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记得那一年柿子红的时候,二柿树也要不了许多花

  • 2020-04-27 01:41
  • 文学背景
  • Views

  看看家家柿子红,满村挂灯笼。

10月17日,记者采访了市民赵玉清。刚一见面,赵玉清就对记者说,秋天到了,她老家树上的红柿子像一盏盏小灯笼挂在树上,红彤彤的、圆鼓鼓的,好看极了。

霜降前后,籽粒进仓柴草上垛,西风摇落树的叶子,秋阳下的村庄越来越豁亮,高的洋楼矮的瓦房都露出了檐角。在这秋的村庄里,几树柿子按耐不住柔情蜜意从浓霜里钻出来,它们身穿大红衣装跃上枝头,似乎在翘望路的远处迎亲的花轿。老屋前,枯瘦的枝干挑起一盏盏灯笼,又像老母亲站在风里为她流浪天涯的儿女们导航。

秋风吹来的时候万物渐渐放慢了生长,柿子与其他秋天的果实一样开始慢慢地成熟了,中秋节前后青柿子泛了白,有的还有些黄,这时可以吃了,还不能摘下来就吃,要放入适度的热水中催熟24小时才能吃,这是那种又硬又甜的柿子,有青有黄。要想吃到又软又红又甜的柿子,等到满树柿子黄红的时候摘下放几天就好,也可以一直把柿子养在树上,吸天地之精气日月之光华,然后就有满树小红灯笼一样的柿子,这时人喜欢鸟也喜欢,好看又好吃。

看一看,色彩斑斓

  家里围满了乡邻,说母亲爬上门前那棵挂满红灯笼的柿子树,失足摔了下来。邻居发现时,母亲尚能勉强支撑捡起散落的果实,码满竹筐,说带给她外地的孙孙吃。之后,就昏了过去。

“回到家,外婆接过我采摘的柿子,小心地挑拣,将破损的挑出来放在盘子里,让我们食用;将较软的柿子洗净,晾干水分后放在阴凉的地方储存;将较硬的柿子放在阴凉处风干,待水分干后再放在阳光下晾晒。”赵玉清告诉记者,她的外婆还将保存完好的柿子用红线和针穿好,一串串地分边挂在房子的两侧,就是天然的小“红灯笼”,野趣十足。“老人家说,挂上这种‘红灯笼’后,家里的生活会红红火火的。”赵玉清说。

记得那一年柿子红的时候,我带着妹妹坐在碾盘上玩儿,邻居抱娃娃的花婶子叫我:“泼匪女儿,上树帮我摘柿子好不好?”一听这招呼我浑身都是劲儿,跑过去拿根绳子拴腰里三脚并两脚爬上丈把高的柿子树。脚踩稳后,甩绳子系上一个小竹篮,再把小竹篮挂在树杈上。那是棵牛心柿子树,大黄的个头熟透了也不软。我一爬上树就勾枝采摘,黄橙橙沉甸甸的柿子可真喜人,一直摘得树上只剩下稀疏的红叶子。我又一个双手抱树干脚放空,一滑溜就落入地下,眼勾勾望着我摘的这几十个大柿子。花婶儿扫眼就看出我的小心眼儿,笑着承诺道:“这柿子现在可吃不成,等我泡甜了就给你送一些。”于是,我巴眼望天黑再天亮,天亮后又是一个大白天。傍晚的时候,花婶儿的影子终于出现在她的东房角,她端着一竹饭筐红柿子冲我们家走来。那或许不是我第一次吃柿子,却是关于柿子最早最甜的记忆。

夏季的热,阳光的充足,偶尔的雨,柿子树枝叶茂盛,柿子一天天的长大,夏末,小拳头大小的青柿子,挂满了枝头。重重的柿子把树压得不再玉树凌风 风姿绰约,而是七倒八歪,还常常看到谁家的院墙上探出挂满青柿子的一枝。不过这是人们喜爱的拙态,一种果实累累的喜悦拙态。

整个山头,仿佛一片橘红色的海洋

  母亲只给我一个奇怪的规定,今后一二天把屎拉到她指定的木桶里。

“树梢上的柿子不便爬树摘下,我便找来长竹竿,轻轻地敲打柿子底部,并用篮子接住。树梢上的柿子见阳光久了,个大甘甜,轻轻地揭开皮一吸,甘甜的汁水入喉,带着阳光的温暖,带着秋风的鲜嫩,带着春水的清新。”赵玉清对记者说,她和小伙伴们吃到柿子后,心情愉悦,觉得春夏两季的等待没有白费。

女儿两三岁的时候,我从别人手里买了个小院,院里有一棵长过房顶的柿子树。秋风起,秋意凉。大小树的叶子很快就落光了。在小院这片清秋小天地里,霜染柿树红,叶子和果实都是火一般的扎眼。没人跟女儿玩时,她喜欢蹲在柿子树下拾捡那些鲜艳的叶子,还用小绳子把一片片红叶子串起来搁在窗台上。柿子熟了,鸟儿呼唤来它的亲友团,它们用尖尖的嘴啄破透亮的柿子皮一阵吸吮。地上常常有被鸟们啄落地的柿子,女儿就把摔坏的乱柿子扔到大门外的老荷塘里。这棵树年年硕果累累,成熟的柿子又软又甜又红。牙口不好的婆婆喜欢,我却烦它整日招引鸟啄落地摔得稀巴烂,惹得苍蝇嘤嘤嗡嗡。所以,只要腾出手,就会摘掉所有的柿子分给邻里亲朋。喜欢极了那种红而不落的柿子,映在老屋的白墙上像一幅暖色静物画。

睡足了的柿子树,发芽长叶仿佛是一眨眼的时间,只几天,就是一树油亮亮的新绿。

还可以买一些来尝尝

  母亲从二姨家回来,背篓里有一只黄色的,印有“为人民服务”几个字的,帆布口袋,鼓鼓囊囊,沉淀淀的。

赵玉清说:“我小时候,外婆家门前的小河边种着一片柿子树。春天到了,翠绿的柿子叶在枝条上冒出尖尖的小头,可爱幼嫩。暮春时节,柿子树上碧绿的叶片如盖如屏,叶片间隙挂满了一个个如纽扣般大小的柿子,探头探脑地往外望,像是刚出生的精致小娃娃。这时候,我们这些孩子的眼光就黏在这些柿子上了,上学放学的路上总要站在树底下张望,数数有多少柿子,巴不得赶快吃到甜美香嫩的柿子。”

村前堰埂子上的两棵柿子树年年开花结果,却一直不能收获。于是,村干部决定挖掉烧柴。如果哪一家想要也可以拿硬柴换。我家刚好有一大堆硬柴,都是通条的小洋槐树。这还是父亲抽空划船到河对岸的山坡上砍的。那山坡是外婆村里的,父亲征得村干部的同意砍了些回来编猪圈。那棵大柿子树被人掏钱买走了,我父亲用板车拉七十斤洋槐木换回一棵小柿子树。小柿子树栽在厨房前的花台边,浇水很方便,只是房前都是大枣树,小柿子树难以承接足够的阳光雨露。隔年,柿树开花了,结了不少小柿子,长大的并不多。这是棵稀罕的品种,成熟的柿子状如小磨盘。年年结二十来个,一个差不多三、四两重。树也一直没长多高,站到椅子上拿钩子往下拉伸手就能摘到。每摘了柿子,母亲拿出坛子里外洗净,在坛子内倒入冷热水勾兑的阴阳水,再把柿子泡入水里封了坛子口。一整天过后,柿子的青涩味退尽,咬一口只有厚实的甜。如今,人去房空,老屋门前长满了灌木荒草。那棵柿子树还守在斑驳的时光里,不知是否又结了磨盘柿子。

暖阳照着柿子树,蜜蜂忙着吃花蕊上的花粉。

1996年恭城被授予"中国月柿之乡"荣誉称号

  “等放到谷堆,糠桶里捂红了,再吃。”

在大家的盼望中,秋风凉了,秋叶黄了,金黄的叶子从树上打着圈儿悠悠地坠落地上,给土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柿子成熟了。孩子们带着竹篮,像猴子一般“噌、噌、噌”地快速爬到柿子树上,小心翼翼地摘下柿子,然后放进竹篮里。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我家是没有柿子树的。村民栽果树的人家也不多,印象深的是村前大堰埂子上有两棵柿子树。春末夏初,柿子花开了,四个粉黄色花瓣依偎在大叶子里,小巧玲珑,活像一个个吊着的灯罩。花瓣凋谢后,指肚大的小柿子乖巧地伏在花托上。青柿子慢慢地长大,在成长中总要脱落一部分。孩子们喜欢在树下捡小柿子,碧绿的颗粒拿在手里润滑如石子。女孩子们捡一把相约三两个坐在石碾盘子上玩抓子游戏,馋嘴的男孩子拾获后视若珍宝,他们塞在只有自己知道的烂泥里沤,并把用这土法退去青涩的青柿子当做美味。

初夏,多风多雨,每当一次风雨过后,柿子树,花落了一地。不久花托成了许多扣子大小的青色小柿子。奇怪的是,只要遇上风雨,小柿子又会落一些。原来落花 落果的原因,一是柿树怕湿喜欢干燥。二柿树也要不了许多花,小柿子多了树的营养不够,淘汰部分是为了结出优良的柿子。

一片苍茫的寂寥中

  红苕,花生,苞谷,黄豆,稻谷,只要翻得入眼,抓得上手,就想着法子往嘴里送。

赵玉清说,到了初秋,柿子被微凉的秋风吹红,像是待嫁少女的脸。有忍不住馋的孩子上树选大的摘了一个,用袖子擦一擦后放进嘴里,一啃,肉硬硬的,一股青涩味直冲口鼻。孩子悻悻地把柿子肉吐掉,盼着秋风变凉,柿子熟透。

人离乡贱,物离乡贵。在异乡的水果店里,我常常邂逅牛心、磨盘柿子,如见到久未谋面的亲人,不禁驻足抚摸良久。买几个红柿子置于案头,茶香氤氲里夜读,倦了,捧起柿子深吸一口气,五脏六腑都找到了回家的路。

在雪天会看到,谁家的光秃秃的柿树顶枝上,高高的挂几个剩下的火红的柿子,给素洁的冬增添了几许鲜艳。

红艳艳的柿子挂在枝头

  年少的我,不解母亲,为什么罚我拉屎到木桶里。不解母亲,为什么在白霜皑皑的清晨,提着那只木桶,在冰冷的河水里淘洗。不解母亲,为什么将淘剩的东西,埋在门前那块黑色的土地里,细细地碎土,轻轻地压实,严严地用草覆盖……

柿子树,一种很平凡的树,很多地方都能见到它的身影,在北方、南方,像旷野有成片高大的柿子树林,麦地,包括有的人家的院子里 乡村里更多。 也是历史悠久的果树, 《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有一次生气 时 ,飞攀上高大的柿树, 狂摘一番,扔了满地,清代有栽培 。《西游记》里的, 能吃 神力的 二师兄,曾单枪匹马打通 过一个隧道,拱稀柿洞,唐朝的故事。据记载,我国古代晋时就有栽培,那野生的就更久远一点了。 柿子树 在春天很晚才发芽长叶,不管这花那花一拨接一拨的闹春,它依旧做它的梦,它一定要睡到自然醒,像个瞌睡虫。

一定要看看这里的晒秋

  母亲是最后一个离开故乡的。那年,柿子红的时节,母亲摔伤了。我和弟弟赶到老家,已是半夜。

柿子,在中秋的时候,由于是柿子时令,色泽艳丽新鲜的柿子也会作为拜月的果品。人们会品尝到又硬又甜的硬柿子和甜的腻人的软柿子。有很多人爱吃柿子,不仅是因为好吃,还因为,一个夏季的燥热后,上天给人们送来了梨 柿子这等寒性的,尤其柿子这样大寒的果实润燥,据说上火的人吃一点柿子就好了。

十分有意思

  小方桌上,三个红得透明,红得诱人的柿子,像三只把黑夜点得通明的灯笼,展现在我的眼前。

在五月的阳光暖暖的,穿短袖衫裙子时候,柿子树长满了圆圆 大大 厚厚的叶子,碧绿的叶间开满了小朵的黄白色花。

尝一口,清香甘甜

  春风来,夏雨过,几经秋霜催。熟了,红了,满树的红柿子,像满树的红灯笼,高高的,亮亮的,耀眼的,挂在我家门前。

吸引着全国大批摄影爱好者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世界里,我最钟情于红。

易县井儿峪

  每到秋霜如雪,秋叶如画,柿子红透的时节,都会得到乡邻的邀请,我也会陪同母亲回到故乡。

这里还被命名为“中国磨盘柿之乡”

  听听孩子们在树下吟唱:“柿子熟,柿子红,满村柿树,挂灯笼……”

家家都种有数十棵柿子树

  我怯怯地回答:“嗯嗯,一点都(不)甜,还夹(涩)口。被我全吃了。”

是个真正的山村

  几场霜降过后,野外可供食用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孩子们饥荒的眼光,渴求的心,都回聚到了室内。

绿油油的麦苗、油菜

  爱不释手地拣了两个,一个爱不修口地连皮带蒂带籽几口吞掉了,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只觉得,红,还有,饿,其余,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青州柿子沟 其实是对这一带山区特色的一个统称 并不是指某个具体的村落

  摸摸我家门前那棵柿子树。

每逢柿子成熟季

  我惊奇,春风里,茁起了一棵不知名的苗,从此,它就成为了母亲手心里的宝,如我们几兄妹一样的宝。

栽种柿树已成为农家习惯和传统

  “你只能吃一个,还有两个给弟弟妹妹三个人分。”

图片 1

  我惊奇,当我们饿了的时候,母亲总会唱起:“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

车行驶在井儿峪的乡道上

  “饿鬼,这又不是洋辣子,黄了点都可以吃。”

展开全文

  父母回来时,口袋,背篓,箩筐,时常成为我眼睛跟踪的目标,精心翻找的重点。

整个村庄成阶梯布局

  “这叫柿子,红透了,像灯笼了,才可以吃。”

满城柿子沟

  接着,母亲自编童谣:“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诱哄着我们,随着节奏,轻拍着弟妹。弟弟妹妹在母亲的童谣声里,渐渐入睡……

柿子产业历来是这里农民增收的特色产业

  饥饿,加上红色的巨大诱惑,让我早把母亲的话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另一个也往嘴里送,几口下去,没了。

同乐村距今已经有300年的历史

  趁母亲不在,我伸出馋手,解开袋口,里面满是大个大个的洋辣子(番茄),青的青,黄的黄,在我馋馋的眼睛里,泛着光,透着香。

以“个大、汁浓、味美”享誉海内外

  现在,我们一家人都离开了故乡。

一堵堵夺目壮观的彩墙

  母亲“卟哧”地一声,笑了。

树上,屋顶上,空地上

  咂吧咂巴嘴,把沾满下脸的香甜舔尽,心满意足,满心忐忑地又躲了。

恭城月柿距离今天已有近千年的栽种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