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挡住了雨的温柔,岁月给的岁月还会带去

  • 2020-01-27 20:28
  • 新葡萄京
  • Views

  也许有一段记忆,会让你忽然想起一个人,熟悉的笑脸,在脑海中浮现,莫名湿润的眼睛,可是回忆,终究不能代替我们走完余下的人生,哪怕一路怀想,我们依旧还要坚持走下去。

《我们、都是孤独的孩子》文:扎西次仁绛秋「离开一座城,忘记一个人」/01/如果是深秋,我可以借一轮明月,揽一缕微凉的月光,把别离的话写在飘零的落叶上,留一句旁白,给四季翻译;如果是雨季,潮湿的空气,可以把两个人的故事打湿,即便难以把别离说出口,依旧能够故作坚强,装作不在乎。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初读这句话,我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害怕别离,害怕生命中,突如其来的一切变故。只是,不知从何开始,学会了,怎样去送别一个人,方才不至于太伤感。在纷扰红尘中,慢慢的学会了放下,放下那些转瞬间,从我们生命中离开的人。也许会有一个角落,让我重新想起你,也许会有一首老歌,在转角的街头响起,简单的旋律,熟悉的歌词,一切的一切,依旧没变。依旧是那条街,街头卖烤串的摊位,曾经一起坐着喝过奶茶的冷饮店,躺着欣赏夜空的草坪,以及夜色中忽然出现的萤火虫,喧闹的广场舞跳着,所有熟悉的场景中,唯独缺少了你。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个难以忘怀的地方,仅仅只是因为,那曾是我们走过路。离开一座城,忘记一个人。我们虽然难以做到那么决绝,可是,谁又能记得谁过一辈子呢?不过是贪恋一段美好的青春,那些彼此陪伴的日子。离开一个地方,又去到一座陌生的城市,熟悉那里的街道,那里的小吃,习惯一个地方的风俗,重新认识一些新的朋友。一个人,不能总是装着另一个人,黯然度过一生。总要去尝试一些未曾尝试过的事情,总要去认识那些我们觉得会陌生一辈子的人,总要试着去忘记一些过往,忘记那段时光里的往事,忘记往事里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会有所不舍,然而我们终究总要向前走的。也许有一段记忆,会让你忽然想起一个人,熟悉的笑脸,在脑海中浮现,莫名湿润的眼睛,可是回忆,终究不能代替我们走完余下的人生,哪怕一路怀想,我们依旧还要坚持走下去。/02/曾以为,若不能忘记,就不要去假装忘记,若不能无情,不要多情的去打扰。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后来,我们才慢慢明白。哪怕未经刻意安排的邂逅,都会成为生命中最美的回忆。不论别离时的伤多痛,时光终究会替彼此安排,更合适的人前去疗伤。别离的时候,疼得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心中的无限感慨,只是默默的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在人群中慢慢消失。别离的话没有说出口,别的情绪却已装满了整片天空。待它乡再见,又不知恍惚隔了多少光阴。当时只道是寻常,许多个日日夜夜,我们彼此陪伴,从不懂得留出一隙多余的光阴,留下那么一瞬,足够温暖彼此一生的画面。总以为在阴晴圆缺的轮回中,我们还有许多时光,可以把故事讲得圆满,殊不知,我们会在不同的时间听不同的人讲不同的故事,在不同的地点,看不一样的电影,流不一样的泪水。可是,听了许多许多的故事,我们依旧讲不好,我们的故事;看过一场又一场的电影,依旧不能替彼此安排最完美的结局。或许每个人生来都是寂寞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灵魂伴侣。可是,不论一个人走了多少距离的路,看过多少来来往往的行人。以为可以不在寂寞,待到灯火熄灭,最懂得我们的还是寂寞的影子。我们终究要学会,一个人的时候,把时光收拾的妥妥当当,守望着一盏明亮的灯。也许会有一个人刚好路过,被这盏叫做缘分的灯火吸引,停下脚步,甘愿放弃远方的景色,陪你看完花开花落。我们都是孤独的孩子,害怕一个人的天黑,害怕一座城市里孤独的背影,只是城市的灯火太过耀眼,忘记了,需要一个怎样的灵魂,才能把岁月过得波浪不惊。追逐着时光的末班车,与一座城市最美的夜景一一问候,贴着窗,听着音乐,想着远方,想着你。

伸出手,触摸雨的凉意,月光惹人伤,可耐不住的寂寞,唯有这一丝一丝的雨,你遇见了怎样的故事,它便会讲述怎样的故事,不说慌,不欺骗。

那时她在杭州,虽然我们天各一方,但终究还是幸福的。我们的感情用一根线维系着,其实和很多人一样。有幸故乡相距不是很远,还是很容易见面的。电话里我们谈人生谈未来,谈工作后的种种际遇。

  或许每个人生来都是寂寞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灵魂伴侣。可是,不论一个人走了多少距离的路,看过多少来来往往的行人。以为可以不在寂寞,待到灯火熄灭,最懂得我们的还是寂寞的影子。我们终究要学会,一个人的时候,把时光收拾的妥妥当当,守望着一盏明亮的灯。也许会有一个人刚好路过,被这盏叫做缘分的灯火吸引,停下脚步,甘愿放弃远方的景色,陪你看完花开花落。

然而,那又有什么关系,每一次的感怀,不也是一种美丽么。来吧,与我一起,躲在南湖的亭子里,听听风,看看雨,回忆一些故事,品味一段过往。我相信,你所遇见的擦肩,巧好正在雨里,等你梳理过往,缅怀一些失去。

十二月,朋友结婚,心生感叹,见过太多良人美眷走上红毯,低头看着自己,踽踽独行。原来我是不信命的,但渐渐的我信了!开始学着妥协碰面,找地老天荒的伴。经历了太多无疾而终后的心寒,也懂得了坚持与坚强。因为生命太过漫长,总要有勇气勇敢生存。

  “当时只道是寻常”,许多个日日夜夜,我们彼此陪伴,从不懂得留出一隙多余的光阴,留下那么一瞬,足够温暖彼此一生的画面。总以为在阴晴圆缺的轮回中,我们还有许多时光,可以把故事讲得圆满,殊不知,我们会在不同的时间听不同的人讲不同的故事,在不同的地点,看不一样的电影,流不一样的泪水。可是,听了许多许多的故事,我们依旧讲不好,我们的故事;看过一场又一场的电影,依旧不能替彼此安排最完美的结局。

我不知道,是雨遇见了多情的故事,还是故事本就在该在那里。你何时该来,又将从何处隐身,早已被宿命安排,躲不过亦逃不掉。只知错过了的遗憾,哪怕重新涂上颜色,你一眼即可看穿,那些该错过的情缘,你一路等待,最后的公交车,留下一地的水花,带着你的梦离开了。洒下鱼网,网住了一尾金色的鱼儿,网不住匆匆别离的缘分。你我熬过了等待的寂寞,熬过年月的孤影,可终究挡不住沧桑的现实。

二零一三年十月我们联系了!不过是另一个她,另一个故事。再见感慨万千,时光已然不在,那些花儿,开在同一个十年,败给唯一的岁月。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竟然没有幸免,久别重逢后竟然不是想像中的那般。我曾经以为你会是我的朱砂痣,可你终究活成了我的白月光。那就这样吧!但愿你会被岁月温柔相抚,就让过去尘封在过去吧!别再惊动,怕回忆会突然上涌,隐隐作痛。

  曾以为,若不能忘记,就不要去假装忘记,若不能无情,不要多情的去打扰。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后来,我们才慢慢明白。哪怕未经刻意安排的邂逅,都会成为生命中最美的回忆。不论别离时的伤多痛,时光终究会替彼此安排,更合适的人前去疗伤。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八月,慈祥的奶奶去世,生命当真脆弱,还是世事太过无常。生活总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让你痛不欲生。九月开始上班,你想像不到我会爬五楼,你很惊讶,连我都惊讶。因为生活要继续,混口饭吃比什么都重要。生活教会我的,我谢谢它!

  如果是深秋,我可以借一轮明月,揽一缕微凉的月光,把别离的话写在飘零的落叶上,留一句旁白,给四季翻译;如果是雨季,潮湿的空气,可以把两个人的故事打湿,即便难以把别离说出口,依旧能够故作坚强,装作不在乎。

走过昆明的雨天,路过丽江的落雨,每一座城似乎总应该就在生命里出现。告诉你,离开了的未必已然忘记,哪怕岁月蹉跎而过,有些烙印很深很深,只需要一场雨,所有的往事一一浮现,所有的纠结一声温柔的问候,即可烟消。说几句闲话,讲一段曾经,眼前之人,被时间催老,回忆里的影子,却仍旧不变,一看,已足够温暖。

二千零九年的八月和所有年少轻狂的人一样,从一个城市穿越到另一个城市。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实现那所谓的理想,初出社会的人难免自命不凡,故乡不是不好,只是担心故乡太小,装得下的梦想太少。当我踏上我梦中的那个城市,不知是失落还是兴奋,心中五味杂陈。

  追逐着时光的末班车,与一座城市最美的夜景一一问候,贴着窗,听着音乐,想着远方,想着你。

走来走去,带走的了故事,经不起一夜的雨打,一段遗憾的情缘,错过了最初的美好,当你回头,怀念的不是故事的主角。是一座城的一砖一瓦,是每一条熟悉的街,记着的模糊又忘不了相遇。

二零一四年,太不堪。又一次经历搬家换店,还有什么好说的,痛到一种程度是会无言的。是谁说的:每个人的成长大概都需要那么一个鲜血淋漓的仪式吧!这世界有一种活法,就是把自己拆开了揉碎了,再修修补补的站起来。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初读这句话,我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害怕别离,害怕生命中,突如其来的一切变故。只是,不知从何开始,学会了,怎样去送别一个人,方才不至于太伤感。在纷扰红尘中,慢慢的学会了放下,放下那些转瞬间,从我们生命中离开的人。也许会有一个角落,让我重新想起你,也许会有一首老歌,在转角的街头响起,简单的旋律,熟悉的歌词,一切的一切,依旧没变。

不论如何隐藏,每逢雨打湿记忆,像万物得了滋润一般,拉紧了外衣,再暖和的衣服,挡不住心慢慢哭泣的节奏。那一颗心,它熬过了寂寞,苦过了芳华,或许,等的不过也是一场雨。你不来,淋湿了回忆,我也舍不得放下离开,怕在刹那的瞬间,我留下一地的心思,你一脚踩下,踩破与你最美的邂逅。

相信你正在经历种种穿越人海走向我

  依旧是那条街,街头卖烤串的摊位,曾经一起坐着喝过奶茶的冷饮店,躺着欣赏夜空的草坪,以及夜色中忽然出现的萤火虫,喧闹的广场舞跳着,所有熟悉的场景中,唯独缺少了你。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个难以忘怀的地方,仅仅只是因为,那曾是我们走过路。

蒙自的雨,不适合调润笔墨,它来得太过急躁,又毫无征兆,说下就下,把你一阵好打,容不得有商量的余地,常惹得人们痛骂。然而,写不出诗词,就沾上回忆慢慢抒情,它呀,终归来自遥远的天上,看尽世间分离,带着一身的故事,等你慢慢品味。

在哪里跌跌撞撞待了三个月,才明白了一个多么浅显的道理。世界大同,如出一辙。十一月底,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感受冷风吹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我说不出来。可是生活总有个人温暖过你,然后离开。

  我们都是孤独的孩子,害怕一个人的天黑,害怕一座城市里孤独的背影,只是城市的灯火太过耀眼,忘记了,需要一个怎样的灵魂,才能把岁月过得波浪不惊。

现实,将美好一一打碎,努力拼凑,那条很深很深的痕,时光抹不去,光阴带不走。当我日复一日,擦去粉笔留在黑板上的纹路,时间和你,岁月和往事就这样溜走了。我们总以为欺骗了时间,忙过了黑夜,殊不知我抹去粉笔一生的行路,我的人生也在此刻被我挥霍,不小心吸入,有些疼眼,流几滴泪水,看不透命运安排了怎样的遇见。是否我不曾到访,那虚掩的门,便不会把我的一切出卖。

患得患失的青春总那么不知所措

  总要去尝试一些未曾尝试过的事情,总要去认识那些我们觉得会陌生一辈子的人,总要试着去忘记一些过往,忘记那段时光里的往事,忘记往事里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会有所不舍,然而我们终究总要向前走的,

不知何种缘故,记忆总是那么清晰,哪怕仅仅是一段路的相伴,我也能将那片刻的细节,记在脑海。即使过了几年,那些曾经陪我走过的人,去向也不曾知了,可就是记得,每一个笑容,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走过传说充满魔力的桥,与之说过的言语。

一天深夜我骑车到达山顶,看着那个城市我一脸茫然。灯火辉煌的万家灯火,不夜街道的不夜城市。第一次感觉那么格格不入,我也开始第一次认真思考人生婚姻。看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寸都成了我无法企及的每一寸光。我决定彻底告别,告别这个我生活了将近四年的城市。在离开的那天我写了一句话,现在看到还会有穿心的刺痛:没有陪伴,兜完了圈最终还是回到最初的起点。伫足—等待。这算是感伤吗?我想是哀悼吧!

  别离的时候,疼得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心中的无限感慨,只是默默的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在人群中慢慢消失。别离的话没有说出口,别的情绪却已装满了整片天空。待它乡再见,又不知恍惚隔了多少光阴。

每一座城市的雨季,飘落在干净的行道上,都在酝酿一份情怀,它躲在不起眼的角落,待有人前来寻觅。倘若你不曾在雨天,就着朦胧的视眼,打望一座城,欣赏一座城,乃至感悟它独有的气息,绝对发现不了。一座城的回忆,是为了某一个人,还是只为一个梦。

只是在她将将要上车时,我们相吻相拥,挥手再见。我以为我会很坚强,当我离开月台,穿越长长的走廊,走廊里的风好大,模糊了我的双眼,泪如汹涌的人潮势不可挡而来。哪有什么关系,悲伤到底是藏不住的。

  离开一座城,忘记一个人。我们虽然难以做到那么决绝,可是,谁又能记得谁过一辈子呢?不过是贪恋一段美好的青春,那些彼此陪伴的日子。离开一个地方,又去到一座陌生的城市,熟悉那里的街道,那里的小吃,习惯一个地方的风俗,重新认识一些新的朋友。一个人,不能总是装着另一个人,黯然度过一生。

我就在这样的雨季,与曾经的所有不期而遇,想要借一段黑夜,写一写心坎里的话语,月光病的不轻,黑夜也懒得理会。只能把多情的雨,放在我的心里,祈祷所有的悄然离别,在某个下雨的街头,还我错落的时光,轻轻的对我讲来。一切都在时光深处,不曾离去。

等到二零一二年除夕,时间距离我们分开已经一年多了,我想我早已经释怀了。原本想打电话祝福她一下,一想还是算了。不为证明什么,也无关紧要了。过去的过不去的,都让他过去吧!听说她过的很好,算得偿所愿吗?我想是吧!在和朋友的朝聚夕餐时,越来越感觉成长的残酷。周围充斥着结婚相亲,我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雨懂人情,它总在合适的时节,悄悄地落下几滴泪水,缓缓投下几片闪电。躲在檐下的人,挡住了雨的温柔,抓不住念想的情丝。望匆忙人群,急急而过,有些凌乱,有些熟悉,一会儿眼眸淋湿,不知是雨的滋润,还是心的哭泣。

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呆。往事渐行渐远,颠沛流离的生活总那么不如愿。对过往的种种以文字的方式祭奠,不如说我在怀念,怀念一种可能。看着自己,惆怅这岁月拂过脸颊留下的沧桑面容。

这一夜,湖旁多情,那个曾路经我青春年少的女子,此时此刻,也该在某座城市的亭台小谢,陪一个人、守望一座城,与尘埃深处,结一段缘。

远处谁又在燃放烟火

十一月某天,我发现我经常光顾的早餐店不见了!问路边扫地的阿姨,她说不知道,生意那么好。道谢!怅然!人生太过无常,我们如飘零的秋叶四处飘散,随风辗转。有太多人漂泊无依,其中就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