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洒满金黄色阳光的教室传来朗朗读书声,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灵魂摆渡人

  • 2020-01-21 17:46
  • 新葡萄京
  • Views

  转眼,又到了一年中的教师节,这个时候的你是否和我一样感激万千?感激那些曾为你灵魂摆渡的摆渡人。

“你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我们见过多少人,在经历生活的坎坷后,有的选择了极端地离开世界,而有的则坚持下来,成就了自己。并不是每个有成就的人,才值得赞颂。那些终生平凡的人,他们或许碌碌无为,但是他们淡然而又努力,也值得称赞。他们在面对人生的大风大浪,可以坦然应对;他们在看着他人的起起伏伏,能够淡定从容;他们也许不知“到处随缘延岁月”,但却能“终身安分度时光”。或许他们没能戴上皇冠,但至少努力过了。而这一切努力,都是自我摆渡的过程。我们都要相信,“你所有流过的泪,是一条渡你的河;你所有受过的苦,将照亮你前方的路;岁月从没有放过我们,我们亦不能辜负岁月。”

图片 1

写的好乱。什么鬼东西,不说了。睡觉。

        摆渡人系列(1)先导篇

        我遇见了一个老人,一个灵魂很老的老人.

        夜已深,这里的阴霾总是挥不去。房间的窗门都紧闭着,我痴痴地托着腮,望着在窗台前依旧歌唱的夜莺。

        我不懂她为什么这么顽固——也许她的心里住着一个极其狂妄年轻的灵魂。她要啼出血来了。唉,我叹了口气,肯定是个青年,一个空有志的青少年。老年人是不会这样的,除非——没有除非。

        我敲了敲手中的黑白棋,它两相击,发出极其清脆的响。恍惚间,我决定,逃出这个鬼地方。

        我偷拿了钥匙,从后院悄悄地溜了出来。然后,我屏息,一股气冲进了一丛森林中。计划成功。

        森林里安静极了,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喜欢这样清幽幽的地方,根本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也没有人会笑话我。

        “嗯——我很满意!”我端详四周,青蓝的叶摇曳着,我自言自语到。“回去吧,孩子。”一个声音应了我。

        这个声音一点都不像鬼,只有一点。是个老人的声音,颤抖着,有点像夜莺低鸣的声音——虽然我从没听过夜莺低鸣,但(是我倒是想象过。“嘿!老头,你是谁!”我扬着头大叫,两眼咕噜咕噜的向天到处转——也许他会从天上突然掉下来,不是吗?

        可惜,结果让我有些失望:一棵树的一旁靠着一张懒椅,懒椅上坐着一个老人。我打开预先准备的手电筒,放在地上。光很广阔,老人眼角和嘴角的皮肤都松弛下来——他跟那群福利院的老人一样,甚至比那些老人还老。那是我妈妈逼我去的,这真是我偶然看到的。他的胡子又白又长,眼睛眯得很小。也不知道他在看着什么。

        我突然想跟他聊聊,只是突然,聊什么都可以。我走到他面前,盘腿坐下,伸长脖子凑过去问:“嘿!老头,你是干什么的?”老头缓慢地偏过头来,他愣了可久了,他大概是看见了我迫切地望着他,有着星一般的眼睛盯着他,他才微微弹了弹手指,极其缓慢的说:“我是摆渡人。”

        “摆渡人?什么,摆渡人?摆渡人是做什么的”“摆渡人的灵魂”“灵魂?酷!怎么摆渡”

        我夸张地张开双臂。特意摆在老头儿面前,好像要飞的样子。他不说话了,嘴没张开。我有些尴尬,有些,所以我扬的很高的眉毛有些低了。

        “嗯······”我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神气地站起来,扬起头高傲地指着一颗星星,“我敢定,那是一个黑色的星球,上面的外星人开了灯塔上的灯!愚蠢的人类是不会知道的!”噢,可真累,一口气真短。嘿,老头,你就告诉我吧!我凑到老人面前,迫切地想知道。我愣了一会儿,“你说什么我信9!”。

      “好吧,好吧,孩子,安静点,我告诉你。”

        “好!”我立马盘腿坐在老人跟前。

        老人开始慢慢讲了:“我是一个摆人,我从前是个摆渡人。我摆渡各种各样的人从生命的一段时期渡到另一段时期。”

        “那不就是船夫吗!”

        “噢噢,是的,是船夫,灵魂的船夫。我碰见过许多许多的人,有的很老,像如今的我一样,有的很年轻,就你这么大。”

        “那都有什么人,你还记得不?”

        “记得,嗯······很久以前,有一位醉酒的诗人,飘飘然地上了我的船。我照着老规矩划起了船。可这位诗人真是喝多了,站在船上晃晃荡荡地原地走,仰天长啸,打了个饱嗝,终与坐下来,却吐了我一身。

        “那你真倒霉。”

        “以前还有一位富商上了我的船,他的背后拖着一个大麻袋,里面全装着沉甸甸的东西,他全是汗,走路左摆右摇的,船装不下,可富商倔强的说‘我必须得带着它们’我只能招呼我的喜鹊朋友,它们背起袋子,袋子太沉,喜鹊被迫不及防的沉入水中,挣扎无果······还有的就是,无数无数孤独寂寞肝肠寸断的灵魂,向我诉说无尽的悲伤,痛楚,不屈。于是船越来越沉······”

        老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气息越来越急迫,沉重。

        “那你为什么辞了不做了?”我好奇。

        “因为,因为太累了,人们无限的向我诉说,没人愿意听我说······”

        我不说话了,我第一次沉默,我竟有些同情,他是个孤独的老人。虽然我觉得似乎懂得别人的秘密很好玩。可是老人一点的不开心。他话还是很少。

        “那,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老人渐渐不说话了,他好像睡着了。我也也有点困。我没有打扰他,平静地离开了。夜莺的啼叫也停了。

        后来,我透过窗看见,森林里下了场滂沱的大雨。我顽皮走过的深深浅浅的脚印,别冲刷干净,一点也没留下。

图片 2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便是对他们最好的诠释。

前段时间,张嘉佳导演的电影《摆渡人》上映了。让我想起了克莱儿·麦克福尔的小说——《摆渡人》。那是一本让人读了欲罢不能的书,值得细细品味。

10、父亲的自责

“迪伦,你知道吗?爸爸现在真的很后悔当时没有控制住自己,打了你一巴掌!爸爸错了!爸爸真的错了!你起来,你站起来,还给爸爸一巴掌!”爸爸将白天早已疲惫不堪的妈妈抱上陪护床上,自己坐在女儿的病床旁,看着那张他抚摸过无数次、亲吻过很多次,唯一用巴掌打过一次的脸,隔了半天的时间,隐约间还是能看到手掌在脸上重重印出的痕迹。

“迪伦,你知道吗?爸爸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候,就是你出生的那一天,当医生把小小的你抱在我和你妈妈的面前,看着你一眨一眨的小眼睛,像是对这个新世界充满了好奇,我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这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礼物,我一定好好的宠爱她,她和床上躺着的女人,是我的整个世界,所有我能给的都给她们———我的心肝宝贝。”坐在病床边的爸爸握着女儿的手,大手握小手,越握越近,似乎期待那双来自躺在病床上的女儿的小手能做个回应的动作,显然无济于事,那双握着的小手没有任何动作,任由来自大手的摆布。

“爸爸刚才握的太紧了,弄痛你了吧?迪伦,你知道吗?一直以来你都是爸爸妈妈的骄傲!小时候,每当你蹦蹦跳跳来到我身边,或闹着要我抱起你,转圈、举高,或噘着小嘴,要求坐在我的肩头,看着你开心的笑了,我也跟着笑了,背着你串门,向邻居炫耀我那一刻的幸福;渐渐长大,扎起马尾辫走进校园的你,还是会跟在我的身后,像一只小跟屁虫,虽然我总是故作赶你回家的样子,其实你不知道我当时内心在窃喜,这是一种幸福。”爸爸松开了紧握着的小手,思绪回到了曾经那些留在记忆里最幸福的时刻,一边回忆,一边微笑。

“慢慢地,你开始长大了!你喜欢上了很多我们似乎看不太懂的东西,或许因为我们老了,或许因为我们跟不上时代了,你说我们不懂你,我们说你不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我们之间,就这样渐渐沟通少了,分歧多了,你成为了那个叛逆的女儿,我们成为了那个絮絮叨叨的、令你厌烦的父母。我们答应你,只要你醒来,我们会试着去了解你喜欢的那些东西,我们会支持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们会花更多耐心和时间放在与你的沟通和陪伴上!我们只要你醒来,只要你醒来!”父亲继续握着女儿的小手,回忆着。


此刻窗外下着倾盆大雨,雨哗啦啦的下着。那声音就像心碎般的破裂,而我再也不能流泪。

  九月的清晨,晴空万里,金黄的阳光直射而下“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洒满金黄色阳光的教室传来朗朗读书声,那声音犹如洪钟,震人发聩。抬眼,只见正前方站着一位手持课本的年轻女教师,身材略显高挑,穿着一身黑色套装,有着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一副大眼眶下有着微微泛红的双眼紧紧盯着我,正当我不知所措时,她站在了我面前,蹭的一下,我连忙站起来,一下子我成了全班的焦点,一双双带着好奇的眼睛看着我,顿时,我感觉我全身血液都在往上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热,手心不断冒着汗,我以为我要完了,带着一双祈求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位表情严肃,眼神不明的女老师,心里直打鼓。虽是短短的几分钟凝视,可分分秒秒对我来说都是煎熬,庆幸的是直到最后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便走出了教室,可我却再也不敢再课堂上开小差。

“现在我们站在这里的时间是剩下的日子中,最年轻的日子。”趁着大好年华,我们都要好好地做一回:摆渡人。

3、医院

“医生,请你救救我的孩子,拜托了,一定要救活我的孩子!”妈妈望着被推进手术室的迪伦,哭肿了的双眼噙着泪水,苦苦地哀求道。

“家属,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的。”医生迈着大步,急匆匆地走进手术室,关上了手术室的门。

“都怪你,你如果不打她一巴掌,她也不会离家出走,也就不会发生车祸,如果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痛苦的妈妈埋怨着坐在旁边低着头、眼里含着泪的男人。

“都怪我,我不应该一气之下打她一巴掌,也不应该对她要求太过严厉,她喜欢音乐就应该让她玩的,让她做自己喜欢的音乐。都怪我!都怪我!如果孩子这次醒过来,我一定尊重她的选择,让她做自己喜欢的音乐。我也不希望她成才、有出息了,只要她开心快乐就好。”男人紧紧地搂着怀里的女人,生怕她会离开自己一样,略有忏悔地说道。

“这个小女孩,太可怜了!头部受到严重的撞击,已经严重损伤到脑部神经了,即使活下来,也可能成为植物人!”医生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迪伦头上的血迹,并进行止血、修复、缝合。

“手术非常成功,不过很遗憾,因为孩子受到强烈的撞击,脑部神经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可能会长期处于昏迷状态,至于能不能醒来,什么时候醒来,就看孩子自己的造化了!”手术室的灯灭了,长达8个小时的手术结束了,迪伦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医生略显悲伤地口吻告诉守在手术室外的父母。

“什么?孩子她爸,医生说的是什么?你听到了吗?我们的孩子醒不来了!”母亲几乎崩溃,原本早已因长时间站立而颤抖的双腿,彻底软绵绵地瘫在了地上。

“孩子她妈,你听我说,最坏的情况,就算咱们的孩子可能永远醒不来了,但庆幸的是毕竟她还活着,还能陪伴着咱们,你没听医生说吗?只是说可能永远昏迷,说不定因为咱们照料的好,感动了上天,像电视里演的一样,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女儿还给咱们!”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假装坚强的父亲蹲下来抚摸着女人的流泪的脸颊,略带微笑地安慰道!


一觉醒来,校园的春色撩人。不觉间树木长出了嫩芽,没开的花也争先恐后的再开着。樱花大道上的樱花也开了。而我却像是还在冬天的寒风细雨中一样,心却没有一点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