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沧海桑田已无心,又在别人的戏里充当过客

  • 2020-01-15 04:13
  • 新葡萄京
  • Views

  然世间之事于我而言,我唯独喜欢那份清淡与宁静。爱着简单平淡的事物,努力按照自己心之所向去生活,不论人是非短长,亦不参与任何勾心斗角的争斗当中。我只做我自己,在人群之中我选择融洽地与相处,在独处时我选择做回最真实的自己。任悲喜自然,爱恨随心。

我本性洁,喜好天然。不喜繁华爱清寂,不喜繁复爱简单。山水,便是心中的向往,亦是心灵最终的归宿。任凭人世风景万千,沧海桑田如何变换,青山依旧,绿水常流,不改初颜。虽是我们无法同青山绿水一般,拥有永恒不变的容颜,却可以怀着一颗澄净的心灵,饱经岁月的磨难与洗礼。

我也愿,和这满院的花草,一同在这人世间修行。愿存草木心性,含山水情怀,在细碎的光阴里,悟出生命的真谛与人生的真理。愿历经百千劫难,仍旧做到得失随缘,不困于心。愿一个人,从最美好的花样年华,走至白发苍苍,耄耋之年,纵年华老去,岁月荒芜,回首过往亦是心中没有过多的遗憾与不舍。更多的,是过尽千帆后,仍旧澄澈明朗的心灵。

说不清为什么,就是喜欢寺院的清宁,喜欢袅袅供香的禅味,喜欢钟声的空明,更喜欢菩萨的低眉,年岁渐长后明白,菩萨所有的慈悲都在那一低眉的智慧里。

         纷繁世事中,人生难得恬淡。

  只是比起做人生戏剧里的那个浓墨重彩的人,我更喜欢做一个俗世烟火的旁观者,身在红尘,心在桃源。你将生活过得跌宕起伏,我却过得云淡风轻,娓娓道来你所发生的那些故事。看似与我相关,又似与我毫无相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世间女子万千,或许每个女子都为一株草木。而我的前生,许是一株清逸朴素的寒梅,在风雪中茕茕独立,傲然怒放;或许是一朵秋菊,亦当是如朱淑真笔下的菊一般“宁可抱枝香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冷月霜华,在寂寥萧索的季节里独自开成一道独特美丽的风景;又或许是一朵清净之莲;又或许,是一朵洁白似雪的梨花。我想,无论是身为何物,是花草树木,还是鸟兽鱼虫,还是作为人的我们,世间万物,一切皆有情,亦生出了性灵。我们只需要用一颗最为柔软真诚的心,便能够感受到这世间的美好与温柔。

有一日忽然顿悟,佛一直都在身边,一粥一饭,平静安稳的岁月,春天的花开,秋天的果实,这所有的馈赠都值得感恩,于是懂了,修行不在世外,不在深山远林,而在人间,在俗世,在心里;若心存善念,一切看似无常,实则都是深情。

         淡静若水,性格恬静,气质端庄,自带幽幽淡雅的香气。穿过四季风雨,将遇见与离别的途经细细打量。一颗心微微,便低入寻常烟火中。读书,听音乐,旅行,即便是偶尔发呆,也是一种宁和的自我修缮。淡淡地生活,淡淡地牵挂,淡淡爱;俗世中淘洗、沉淀,学会默默懂得,学会深深慈悲。人生阅历中,没有虚无缥缈,有的只是一颗虔诚而执着的心。花草、缘遇,皆会温良善待。偶有闲暇,约上三两闺蜜,沏上一壶清茶,坦然地聊聊彼此的心事;谈笑间,虚度一瞬光阴。

  世间之人,也许有人偏爱浓郁的烈酒,我却唯独只爱一盏清茶,爱的是那份清淡与纯净,更是那份细水长流,虽是清冽,疏淡,却足以温暖心扉。

于春天听鸟声,于夏天听蝉声。于秋天听虫声,于冬天听雪声。于白昼听棋声,于月下听箫声。或是于月下谈禅,旨趣高远;于月下说剑,肝胆益身;月下论诗,风致益幽;于月下对美人,对自己挚爱之人,情意益笃。或是于松下听琴,弹奏一曲高山流水,于竹林深处间悠悠回荡;于涧边听瀑布,感受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情;或是于山中听梵呗。于天地间,享受其山水自然之乐。

虽不知我的前生是何为何物,当我知道,应当是早已与文字,与草木结下一段不解之缘的。我也曾在行文中说过,此生最爱的,除却文学写作,除却我挚爱的梅花,那便是自由。而除了梅花之外,世间的一草一木,也总能让我触碰到心灵深处最柔软的角落。每每与之相处时,总能让我感到心静安然。

许多人,在历经风雨后渐渐的便有了一颗禅心,安于平凡度日,接受生活的悲与喜,不时的观望内心,当光阴在脸上刻下条条印记,那因善念而抚平的心的褶皱,有了光泽和朴素的质感,对那些曾经伤害过的人和被人伤害过的痛,慢慢在光阴中释怀;千年不过刹那间,世上的恩怨情仇,放下了再看,只是浮世云烟而已。

图片 1

  也难怪周遭的人笑我是“痴人”,因为一些细小的情节,竟然也能因此而拨动心弦,为此而或喜或悲。也曾有过读者问我:“他说我所过的生活似乎很“佛系,”平日里想必也是与诗酒琴茶相依相伴。”只是他们从不知道,我其实不过只是一个寻常女子而已,品茶、读书、逛街、打扮自己,所做之事,也不过寻常至极罢了。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惟愿世人,皆能脱下尘世的华衣锦服,从最深的红尘中走出来,卸下一身沉重的行囊,追求心灵的超脱与释然。愿此后,人人心中皆无挂碍,家家都有明月清风。世间风雅之生活,莫过于此。世间最惬意舒适之生活,亦是如此。

在我家的院内院外,自是种植了不少花木。虽然这些都是母亲亲手载种的,但我亦是每天悉心浇水灌溉。不仅是与其这些花草心心相印,更是因为它们的开放或凋零,都是开在我的心上,同时又落在我的心上。它们每天努力地汲取阳光雨露,而我每日也都不断地在成长,看着它们茁壮成长,我的心中亦是生出了更多的憧憬和希望。既是草木都能知晓人世风情无常变化,却从不因此而辜负了自己的生命,从不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容颜,忘记自己的初心。何况是身为人的我们,又怎能因为遇到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和挫败,就因此退缩倒下了呢?

修行终成大自在的人,会抛却杂念,不做偷心人,亦不再有偏见;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生有聚必有散,花开有荣必有枯萎时,万物生灭,兼有定数,世事无常不过如此。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