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朋友回我,3分钟抒情散文

  • 2020-05-03 12:42
  • 新葡萄京
  • Views

  站在八月的时光里,我仿佛听到了爱的呼唤——小河滋润着稻田;树影送给人们阴凉;阳光灌输果园甜蜜;月亮为爱情点灯;彩云愿作城市衣裳......

勉力落个中乘喝法,喝份真诚,喝个真性情。

那些熟悉的声音

老板答应着去弄酒菜。老李坐在了男人的对面。笑眯眯的看着他,他竟然没有一点反应。老李知道男人肯定有心事,也没有揭穿。老李起身,走到男人的身后,把一只手放到了男人的眼前上下晃悠着。“老张,哎,哎。怎么了。”

忽然,一阵比威士忌还烈的女性声音从身后传来:

  作者:雪舞晨蕊

李白“烹羊宰牛,一饮三百杯”,喝的如此痛快;

当悲伤漫过你的眉头

01
菲儿收拾起自己的衣物,离开了,留下一片狼藉,一个男人和一纸离婚协议书。

“没有烈酒,那你卖什么酒?”王儒峰有些恼火。

  雨天,就这样无端的让你烦躁,可同时也会迫使你松懈。在烦躁中,你会迷失了那个本真的自己;在被迫中,你又会释放出那个骨子里无所欲求、无所顾虑、淡然平和的自己。

你们都曾消失在那里

想着去拿个扫帚打扫一下屋子,他起身又坐下,坐下又起身。不觉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他愣在哪里,没有动弹。自己怎么流泪了?

“《Night Lights》?”

  雨天,在另外的时候却是美好的。·

万阳山,万阳山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十一天

闹市里的晚风绕过旋转门,拂过吧台上一瓶瓶列队表演的威士忌,深沉的棕。

  路边那个接着电话的男人,面色清冽,蹲在地上,显然他不想接这个电话。

也许这便是成人世界的规则,要学会忍受生活中种种与理想不符的现实,要顶着厌恶的反胃感,咽下这杯浊酒。

黑夜从此漫长

太阳公公还是和往常一样,光芒万丈,普照众生。路,依然是过去的模样,车水马龙,人头攒动。

于是,我播放了一首Gerry Mulligan的《Night Lights》,霓虹灯落,璀璨忧郁,希望他能喜欢。

  3分钟抒情散文:一杯酒的温度

每次喝酒,父亲的名言就蹦了出来,“养儿子有什么好处,诶,就是能陪我喝两杯。”父亲不算一个能喝的人,但也偶然会提起,年轻时独喝群雄的光辉事迹,只不过时光悠悠,慢慢带走了父亲的酒量,也带走了他的峥嵘岁月。

随笔

男人抬起一只手,把老李的手推开。慢慢的说:“知道你来了,做吧。”一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这时老又端来了两个热菜,一杯啤酒。

“挺好哒!那如果有人问你要最烈的酒,你怎么办?”

  3分钟抒情散文:雨夜杂思

酒一下肚,话匣子就止不住。天南海北,生活梦想,上学糗事……喝的情真意切,讲的潸然泪下,不过大部分话讲完了,第二天就记不住了,只有告别的那句记得真切,“兄弟,早日归来,你我再相聚。”

城墙之下,我已翻身骑上快马

男人慢慢起身,扶起倒在地上的一把椅子。扶起来又倒下,又扶起来再次倒下,男人索性把它扔到了一边。椅子已经断了一条腿,男人看看椅子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我们分手不是因为情感不合,而是我想等我买足了书,听够了爵士乐,再来与她争论威士忌到底烈不烈。”

  恰如我们审视这漫长的人生,无论你出身富贵还是贫贱,又有哪个人,会是一生完全一帆风顺的呢?俗言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既然世事难料,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学会坚持不懈,主动锻炼的强大,努力用丰富的思想和灵活的行动来武装自己,积极去应对那些未知的变化与灾难。

第一杯酒喝下,从喉咙直直烧进胃里。把生活中酸的、苦的、辣的、甜的,一股脑吞进肚子里。

我臆雪山的阳光照进你的眼里

老李着急的说:“你说清楚,怎么回事,我找她去。”男人摇了摇手,说:“不用了,不用了,让她走吧。让她去过她想要的生活,让她找她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人。她想要的生活我给不了她。”

2.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这样的雨夜,能让我想到的不再是轻愁,而是无边的沮丧。步行在昏暗的马路上,看着长长拥堵的车水马龙,更是平添了莫名的迷茫与无助,急迫与惆怅!

我问朋友,“你说酒到底是什么味道?”朋友回我“两个字,难喝。”

那蛋糕上的印迹

酒还是喜欢喝的扎啤,菜还是一盘花生米,一盘豆腐皮。“老三样来了,您喝好,吃好。”老板退下。

我从吧台一旁取来一瓶美国产的威士忌,调制了一杯有格调的Old-Fashioned,色调怀旧,递到他面前。王儒峰未看一眼,直接端起这杯有点甜有点苦又有点烈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何为优劣,何为对错,何为正邪?界限不知在哪一刻变得模糊,选择也不知在哪一刻变得艰难。而生存的智慧,也是在这样的犹豫和抉择里,逐渐得到了锻炼。

要说这世上最难喝的酒,想必是应酬之酒了。

一把镰刀正闪着耀眼的白光

老李说:“老张,有啥话就说吧,别憋在心里,咱俩都是老朋友了,我还不知道你。”男人摇了摇手说:“没事,我能有啥事。”随说着,又端起了酒杯。“喝,喝。”说着又想往嘴里灌。老李急忙抢过了他的酒杯。“别喝了。”

我再一次从王儒峰手中接过酒杯,走向角落,拎起一瓶爱尔兰威士忌,又调制了一杯Whiskey Soul。杯中的灵魂晶莹剔透,如绸缎般流淌,又是那么的虚无缥缈。

  3分钟抒情散文:八月,静待幸福

其实从小到大,父亲大部分时间不在我身旁,但却一直努力成为我的朋友,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掉落在水里没有声音

02
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有点冷。他裹了裹大衣领子,慢慢的向一个小酒馆走去。

王儒峰依旧低着头从我手中接过这杯Manhattan,又是一饮而尽。杯中只剩下杯底的红樱水润光泽,美艳动人,如同女人的脸庞。

  不管怎样,八月里的夏,还是有些疲惫了,开始心疼被酷暑煎熬的人们了。季节的变化,也让世界看到了转机,庄稼开始结果,果园开始成熟,人们开始思考春夏季节自己做了什么,接下来又该做点什么。八月的时光,是一种警醒,给慵懒的人们一个失败的预告,给勤快的人们一个收获的提示。

东坡“醉笑陪公三万场”,喝的如此情真意切;

灯塔的灯光很暗,月光稀薄

05
男人把脸慢慢的放在了两手之间,哽咽起来。老李一愣,男人从来没这样过啊,以前都是喝多了,啰啰嗦嗦说半天话,说完走人。可从来没哭过啊。这是怎么回事啊!看来男人是遇到坎了。

“几杯能让我喝醉?”王儒峰愁眉苦展,仿佛他只求一醉。

  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02融化了心雪下酒

你迷雾中隐约的容颜

只有刚开始的对白。两人拿起酒杯,各喝各的酒。谁也不让你,谁也不说话。偶尔两人碰碰酒杯。没有别的交流方式。

屋外,华灯初上,闹市繁华无限,在我的眼里却尽是蝼蚁的繁忙。蝼蚁来去匆匆,却还是赶不及岁月的脚步。我们努力攥紧手中的命运线,到头来还是失去的东西比把握住的东西要多得多。

  突然,你停顿了下来,表情被定格在镜子里。你的情绪一下子低沉了起来,这种莫名的伤感让你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是啊!数年光阴眨眼逝去,而你依然停留在某个记忆片段。

其实他们喝下的每一杯酒,都是独一无二的滋味。酒真正的味道,取决于喝下这杯酒时的氛围与心情。

不谈悲欢

男人喝了口酒,夹了点菜送进嘴里。慢悠悠的吃着,向窗外望去。眼神松散,没有意识的向窗外看着。每次来这里,他都是这种神态,老板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不看书。不,请把我拿一本《百年孤独》。另外,再来一杯酒。”王儒峰低着头,倒悬着杯子,递在我面前。我看不见他的眼神,但我可以感觉他哭了。

  作者:布衣粗食

入睡前,窗外才刚刚白雪微飘。早上醒来,拉开屋门,雪一下子便涌入家中,直直没过了我的脚踝。穿上最厚的衣服,外面再裹个军大衣,仍要坚持今天的工作。在零下20度的环境中,根本没有雪的浪漫。风一过,就像一把锋刃,割开棉衣,划破皮肉,在骨头上,用刀尖写下一个冷字。

我怀揣江山

扎啤是男人最喜欢喝的酒之一,五冬六夏,都是两杯扎啤,两个小菜。就这点东西,男人能在这小酒馆里喝上半天。如果遇上熟人,好吗,一天也是他。

“你猜下一首什么歌?”

  还记得多年前的友人闵,异常喜欢雨天,喜欢下雨的千姿百态。在她眼里,雨是天使散落在人间的珍珠,是对人类最友好的奖赏。一场倾盆大雨,闵会笑闹着说太潇洒痛快了。不急不慢的中雨,闵会说:听——滴答、滴答,树叶又在数珍珠了。绵绵小雨,闵会放下长发,撑起她的小花伞,搞一次雨中漫步,然后心满意足的告诉你:简直太幸福了,太浪漫了。

第二杯酒咽下,开始有点飘飘然。那幸福的、快慰的、甜蜜的回忆,全部涌上心头。

我将最后一次记起

男人瞟了一眼太阳,瞬间凝滞。怎么?他还在向我微笑。男人有点不确定,他又瞟了一眼。嗯,是的,他是在向我微笑。

时光它很守承诺,慢慢悠悠向前走。

  抒情散文很多时候都会被拿来当朗诵稿,3分钟左右的比较多人搜。下面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3分钟抒情散文,供大家参阅!

05一杯浊酒难入喉

古老的地图藏着秘密

03
一抬头,酒馆到了,酒馆还是以往的模样,老板还是原来的老板。男人走进去,找个张靠窗户的桌子坐下。老板走了过来,“张哥您好,要点什么?”男人说:“别废话,老三样。”“好来,您稍等。“老板答应着,给男人准备酒菜去了。

在夜幕里,我点燃预示繁荣的霓虹灯,门面招牌上“往事如风”四个字,光线熠熠,华彩动人。

  事实上,你是不会饮酒的,你甚至在上学路上因为一碗醪糟水醉倒路旁,酣睡过去。每当你看到酒,你提不起半点兴趣,那糟糕的味道还比不上一瓶碳酸饮料可口?

紧锣密鼓的汇集

男人哭了一会儿,含糊不清的说:“她走了,再也不回来了。”老李急切的问了一句,“你慢慢说,谁走了?”“菲儿走了,她再也不回来了,她不要我了。”说着说着又呜呜的哭开了。

终于,我已至风烛残年。在那天,我的铺子开业了。

  在那些略显小资的思想里,暴雨冲垮堤坝、淹没良田、毁坏城市的恣意,自己是丝毫没有概念的。

那是我喝过的最难下咽的一杯酒,强忍半天跑厕所吐了起来,我厌恶那样的自己,又无能为力。欧阳修曾写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而我一整晚不知说了多少奉承的话。

孩子的眼睛

男人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空荡荡的家想:这还能叫家吗?没了女人。

这回他没有一饮而尽。

  屋外就是池塘,可你离池塘太遥远。院子里,孩子们荡秋千的嬉闹声传进你的耳里。你哭了,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因为你发现,你不过是个孩子。

冻结我身体的又何止是天地的冰霜,若能纵情把生活中的羁绊都抛开,学会放下失意与悲痛,融一碗“心雪”入酒,想必更有一番滋味。

回忆藏在字与句的迷宫

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人没有说一句话。一个小时过去了,依旧碰杯无话。原来说过,男人一般都是两杯酒,这次已经四杯酒下肚。看他微微有点醉意。

5.

  假如你亦如我多年从事一个下雨就会影响业务的职业,你一定能体会到那种如猫抓心般的感觉。那些淅淅沥沥绵延不绝的雨,总会无端的扰乱到你的情绪,在忐忑中打消掉你一天的好心情。雨连续下的久了,则会让你机械的放弃思考,放弃忙碌,鸵鸟一般慵懒的缩到自己的壳子里,只想进入一种类似真空的静止状态。

那里盛满了去年的积雪

还是太阳公公好,一点也不吝啬,他毫无保留,把温暖送给人类,不偏不向。不会因为你富有就多给你一分,也不会因为你潦倒就嫌弃你,少给你一分。

我由衷享受此刻独自坐在吧台前等待第一位顾客降临的感觉。这种等待的感觉特别神圣,亦令人莫名兴奋,像极了第一次与她约会。

  八月,荷塘依旧清香四溢,那碧绿的荷叶,生长到了极致,挨挨挤挤,把整个水面都罩起来了,密不透风的样子,只有朵朵盛开的荷花,执着向往阳光,在夏风中摇曳。一些开得早一些的花,已经成了美味的莲蓬。荷塘边,孩子们眼直直地看着荷塘深处的莲蓬,成了八月天成的馋嘴图。

离家久了,土地的芳香,古城的砖房,父母的心肠,总难遗忘。不如喝一杯酒吧,让乡愁的酸甜苦辣,唤醒麻木的灵魂。

女人们依然在灯下看书

严冬,阳光照在脸上依然美好,他抬头遥望远方。地上的青草已然枯萎,萎靡不振的耷拉着脑袋。老树几乎光秃,有那么几片枯叶,在风中摇曳,好像瞬间就会洒落。

“爵士乐。”王儒峰神色黯然,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杯子。

  是啊!有时候连你自己都无法看清自己。你知道自己茫然,你选择了默认,但偶尔的情感冷漠让你痛心不已。实际上,你不会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从而给自己造成一种散漫的性格。有时你也会欺骗自己说:“这不过是种自己生活洒脱的姿态。”

一人独斟自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是上乘。阅历浅薄的我,尚做不到如大师般对月独饮,享一份清净。

我小心翼翼的找寻

04
“老张你什么时候来的?好久没见到你了,你这阵子去哪里发财了。老板来杯酒,再弄两个热菜。我和老张好久没见了,我们好好喝两杯。”来的是说话大嗓门的老李。

“十多年过去了,我有了家,家里装潢的就像图书馆一样,堆满书籍。我有了车,车里塞满了从世界各地买来的爵士乐的碟子,一遍又一遍的循环。只是她再也没有出现过。有时候,有些人,一消失,就是一辈子。”

  过了一会,我听明白了,原来是他儿子在学校打架了,他说:“男孩子调皮很正常,孩子小不懂事,不要老是打他”。女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不过男人的脸色是变了又变,本来沉默的男人,因为隐忍不发而涨红了脸。

04岁月煮酒见真情

我们策马扬鞭,我们想象

图片 1

  八月里,我们还能看到老人们在树荫里舞蹈、聊天、打牌。那些害怕寒冷的耄耋老人,不饶人的岁月,迫使老人坐上了轮椅,还许用上了拐杖,也只有滚烫的夏天,才能出门走一走,浑身的血液才有了涌动的感觉,人也更加年轻了。

几粒花生米一盘豆腐干,和三五好友天南地北是中乘;

清泉是你流淌的吟唱

“她很喜欢读书,读各式各类的书。所以,我就喜欢上买书和看她读书的样子。”

  他说:“不管发生什么事,爸爸都是爱你的,你要听妈妈的话,不要再调皮了,多帮你妈妈照看弟弟”。把电话给你妈吧,说完,男人的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晚上吃饭喜欢陪父亲喝二两小酒,6钱6的酒杯刚好3杯。

好像我们走过长长的路

“你喜欢看什么书?我帮你拿。”

  星光更加灿烂了,银河格外地明显,连河岸的牛郎织女都能看得清楚。还有月亮,皎洁明亮,愚笨的蝉总以为黑夜一直未到,一个劲地在月光下嘶鸣,即便被人逮住了,还不忘“知了、知了”,其实,它压根就不知道白天和黑夜的区别,导致自己成了人们的玩物,白白送了性命。

现在,与父亲一起喝酒的次数更少了,仅有过年回家时的几天光景。以前喝酒大多是父亲在讲话,时而谆谆教诲,时而忆苦思甜;如今却是我说的多一些,讲讲这一年的生活经历、工作成长,母亲偶尔也插两句话。在一杯杯酒中,两个男人成为了最熟悉的朋友。

树影上满是光晕

8.

  他叫着女人的名字说:“以后不要再打我儿子了,我知道错了,我求你了,别打孩子”。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他的绝望还有心痛。

家乡是个以小吃闻名的古城,最大的好处就是在哪条街,都有那么一两家小店,可以用来重温儿时旧梦。踩着摇曳的灯光进了店,要份花生米,拍黄瓜,再来个砂锅,喝酒的标配。

满是带着昨日的印痕

7.

  恰如我们对岁月的思考,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岁月的车轮每天都在滚滚向前。没有哪一刻,它会因你的烦恼或苦恼停下来;也没有哪一刻,它会因你的生死或家人的痛苦,而对你或你的家人有所眷顾。我们总是岁月的奴隶,无论我们愿还是不愿,都得不断的、被动的跟着向前走。

柳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喝的如此反叛与风流?

沉睡的沅江开始苏醒

我望着她发光的背影,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藏在时光里的故事亦随她而散,了无痕迹。

  那时的我,虽谈不上像闵那样青睐于雨天,可也会在雨天站在窗前,听雨拍打梧桐叶的韵律,看雨落入池塘激起大小旋涡,看孩子们在雨中嬉戏笑闹不断,看情侣们依偎着在雨中撑伞散步,只觉得雨天就是对平淡生活的一种调剂。闷热的天来一场雨很好,干旱的田来一场雨很好,那样的雨天,自己总是宁静安谧、舒适平和的。

飞了一千多公里回家,赶了一场故乡的雨。

裂痕召示着重生

总是用威士忌调酒,因为我觉得眼前这男人与威士忌很配。

  我所居住的小城,八月总是多彩的,像一本厚厚的精装书,封面是彩云,封底是蓝色的河面,内页是闪烁的霓虹和高高矮矮的房屋、纵横交错的街道和桥梁,还有顶着烈日讨生活的人们。清晨或者傍晚时分,阳光早早升起,迟迟不肯落山,于是乎,把白云的脸烤焦了,成了红扑扑的模样,云朵飘悠到穿过小城的河面上,再现了“半江瑟瑟半江红”的诗意。

03不忍把乡愁换酒

是拾不起的零碎希望

多年前,我曾经对她承诺过,等我们老了,钱攒够了,便到我们所在的城市中,最喧闹最繁华的街角,租一间屋子,经营一家铺子。这家铺子只营业我们大半生所收藏的书、音乐与酒。

  今夜,天空又在飘着淅淅沥沥的雨丝。

若酒真的这么难喝,那为何:

幸福还是苦难?

随后,酒杯“哐当”一声,摔在地上,满地玻璃碎片,似记忆般凌乱。

  可如果我们是主动的呢?就像这雨天,撑一把伞,就是一片干燥的空间。业务因雨天影响了,天气好的时候,多加加班就会赶上去。一切的困扰和困难总能在调整中过去,一切的顺畅都会在争取和努力中到来。即使是面对难以逆转的死亡,如果我们能以一种平和的心情面对,那余下的些许时光,也会变得多一些安然与浪漫。

说实话,我挺喜欢喝酒的。

杨柳体态丰腴

“王儒峰!你去给我拿一本《百年孤独》,背景音乐换成《Unintended》,再来一杯最烈的威士忌!”

  如今酒远了,酒的醇香味慢慢淡去,桌旁空无一人,可你依然醉意昏沉。每天早上从起床的那一刻开始,潜藏在你记忆里的自己,就开始提酒醉饮。阳光透过锈迹斑斑的小窗,落在你萎靡的脸庞上,毫无生气可言。你拿起镜子,镜子中出现一张惨白的脸,你笑了笑,用五根手指梳理了下凌乱的头发。

06尾

我想把幸福,都给你!

“在几年前,我曾经遇见了另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与她很像,尤其是眼睛。只是这个女人不喜欢看书,也不喜欢听爵士乐,却喜欢喝烈酒。我义无反顾地告诉这个女人,我爱她,至于她信与不信,我并不太关心。因为我爱这个女人,是因于像她,别无其他。人的一生不就是在追求记忆中的美好吗?以至于后来我们分开了,我都没能记住她的长相。可话又说回来,一个女人能像她,就已经很幸运了。”

  过了八月,便是秋天了,于是乎,八月,多了盼望收获美好的心情,添加了几分熬过夏天的坚韧。

准备许多下酒菜,喝得杯盘狼藉是下乘;

发现春天红艳的脸庞

我转身回至铺子内,发现王儒峰连酒钱都没留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心中甚是激动,但也只能认命,无奈惋叹。

  3分钟抒情散文:爸,我妈让你来接我

有幸在新疆工地,经历了人生中最大一场的雪。

度过劫难的沅江又变绿了

王儒峰端起眼前的Whiskey Soul,头一抬,杯子空了。

  1.冰心的抒情散文

上了桌,所有人都变成了演员,我也跟着一起,拼命将嘴角的皮向上扬,满脸堆着假笑。酒过三巡,X总面色微红,“我年纪大了,还能坐在这位置上,以后还得看你们年轻人啊。”领导偷偷碰了碰我,我赶忙举起酒杯,“X总,您这是老骥伏枥,烈士暮年啊,敬您一杯,我干了!”X总兴高采烈的举起酒杯,“哈哈,不敢当不敢当!”

只有夜色下的思绪,蜿蜒成河

于是,一位年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他是我铺子第一位客人,所以我记得很清楚。那人胸前挂着一张公司职员的铭牌,上面写着他的名字。莫名的巧合,他也姓王,叫王儒峰。

  最后这通电话,结束于男人无力而又苍白的言语。他缓缓的低下头,眼神中充满着复杂的情感,男人紧锁住眉头,按揉着太阳穴。

01序

他在这里,挑着担子

爵士乐总是那么沉缓,就像王儒峰所述故事那般令人昏昏欲睡。

  你的脸颊开始发热,头脑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比漆黑的黑夜。这时,你的耳旁只有朋友们喧闹的起哄声和嘈杂的音乐声,没有人关心你被麻醉的小脑。你努力的睁开眼,刚腾空的酒杯又被热情的满上,耳旁再次响起一句句俗套的话语。

北方的雨很凉,穿着单薄的我,在小巷口的老树下,等老友一聚,还有什么比喝酒更惬意的事呢?见了面,说不出的亲切,“走,找地方喝一杯,咱们好好说说话。”

雄狮的怒吼早已无法听清

只可惜她没能看到,因为在时光中原本好端端的两个人,走着走着就只留我孤身一人,落寞前行。在我的世界里,貌似也只有我老了,因为记忆里的她永远不会老。

  也许是职业的缘故,自己一直不喜欢雨天,?ahref='/yangsheng/zhongyifuke/'target='_blank'>妇科鹄矗?梢菜挡簧夏翘盅岬脑?颍?降资欠⒆阅谛模?故浅鲎远韵质登潮淼男枰??/p>

林清玄曾写到喝酒的三种境界。

右手托腮,纹丝不动

“我有烈酒,可是没有最烈的。”

  这会是一个好眠的夜,伴着雨丝,伴着困惑已解的好心情!

第三杯灌下,早已忘乎所以。心有不甘的、难以释怀的、迷惘不安的,统统忘记。

那被大火焚烧过的身躯

“她看书时喜欢听爵士乐,她说一旦听到爵士乐,心就能安静。因此,我也喜欢上了爵士乐。后来,我和她都特别钟爱Muse的《Unintended》,毫无缘由。”

  雨天,会让自己断断续续的思考很多。

终于熬完了一天工作,带着冻僵的身体,决定到30公里外的小镇喝上一杯。推开一家羊肉火锅老店的门,雾气直接覆盖了我的眼镜,这里的火热与门外的冰天雪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脱下军大衣扔在椅子上,突然有种风雪山神庙中林冲下山买酒时的豪情,忍不住高喊,“店家上酒,再切三斤羊肉!”

还残留初民的信仰

“那你的酒有多烈?”王儒峰眼神耷拉,望着吧台,不耐烦与我对视。

  过了没多久,电话又打了进来,这次是一个小男孩。他抽泣着声音说:“爸,我妈让你来接我”!男人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他知道他刚才的行为让女人生气了,并且把气撒到了儿子的身上,听着儿子那发颤的声音,应该是被打了,他的心被撕扯着!

独旅在外,在客地清凉的落寞中,与父亲相处的片段,总会温馨地演绎在我心灵深处,让我保持平和的心态,做一个善良的人。以漫长的岁月煮酒,才可喝出至善至美的人间亲情。

长路无涯

“给我一杯最烈的酒!”王儒峰斩钉截铁。

  为了儿子,为了家,他倾尽所有的付出,甚至卑微的去祈求一生气就乱发脾气打他儿子的变态女人,我在想一个人到底能承受多少折磨,是什么让他有勇气面对这不堪的一切。

它们已武装多时

安详的爵士乐,音符安静的飘动,王儒峰趴在吧台上,静静地睡着了。

  酒瓶倾斜,朋友模糊的脸庞让你有些迷茫,你的手颤巍巍的端起刚刚被添满的酒杯,在那么一瞬间,一个小小的酒杯无比沉重,你慢慢的端起,直至你张嘴准备一饮而尽时,你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正需要喝这杯酒?

有一次陪上级单位的领导喝酒,一个临近退休又位高权重的男人,虚伪、贪婪、官僚。出发前,领导对我说,“小张,X总喜欢戴高帽,有机会多敬他几杯”。

回忆,扑面而来

图片 2

  恰如自己对雨天心境的变化,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复杂,我们慢慢告别了单纯的年纪,也告别了单纯的心思。我们学会了比较,学会了分析,我们开始懂得在某些人眼里原本美好的意境,在另一些人看来可能就是逆境。在某个职业看来很好的天气,在另一个职业看来可能就是灾难。

一口酒咽下,已经开始凝固的身体,从喉咙到胃到全身,终于有了一些热乎劲儿,寒气与疲劳也渐渐消散。

摇曳,多情

9.

  天地间到处雾气蒙蒙,或远或近的楼群里,或昏黄、或莹白、或明或暗的灯光,在雨雾中朦胧着、忽闪着。空气潮湿异常,衣服黏贴在身上,摸一下脸颊,黏糊糊湿腻腻。本该干净整洁的路面,有车辆飞驰而过,泥点四溅让街道平添了许多狼藉。知了、蟋蟀、青蛙们丝毫不在意人类的感受,叫声此起彼伏,混合交杂在一起,只让人觉得烦乱。

对于其它,我已漠不关心

“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有最烈的酒。”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对面窗子里的光温暖而又柔软,知了和蟋蟀的声音淡去了,只留下蛙声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叫着,夜晚单纯而又静谧。喝下一杯温热的红茶,看窗前柔光里朦胧的树影,再也没有了“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的无病呻吟。只觉得你若参透,美好其实无关乎风雨。

我看到,水中的倒影

“……”

  他很无奈的听着对方的咆哮与抱怨,甚至还有一些怒火。大声的辱骂从那个男人的话筒中传来,他疲于应付,只能默默的听着女人的训斥!

身体掉落了一地

“就听这首,不准再切歌!”

  作者:竹鸿初

再不顾一切的离开

“你猜错啦!是《Unintended》。”

  曾几何时,你不过是想坐在院子里,种种花草,看看书,那番闲情逸致足够令你向往。但是一杯酒的温度太冷,人群站在河的对岸。游过去吗?不,你应该当着众人的面,喝下另一杯酒。

想寄一束稻穗给你

我直接在王儒峰的杯子里倒满了一杯未经调配、浓浓香醇的威士忌,忘记了产自哪个国家。

  这是个你儿时的场景,地点是外婆家的屋外,那时你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孩,耳边是松风阵阵,眼前是竹叶漫舞。你坐在光滑的石头上,几只母鸡在垃圾堆里觅食,不时的啄食着,偶尔得意的咯咯长鸣一声。那种悠闲纯真的一幕,始终占据着你的大脑,你想摆脱,但是记忆却像一杯酒,充斥你的整个记忆。等酒醒后,你却不得不依靠一杯酒的温度继续苟延残喘。

不容提起,也不容触碰

我没有哭诉挽留她,而是弯起嘴角,眯起眼睛,不断的微笑。

  到此时,酒瓶空空,一杯酒的温度渐渐冷却。你的灵魂顿感虚无,你像条金鱼游荡在一只空杯里。杯子沾满灰尘,偌大的房间里,你只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你摇着尾巴,在干燥的空气中垂死挣扎。

可以做枕头

“反正我的烈酒,能令人喝醉。”

  3.美文朗诵稿5分钟

他们说,一个人

“到那时,就请你大声告诉那人……”

  后记:写得太乱。好久不写了,遣词造句有些生疏了,更为恼火的是,想表达的东西太散。见谅!

之二

王儒峰面露惋惜,举杯仰头,咕噜咕噜,喉结翻滚。一杯烈酒,滚烫入喉,江湖大川,尽忘忧愁。

  酒入愁肠,舌头上的酒香在弥漫开来,接踵而至的是丝丝微辣,你感觉自己的嘴里燃起了无数的小火堆。让你更为苦恼的是,那些酒在你的肠胃里翻滚,而后和着胃酸,一起把你推向昏暗的世界。

林间的落果,清丽的鸟鸣

3.

  5.播音主持稿件抒情散文

假装听不到船夫的警告

王儒峰望着杯中红樱瞥视我一眼,我发现他眼睛里并没有眼泪。显然,这回我又猜错了。

  2.八百字的优美抒情散文

高山流水,立行世间

  抬头看看天空,阳光耀得眼都睁不开,刚刚低头揉揉眼,一朵乌云飘过来,遮住了阳光,豆大的雨滴,打得人脸生痛。八月,夏天的威力越发膨胀,把东边彩虹、西边雨的乱象演绎到了极致。一阵雨、一缕阳光、一声闷雷、一溜狂风呜咽,它们之间,只是一个脚步的距离,好似孩子的世界——翻脸比翻书还快。

只有一望无垠的辽阔才放得下

王儒峰又递来酒杯,于是我用苏格兰威士忌又调了一杯God Father,这杯酒满是性爱时的苦杏味。王儒峰接过酒杯,端详片刻,不知缘由他那么喜欢一饮而尽。

  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

伤痛辗转在一个个路口

“那你将音量调大一点!”

  酒不醉人人自醉。大千世界,喝醉的人何其多,但愿意醒来的又有几个?整日浑浑噩噩,为生活奔波,到头来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虔诚已写入目光

4.

  你甚至没有听清楚一句完整的话语,只看到眼前的人像鬼魅般若隐若现。餐桌上的大鱼大肉似乎在嘲笑你的酒量,你笑嘻嘻的伸出筷子,终于夹住一块凉拌的鸡肉,放进嘴里的那一刻,浓浓的醉意让你意识混乱。几只母鸡出现在你的脑海里。

我绚丽的梦境啊

“喂喂!你看前方是什么?”

  猜你喜欢:

芦苇花开的季节

“喂!你说等我们都老了,钱也赚够了。在闹市里租一间安静的铺子,里面只营业你收藏的书、我收藏的酒与我们的音乐,你觉得如何?”

  冷风拂过我的脸颊,凉意袭上我的心头,原来“爱”一直告别中!

呓语之一

“老王,生意兴隆!”朋友圈老友发了祝福,我很是欣慰。

  作者:Anthony

露珠不曾溶于黑夜

“你喜欢听什么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