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并偷到了阿尔玛的第一个吻,格罗皮乌斯妻子阿尔玛是一个情感丰富的女子

  • 2020-02-11 10:33
  • 新葡萄京
  • Views

在《激情精神》(Passionate Spirit:The Life of Alma Mahler)的第二页,英国传记作家凯特·黑斯特(Cate Haste)就表明了态度:“我喜欢阿尔玛·马勒。”这位作者这样的表态使她站到了阿尔玛的三位名人丈夫、数量众多的情人以及大多数认识阿尔玛的人的对立面。作为一位自称是天才之缪斯的具有致命魅力的女子,阿尔玛·马勒从青春时代起就是众人倾慕的对象,好事之徒常伴她左右,直到她80多岁时仍然如此。但认识她的人中喜欢她的人并不多,即使有,也难以保持很长时间。我很清楚地记得她的女儿,安娜·马勒,曾经告诉我,在她母亲悠长的一生中,从未拥有过任何女性挚友。

图片 1

作者:艺术云图 孟宪晖

曼侬·格罗皮乌斯(Manon Gropius)1916年10月5日生于维也纳,是建筑大师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和阿尔玛马勒的女儿。 1935年4月22日死于小儿麻痹症。她的一生只有短短的18年。却是维也纳现代艺术史的一位重要见证人。

图片 2

Manon Gropius曼侬·格罗皮乌斯

她是20世纪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伯格(Alban Berg)的灵感来源,他为她创作小提琴协奏曲。

伯格在日内瓦时代是维也纳文化精英群体的一分子。他与画家克利姆特(Gustav Klimt)、建筑师卢斯(Adolf Loos)都是好朋友。而曼侬的妈妈阿尔玛马勒恰恰是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之一。明白了这一点,也许有助于我们明白,为什么曼侬死后会获得伯格的作曲纪念。

曼侬是阿尔玛的第三个孩子。格罗皮乌斯在1918年夏天发现了阿尔玛与作家弗朗茨·韦弗尔的恋情,并确定阿尔玛的第四个孩子马丁·约翰内斯·格罗皮乌斯实际上是弗朗茨·韦弗尔的儿子之后,很快就离开了阿尔玛。那一年曼侬2岁。

曼侬跟着妈妈长大,童年的小伙伴有著名的玛丽亚·阿尔特曼(Maria Altmann,1916年2月18日 - 2011年2月7日),她就是电影《Woman in Gold 》中的女主角。玛丽亚的父母、叔叔婶婶是富有的艺术赞助人,他们是当时维也纳艺术精英沙龙的举办者。

童年的曼侬跟着妈妈辗转于维也纳的家、下奥地利的布莱、威尼斯以及以及包豪斯的第一个校址所在地魏玛之间。她还去过许多德国城市,包括莱比锡,1921年继父韦弗尔的戏剧《镜子人》在莱比锡首映。在那里,五岁的曼侬看了彩排,并开始“表演”女主角的角色。从那时起,母亲和继父就开始刻意培养曼侬对戏剧的兴趣。

图片 3

Manon Gropius with her parents Alma Mahler and Walter Gropius, 1918

1920年,格罗皮乌斯同意离婚,退出了阿尔玛的生活。 1923年10月16日,格罗皮乌斯与伊尔泽结婚(后来改为艾斯Ise Gropius),他希望曼侬和他的新妻子艾斯一起住到包豪斯第二个校址德绍。直到1927年11月,阿尔玛才最终同意曼侬在格罗皮乌斯那里探访。从那时起,格罗皮乌斯和他的女儿开始交换信件和礼物,其中包括一套格罗皮乌斯设计的家具和书籍和杂志。格罗皮乌斯隐藏了和曼侬的私人通信,以避免强烈占有欲的阿尔玛的的截取。只到1932年,格罗皮乌斯才有一次略长时间的和曼侬的相处。

曼侬从小在家接受教育。 像她的另一个姐姐安娜马勒一样,她也在家学习钢琴课,但没有将自己定位为音乐家。 她就读于母亲的母校,维也纳第一区的Hanausek女子学校。 然而,曼侬早期童年的自由奔放造就了她的暴躁行为,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阿尔玛希望她尽可能的独立 , 曼永最终离开了她的寄宿学校,而在家继续接受教育。 虽然她想当一名演员,但母亲也希望她也能接受实践教育,而能够流利地说法语和意大利语的曼侬,准备成为奥地利国家考试的语言老师和翻译。

到了20世纪30年代,随着年龄的增长,曼侬变得易于相处,性格甚至变得宁静。 她很热爱并擅长与动物一起,猫啊狗啊,甚至喂养野生鹿,并对蛇有特殊的兴趣。

1929年阿尔玛与韦弗尔结婚,1932年曼侬受到她母亲的崇拜者的影响,受洗成为新教徒。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埃利亚斯卡内蒂看到了她,并且像作曲家恩斯特克林克和阿尔玛圈子里的其他人一样,在他的回忆录中写下了他对曼侬的印象。 卡内蒂认为,阿尔玛将曼侬视为另一个奖杯,与她的三位丈夫和许多财产相提并论:

过了一会儿,一只瞪羚进入房间,一个轻盈的、棕发的、假扮成动物的年轻女孩,没有被她母亲相传的辉煌所感染,她的天真无邪让她看起来比十六岁更小。她比胆小的天蝎座更加胆怯,不是来自方舟,而是来自天堂。我跳了起来,想禁止她进入这个恶作剧的壁龛,但阿尔玛已经不可收拾地站了起来:

“好美啊,是她吗?这是我的女儿曼侬格罗皮乌斯,一个人上课。你不介意我这么说吧,你呢,安娜尔(安娜马勒的小矮人)?有一个漂亮的姐姐怎么了? 有其父必有其女。 你有没有见过格罗皮乌斯? 一个大帅哥。 真正的雅利安做派。 唯一一个真正适合我的男人。 所有爱上我的人都是小犹太人。 像马勒一样。 事实上,我想二者兼得。 你现在可以走了,小猫咪。 等等,去看韦弗尔是否正在写诗。 如果是,不要打扰他。 如果不是,告诉他我想他。”

得到这个允许,曼侬,阿尔玛的第三个奖杯,溜出了房间,像她来的时候一样没有受伤。 她的差事似乎并没有给她带来麻烦。 我感到非常欣慰,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触及她,她会一直保持原来的样子,永远不会像她的母亲,墙上的毒药,沙发上世故圆滑的胖女人。

年轻的曼侬被年老色衰的母亲用来吸引自己青春时期喜爱的性感男性的注意。然而,现在她发现这种喜好使她的女儿与一位年长的男人,即奥地利法西斯政治家安东·林特伦发生了共鸣,后者在1935年纳粹七月政变中失败而被捕。

曼侬从未放弃自己的表演梦想。她甚至还为著名的城堡剧院的演员拉乌尔阿斯兰写了一封信和一首诗,表达了她希望有一天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的愿望。凭借她黑色的长发和不凡的美丽,她给剧院总监马克斯莱因哈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给了曼侬一个offer,让她能够在1934年登上了萨尔斯堡艺术节世界大剧院的舞台,在那里,曼侬有机会参演马克斯莱因哈特和雨果冯霍夫曼斯塔尔改编的卡尔德龙的《第一天使》。然而,韦弗尔并不认为曼侬能够胜任这样一个重要角色的表演,她只在一些剧院作品中表演过,他直指自己曾在她父亲格罗皮乌斯于1916年设计的布莱滕施泰因豪斯马勒的长后廊上招待过她的妈妈和朋友,作为继父,韦弗尔拒绝让曼侬有机会。

1934年3月,曼侬和母亲前往威尼斯度复活节假期。在那里,曼侬的小儿麻痹症发作,她完全瘫痪。她回到维也纳,手臂和手的机能得到一些恢复后, 她依然想要表演,还给著名的莱因哈特研讨会的老师打了电话。阿尔玛也鼓励来访者,包括年轻的男士,向曼侬求婚,希望借助未来的婚礼使她再次鼓起走路的勇气。

在四月中旬,曼侬在家中给她的母亲和继父进行了私人表演。 然后,在圣周,她遭受到呼吸问题和器官衰竭。 她一直在接受X射线透析疗法,这也会导致并发症的发生。

曼侬格罗皮乌斯于1935年4月22日复活节星期一去世,并被葬在格林辛公墓,卡内蒂也详细描述了她的下葬仪式。

她的母亲于1964年长眠于同一座公墓。

在葬礼之后的几个星期里,两位参与者韦弗尔和伯格都计划纪念曼侬,来安慰她的母亲,阿尔玛没有参加曼侬的葬礼。曼侬去世前,伯格已经开始创作他的小提琴协奏曲。他和他的妻子海伦一样,把曼侬当作女儿。没有孩子的海伦贝格把曼侬的照片放在她的床头以寄哀思。伯格很快就修改并完成了协奏曲。

而韦弗尔创作了一部关于虚构的天主教圣人在17世纪后期的威尼斯的小说《传奇》,这是一部专门写给曼侬的小说。其他韦弗尔的小说也有一些关于曼侬的人设,特别是韦弗尔最后一部小说《未来之星》(1946)中的新娘。 曼侬也是2001年由马克斯菲利普斯创作的小说《艺术家的妻子》中的一个小角色,该作品讲述的就是阿尔玛的生活。

曼侬的姐姐,雕塑家安娜马勒为她的坟墓创作了一尊雕塑:一名持有沙漏的年轻女子,但是德奥合并阻止了它的安装。这座雕像后来在空袭中被摧毁。曼侬的坟墓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出现永久性标记,她的生父沃尔特格罗皮乌斯设计了平坦的三角形标记和优美的环境。

图片 4

格罗皮乌斯设计的曼侬墓碑

格罗皮乌斯妻子是谁

图片 5

阿尔玛·玛利亚·辛德勒(Alma Maria schindler)

画家克里姆特、柯克西卡,包豪斯建筑师格罗皮厄斯,音乐家马勒、泽姆林斯基,诗人韦弗尔,这些在不同领域的杰出男人被同一个女人联系在一起。这个女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的感情故事就是一部维也纳的艺术史。她的名字叫阿尔玛•玛丽娅•辛德勒,20世纪真正的女神。

格罗皮乌斯妻子阿尔玛是一个情感丰富的女子,阿尔玛出生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与格罗皮乌斯拥有五年的夫妻关系。阿尔玛一生经历很多次婚姻,第一任丈夫不是格罗皮乌斯而是马勒,马勒是维也纳剧院的总指挥,名声显赫,阿尔玛与他相差十九岁,马勒非常爱阿尔玛,二人婚前感情好得很,但是由于年龄的差距,婚后二人渐行渐远。

《激情精神》

抛开阿尔玛的历任艺术家丈夫和情人,阿尔玛不仅是个迷人的女人,她也是个艺术家,如果她没有年少结婚生子,会不会成为与马勒齐名的演奏家?

图片 6

1964年在她的葬礼上,汤姆·勒雷唱的那首小调——“维也纳曾经的最可爱的女孩/那是阿尔玛,最机灵的也是她,/只要你跟她对上了信号,/你就永远无法逃脱她的魔咒”——仍然千真万确。凭她的美貌与机智,阿尔玛对她想要的男人攻无不克。她先后与三位大人物结婚,以一种类似于通过代理的方式实现了声名不朽。在我们的文化遗产中,来自她自己的就只有一系列沙龙歌曲,以及出版了两本回忆录,前者乏善可陈,后者基本不实。

阿尔玛·玛利亚·辛德勒(Alma Maria schindler)的父亲是维也纳分离派的一位画家,母亲是歌唱家。阿尔玛非常漂亮,是维也纳社交红人。1892年,阿尔玛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给父亲的学生:维也纳分离派的创始人之一卡尔莫尔。

图片 7

将这些注意事项放在一边,黑斯特女士试图以21世纪的平等主义角度重写一个已经被反复陈述的人生故事,这是有吸引力的。“我特别喜欢在她早期日记中展现的现代年轻女性的形象,”黑斯特女士解释说,“那时她不受规矩的束缚,尽管受到作为女性的各种困难,仍然倾向于实现自我、展现才能。”

继父带着她参加维也纳分离派的各种聚会和活动,年轻的阿尔玛被分离派代表人物、主席古斯塔夫·克里姆特所吸引。

因繁花一般的情史,阿尔玛被称为是横跨音乐、建筑、诗歌和文学四种艺术的情妇,与她产生过罗曼史的都是这四个艺术领域的顶尖男人,“她以这样的方式干涉了艺术”,现代人慷慨地将“现代艺术之母”的美誉给了她。

她所面对的各种困难,实际上并非只是源自性别。阿尔玛1879年生于维也纳,父亲是一个名叫埃米尔·雅各布·辛德勒的画家,母亲是个歌剧歌手,阿尔玛自小的生活环境满是波希米亚式的脏乱与得过且过的精神状态。辛德勒待人冷漠,可能是同性恋。他不在家的时候,他妻子和房东同床共枕以支付房租,怀上了一个私生子。随后她丈夫的学生卡尔·摩尔,成为了她的住家情人。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作为我第一次的伟大的爱进入我的生活,而我还是一个天真的孩子,完全融入到我的音乐之中,远离我真实的生活。我越是感受这爱,越是沉没到我的音乐之中,所以我的不幸也就成了我最大的喜悦的源泉。”

                                               克里姆特的吻

直到有一天,鲁道夫王储委约辛德勒绘制奥地利风景画,这笔突如其来的赞助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处境。即使这样,阿尔玛还是在一种满怀不安预感的气氛中长大,使她不相信任何人。在她13岁生日之前,她的父亲死于阑尾破裂,使她对自力更生的需求变得更加至关紧要。

克里姆特以阿尔玛为蓝本,创作了很多作品。并偷到了阿尔玛的第一个吻。阿尔玛在自传中说:“我们的爱情被我母亲粗暴地破坏了。她看了我吞吞吐吐写在日记中的话,因而知道我爱的情形,最可怕的是还看到克里姆特吻过我……”

阿尔玛•玛丽娅•辛德勒的母亲是歌剧歌唱家,继父是“奥地利分离派美术协会”副主席——画家卡尔•莫尔。

阿尔玛把辛德勒称为“我的元首”,她从未从丧父之痛中恢复,总是向具有艺术潜力并且与埃米尔略有相似之处的男人伸出援手。与此同时,她的母亲迅速与有能力的摩尔结婚,在俯瞰维也纳的霍荷·瓦特区这个时髦之地开办了一个文化沙龙。

阿尔玛的妈妈勃然大怒,禁止他们继续交往。

1897年4月,正处在青春期的阿尔玛,常常参加分离派画家们的聚餐会,并以她的青春美貌受到这些名人的注意。

在阿尔玛早期的实践中,她爱上了新艺术运动在维也纳分支的领导者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以及她的钢琴老师亚历山大·冯·策姆林斯基。显然,这两次的激情都是发乎情,止乎礼,尽管当她在钢琴上和策姆林斯基一起演奏“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并且他们无法保持彼此双手互不触碰时(如果阿尔玛的日记是可信的话),当时的情况已经近在忽微。最后,她去寻找另一个年龄足以成为她父亲的男人,这个人选落在了古斯塔夫·马勒身上,他是维也纳歌剧院的总监,也是这座城市里最受关注的人。

卡尔·莫尔也因此和克里姆特之间关系破裂。

图片 8

马勒时年41岁,恋母、犹太人、性冷淡、担心自己可能活不长久。他是一颗唾手可得的低垂果实。22岁的阿尔玛于1901年选中了他,将自己提升到了总监夫人的地位,并且像汤姆·勒雷歌中那样,成为了维也纳最令人向往的女性。根据阿尔玛的说法,这场婚姻的不利之处是,马勒禁止她作曲,说家里有一个作曲家就已经足够了(这个禁令只有阿尔玛的文字作为佐证)。

图片 9

35岁的克里姆特热烈地爱上了这位异常美丽又有知识的少女。阿尔玛则在日记中把他列为第一个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