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埃科来到中国参加他的小说《波多里诺》中文版出版系列活动,惊叹者多半仰慕埃科的博学

  • 2020-04-09 09:56
  • 文学背景
  • Views

图片 1

摘要: 在一个智者纷纷倒下、愚者四处欢奔的时代,每一位智者的离世,总是令人忧伤。2016年2月19日,惊闻华东师范大学青年学者江绪林自尽。20日清晨,又看到意大利符号学家、作家安伯托·埃柯去世的消息。同为七零后, ...

据BBC消息,意大利作家、符号学家翁贝托埃科去世,享年84岁。

图片 2

《树敌》 [意]翁贝托·埃科 著 李婧敬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6年10月

图片 3

翁贝托埃科1932年1月5日出生于意大利亚历山德里亚,博洛尼亚大学退休教授。2007年,埃科来到中国参加他的小说《波多里诺》中文版出版系列活动,这也是他最近一次来到中国。

图片 4

艾柯是写小说的圣手,编故事的鬼才,其名作《玫瑰的名字》早被译成几十种文字,销售超过1600册,其他小说皆以博学和解锁各种密码而闻名,如《傅科摆》,波谲云诡,枝蔓复杂,处处都有陷阱,处处都有历史的残片和智慧的火花。然而,写过五部畅销作品的小说家埃科,其实还是公共知识分子、符号学家、史学家、美学家和哲学家。埃科并非贪多嚼不烂,绝不会浅尝即止,他在每个领域都成就不菲,其杂文更因博学和深奥而让人印象深刻。

在一个智者纷纷倒下、愚者四处欢奔的时代,每一位智者的离世,总是令人忧伤。2016年2月19日,惊闻华东师范大学青年学者江绪林自尽。20日清晨,又看到意大利符号学家、作家安伯托·埃柯去世的消息。同为七零后,江绪林的自我选择,让我脊背发凉。黑暗中秉烛前行,连同执烛者皆如此易于在风中夭折,怎能不令人悲愤难抑?比起江绪林的离世方式,84岁的埃柯,因罹患癌症在家中安然离开他所挚爱的世界,是情理之中的事。在孕育欧洲文明的国度,而非一方仍旧处于中世纪的野蛮茂密生长的土地,一位学者才可心神静怡、灵魂安然的去往天国。 在世界艺术史上,埃柯被颇多玫瑰般美好的符号身份所环绕:小说家、美学家、批评家、神学家、藏书家等等。诸多美好身份互相交织的斑斓花环,使得埃柯成为世界级学术明星的同时,亦被大众文化所神话。被大众文化所神话的埃柯,是玫瑰之名下的埃柯,而非真实的埃柯。在埃柯离世之际,剥离其大众文化领域的神话学光环,我们可以看到埃柯真正擅长的三个领域:小说、中世纪神学以及符号学。但在一个各学科细分如毛细血管、互不干涉的时代,任何一个领域,做到顶级,已属不易。埃柯却在诸多领域,皆有建树,这颇为不易。埃柯显然是我们时代所剩无几、为数不多的智者。 最彰显埃柯才华的领地,不在哲学领域,而在文学领域。埃柯的文论性著作,诸如《开放的作品》,比起法国符号学大哲巴尔特明显差一个等级。在二十世纪,欧美众哲辉映、争相璀璨的时代,埃柯不是哲学界的大师级人物。虽然他在意大利,以符号学家的身份声名卓著,但相比法国哲学家福柯、巴尔特、德勒兹等人,埃柯明显处于哲学领域的第二梯队。让埃柯在世界范围内斩获盛誉的是他的小说《玫瑰之名》。《玫瑰之名》是一部以中世纪神学斗争为背景、穿着侦探小说外衣的符号学巨作。中世纪神学是埃柯写小说的最佳素材,因这是他从大学期间便开始痴迷的研究项目,并因此获得过神学博士学位。离开大学校园之后,埃柯去意大利一家电视台工作。电视天然具有的大众文化传播效应,使得埃柯懂得了如何在学术与大众、小说与读者之间,建立起具有诱惑力的沟通桥梁。

作为一名西方当代思想家,埃科最独特的地方在于其将学术和虚构之深浅两极共冶一炉,小说中有学术,学术中又有叙事性;而埃科其人也同样有着这种复杂和简单共处的人格魅力,他被美国《新闻周刊》称为超级明星教授、令人愉悦的重量级(Lighthearted Heavyweight),1995年,他甚至登上了时尚杂志《VOGUE》,成为明星级的学者。

艾柯和他的《美的历史》。资料图片

埃科的《树敌》收文15篇,内容跨越古今、游走多重世界,将作家的多重身份融合于一本书中,从中我们既能看到学者埃科的哲学反思、文学惦念,又能看到公共知识分子埃科的借古讽今、针砭时弊,有小说家埃科创作历程的蛛丝马迹,也有老顽童埃科以妙想奇思书写的生活滋味。读埃科,即使没被说服,依然可能深深被折服。埃科的书常常让内行惊叹让外行悲叹,惊叹者多半仰慕埃科的博学,随手一捻,就是上下千年的文学公案;信笔一写,各种典故排山倒海而来。埃科能言擅道、巧舌如簧,喋喋不休得颇有巴洛克的繁复风格。他的书通常很挑读者,一旦读者缺少西方文学背景,埃科的博学就成为负荷,读不懂的人只能在他的书里载浮载沉,像汪洋大海里永远找不到方向的小鱼。

图片 5

翁贝托埃科

2月19日,当代欧洲着名学者和作家翁贝托·艾柯因癌症在意大利家中辞世,享年84岁。2月23日,艾柯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意大利米兰市中心斯福尔扎城堡举行,意大利多位政要、各界名流以及数以千计的民众自发前去吊唁,为其送行。与此同时,在中国,也掀起了一股追思艾柯的浪潮,出版界、文学界各种纪念活动纷纷筹备举行。在豆瓣网艾柯的标签下,写着这样一句话:“瞧瞧这怪老头儿……”就让我们从出版社编辑、译者以及作家的视角来瞧瞧这怪老头儿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