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刚才做了一个梦,托清风捎去安康……

  • 2020-04-17 21:53
  • 文学背景
  • Views

  很多时候,我们都很脆弱,会因为一点点事,一蹶不振,挫骨扬灰,但你根本不懂当你经历过了之后,才知道,也不过而已,更无关痛痒。

   许是,昨日想起母亲。

我曾在一个梦里看到自己在余生那么长的时间里面居住在一座没有窗户没有门也没有人的城堡里面,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每天对于我都是一样的,可是那一刻我竟然觉得欢愉,终于我可以大胆的叫出我再也不怕任何人的话。

          他发现她真的走开了,那个早上他醒来后就没再看到她,他开始了漫长的相思。他抬头看着天空,脑子里全是花藤姐姐的样子。他看着她曾经攀爬过的树干,忽然觉得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够高大的原因吧,于是他开始期望可以长高。这是他的第三个梦想。他努力地锻炼着,在风里雨里坐着磨砺自己的意志,他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可以像树干一样高大,也不知道花藤是否真的就能回到身边,但是他只能这样孤注一掷地冒险了,因为他感觉机会不多了。最后的梦想,他要搏一搏。

十三、

大树以为小花能够醒来便再也没事了,可医生告诉大树说:在小花的血样检查中,他们怀疑小花可能患有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因为医疗技术欠缺并不能完全确定结果,医生让大树赶紧将小花转到市三甲医院再进行确认。

大树不相信自己的小花会患上这样的病。他低着头慢慢的走进小花的病房。

打开门,他见一陌生男孩正坐在小花的床边与小花说话,他想这人可能就是小花在学校谈的那个男朋友,顿时生出一股怒气来,他直接上前就狠狠的给了那男孩一巴掌。

男孩子也恼怒急了,对着小花恨恨的说道:“我是看你可怜所以来看看你,本来还想着要不要与你复合,可没想到你家竟然有个这么粗鲁的父亲,你还是好自为之吧!再见!”男孩说完话气呼呼的走出了病房。

大树看着小花,小花哭的跟个泪人一样。大树心里心疼,他知道此刻的女儿肯定是恨透了他。

  时间是世界上最忠实的朋友,它能看懂人心,看清人性,看透人生,就像自己每天扮演着小丑的角色,活在虚伪肤浅的人世间,不敢承认自己做的有多优秀,但我却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全世界,无愧于心,无愧于自己。

   是母亲,是母亲离我而去!怎么会是她呢?从此在悲伤难过时谁会安慰我呢?她还有那么多未了的心愿,怎么能把她带到另一个世界呢!我还未好好陪伴过她,她怎么舍得走呢……

我深知治愈自己的只有自己。可是我连勇气都被消耗完,我又有什么办法自救。

           这时一阵风吹来,树叶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他觉得全身的血液都不自在,他这才忽然意识到,秋天来了。年轻的时候他听说过,当遇到秋天的时候他们树叶就会变黄,变得不堪一击,他们的生命也就意味着即将终止。

十二、

小花吃了大量的安眠药,她希望就这样静静的死去。

大树看到女儿这样想不开,他后悔急了,知道自己不该打女儿,不该那样羞辱自己的女儿,大树赶紧将小花送进了当地的医院,小花在抢救中,大树就那么陷入深深的自责与内疚中,并一直祈祷着盼望着小花能快快醒来。

小花醒了,大树笑了。

小花从急救室被推了出来,大树用满怀父爱的眼神看着小花,小花却再也不想去多看一眼父亲。她无力的大声喊着“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黑夜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上帝给的一种恩赐,寂静,冷清和孤独,但对我来说却有着莫大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就像受伤的狐狸找到了足够隐蔽的山洞,她不怕任何外界的干扰,只管养伤就好,是啊!多么安心啊,安心的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黑夜好沉,我却奔波在一场生与死的别离之中。没有墓地却有灵堂,没有缘由却有远逝。哀乐阵阵,是黑夜里呼啸而过的一声尖厉的长鸣。白纱是魔鬼的手杖挥舞着的谎言与欺骗。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叶子甲竟然看到小菜虫破茧而出变成了一只蝴蝶,华丽的翅膀划出优美的弧线。当他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惊呆了,他从没想过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家伙居然可以得到如此漂亮的翅膀,,“这就是他妈妈给他准备的礼物吧?”尽管他没有诋毁和妒忌,他飞的太美了,他被他的轻盈所感染,“你教我好不好?”,树叶真诚地说,“”我要做一棵不一样的叶子,我要飞向蓝天。”

二十、

今天大树就可以带着小花出院了。

出院前,大树在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听医生交待完一切回去后所要注意的事项后连连向医生道完谢便迫不及待的往小花的病房赶去。

这也许是他此生最开心的一天,也许是因为兴奋过度,大树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开始犯晕,接着便想要倒下来。

他有一种感觉,也许他快不行了,但他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他不能倒下去,他必须坚持走到病房,他一定要最后再看小花一眼他才能走的安心。

在大树还没到病房前,小花的姑姑把这么久以来大树为了给她治病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了小花。小花听到后一阵震惊,她并不知道原来大树一直都在瞒着她,不知道自己的命原来是拿大树的命所换来的。她想到了自己先前的种种,她后悔至极,这一刻她只想赶紧见到大树并对他说一声“对不起!”

大树好不容易才走到了小花的病房处,他用尽力气挤出最后一丝微笑,看着小花。

“爸爸!”小花看到大树虚弱的站在自己面前,她大声的喊了大树一声“爸爸”。这是她第一次注意到那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就驻扎在大树头上的满头白发。

“花花,有你这一声‘爸爸’,我就知道我的罪赎清了!”

说完,大树脸上还带着残留的笑容就这样在小花面前永远的倒了下去……

  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经历了时间的变迁,懂得留了下来,不懂得也开始慢慢的懂了,就像我一样,从来不会去别人嘴里了解一个人,因为我的眼睛没有瞎。

    心却是深渊里挣扎前行的受伤者,甚至毫无希望可言。

好友睡在我旁边,静静的看着我,用着略微沙哑的声音问我:你不高兴生气都永远这样平静吗。

          时光默默无声,终于有一天,他觉得自己离不开她,是的他爱上她了。他第一次这么地喜欢另一半,他觉得即使是两粒尘埃,命运的手叫他们一起走一程便也是无限的缘分。他想把这件事告诉她,即使被拒绝也不会太遗憾,他终于表白了他的爱,但是她还是摇摇头,笑着走开了。

十八、

大树为了省钱常常不吃饭,除非饿的不行才会去买几个馒头就着白开水来填饱肚子。

大树偶尔会在中午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去医院看小花一眼,他知道小花不想见他,他也不愿让小花看到他现在虚弱的样子。所以在大家都午休的时候,他也会要求负责人给他找些可以干的活来打发时间。

一日中午,大树从外面买了些补身子的肉汤来看小花,小花正在吃着医院里拿来的午餐。见大树来了,她便不再吃下去,准备将饭菜都倒进床边的垃圾桶里。

大树急忙上去阻止了她并说道:“这么好的饭菜倒了多可惜,我们工地上有只大黄狗它每天都吃不饱,不如让我拿这些去喂它吧!”说完大树将小花手里的碗夺过去并将里面的饭菜装到一个塑料袋里。

大树看完小花后,走在回工地的路上,他提着刚才的饭菜,在一颗树叶已经快要落光的大树下坐着吃了起来。

饭菜早已被这寒冷的冬风吹的冰凉,大树却满足的大口大口的吃着,突然一颗落叶掉在了他的手上,大树心里一酸眼泪就哗哗的流了出来。他看到这片掉落的树叶想到了自己的小花那因治疗而快要掉完的头发,心痛的再也吃不下去了。

他扔掉手里的饭菜,又匆匆返回医院,此刻他只想多看看小花,多陪陪小花。

  很多人说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会真正懂得生命的宝贵,只有亲生经历过的事,才会刻骨铭心,有些事,你没有办法选择它的过程,但是你可以决定他的结果,就像多年前的小马驹,有人告诉它“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它永远不会缺席。”

   生命中一些人,总可以忽略不计。而一些人却无可替代。像母亲,随年龄渐长愈是依恋母亲……

我其实挺怀恋以前那个时候无拘无束的自己,喜欢了就认真爱,不爱了就分开。不去想太复杂的东西,不去相信什么第六感的直觉。

                                           我就会笑着把它当作秋天的一种传说

十六、

找到了一份扫地的工作大树开心极了。他往医院的方向走着,又看到一个石柱上贴着一张“招水泥工”的招聘信息。他立马就拨通了上面的联系人电话,电话那头的负责人也很爽快的就录用了他。

大树一路兴奋的跑回到医院,他想老天对他真是仁慈,一下子得到了两份工作,这样一定可以很快就能筹够给小花治疗的费用的。

他回到病房,骗小花说自己在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工资很高还是日结,而且还不用出力,只要在工地上看着就行了。

小花心里还残留着对大树的‘恨意’,她得知自己得了这个病,一点也不难过,她对大树说:“早在我刚出生的时候你就不该让我活下来,早在你把我送给别人的时候就不该再把我要回来!你干嘛要给我治疗?干嘛不让我直接去死?我的一切都给你毁了,你让我活着有什么意义?”

大树听到小花这么说他除了难过心疼就是自责。

“花花,这辈子都是爸爸欠你的,不管怎样我都会把你治好的。我知道这也许是老天在惩罚我,但他不该把对我的惩罚放在你身上。我会用我的下半辈子来向你赎罪的。”

小花没有再理他,只是将头深深的埋进了被窝。

大树的妻子为了多挣点医疗费在乡下老家每天辛苦的忙着农活没法来医院照顾小花。于是大树叫来了他的大姐来帮忙照顾。

  狗在我脚下撒尿,鸟在我头上拉屎,谁喝多了都吐我一身,当然也不是没有好事嘛,树下开出了一朵小花,我愿意为她遮风挡雨,一生一世......春天到了,小花传授了别的花粉,结出了好多种子,怎么说树叶都是绿色的嘛,当然了,这只是一个梦。不是某种隐喻.

    听不进任何的解释,像一只野兽来回奔波。只想寻找最后的答案。

图片 1

                                           如同松开一朵刚刚会说话的百合


  每个人一生中会经历千千万万的劫难,每个劫难都会或多或少让你失去某些东西而又获取某些东西,关键在于自己如何去对待?如何去取舍?站在正义的角度,去评判生命的高度,站在生命的塔尖,续写自己的流年……

   

我的世界是寂静无声的,容纳不下别人。

          那一刻他有了平生的第一个梦想,就是像蝴蝶一样飞翩。他很爱给予他生命的大树。但他更快渴望看看远处。于是,树叶每天都仔细地观察那些飞鸟和蝴蝶是怎么样的飞起来的,不管白天黑夜地练习,趁有风的时候他就忽扇几下绿色的手臂,但是一直一来他都没有真正的飞起来。

六、

大树找到了女儿,此时女儿浑身都已冰凉,他心疼的将其抱在怀里并带回家中。

回到家大树的心里依然不踏实也不甘心。他实在是太想有个儿子了,可当下的情形是一旦他又得了个女儿的事情被传开后,就再也没机会生儿子了。大树心里乱成一团,纠结了很久,他决定让女儿活下来,但是必须在天亮之前把她送走,不能让负责本村计划生育的人知道这件事。

此时已是凌晨四点,大树随便穿了件保暖的衣服并将女儿放在一只篮子里,匆匆的从家里的后门偷偷跑出去。大树沿着山路一直不停的走着,他一点也不觉得累,此时他的心里只想着“儿子得继续生,女儿也得活下来!”

走了快三个时辰,天亮了,大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他远房的一个舅爷家。大树决定把女儿送给他,毕竟舅爷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人生活。

“一切等儿子生出来再说!”大树这样在心里想着。

“舅爷,我把小花留您这您先替我养着,等过段时间一切都过去了我再来看她。”大树把女儿交到舅爷手里,只留下这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那栋楼的人走了,余乐乐不恨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