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艾特马托夫因这部作品获得了哲学作家的称谓,■艾特马托夫是前苏联多民族文学的骄傲

  • 2020-03-01 02:48
  • 文学背景
  • Views

1966年起,艾特马托夫任前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应当说,自此在他的文学生涯之外,又增添了政治生涯。1976年起,艾特马托夫担任前苏联作家协会理事会书记。他还是吉尔吉斯斯坦共产党中央委员和吉尔吉斯斯坦科学院院士。1978年获得“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1990年,被任命为前苏联总统委员会委员。前苏联解体后,艾特马托夫被任命为俄罗斯驻卢森堡大使。1993年底,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又任命他为该国驻比利时大使兼驻欧洲共同体和北约代表。而他作为俄罗斯驻卢森堡大使的任期要到1994年春才届满,于是一时出现了一人身兼两国驻外大使的奇特现象。这也是历史的机缘与巧合。有许多读者认为他的晚年没写出更多作品,认为他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过于靠近政治。但是,这恰恰印证了一个作家是不可能脱离时代的,1991年后的社会巨变,也是他作为一个作家所始料不及的。在剧烈的动荡和变化中,他只能近乎于无助、无奈地静观其变,也由此走向他人生的终点。

钦吉斯·艾特玛托夫生于苏联吉尔吉斯斯坦塔拉斯山区一个农牧家庭,毕业于高尔基文学院,是苏联著名作家。他于1952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查密莉雅》、《白轮船》、《一日长于百年》等,曾获得苏联国家奖金和列宁奖金等荣誉。艾特玛托夫还曾担任过俄罗斯驻卢森堡大使、吉尔吉斯斯坦驻欧洲共同体和北约代表等职务,2008年,艾特玛托夫逝世,享年79岁。人物经历图片 1艾特玛托夫 1928年12月12日,艾特玛托夫出生在苏联吉尔吉斯斯坦塔拉斯山区舍克尔村一个吉尔吉斯族农牧民家庭。 1937年,苏联“肃反”,任州委书记的父亲蒙冤被杀害。父亲死后他与母亲相依为命,卫国战争年代他当过村里的记工员,以后在农学院学习并当了畜牧技术员。 1952年开始发表作品。1958年自莫斯科高级文学培训班毕业后,在《新时代》杂志发表了中篇小说《查密莉雅》,开始成名,由此跻身苏联文学界。 1959年,艾特玛托夫加入苏联共产党。 1962年,发表小说集《草原和群山的故事》,次年因该书获列宁奖金。 1966年,发表中篇小说《别了,古利萨雷》。 1968年,《永别了,古利萨雷》获得了苏联国家奖金。同年,艾特马托夫获“吉尔吉斯人民作家”称号。 1970年,发表《白轮船》。 1971年,获得了列宁勋章。 1977年《白轮船》获苏联国家奖金。 1978年艾特马托夫获得“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1980年,发表《一日长于百年》。 1983年,《一日长于百年》获苏联国家奖金。 1966年起,艾特马托夫任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 1976年起,艾特马托夫担任苏联作家协会理事会书记。他还是吉尔吉斯共产党中央委员和吉尔吉斯科学院院士。 1990年,被任命为苏联总统委员会委员;苏联解体后,他被任命为俄罗斯驻卢森堡大使。 1993年底,吉尔吉斯总统任命他为吉尔吉斯驻比利时大使,兼驻欧洲共同体和北约的代表;其后一直同时担任吉尔吉斯驻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三国大使兼驻北约和欧共体的代表。他作为俄罗斯驻卢森堡大使的任期要到1994年才届满,一人身兼两国驻外大使。 1996年,发表《卡桑德拉印记》。 2008年4月间,传出艾特马托夫因病入院的消息,5月16日,德国纽伦堡当地一间医院证实艾特马托夫因“肾脏功能不全”接受治疗。 2008年6月10日,钦吉斯·艾特玛托夫在德国纽伦堡病逝,享年79岁。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发言人宣称“艾特马托夫因肺炎不治去世。”艾特玛托夫名言 权力,权力,哪怕只有两个人的地方,那儿也有支配人的权力。 可能,正因为有了理想,生活才变得这样甜蜜;可能,正因为有了理想,生活才显得如此宝贵…… 就因为他一点也不滑头,所以大家都取笑他。 生活中常常是这样:流言一传十,十传百,会把任何伟大的,造福于民的、经过苦苦思索、历尽种种磨难才获得的思想歪曲成于己、于真理都无益的邪说。 这会儿我又一次站在这幅镶着简单画框的小画前面。明天一早我就要动身回家乡去,因此我久久地,出神地望着这幅小画,好像它能够对我说些吉祥的临别赠言似的。艾特玛托夫作品图片 2艾特玛托夫 艾特玛托夫的作品有:《查密莉雅》《草原和群山的故事》《永别了,古利萨雷》《白轮船》《花狗崖》《一日长于百年》《死刑台》《群峰颠崩之时》等。 他的作品已被译成多种语言,在一百多个国家发行。甚至一个世界上总共只有4万多人的民族——萨阿米人也用本族语言出版过他的小说。在德国,据说几乎每个家庭都至少有一本他的作品。而在中国,除了汉语,还有维吾尔族语哈萨克语的译本和柯尔克孜语的译本。艾特玛托夫断头台 艾特玛托夫在《断头台》中写道:“贪财、权欲和虚荣心,弄得人痛苦不堪,这是大众意识的三根台柱,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支撑着豪不动摇的庸人世界。”人物评价图片 3艾特玛托夫 戈尔巴乔夫:“我伟大的朋友”,“一个曾与我们所有人紧密相联的故人”。 石南征:“艾特玛托夫是俄罗斯现实主义文学新潮环境成长起来的一代,作为少数民族作家脱颖而出。他的作品既保留了丰富的民族特色,写吉尔吉斯民族风情有很自然、浪漫的味道,又吸收了俄罗斯传统文学的气息,具有现实主义传统,文坛也可以接受他…他的小说带着很浓的诗情画意,在世界文学中也是很独特的。”

吉尔吉斯斯坦著名作家病逝他创作的《白轮船》曾感动众多中国读者——— “你已经听不见这支歌,你游走了,我的小兄弟,游到自己的童话中去了。你是否知道,你永远不会变成鱼,永远游不到伊塞支库尔,看不到白轮船,不能对它说:‘你好,白轮船,我来了!’”这诗一般的语句来自艾特马托夫,而今它已成为绝唱———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11日报道,世界著名的吉尔吉斯斯坦作家钦吉兹·艾特马托夫10日在德国纽伦堡一家诊所病逝,享年79岁。 ■吉尔吉斯斯坦已将6月14日定为全国哀悼日,纪念艾特马托夫 据报道,艾特马托夫是在观看一部在德国拍摄的电影时病倒的,这部作品改编自他的小说《一日长于百年》。5月19日因诊断为肺炎和肾功能衰竭被送往纽伦堡医院治疗。吉尔吉斯斯坦艾特马托夫治丧委员会宣布,艾特马托夫的遗体将于本月14日安葬在吉首都比什凯克附近一座公墓。 另据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总统新闻处人士向俄新社透露,该共和国总统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宣布,因人民作家钦吉兹·艾特马托夫去世,6月14日将是吉尔吉斯斯坦全国哀悼日。 哀悼日当天吉尔吉斯斯坦首都将降半旗并取消所有娱乐性活动。巴基耶夫对国家电视广播公司下达总统令,“对人民作家的葬礼进行现场直播”,他还下令外交部,“正式通知外国政府有关艾特马托夫葬礼事宜”。 此前,为庆祝今年12月艾特马托夫将迎来的八十寿辰,2008年被宣布为吉尔吉斯斯坦的艾特马托夫年。 ■艾特马托夫是前苏联多民族文学的骄傲,是20世纪经典文学作家 艾特马托夫1928年12月12日生于吉尔吉斯斯坦塔拉斯山区舍克尔村。1937年苏联“肃反”时,任州委书记的父亲冤遭清洗。1958年艾特马托夫发表的《查密莉雅》描写一位农妇不顾旧观念和旧习俗,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和精神生活,手法新颖,受到一致好评,它与后来的《我们包着红头巾的小白杨》(4部中篇小说结集)一起获1963年列宁奖金。 他的其他重要作品还有《白轮船》、《早来的鹤》、《花狗崖》和长篇小说《一日长于百年》、《断头台》等。他的创作富于吉尔吉斯民族特色,内容丰富深刻,文笔优美,已被译成50多种文字出版,在国内外拥有广泛读者。1976~1991年任苏联作家协会理事会书记处书记、常务书记等。 艾特马托夫的作品跨越了世界精神文明发展史的诸多时空,古代神话、荷马史诗、基督诞生、文艺复兴、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现代主义,以及科学幻想等在他的作品中都有表现。他是前苏联多民族文学的骄傲,是20世纪经典文学作家。他的作品被介绍到中国后,受到许多中国读者喜爱。 ■成为外交官,后期创作遭遇危机 苏联解体后,艾特马托夫被任命为俄罗斯驻卢森堡大使。1993年底,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又任命他为该国驻比利时大使兼驻欧洲共同体和北约的代表。而他作为俄罗斯驻卢森堡大使的任期要到1994年春才届满,于是一时出现了一人身兼两国驻外大使的奇特现象。一个记者调皮地问艾特马托夫:“您到底是哪个国家的公民?” 艾特马托夫出任驻外使节后,也把活动舞台搬到了欧洲。1994年有人曾问他为什么选择当外交官这条道路,他回答道,当时有许多学者、实验室主任和研究人员纷纷从政,当了领导人,这一阵风也把他刮到了外交部门,就这样他“陷进了各种事件的旋涡中,在三四年的时间里无法写东西”。 事实上,从上世纪90年代起,艾特马托夫确实遭遇到创作的危机,有论者指出,“这时的他从一个俄罗斯化的吉尔吉斯人开始变成了一个西方化的吉尔吉斯人。他不再像从前那么强调文化的民族根底了”。 当然,尽管对于后期的他有各种微辞,但这并未影响人们对艾特马托夫过往成就的景仰,1999年4月8日,为纪念艾特马托夫诞辰70周年,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决定设立艾特马托夫金质奖章和文学奖,以表彰那些对世界文学、艺术、科学和文化有巨大贡献的人。 2006年,俄罗斯出版了他最后一部小说《山倒之时:永远的新娘》。 《白轮船》: 几代人的精神背书 1973年,上海人民出版社以内部发行的方式出版了一本著名的“黄皮书”———雷延中译的《白轮船》,它让此后的几代人知道了关于长角鹿母的故事,记住了一位可敬的作家的名字———艾特马托夫。而下面的语句不知被多少人在泪光里一遍遍铭记: “你已经听不见这支歌,你游走了,我的小兄弟,游到自己的童话中去了。你是否知道,你永远不会变成鱼,永远游不到伊塞支库尔,看不到白轮船,不能对它说:‘你好,白轮船,我来了!’“你游走了。 “我现在只能够说一点———你否定了你那孩子的灵魂不能与之和解的东西。而这一点就是我的安慰。你生活过了,像亮了一下就熄灭的闪电。闪电在天空划过,而天空是永恒的。这也是我的安慰。我的安慰还在于:在人的身上有孩子的良心,就好像种子里有胚胎一样,———没有胚胎,种子是不能生长的。不管世界上有什么事在等待我们,只要有人出生和死去,真理将永远存在…… “孩子,在和你告别的时候,我要重复你的话:‘你好,白轮船,我来了!’”

2008年6月14日,吉尔吉斯斯坦为著名作家钦吉兹·艾特马托夫举行国葬。在近40摄氏度的高温下,2万多民众为作家送行。总统巴基耶夫致悼词说,艾特马托夫是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形象的代表,向世界展示着吉尔吉斯民族的文化与传统。 作为吉尔吉斯斯坦当代文学的泰斗,艾特马托夫的作品被译成上百种语言,传播到100多个国家。 艾特马托夫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30多年前,他的中篇小说《白轮船》一进入中国,就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如今,他所有的作品几乎都有了中译本。1989年夏,艾特马托夫曾访问中国,此后重访中国成为他一直的心愿。他曾经打算到新疆拜访他同一民族的90岁的《玛纳斯》史诗演唱者居素甫·玛玛依,不想此愿终未实现。 艾特马托夫的文学创作灵感孕育于家乡的高山峡谷之间,源自于他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和对人性的深刻思考。1928年,艾特马托夫出生在吉尔吉斯斯坦塔拉斯山区的一个小村庄里,那里是吉尔吉斯斯坦传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流传着许多神话、寓言与传说。9岁时,父亲在肃反运动中蒙冤被害,艾特马托夫过早地感受到了现实生活的艰难,青少年时代卫国战争爆发,他经历了战争的残酷和痛苦。正如作家自己所说,这段时光促进了他对民族文化、民族性格和人性特点的认知,奠定了他人生观的基础。 1958年,艾特马托夫自莫斯科高级文学培训班毕业后,在《新时代》杂志发表了中篇小说《查密莉雅》,由此跻身苏联文学界。此后,他的小说《第一位教师》、《我的包着红头巾的小白杨》、《骆驼泪》、《大地—母亲》、《永别了,古利萨雷》等作品相继发表,并于1968年获得了苏联文学最高奖——列宁文学奖。在这些作品中,无论是描写冲破传统羁绊、追求幸福爱情的查密莉雅,还是克服世俗阻碍、教书育人的乡村教师,或是面对生活不幸、始终坚忍博爱的母亲,以及遭遇误解不公但对信仰执着依旧的共产党员塔纳巴伊,作者都将他们作为普通的吉尔吉斯人来书写,以传统的现实主义手法,刻画和塑造了苏联社会主义大发展时期普通民众的善良、正义与慈爱的形象,给人以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 受俄罗斯传统文学影响,艾特马托夫上世纪70年代的作品开始注重对人物心理过程的描写。《白轮船》和《花狗崖》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作者运用浪漫主义的抒情手法,以接近于神话和寓言的形式,通过细腻和诗一般的语言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反映出善与恶、美与丑的斗争。《白轮船》讲述了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吉尔吉斯小男孩的故事,全书充满了“艾特马托夫式的忧伤”,有人说艾特马托夫的文字像音乐,总能触动人们心底最隐秘的情感。作品在描写小男孩因为长角鹿被杀而准备投河时写道:“你好,白轮船!你好,爸爸!是我,你的儿子,请把我带上白轮船,一起走吧……” 进入上世纪80年代,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积累起来的社会与经济问题日渐凸显,人们陷入理想与现实巨大的反差之中。在此背景下,艾特马托夫开始对现实生活与人类精神领域进行哲学性思考,先后发表了中篇小说《一日长于百年》和长篇小说《断头台》。《一日长于百年》是作者通过现实、传说和科幻三个层面对人类生活的描述,从人与世界的多角度联系中深刻表达对人类命运的强烈关注和哲理思考。艾特马托夫因这部作品获得了哲学作家的称谓,并成为苏联文学界默认的领军人物。《断头台》是艾特马托夫的巅峰之作,作品讲述了人与狼之间的悲剧性故事,触及了当时社会生活中所存在的吸毒、犯罪等丑陋现象,首次提出人类发展与自然环境的相互关系,表达了善与恶在人类发展过程中的尖锐矛盾与残酷斗争。 1988年,艾特马托夫开始了长达20年的外交官生涯。此间,他只发表了两部小说,《卡桑德拉印记》(1996)和《群峰颠崩之时》(2006)。对苏联后期以及解体初期社会生活与思想观念变化的思考折射出作家的社会责任感和对创作的渴望。 艾特马托夫带着世人的赞誉离开了,所有受到他作品熏陶的人都为他的逝去惋惜。他曾在作品中这样写道,“如果人死后,灵魂有所变,我希望成为白尾鹰,可以自由飞翔,能从空中望见永远也看不够的故乡大地……”艾特马托夫的作品及其所表现的人性的善良、正义与人道关怀已然成为雄鹰,将永远在人们心灵中展翅翱翔。

不过,“文革”期间的1973年,上海人民出版社以内部发行的方式出版了一本著名的“黄皮书”《白轮船》(雷延中译,原作1970年出版),当时是作为批判“苏修”活教材出版的。但是,作品的艺术性让后来的读者痴迷。迄今仍有许多读者津津乐道地在网络上引用该作的深情描述:“你已经听不见这支歌,你游走了,我的小兄弟,游到自己的童话中去了。你是否知道,你永远不会变成鱼,永远游不到伊塞克湖,看不到白轮船,不能对它说:‘你好,白轮船,我来了!’你游走了。”不过,从这部作品开始,我们可以看到,艾特玛托夫的小说风格显然发生了变化,艾特玛托夫从青年时期的清纯爱情歌手,已然转化为直面现实的成熟作家,提出了尖锐的道德和社会问题。从作品略显哀伤的情调中,我们隐约可以看到前苏联这座大厦在70年后轰然倒塌的内在轨迹。

路遥在其《平凡的世界》中描述过孙少平初读《白轮船》时热泪盈眶的场景,迄今依然令读者动容。冯德英也曾说:“艾特玛托夫的作品是非常好读的。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像是蜜和酒,甘甜芬芳得让你陶醉其中……在读他的作品时,甚至能闻到成熟庄稼和甘草堆的气味。”这就是中国新时期文学领军作家们的一致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