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当时许多家庭都以摘茶为生,尽管有茶喝

  • 2020-01-21 17:46
  • 新葡萄京
  • Views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干脆自己上山采摘。我和老伴兴致勃勃地爬到凤凰山井塔后面的山上,留守在矿山的工友和他们的家属比我们早已经来到山上了。采野茶是我们几十年养成的习惯,那时在矿山工作,山上的野茶刚一冒尖,我们矿工的休息日就争先恐后地来到万迎山或者药园山的半山坡上采野茶。七十年代初,山上的茶的确是野生的。村民的自留山那怕空在那里,也不能种植资本主义的茶苗。那时寻找野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一棵那里一棵,新茶也象羞涩的少女躲藏在岩石的隙缝处,一个上午也不过采一斤左右的山茶罢了。进入八十年代,党的农村政策好了,茶叶越来越值钱了,山上的茶并非野茶了,是近郊的农民种植的优良品种茶。

采茶就是把茶树长出的嫩芽择下来,野茶的茶树高矮不等,高的有两三米、低的不及膝盖,需要左手拉住茶树,右手择断嫩芽,不像茶场一畦畦整齐划一的茶树可以左右手同时开工采。春茶采摘先后有三道,分别是头道茶、二道茶、末道茶。头道茶在清明前后采,一芽两叶最细嫩,做成的茶因芽叶上有白毛被称为白毛尖,可以卖个好价钱;二道茶谷雨前采摘,一芽两三叶也能做细茶,或卖、或送亲朋;末道茶也就是三道茶从谷雨采到立夏,好几片叶,粗茶,基本留着自家喝。

茶叶炒好后,就放在簸箕里晾着。等太阳出来,就能把多余的水分晒干,不久就可以喝到新茶了。

而南方地区素来就有谷雨摘茶的习俗,传说喝了谷雨这天采摘的茶能清火、辟邪、明目等。所以,谷雨这天不管天气如何,人们都会去茶山摘一些新茶回来喝。

我将父母亲送的岳西翠兰,带到单位去喝。简单的用玻璃杯加纯净水泡了一杯,过不了几分钟,翠兰就在杯中渐次舒展,翠绿翠绿的,上下翻飞,像极了飞天的仙女。这时候闻一下,浓浓的兰花香气一下子就向四周扩散开来,馥郁袭人,整个办公室都被茶香覆盖。我迫不及待就着滚烫的茶水抿一口,滋味极其鲜爽,有一股甜甜的味道在喉咙里打转。没错,这就是翠兰的味道,这就是家乡的味道。和我记忆中的味道一模一样。

  这时,山下传来喧闹的机器声,却原来这里即将开发成牡丹园,推土机把一大片村民辛勤培植的茶棵连根拔起,我的心不由得惋惜这些茶树来。同时也为村民觉醒的经济头脑而高兴,无论药用牡丹还是风景牡丹都比茶更有经济发展前途。我们在未拔起的茶棵上扯那嫩嫩的叶片,还有一种湿漉漉油滑滑的感觉。我的手很苯,扯得很慢,老伴笑着说:“你呀,只会捉笔杆子。”老伴从小劳动惯了,手脚麻利,她双手不停地在叶尖上抖动,嘴里还哼着做姑娘时唱过的采茶小曲"春天采茶抽茶芽,快趁时光掐细茶。风吹茶树香千里,盖过园中茉莉花。"

图片 1炒茶"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经过几个小时的采摘,运气好时,可以摘到4斤左右,按照最初的价格--4元,可以卖个10多元,赶集时可以买几个漂亮的发卡了。慢慢地茶叶渐渐变老了,价格也渐渐跌到两元,一元半,逐渐就没人再摘了。

很多人提到二十四节气都是一头雾水,根本不太了解,谷雨是什么意思呢?谷雨节气意味着什么呢,生活中大家关注养生,那么谷雨养生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呢?还不知道谷雨养生该怎么做的朋友们,赶紧来看看下文关于谷雨习俗的详细介绍吧!

有人说,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到底有多少人都这样,一直在路上。

  小时候家时根本买不起茶叶。父亲从外面工作探亲归来,巴掌大的小信封里装一点茶叶,泡茶时只抓几小片放进茶壶,父亲却美滋滋地喝着。母亲常常因烧开水而责怪父亲,几瓶开水要耗费母亲一个上午锄的草根啊。父亲喝干沥尽的茶卤,手还舍不得离开茶壶,笑着说:“不喝了,不喝了。”有时母亲到山里亲戚那里回来,带回四五斤山楂梗,象是宝贝似的用老布包裹着,夏天天气太热时才拿出来,每次只抓几根泡在锅里,酱红酱红的,然而却比白开水好喝,特别是酷暑难当的“双抢”时喝上一碗,真是赛过琼浆玉液呢!生产队做工路过我家门口的叔伯弟兄晓得我家有“茶”喝,也过来讨着喝,母亲总是递上一碗半碗,社员们喝着笑闹着,直到一锅“茶”喝完了才走人。1965年,我姐夫的大哥调到孔城茶场任负责人,给我买了三元钱一斤的茶叶,那时鸡蛋才五分钱一只,太奢侈了,母亲说大哥既然给我们买了,那是一份天大的人情哪能推辞,只好拿回来泡了,那种清香一辈子也记得,邻居听说大宽家里有好茶,都来讨着喝一杯。母亲泡了一大壶,大家品尝都说好喝、好香。一下午泡掉了半斤茶叶,我心痛得快要窒息。

山里春天的天气如孩儿的脸,天晴的时候,草木日日长,春笋节节高,映山红渐渐开,鸟儿也叽叽喳,运气“好”的还会碰到刚从冬眠中苏醒爬出来的竹叶青蛇、菜籽花蛇、乌梢蛇等盘在茶树根。起雾的时候,雾水就像庐山常年袅绕的云雾一样,能把头发刘海都打湿,只能披着雨披采茶叶。最怕的是雷阵雨突然发作,一阵倾盆大雨过后,山洪暴发,如果没有赶在涨水之前淌水过溪,那就要绕很远的山路抹黑回家了。春天好一派草木葳蕤、动物腾骧的生机勃勃,置身这样的大自然采茶,看山“色”、听山“鸣”、闻茶香,真是使人陶醉。

有人经管的茶园我们通常是不去的,被主人逮住了少不了一顿上门的告状和母亲的竹棍。我们只去那些被人废弃的茶园里,摘一些靠天生长的茶叶。

客家人在谷雨这天的采茶过程中,会一边采茶,一边唱着山歌,以互相鼓舞劳动热情,消除疲惫,这便是采茶歌的由来。慢慢地,随着采茶歌的传唱和发展,客家人每逢过年过节或是茶山开市,这些原本只是在采茶时唱的歌,又与当地的民间灯彩相结合,同时配上茶篮、纸扇等道具,创作出了载歌载舞的采茶灯。

茶自故乡来,看着父母送来的新茶,总忘不了他们在家劳作采茶的身影。我以前在《此生是茶农》里曾经写过:

  改革开放以后,各地的茶市、茶庄如雨后春笋。老百姓生活好了,喝茶也有条件了,然而现在退休了却很少喝茶了。我继承了父亲的不吸烟、不饮酒的良好习惯,也遗传了他的病—高血压,有人说茶改药性,常年服药难免要忌茶。老伴管得很严,有时趁她不在家或不注意时沏上一杯,在洒满阳光春风鼓荡的窗前看沉浮的茶叶,呷上一口清茶,坐在阳台或者沙发上看看书听听音乐,倒也心旷神怡俨然一介幸福的老翁。

微信排版:王小懒

采茶叶最好的时节是在清明节后,纷纷绵绵的春雨下过后,低矮而老得叶子发黑的茶树也长出了脆脆嫩嫩的鲜叶。趁着上坟在山上游逛的空档,可以四处看看哪里的茶叶茂盛,可以约着伙伴一起来摘。

贵溪人请酒尚四大四小,“即四大盘四小碟”。贵溪农村“办茶”也很讲究佐菜食品大与小的数目。大盘是四盘,也有六盘、八盘的,多是当地土产,忌荤菜,如银子豆、大豆、莲藕、煎豆腐等,但其中必定要有一盘主食,即包子、饺子等;小盘大多是豆子、花生、南瓜籽等糕点。由此看来,贵溪人不叫“喝茶”而叫“吃茶”是有原因的。

每年的四月份,正是春茶上市的季节。也是老家最忙碌的一个月份。以前我不做茶叶生意,在一家社团组织上班。父母亲总要托人将做好的新茶带到省城,带给我喝。

  清明后七八天,茶苗刚露新绿,就有三三两两的村妇拎着竹蓝装着采摘的新芽在凤凰山矿露天市场和铁石宕桥头叫卖了。村民自己手工做的新茶象老干菜一样黑不留秋的,然而熟悉的味道和那一种久违的清香扑面而来,使人欲罢不能。

图片 2

图片 3

我省茶文化专家陈文华告诉记者,赣南是客家人的主要聚集地和客家文化的发祥地之一,这里丘陵山地纵横,受亚热带森林气候影响,土地肥沃,森林茂密。生活在赣南山区的客家先民为了求生存,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在大山上垦荒种茶。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懈努力,到了清代,这里已成为当时远近闻名的茶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安远的九龙山茶等。

同事们都纷纷围过来,问这是什么茶?怎么这么香?我笑着回一句,岳西翠兰,我爸妈在老家自己做的。随后,我给每个同事都分一点尝尝,大家给我的反馈都是赞不绝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