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牛的身影彻底在家乡消失了,图为坚耶村春耕仪式现场整装待发的耕牛

  • 2020-04-30 00:32
  • 文学背景
  • Views

  据说,外出的乡邻得一些怪病的人不少,都陆续回来了,继续耕种自己的那一亩三分田地。他们的身体和故乡的土地也正在休养、恢复着……

11点整,随着两头披红挂彩的健壮犏牛以“二牛抬杠”的方式犁开第一块地,寂静的村庄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洁白的哈达在每头耕牛角上飘起。这种“二牛抬杠”的耕地场景历史悠久,几乎是中国农耕文化中的活化石,现在也许只能从春耕仪式中看得到了。

庆祝方式

“那小牛咋知道哪头牛是它妈妈”我一个劲地问娘。

喂好牛是件重要的事儿

耕牛的重要性不必我多加解释,我所知道的,是爸妈从小告知的,“饿了谁也不能饿了牛”。

  在钢筋水泥疯长的城市里,邻居家两个小孩,大人理得比较勤。那个小的快两岁半了,脚都还没有沾过地。整天圈在屋子里,什么东西都吃不香,吃不下。每天,吃饭的时侯,都像吵架了,打仗了。两个孩子个个身体像体温计一样,瘦小,对温差、气候、病痛细微细微地敏感、灵敏。一不对劲,就如临大敌,就得隆隆重重地到医院去住院治疗。医生也查不出什么原因。

上午10时许,村里的男女老少穿上节日盛装,从村子的各个角落来到村南头一块叫作“当嘉”的肥沃土地上。男人们牵着装饰好的耕牛,或扛着铁犁;家庭主妇们把春耕欢庆时用的青稞酒、卡赛(用酥油、菜油、猪油等炸成的多种面食)、切玛等放到供桌上摆着,小孩子们在田间喧闹戏耍,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

在祭完土地神、农业神之后,农民们就回到村寨。当他们一回到村子,全村的男女老少便穿着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给大、小耕畜打扮起来,由村里的头领吹螺号告知村民,村民们和当年属相的妇女、老人们一起来到准备开耕的那块耕地上。男女青年们欢欢乐乐地分成几摊子,喝茶饮酒。茶酒之后,由几个男人向首先开耕的方向烧香祭祀,竖经幡,高唱颂词,祭祀神灵,准备试耕。在参加祭祀祈祷仪式中,一般说来,每户带来一对耕牛即可,由该户主妇向天敬酒3次,在耕牛脑门上抹3道酥油,以示吉祥。在每对耕牛的轭木上插上经幡,新耕的第一犁,由属相相同的妇女撒出吉祥之气,福运之种子。其余的耕牛一对跟着一对地耕翻。此时的田地里,真是牛的世界,吼叫的闹市。

“身无一毛利,主有千箱实。”。在六十到八十年代,牛和我们生活息息相通,牛是我们山村人的“恩人”,牛对我们的恩情诉说不尽。

老家·摄于2017.12.31

  土地是生命之源,健康之本。我们应该用手、脚、头,还有整个躯体,去触摸这土地,去亲吻这土地,给这滚烫的土地来一个五体投地的至爱亲热和顶礼膜拜。

据史料记载,春耕节也有不少习俗和禁忌。如在田地里安放白石头,这源于万物有灵的本教崇拜。白石头被认为有威慑力,能驱魔吓鬼,把它放在田地中央,能抵御冰雹旱涝等灾害,保佑庄稼成熟丰收。又如,耕作时忌讳女人触摸犁铧,忌讳砍伐田边的树木,还忌讳杀生。

到春播节的那一天日出时,由一个当年属相的妇女和几个老农民,穿上节日盛装,在全村的人尚未到来之前,事先将准备好的茶酒,祝愿用的经幡,祭祀用的香炉带上,到当年破土耕地时最好的土地上摆开之后,为当年的丰收来临,庄稼的长势旺盛,在地里求祈祷,期望土地神保佑赐福。

“因为牛妈妈身上有特殊的气味,小牛一味就知道” 娘微笑着说。

割草偷懒,还好有二姐

为了让耕牛持续劳作,持续产出粪便,割草就成了我的家常便饭。不过,好在我有二姐帮衬。

图片 1

我生下来的时候,二姐就在我家了。我从来没问过二姐的身世,好像就是忘记了。甚至于多年后才得知时,已没有了惊讶。

二姐陪着我长大,当然也带着我割草。

记得那个时候我偷懒,不想割草,便想了个好办法,用干树枝在背篓里面“镇楼”,在最上面铺上薄薄的一层草就回家交差了。那个时候真是天真,虽然每次都被爸妈逮个正着,但我“镇楼”的举动还是屡禁不止。好在,二姐每次都会帮我。

除了二姐,我还有一大群因为“聚众”割草而认识的伙伴。那时候一群人在一起,一起割草,一起偷懒。

图片 2

记得我们经常会玩一种“打草把”的游戏。一群人先各自准备好一堆割好的野草,然后就将野草捆好立放在地上,一群人散开一定距离后,用镰刀投掷,如果谁用镰刀打倒草把,这些草就归那个人所有。我因为个子小,力气也小,常常是输草的那个人。但好在,二姐特别厉害。每次都能帮我赢回来。

二姐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姐姐,我很幸运她能陪着我长大成人。

  一丛丛红艳艳的杜鹃花,含着露,带着雨,热热烈烈而又羞答答地顾盼在雪白与青翠之间,如一抹抹绯艳的红霞,点缀在青天白云的长空,又如一影影红妆村姑,与白雪公主、绿裙仙子快乐漫舞。

图为坚耶村春耕仪式现场整装待发的耕牛。

敬神仪式完后,大家在一起休息,此时老中青年男人们比赛跑步、角力等游戏,还要开展本民族传统的习俗及民间体育活动等等。在比赛时,优胜者给予奖励。同时大家唱歌跳舞,尽情地欢乐。在迎接春播节之后,从第二天起,犁手们要高高兴兴地欢宴5-6天。

欢歌劲舞庆盛世,党恩暖透百姓心。如今,国家惠农政策越来越多,买农机给补贴,农民纷纷购买三轮车、手扶拖拉机,收割机、旋耕机等农具,都是机械化耕种。村里人多地少,年轻人外出打工,自家的地都转租出去。有了 “铁牛”帮忙,田间作业省时高效,轻松 “逍遥”。

2.猪粪代替了牛粪

农作物的主要肥料牛粪没了,爸妈便打起了猪粪的主意。只不过,猪粪的流程更加复杂。需要沥干、加柴灰搅拌,背回,再施肥。整个工序下来,简直不能回想。但好在,无论是什么时候,爸妈都把农活做得齐齐整整。

图片 3

谨以此文

致敬

逝去的牛耕时代

牛耕时代就这样在我的生活中落幕。但不管怎么变化,那一池庄稼仍旧长得极好。

  停下匆匆的脚步,放下沉重的行囊,亲亲,这土地。

新耕的第一犁,由一个当年属相的妇女撒出吉祥、幸运的种子,其余的耕牛一对跟着一对地翻耕。耕牛方阵绕过数圈之后,播种者们站在田地中间,接受村委会统一献上的哈达。仪式现场,彩旗飘扬、桑烟缭绕。每对耕牛后面都跟随着一位盛装的妇女,她们左手提一桶种子,右手有节奏地挥摆。耕牛犁出一条直线,她们就这样把种子撒入希望的田野。

春播节又叫播种节、试种节,本是试套的意思,是给第一次学耕地的小牛套上轭木,试耕土地。每年正月的某一个吉祥日举行仪式。按照藏族历法所定播种吉日,举行迎接仪式。在播种节尚未到来的前3-4天,要酿造青稞酒,给牲畜准备好装饰品。

大集体时,先是村里的几十头牛都拴在村仓库旁的四间房子里由专人喂养。后来,农村实行包产到户,队里按人头多少把牛分到各家。通常每户人家都能分到一头牛。喂母牛多,因为每年可以产头牛犊子,养个三月半年就把小牛卖掉,补贴家用。那时,我家6口人,分了两头牛,一头母牛,一头小牛。父亲把两小间厨房从中间用土胚隔开,娘指着西间的牛铺对我们说,这两头牛要为咱家干活,让我们好好爱护它们。从此,我们在上学之余,又多了放牛、割草、割芽子、垫牛铺的活儿。特别是到了暑假,娘把我们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除了轮到我家放牛,我和姐姐几乎每天上午都得拉着车子去割芽子,半下午时?着箩筐去割草,中间的时间在家学习。割回来的芽子铡碎后均匀地铺洒在牛铺上面,在盖上黄土,经过一段时间,便成了上好的农家肥。

2.牛粪是肥料的主要来源

农村生活的人都知道,牛粪便是庄稼作物的主要肥料来源。这也得益于耕牛天生良好的消化系统,用我不想割草时的话说就是,“牛怎么都吃不饱”。

我家的牛圈在打米房的后面,与婆婆睡觉的地方仅仅一墙之隔。因为离得太近,耕牛有点什么动静,婆婆都听得一清二楚。记得有一年秋天,某个深夜,婆婆被耕牛的叫声吵醒,跑到牛圈一看,原来是即将临产的耕牛产下了一头小牛。那个时候爸妈还在睡梦中呢。

图片 4

说得远了些。还是说回牛粪这件事。

每年春种秋播前,爸妈便会将耕牛从牛圈里牵出来,然后清理出牛圈里厚厚的牛粪,一背篓一背篓背到田地里,为施肥做准备。每年的那个时候,庄稼地里到处都是牛粪堆起的一个个小山包,好像一个个窃窃私语的孩子,预示着好收成,好不热闹。

牛粪作肥料,效果极好。

  当钢筋水泥疯长的城市,风筝零星飘起的时候,我知道,故乡滚烫的土地上,早已经是山花烂漫,野果飘香。乡邻们赤脚走在田埂上,起早贪黑,忙忙碌碌地赶春了。

仪式从祭祀开始。由一对与当年属相相符的男女和几个长者将准备好的茶、酒、经幡、香炉带到破土耕地之处祭祀土地神(农业神)。其他人欢欢喜喜地围坐在田间,喝茶饮酒。之后,犁耙手在开耕之处烧香、竖经幡、高唱颂词,祭祀神灵,准备试耕。一般说来,每三户带来一对耕牛,由该户主妇向天敬酒三次,在耕牛脑门上抹三道酥油,以示吉祥,并在每对耕牛的轭木上带上哈达。这时,由村里长者带头唱起动人的“顶鲁”(流传于西藏古老仪式歌舞长调的一种类型),歌词内容大意为:春天播种好时节,情愿天暖气候佳;青稞藜麦豆类三,我将种植于田间……

我家的“黄妮”确实老了,骨瘦嶙峋,牛毛稀稀拉拉的。1984年冬天,我家的“黄妮”病了,不进食,连最爱吃的豆饼也不闻。娘急得嘴唇上都起了泡。父亲到乡里找来兽医,给它看病,煎药、喂药。喂药时,父亲拿着竹筒慢慢地灌,娘轻轻地拍着牛的头。牛似乎感受主人的真情,双眼淌着眼泪。一个星期后,这头为我们家耕耘了十几年的“黄妮”永远闭上了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眼。我清楚地记得我大声哭喊着“黄妮、黄妮”,娘抱着牛头伤心地哭着,父亲在一旁长长地叹着气。我知道,那是对牛的愧疚,对牛的感激,对牛的不舍啊!

3.被雨淋

那时候家家户户养牛,所以附近的野草根本就不够养全村人的耕牛。为此,我们不得不进深山,割草。

深山里的草大多枯黄,衰败,要想找到些看起来“油光锃亮”的野草,也着实不容易。好在,我们这些常年进山的人,早就有了经验,哪里有好草,心里还是有个七七八八的认知的。

那时候进山,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一路上,老妈总会讲些妖魔鬼怪的故事给我听,什么成仙成魔,幻化人形,什么乌龟精,青蛙精,螃蟹精……还有她小时候经历的或者听到的奇闻异事,只要她知道的,根本不用搜肠刮肚、抓耳饶腮,老妈总能说出个大天来,滔滔不绝。

图片 5

一次又是进山割草,还是跟邻家姐姐、婶婶、嫂嫂什么的,反正一大群人,好不热闹的。可是啊,天公不作美,中途,下起了雨。

那时候是夏天,暴雨来得突然。大雨来的一瞬,我们便四散溃逃,同行的人去找避雨的山洞了,我跟老妈想着,反正也得回家了,就冲进了雨里。

回程还是一个小时的山路,而且,暴雨一直没有停过。我们到家的时候,早就浑身湿透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