音的腓利,他是凯撒利亚的七个执事之一,“他有四个女儿,都是处女,是说预言的。”基督徒们对她们的事迹深信不疑,直到公元四世纪,这四位贞女先知在小亚细亚的墓地依然受到人们的瞻仰,为后人所纪念。除了贞女先知之外,早期的基督教教会中还有贞女使徒,现被收录在《伪经》中的《使徒保罗和特克拉行传》中记载了关于以哥念的特克拉的事迹,她是一个陪伴保罗从事传教活动的贞女,早期教会将她视作为传道与守贞的典范。使徒时代的贞女先知和贞女使徒,在早期基督教教会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也享有重要的地位。在贞女先知活跃的早期基督教时期,曾收录了大量的女先知的预言记录,在公元六世纪时形成了8卷《女先知预言集》,但这些预言后来亡佚了。

b. 基督教内部异端即马西昂主义(Marcion)的冲击(排犹倾向),推动教会“制经”。

六是神学与哲学合一的基督教。在耶稣时代向教父时代发展进程中,基督教的教父们自觉或不自觉地把希伯来的信仰和古希腊的哲学有机结合起来,形成新的哲学样态:以教父哲学和经院哲学为代表的基督教哲学。可以说,继古希腊哲学之后的中世纪哲学都是在基督教的背景下产生出来的,基督教在向外扩展的同时,积极地吸纳古希腊罗马哲学,以构建基督教神学体系,为其成为世界宗教奠定理论根基。

早期基督教中的诺斯替派特别强调女性可以通过守贞行为成为与男性平等的人。诺斯替派是早期基督教的一个重要派别,公元二世纪上半叶时曾十分活跃,柏拉图哲学和波斯的琐罗亚斯特教的二元论是诺斯替派的思想根源。诺斯替派认为要摆脱物质世界的罪恶必须对灵魂进行救赎,人的肉体、婚姻和性都是罪恶的,正是肉体的罪恶导致了智慧的堕落。在诺斯替派思想的影响下,一些女性教徒过起了守贞的生活,贞女在诺斯替派基督教中享有着尊贵、崇高的地位——她们被视为是和男性没有区别的人,她们通过禁欲的宗教生活在精神上成为了男性,可以说预言、讲道和管理宗教团体等等,在教会中享有与男性同等的地位。并且,为了区别于那些世俗的已婚女性,贞女们在仪态装扮和行为举止上都类似于男性——她们穿男装、剪男式发,并拒绝戴女性面纱。有学者指出,正是由于对婚姻生活与生育的放弃,使得这些贞女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获得自立,并能够在宗教团体中获取权威性的地位。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诺斯替派贞女通过守贞的宗教行为,也是谋求男女平等的一种方式。

  1. 辩护篇的两个基本路向:a. 证同:指出基督教与希腊哲学的相同,甚至更优,更值得尊崇,代表:查斯丁;b. 辨异:指出完全相异,因此基督教信仰可以完全不用理睬它所面对的系列哲学与文化传统,代表:德尔图良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11YJC720031)阶段性成果)

根据福音书中的描绘,耶稣是一个颇为反犹太教传统的宗教领袖形象。福音书中记载了不少耶稣用神迹为妇女治病的故事,在他毕生的传教生涯中,不乏虔诚追随他的女性信徒,当他受难时,陪伴他的也是随他传教的女性,甚至在他死后复活时先见的信徒也是女性(例如《马可福音》中记载耶稣复活后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由于耶稣对于女性的这种关爱与接纳,曾吸引了大量的女性信徒加入教会,女性对早期教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她们的宗教地位也曾一度很高。有学者甚至说,耶稣是第一个“突破古希腊罗马世界男性中心”之人,因为在他的身上和他的故事中,对女性的传统敌意与性别歧视似乎都已消除。但我们并不能简单地得出结论,认为耶稣就是一位有着女权意识的宗教领袖,他的女性观也是出于为其宗教目的而服务的立场,只能说对于当时充满性别歧视的犹太习俗而言,耶稣的女性观与宗教观念无疑是具有进步意义的。

  1. 从宗教思想的总体倾向来看,基督教也许与法利赛派和艾赛尼派较为接近。

五是隐修主义的基督教。在耶稣和最初的使徒时代,基督教的追随者通常都是犹太民族或罗马帝国统治下的受苦大众。然而,在教父时代,随着罗马帝国宫廷中的达官显贵们纷纷加入信众行列,基督徒的行为方式或准则均发生了巨大变化。基督教内部开始模仿埃及沙漠修士圣安东尼赴荒漠隐修的做法建立修道院,倡导基督徒进行隐修和禁欲。早期最著名的修道院就是本尼迪克特于529年在卡西诺山建立的本笃修会,要求修士们经过一年的隐修,发三绝誓:绝色、绝意和绝财,并且终身不得反悔。10世纪以后,又陆续出现了克吕尼修会等。

《妇女与世界宗教》

ISBN:9787301168905

纵观基督教在中世纪的发展历程,可以粗略地概括为以下六种面孔。

41. 阿里乌派在北部蛮族地区的传播:对蛮族而言,耶稣基督的“人性”更具亲和力;刻意与罗马不同信仰。影响哥特人、勃艮第人和伦巴德人、汪达尔人,直到法兰克时代才衰微。

此外,在中世纪后期,随着大学的兴起、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出现,基督教还呈现出其他的面孔,如作为最高权力代表的基督教、作为日常习俗的基督教、神秘主义的基督教、作为迫害者的基督教以及被批判的基督教等。总之,不应当简单地对待基督教的诸多面相,以免对其产生各种想当然的误解。

圣公会(英国国教会或安立甘宗):亨利八世的改革路线决定了它与罗马公教的延续性:主教与教区制度、注重仪式化。坎特伯雷(Canterbury)大主教为精神领袖,兰伯特(Lambeth)会议为最高权威机关。共用一本《公祷书》。

三是作为罗马帝国国教的基督教。基督教早期的护教士与教父们一直都在努力争取罗马帝国的承认,例如,夸得拉图斯、查士丁、德尔图良等教父都曾著有护教方面的著作。260年,加里安努皇帝登基后,基督教被宣布为合法宗教,返还被没收的财产,准许教会进行各种活动,基督教得以发展壮大。313年,君士坦丁大帝颁布了《米兰赦令》,承认宗教信仰自由,为基督教后来成为罗马帝国国教奠定了基石。380年,狄奥多西一世下令禁止各种异端教派的活动,要求全体臣民都要“遵守使徒彼得所交与罗马人的信仰”,392年,又宣布一切异教神庙的献祭活动都是非法的,于是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唯一合法宗教。

70. 丕平废黜墨洛温国王时,于749年遣使咨询罗马教宗意见,揭开了中世纪基督教与王权新的一幕。教宗拥有了授予和废黜王位的权力,世俗君主须得到以教宗为代表授予的宗教合法性。在法兰克王国军事支持下,“教宗国”的真正建立。

君士坦丁大帝与基督教的合法化

耶稣在耶路撒冷:受难与复活

47. 其他一些以使徒为作者的新约文献,如《希伯来书》、《启示录》、《彼得后书》、《约翰二书》、《约翰三书》、《犹大书》等一直有争议,人们很难断定它们就是使徒的作品。

a. 强调基督的统一性,以至于神性与人性间“属性交流”,人性完全融合入神性中,即所谓“一性论派”,代表是亚历山大里亚学派的奚利尔(Cyril);

60. “教宗”(Pope)一词原意为“父亲”,本来是对广义的神职人员的尊称,从4世纪开始,它开始成为罗马主教的专用名词。罗马主教成为教宗的理论依据:罗马教会是由彼得所建,而彼得是耶稣十二门徒之首。

75. 公元8世纪,圣像毁坏运动(Iconclasm)。焦点:基督圣像崇拜与圣母崇拜,涉及到东西部教会关系。

基督教的开始

73. 罗马教宗的看法:“在基督里有两个充分、完全的本性,两性结合于一个位格中,却无损于其中任何一个属性和实性。”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

罗马成为“教会之首”

85. 11世纪是中世纪的一个转折点,关键之一就在于教宗革命的展开。此后,国家众多,而教宗唯一,教士第一次成为跨界的“阶级”。西部教会具备了现代国家绝大部分的特征:独立、等级制、公共的体系,具备了雏形的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教会法体系:既是近代西方法律体系的母体,又隐含着教会法与世俗法之间二元紧张的格局。

17. 基督教之前罗马宗教的特点:多神崇拜、偶像崇拜、以祭祀为中心、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祭祀是罗马宗教的核心内容,它强调祭祀甚于信仰,即强调集体参与甚于个人与神灵间的关联。

b. 因信称义论:与其原罪论、恩典论、福音超越律法等思想紧密结合。在保罗看来,罪乃因始祖亚当而进入世间,人人因此都是罪人。因为人的罪性,所以人不能靠自己的行为来拯救自己,与神和好。只能依靠上帝的恩典。这恩典就是在圣灵感动人心时,在人心里植下对耶稣基督的信心(faith),从一个罪人,成为一个在上帝眼中的义人。这个理论的核心仍然是基督中心论的,即救恩不是由于人的努力即善工(work),而是由于信心,或者根本地说是基督的恩典(grace)。

46. 福音书虽然未必为使徒所写,但早期教会流传的关于耶稣基督的言行,被视为出于使徒的见证。因此,它们一开始就具有极大权威。《马可福音》成书最早(公元60年前后),因为《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公元70年前后)显然都以它为底本;人们认为还存在一个Q底本;前三部福音书由于十分相似,被称为“对观福音”(Synoptic)。而《约翰福音》则出自另一传统,可能成书最晚,约在公元1世纪末期。

  1. 1530年《奥格斯堡信纲》(Augsburg Confession)的出版是路德派历史上的重要标志,它是综合、和解的产物,它透彻地阐明了路德的“因信称义”这一根本学说,调和与罗马公教的矛盾。

  2. 1555年9月,《奥格斯堡合约》(Peace of Augsburg),公教派与路德派和解,标志着路德宗(Lutheranism)的确立,肯定“教随王定”原则。

81. 在“三位一体”上的上帝中心论与基督中心论差异,又进一步衍生出对于人如何得到救赎的不同理解:东部是神秘主义(人在神秘修行中直接地经验到上帝,是基督教真谛;上帝使人“神化”,是人得救的方式)式,强调信徒得救是一种本质的改变;西部则是律法式(将重点置于基督身上,强调基督在修复神人关系方面的中介作用),强调得救主要是神人关系的改变。

22.针对“异端”所形成的正统思想体系:

99. 1545年,特兰托(意大利Trent)公会,持续到1563年。可谓罗马公教在325年尼西亚会议和1962年梵二会议间最重要的会议。对《圣经》权威、神学教义、教会制度和仪礼活动进行重新界定,标志着“现代罗马公教”的诞生。

东西部教会的彻底分裂

基督教的群体生活:崇拜与仪礼

20. 早期基督教有着一个多元丰富的神学光谱,它的两端分别是希腊传统与犹太传统。它所围绕的核心问题则是如何界定耶稣基督的身份及其本质。偏向希腊传统的代表如马西昂主义(Marcionism)、诺斯替主义(Gnosticism)、幻影论(Docetism)等,偏向犹太传统的则如伊比乌派(Ebionites)、基督嗣子论(adoptionism)等。处于中间的还有更多难以清楚界定的神学潮流。几个主要派别如下:

现代新教各派别

33. 到3世纪,基督教会已成为一个以主教制为基础,以主教自治、公会议(Council)至上为基本原则,尊重罗马教会的优先权,遍布于罗马帝国境内的强大组织。

52. 技术革新的影响:从羊皮卷到手抄本,必须考虑经书的顺序问题;“穆拉托里清单”(Muratorian list)即约170年时人们对《新约》的排序。

原始基督教的社会构成

34. 313年,君士坦丁与李锡尼在米兰会盟,颁布《米兰敕令》,同意给予基督教以完全自由;392年,西奥德修斯最终确认基督教为国教。

基督教与罗马帝国的冲突

路德宗:制度方面、仪礼方面沿袭罗马公教,但最大区别在于教义上,坚持“因信称义”的核心地位,强调“唯独恩典”,以《奥格斯堡信纲》和《协同信纲》作为教义基础文献,主要分布于德国北部、北欧和美国北部,在印度、肯尼亚也有影响。

希腊罗马世界:基督教的文化母体

早期基督教思想家

65. 除了法国式的“王室基督教”外,修士基督教也起到重要作用,尤其是爱尔兰的修士。爱尔兰主教制与当地传统的氏族制相结合,即修道院长、部落领袖和主教合一的独特制度。

保罗:外邦人的使徒

80. “和子句争论”实际上反映了东西部教会神学气质总体差异:东部是圣父中心论,即圣父是神性的唯一源头;圣子与圣灵角色互异,并因互异而互补;西部则是基督中心论,强调基督在“三位一体”中的核心地位,因此,圣灵既是圣父之灵,也是基督之灵。圣灵亦由圣子所发,才能保证圣灵与圣子间相关性。这是原则上的不同。

b. 诺斯替派:强调精神,认为人的肉体是牢笼;强调“灵知”,否定基督的肉身,也就是否定基督的历史性,即耶稣对基督教的意义;以神秘的理智主义代替人们对耶稣基督的信仰;否认救赎的普遍性;秘传灵知。

教会组织的发展

13. 保罗神学的几个核心点:即基督中心论、因信称义论、以爱为核心的伦理思想等。后世几乎所有的基督教流派都可以在其中找到思想源头。          

27. 最初:使徒、执事,无神职人员和普遍信徒的明确划分;保罗:指出教会三种领袖——使徒(建立教会)、先知和教师(传道),更多基于个人魅力,而非制度化。

针对马西昂:公教会将《希伯来圣经》接纳为《旧约》,同时按照作者使徒性(即作者必须为使徒或使徒身边之人)、受众广泛性等标准,确定《新约》内容。

  1. 耶稣会(Society of Jesus)的兴起:创始人罗耀拉。

c. 孟他努派(Montanism):圣父、圣子与圣灵时代(现在);任何受到圣灵启示的人都是其代言人,有权传达上帝话语;反对有分工、有等级、有权威的组织制度,认为是以人的权威去压制圣灵的权威。

83. 东部教会声称自己完整延续了使徒以来的正统,为“正教”(Orthodoxy),故中译为东正教;西部教会则声称自己是“大而公”之教会,为“公教”(Catholic),中译为罗马公教,或称天主教(传入中国时,称呼上帝为天主)。

42. 基督教的思想发展和组织体系建设,都是在一个基本的教会生活处境中形成的。而教会生活的核心,又是围绕着崇拜而形成的一整套的仪文和仪礼。就其本质而言,基督教是一个崇拜的群体(worshiping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