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时,加缪离开阿尔及利亚前往巴黎

  • 2020-04-14 23:08
  • 文学背景
  • Views

图片 1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的任务就是救死扶伤,把一个又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救活,赋予他们新的生命,在小说《哀伤的墙》中的主人公阿敏就是这样一个外科医生,他救活了一个又一个在袭击中负伤的人,却没有想到自己救活的那些人是自己最爱的妻子丝涵想要袭击的目标。

图片 2

1913年11月7日,阿尔贝·加缪生于阿尔及利亚的蒙多维。加缪父亲在1914年大战时阵亡后,他随母亲移居阿尔及尔贫民区外祖母家,生活极为艰难。阿尔贝由做佣人的母亲抚养长大,从小就在阿尔及利亚的贝尔库的平民区尝尽了生活艰辛。1923到1924年在乡村小学里,一位名叫路易·热尔曼(加缪对他的知遇之恩一直念念不忘,在他的诺贝尔奖答谢辞中提到了这位老师)的教师发现了加缪的天分,极力劝说加缪的家人让他继续上学。于是,加缪参加了助学金考试,并得以于1924年进入阿尔及尔的Bugeaud中学。

阿尔贝·加缪是法国著名作家、哲学家,被誉为存在主义文学、“荒诞哲学”的代表人。加缪生于阿尔及利亚,因为父亲在战争中死亡,所以跟着母亲在贫民区长大;著有《局外人》、《鼠疫》等作品,他创立“荒诞哲学”,于195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加缪的作品充满“荒诞”色彩,主张要在荒诞中奋起反抗,在绝望中坚持真理和正义,成为那一代人的代言人和下一代人的精神导师。1960年,加缪因车祸而死,时年47岁,身上还有一部没完成的长篇小说手稿《第一个人》。人物经历图片 3加缪 1913年11月7日,阿尔贝·加缪生于阿尔及利亚的蒙多维。加缪父亲在1914年大战时阵亡后,他随母亲移居阿尔及尔贫民区外祖母家,生活极为艰难。阿尔贝由做佣人的母亲抚养长大,从小就在阿尔及利亚的贝尔库的平民区尝尽了生活艰辛。1923到1924年在乡村小学里,一位名叫路易·热尔曼(加缪对他的知遇之恩一直念念不忘,在他的诺贝尔奖答谢辞中提到了这位老师)的教师发现了加缪的天分,极力劝说加缪的家人让他继续上学。于是,加缪参加了助学金考试,并得以于1924年进入阿尔及尔的Bugeaud中学。 1930年加缪进入哲学班学习。首次得肺结核,生病的经历让他感受到生命对于人类的不公。1931年结识哲学教授Jean Grenier。加缪年少时是阿尔及利亚竞技大学队的门将,可惜1931年因为肺病终结了足球生涯。加缪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只有通过足球,我才能了解人及人的灵魂”。1932年,他在《南方》杂志上第一次发表随笔作品。1933年,他进入阿尔及尔大学攻读哲学和古典文学。 1934年6月,与Simone Hié结婚,一年后离婚。加缪1935年开始从事戏剧活动,曾创办过剧团,写过剧本,当过演员。戏剧在他一生的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1935年秋天他加入了法国共产党阿尔及尔支部。但由于他与穆斯林作家和伊斯兰宗教领袖来往,对党在阿尔及利亚的政策有不同看法,因而于1937年11月被开除出党。1936年毕业,论文题为《新柏拉图主义和基督教思想》,但因肺病而未能参加大学任教资格考试。 1936至1939年,一开始在劳动剧院(Théatredu Travail),然后在团队剧院改编并参演众多剧目,如马尔罗的《蔑视的时代》(Letemps dumépris)等。 1937年,加缪就出版了随笔集《反与正》,第一次表现出自己思想的锋芒。他的随笔涉及到了人在被异化的世界里的孤独感、人面对自身的罪恶和死亡威胁时应该如何做出选择等等。1940年,阿尔贝·加缪来到法国首都巴黎,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先在《巴黎晚报》从事编辑工作。这一年的6月14日,希特勒军队的铁蹄就踏进了巴黎市区,很快,由纳粹扶植起来的法国傀儡政权维希政府开始运作。这年的冬天,加缪带着妻子离开沦陷的巴黎,来到了阿尔及利亚的奥兰城教书,在这里一共住了18个月,正是这一段生活,使他酝酿出《鼠疫》。 1942年,加缪离开阿尔及利亚前往巴黎,开始为《巴黎晚报》工作,然后在伽里马出版社做编辑,秘密地活跃于抵抗运动中,主编地下刊物《战斗报》。 加缪因小说《局外人》成名,书中他形象地提出了存在主义关于“荒谬”的观念。随后,他开始写作哲学随笔《西西弗的神话》。 1943年4月,加缪结识了萨特(让-保罗·萨特)和波伏娃,在哲学和戏剧等方面的共同爱好使他们成了非常亲密的朋友。然而萨特倾向于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而加缪则对苏联社会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1944年法国解放,加缪出任《战斗报》主编,写了不少著名的论文。 1945戏剧《卡里古拉》首次演出。1947年的长篇小说《鼠疫》曾获法国批评奖,它进一步确立了他在西方当代文学中的重要地位,1949年12月,戏剧《正义者》首次演出。 1951年加缪发表了哲学论文《反抗者》之后,遭到了左派知识分子阵营的攻击,并引起一场与萨特等人长达一年之久的论战,最后与萨特决裂。这时人们才发现,加缪是荒诞哲学及其文学的代表人物。 1954年春天,《夏天》出版。10月4、5、6三天,他前往荷兰作短暂旅行。这是加缪唯一一次访问这个成为他的小说《堕落》发生地的国家。加缪在阿姆斯特丹停留了两天。在海牙,他参观了Mauritshuis博物馆,对伦勃朗的作品赞不绝口。11月1日,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战线开始袭击阿拉伯和法国平民,随后阿尔及利亚战争爆发。 1955年3月,《一件有趣的案件》(Uncas intéressant)上演,改编自Dino Buzzati的作品。4月,访问希腊。5月到转年2月,为《快报》(L‘express)写专栏文章,评论阿尔及利亚危机,所有文章以后,以“ActuellesIII”为题结集出版。 1956年,阿尔贝·加缪发表了中篇小说《堕落》,还出版了包括6个短篇小说的集子《流放与王国》。这个时候,他的思想多少已经开始转向基督教伦理的探讨,对过于世俗化的道德和存在的命题,已经不那么感兴趣了。中篇小说《堕落》的发表,实际上是对萨特为代表的存在主义知识分子的一种质疑。最终,历史证明了阿尔贝·加缪更加正确,而萨特在当时似乎正确,但是后来则并不正确了。 1957年10月,瑞典文学院宣布,44岁的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获得了该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阿尔贝·加缪因此成为了这个奖项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之一。这一年的12月,他在瑞典的一所大学做了一场题为《艺术家及其时代》的演讲,他说道:“面对时代,艺术家既不能弃之不顾也不能迷失其中。如果他弃之不顾,他就要说空话。但是,反过来说,在他把时代当作客体的情况下,他就作为主体肯定了自身的存在,并且不能完全服从它。换句话说,艺术家正是在选择分享普通人的命运的时候肯定了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艺术的目的不在立法和统治,而首先在于理解。” 1958年《瑞典演讲》出版。在Lourmarin买了一幢房子。 1959年《鬼怪附身的人》上演。同时,加缪千方百计想实现一个渴望了许久的梦想:成立自己的剧团。 1960年1月4日,加缪搭朋友的顺风车从普罗旺斯去巴黎,途中发生车祸,加缪当场死亡,年仅47岁。在他随身携带的提包里,还有一部没有完成的长篇小说手稿《第一个人》。加缪的代表作图片 4加缪 长篇小说:《局外人》《鼠疫》《堕落》《快乐的死》《第一个人》。 短篇小说:《成熟的女人》《困惑灵魂的叛变》《沉默之人》《宾客》《石头在长》《乔那斯或工作中的艺术家》。 戏剧:《卡里古拉》《修女安魂曲》《误会》《围城状态》《义人》《附魔者》。 散文、评论集:《反与正》《婚礼》《反抗者》《夏天》。加缪名言 1.重要的不是治愈,而是带着病痛活下去。 2.当对幸福的憧憬过于急切,那痛苦就在人的心灵深处升起。 3.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厮杀后的胜利,而是能在苦难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 4.自由应是一个能使自己变得更好的机会。 5.真理在人那里获得生命力,并且展现出来。 6.所有伟大的事迹和伟大的思想都有荒谬的开头。加缪和萨特 1943年4月,加缪结识了萨特(让-保罗·萨特)和波伏娃,在哲学和戏剧等方面的共同爱好使他们成了非常亲密的朋友。然而萨特倾向于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而加缪则对苏联社会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 围绕加缪的《反抗者》,两人在萨特主编的《现代》刊物上发生论战。让松――刊物的一个普通编辑――写了长文抨击加缪,挖苦加缪是“君子”、“红十字道德”等,言词激烈。 加缪怀疑这篇文章是受萨特的指使而写(事实上萨特也感到为难,因为他的刊物必须对《反抗者》发言,但又不同意加缪的见解,犹豫了一阵子后,才由让松写了上述文章,萨特也觉得措辞过于严厉),感到友情受了伤害,紧接着写了著名的“致主编先生”一信,将矛头对准萨特:“我亲爱的加缪:我们的友谊多艰,但我还是感到惋惜。如果您今天断绝了它……”两位朋友因思想对立而陷入情绪的激烈状态,一场“争吵”之后,从此势不两立。 “匈牙利事件”是一个极限,他不可能允许自己矛盾下去。在以后的许多历史事件中,作为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他为一切受压迫者说话,“成了一个观点举足轻重的道德在场者”。这就是说,他在道德人性的点上,与加缪殊途同归。然而,他和加缪都没有丝毫和解的意思。 中篇小说《堕落》的发表,实际上是对萨特为代表的存在主义知识分子的一种质疑。最终,历史证明了阿尔贝·加缪更加正确,而萨特在当时似乎正确,但是后来则并不正确了。人物评价图片 5加缪与孩子 萨特:“加缪在20世纪顶住了历史潮流,独自继承着源远流长的醒世文学,他怀着顽强、严格、纯洁、肃穆、热情的人道主义,向当今时代的种种粗俗丑陋发起了胜负难卜的宣战”。 福克纳:“加缪有着一颗不停地探求和思索的灵魂。” 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辞:“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和道德家,通过一个存在主义者对世界荒诞性的透视,形象地体现了现代人的道德良知,戏剧性地表现了自由、正义和死亡等有关人类存在的最基本的问题。” 法国作家文化部长马尔罗:“加缪的作品始终与追求正义紧密相连。 《纽约时报》:“加缪的作品是从战后混乱中冒出来的少有的文学之声,充满既和谐又有分寸的人道主义声音。”

雅斯米纳·卡黛哈本名为穆罕默德·莫莱赛奥,重要著作有当代东方三部曲:《喀布尔之燕》、《哀伤的墙》、《巴格达之歌》。

小说《哀伤的墙》的作者本名为穆罕默德·莫莱赛奥,曾是阿尔及利亚军队军官,在阿尔及利亚内战期间,他为了躲避军方对书籍的审查,采用了他妻子的名字“雅斯米纳·卡黛哈”这个笔名。曾经在战争中的军官经历,让卡黛哈对战争、人性、生命等有了更深的思考,特别是对当代伊斯兰世界的政治冲突尤为关心。《哀伤的墙》以小说的形式展现了当代伊斯兰世界的冲突和矛盾,当一直沉浸在富有幸福生活中的外科医生阿敏,发现自己的妻子丝涵发动了自杀式恐怖袭击,他始终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在失去爱妻后,阿敏开始探寻丝涵为什么会走这种极端方式之路。阿敏始终坚信“绝对没有任何东西的价值胜过生命”,即使在自己的故乡面对满目疮痍,他依然想用自己的力量来挽救那些毅然赴死的灵魂,但是令人讽刺的是,小说的结尾却是另一场自杀式恐怖袭击,就像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隔阂与仇恨,源源不断,那是一个似乎永远无法解开的死扣。

说起伊拉克,乃至中东,你是怎样的印象?

1930年加缪进入哲学班学习。首次得肺结核,生病的经历让他感受到生命对于人类的不公。1931年结识哲学教授Jean Grenier。加缪年少时是阿尔及利亚竞技大学队的门将,可惜1931年因为肺病终结了足球生涯。加缪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只有通过足球,我才能了解人及人的灵魂”。1932年,他在《南方》杂志上第一次发表随笔作品。1933年,他进入阿尔及尔大学攻读哲学和古典文学。

图片 6

图片 7

主页君对这一块了解很少,但仅只是一般新闻报道里的词汇就让人晕眩:战火、苦难、仇恨、死亡、恐怖、冲突……

1934年6月,与Simone Hié结婚,一年后离婚。加缪1935年开始从事戏剧活动,曾创办过剧团,写过剧本,当过演员。戏剧在他一生的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1935年秋天他加入了法国共产党阿尔及尔支部。但由于他与穆斯林作家和伊斯兰宗教领袖来往,对党在阿尔及利亚的政策有不同看法,因而于1937年11月被开除出党。1936年毕业,论文题为《新柏拉图主义和基督教思想》,但因肺病而未能参加大学任教资格考试。

《哀伤的墙》

在犹太人托马斯的小说《幸运男孩:从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的回忆》这本书中,托马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真实回忆,来讲述犹太人被屠杀的历史,而自己选择放弃仇恨去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希望“奥斯维辛悲剧永不重演”。而在巴以冲突中,如果双方都能放下曾经的偏见,选择原谅对方,那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时,上初中,电视和报纸每天都铺天盖地在分析这一场战争。官媒的意见多半是谴责美国侵略伊拉克,而我却觉得美国是去打怪物萨达姆、解放伊拉克人民的。两种看法虽对立,如今看来,不过是彼此翻版。

图片 8

“向着光明走去的人永远不会孤单。”这是雅斯米纳·卡黛哈官网首页滚动的一句话。被誉为“继加缪之后,阿尔及利亚当代最重要的作家”,雅斯米纳·卡黛哈的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加缪,不管是读他的书还是听他的电视访谈。这位出生在离当年小王子降临地球处不远的撒哈拉村庄的“贝都因人”,也是一位在阳光和苦难下长大的孩子。

但是双方始终都各持偏见和各自的信仰,你用战争中的军事力量摧毁了我的家园,对于没有抵抗能力的我,似乎只能选择用自己的生命来杀害你们那些幸福生活的平民,于是你又开始进一步打击,如此周而复始,反复循环。

说这些,是因为理想国最近出了一本和这直接相关的书——《巴格达警报》(作者雅斯米纳·卡黛哈,被誉为“继加缪之后,阿尔及利亚当代最重要的作家”),它以伊拉克普通人的视角讲述了战争之后他们的遭遇。读完之后才知道,一个旁观者得出结论是多么容易且不负责任。

1936至1939年,一开始在劳动剧院,然后在团队剧院改编并参演众多剧目,如马尔罗的《蔑视的时代》等。

军人还是诗人

只是,为了所谓的信仰,而置最宝贵的生命而不顾,这难道就是信仰的价值?在阿敏回到故乡与老者的对话中,也许可以看到些答案。

那是一座被仇恨、困惑、焦虑和绝望所掏空的城,而美国人和萨达姆在点燃这仇恨中究竟谁扮演的角色更重,很难再轻易下结论。

1937年,加缪就出版了随笔集《反与正》,第一次表现出自己思想的锋芒。他的随笔涉及到了人在被异化的世界里的孤独感、人面对自身的罪恶和死亡威胁时应该如何做出选择等等。1940年,阿尔贝·加缪来到法国首都巴黎,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先在《巴黎晚报》从事编辑工作。这一年的6月14日,希特勒军队的铁蹄就踏进了巴黎市区,很快,由纳粹扶植起来的法国傀儡政权维希政府开始运作。这年的冬天,加缪带着妻子离开沦陷的巴黎,来到了阿尔及利亚的奥兰城教书,在这里一共住了18个月,正是这一段生活,使他酝酿出《鼠疫》。

写作拯救人生

“每个巴勒斯坦的犹太人都有点像阿拉伯人,每个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都无法否认自己是个犹太人。”

今天微信,分享的是一篇关于《巴格达警报》的书评,来自独立记者、文化专栏作家云也退(主持微信公号:云也退,id:yunyetuitui)。

1942年,加缪离开阿尔及利亚前往巴黎,开始为《巴黎晚报》工作,然后在伽里马出版社做编辑,秘密地活跃于抵抗运动中,主编地下刊物《战斗报》。

雅斯米纳·卡黛哈本名穆罕默德·莫莱塞奥,1955年1月10日出生在阿尔及利亚境内撒哈拉沙漠的小村落。父亲曾是民族解放阵线(FLN)的军官,穆罕默德九岁时父亲送他去军校,他在那里完成学业,成了一名军官,在部队服役二十五年,直到2000年退伍。

“为什么在同血缘的近亲中会有这么多的仇恨?”

图片 9

加缪因小说《局外人》成名,书中他形象地提出了存在主义关于“荒谬”的观念。随后,他开始写作哲学随笔《西西弗的神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