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今年是诗人叶芝逝世80周年,今年是诗人叶芝逝世80周年

  • 2020-02-27 05:06
  • 文学背景
  • Views

提起威廉·巴特勒·叶芝的经典诗歌《当你老了》,人们无不为其中的缱绻深情而感动。今年是诗人叶芝逝世80周年,有多少人是从《当你老了》这首诗认识了叶芝,或许还知道些关于他的悲剧爱情:一生单恋而始终求之不得。2015年,《当你老了》经民谣歌手赵照改编而开始流传,真正红极一时则是经莫文蔚和李健极具个人化特点的翻唱而推动。“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脸上的皱纹……”深情款款的歌声,让叶芝几乎成了小资教父的代名词。

青年叶芝叶芝爱恋一生的女人茅德·冈晚年时的叶芝与亲友在一起叶芝与他的妻子乔治·海德里斯《当你老了》罗池 译云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叶芝诗选》袁可嘉 译《凯尔特的薄暮》殷杲 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提起威廉·巴特勒·叶芝的经典诗歌《当你老了》,人们无不为其中的缱绻深情而感动。今年是诗人叶芝逝世80周年

威廉·巴特勒·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1865年6月13日~1939年1月28日),亦译“叶慈”、“耶茨”,爱尔兰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著名的神秘主义者,是“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领袖,也是艾比剧院(Abbey Theatre)的创建者之一。叶芝的诗受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神秘主义、象征主义和玄学诗的影响,演变出其独特的风格。

1

1889年的一个春日,一个致命的春日,23岁的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遇到了他的一生所爱——22岁的茅德·冈小姐。

这位17岁开始写诗的爱尔兰诗人,23岁时已小有名气。茅德·冈小姐正是慕名而来拜访诗人,这位小姐热情的渴望要把爱尔兰从七百年的英国统治下解放出来,她对叶芝诗中献给爱尔兰的部分很感兴趣。

她不知道,她的美丽、高挑及优雅,而白皙发光的肌肤、一头赤金色的头发、神秘愤怒的金色明眸、一口朱唇,以及她那对爱尔兰政治自由的热情,深深地迷惑了诗人。

茅德·冈是一位坚毅的女子:她不仅反抗暴政,也反抗自身家庭背景。她的父亲曾任职英国陆军上校,此前不久,父亲刚去世,她得到了一笔遗产。她毅然放弃了上流社会的身份,投身到争取爱尔兰独立的运动中去。

她欣喜地把叶芝视为朋友,甚至想把他变成把民族主义宣传化为诗歌的作家。

而事实上,叶芝任由茅德·冈领他涉及许多政治活动。他的一片痴心,毫不费力地沦为茅德·冈的奴隶。茅德·冈的气质足以让诗人大为倾倒,包括她革命性的一面。

她也像诗人一样,着迷于超自然、梦境、象征及预兆,着迷于一切她以为与爱尔兰命运息息相关的事物。

她风尘仆仆奔波于都柏林、伦敦和巴黎时,都会带着狗与各种鸟类同行。在示威前夕,把这些鸟儿全部放生。

对她而言,这些鸟儿,先关在笼子里,然后释放,是一种奴役与自由的象征。

在1890年代以及20世纪初,每当她到爱尔兰,人们都争先恐后地目睹这位小姐的倩影。

她如此美丽又有一腔爱国情怀,宛若这个国家最后一位伟大的浪漫英雄。

许多穷人对她甚是迷信,她的祈祷、她的抚摸,只要她在场,似乎都会有一股神力能让人病愈或者起死回生。

图片 1

             When you are old

然而,叶芝诗集《丽达与天鹅》的译者、作家裘小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我们对叶芝的认知存在较大的误读。

爱尔兰;诗人;爱情;叶芝;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我依然会爱。

2

而到今天,让茅德·冈出名的,不是以上这些,而是,她几次三番拒绝诗人的求婚。

1891年,叶芝在伦敦创立“爱尔兰文学协会”,随后回到爱尔兰向茅德·冈求婚。她虽然拒绝了,但依然允诺保持友谊,她说她只是对叶芝的诗感兴趣。

显然,第一次求婚失败并没有打击到叶芝,他对茅德·冈依旧一往情深,也心系着她的“事业”。以初恋为原型,他撰写了剧本《凯丝琳女伯爵》:凯丝琳把灵魂卖给魔鬼,由此拯救她的同胞。

此后的1892年、1893年、1901年,诗人又几次三番向茅德·冈求婚,无一例外遭到拒绝。

1893年时,叶芝写下了一首流传世界的动人诗歌——《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 袁可嘉译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这首诗像预言,或者说是诗人立下的军令状:就算等你老了,还会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1903年,37岁的茅德·冈嫁给了爱尔兰军官约翰·马克布莱少校。就算已为人妇,茅德·冈在叶芝心中,仍然是执念一样的存在。

1917年,叶芝最后一次向茅德·冈求婚,又被拒绝了。

几个月后,他像是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的,又或是赌气一样的,向茅德·冈的养女求婚,毫无悬念又被拒绝了。

图片 2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谈到叶芝流传最广的情诗《当你老了》,裘小龙认为,全然把它当成一首情诗是不准确的,叶芝在文坛极高的地位,正因为他的独特性。一方面,叶芝是浪漫主义“最后的诗人”,同时又是最初的现代派诗人之一。他的诗作区别于传统的浪漫主义,抒情的同时,又能与抒写对象拉开距离,像戴着“面具”。以《当你老了》为例,关于这首叶芝早期的诗作,很多人认为是为他爱恋一生的女人茅德·冈所写,但其中有一句“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一下子就把对一个女人的爱慕,拉开到对一种革命理想与激情的追求的层面。而这二者联系在一起,在叶芝的笔下又是那么的自然。这样的写法,在诗人里是不多见的,而人们对此诗的关注,正是因为它跨越了浪漫主义与现代派诗歌,竖起了一面鲜明的旗帜。

提起威廉·巴特勒·叶芝的经典诗歌《当你老了》,人们无不为其中的缱绻深情而感动。今年是诗人叶芝逝世80周年,有多少人是从《当你老了》这首诗认识了叶芝,或许还知道些关于他的悲剧爱情:一生单恋而始终求之不得。2015年,《当你老了》经民谣歌手赵照改编而开始流传,真正红极一时则是经莫文蔚和李健极具个人化特点的翻唱而推动。“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脸上的皱纹……”深情款款的歌声,让叶芝几乎成了小资教父的代名词。

二十三岁的叶芝第一次遇见了美丽的女演员茅德·冈,一见钟情,而且是一往情深。之后叶芝一次次热烈的向茅德·冈求婚,一次次被拒,但叶芝对于她的爱慕终身不渝。正是在爱的煎熬中的数十年,激发了叶芝创作的灵感。

3

此时,叶芝已经52岁了,他已经不能再坚持下去了。稍后的一年,他向一位仰慕他的英国女子乔治·海德里斯求婚,她答应了,并且婚后生下一儿一女。

然而,叶芝心里还记挂着茅德·冈。直到生命最后的日子,他疯狂的给茅德·冈写信,约茅德·冈喝茶,无一例外又遭到了拒绝。

1939年1月28日,叶芝逝世。对于茅德·冈,叶芝希望她能来参加丧礼。很戏剧化的,茅德·冈拒绝参加他的葬礼。

晚年茅德·冈回忆与叶芝的感情纠葛时说:“他是一个像女人一样的男子,我拒绝了他,将他还给了世界。”

我不能断定茅德·冈对诗人是否真的动心过,我只知道,好的爱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茅德·冈,不仅是一个漂亮的女演员,更是一个坚毅革命家。

两个人的志趣和气质都不相同,她固然有值得诗人追求的地方,但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未必会一直幸福。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失意引发诗意。对于诗人叶芝来说,爱情的求之不得,也许是一种幸运

然而,叶芝诗集《丽达与天鹅》的译者、作家裘小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我们对叶芝的认知存在较大的误读。

叶芝不仅仅是艾比剧院的决策者之一,也曾担任爱尔兰国会参议员一职。他十分重视自己的这些社会职务,他是爱尔兰参议院中有名的工作勤奋者。叶芝曾于192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的理由是“用鼓舞人心的诗篇,以高度的艺术形式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精神风貌(inspired poetry,which in a highly artistic form that gives expression to the spirit of a whole nation)”。被诗人艾略特誉为“当代最伟大的诗人”。

4

叶芝曾说:“我所有的诗,都献给茅德·冈。”

茅德·冈却说:“世界应当感激我没答应你的求婚,否则哪里会产生这么多优秀的作品。”

虽然话是有点刻薄,不过倒也有几分道理。叶芝的这份对爱情不离不弃的执着,却穿越了世纪,穿越了国度。

尤其是那首叫做《当你老了》的诗,后来被中国民谣歌手赵照改编成同名歌曲,并且2015年春晚舞台上由莫文蔚深情的演唱,感动无数人。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1889年,从遇到她的第一次起,茅德·冈就如影随形,不断出现在叶芝的梦里,心里,诗里;即便她已去世多年,却在叶芝的诗歌中永生。叶芝的一生陆续向她求婚五次,无一例外地遭到拒绝。

谈到叶芝流传最广的情诗《当你老了》,裘小龙认为,全然把它当成一首情诗是不准确的,叶芝在文坛极高的地位,正因为他的独特性。一方面,叶芝是浪漫主义“最后的诗人”,同时又是最初的现代派诗人之一。他的诗作区别于传统的浪漫主义,抒情的同时,又能与抒写对象拉开距离,像戴着“面具”。以《当你老了》为例,关于这首叶芝早期的诗作,很多人认为是为他爱恋一生的女人茅德·冈所写,但其中有一句“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一下子就把对一个女人的爱慕,拉开到对一种革命理想与激情的追求的层面。而这二者联系在一起,在叶芝的笔下又是那么的自然。这样的写法,在诗人里是不多见的,而人们对此诗的关注,正是因为它跨越了浪漫主义与现代派诗歌,竖起了一面鲜明的旗帜。

英国诗人奥登悼念叶芝的诗句:“疯狂的爱尔兰将你刺伤成诗”。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1917年,叶芝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向茅德·冈求婚,好友格雷戈里夫人鼓励他不要灰心继续努力,而他只回答了一句话,“不,我已经累了。”这时,离他在苹果花下对她一见钟情,已经过去了28年。

失意引发诗意。对于诗人叶芝来说,爱情的求之不得,也许是一种幸运

在他的眼里,“生命是一个过程,正如诗歌一样。当你青春年少时,生命就象枝叶婆娑的绿树,在夏日的流风中欢快地歌唱,快乐却缺乏思想的沉淀;而当你年老了,你的生命枝叶现出繁华落尽的凋零,但是你遒劲的枝干,通过根蒂和大地紧密相连,那就是你的根本所在,这种对生命的认识,只有在生命最后才能真正领悟。而叶芝对爱情也是终生追索不已。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这是叶芝的《当你老了》里最为有名的诗句,也是他流传最广的诗歌,表达了对女演员茅德·冈的一生不懈的追求。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这一年,叶芝52岁。

1889年,从遇到她的第一次起,茅德·冈就如影随形,不断出现在叶芝的梦里,心里,诗里;即便她已去世多年,却在叶芝的诗歌中永生。叶芝的一生陆续向她求婚五次,无一例外地遭到拒绝。

在叶芝的身上,可以看到但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莎士比亚的悲剧里表现出来的,为追求真理而穷尽毕生不懈的努力。叶芝最终没有达到那些伟大诗人的高度。大诗人奥登在《悼念叶芝》中的说:“叶芝辛勤耕耘着诗歌,把诅咒变成了葡萄园”;卡夫卡说:“每个人都必须从自己内心一次又一次地生产真理,否则他就会枯萎。叶芝以毕生来追求真理,即使那不是终极真理,但他至少做到无悔于一生。”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事实上,我相信这次求婚里一定有负气的成份。”裘小龙认为,“我猜想他一定用了‘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若还是拒绝,那我也认命了’之类的话。”

1917年,叶芝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向茅德·冈求婚,好友格雷戈里夫人鼓励他不要灰心继续努力,而他只回答了一句话,“不,我已经累了。”这时,离他在苹果花下对她一见钟情,已经过去了28年。

叶芝对于茅德·冈爱情无望的痛苦和不幸,促使叶芝写下很多针对于茅德·冈的诗歌来,在数十年的时光里,从各种各样的角度,茅德·冈不断激发叶芝的创作灵感;有时是激情的爱恋,有时是绝望的怨恨,更多的时候是爱和恨之间复杂的张力。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有趣的是,大约五年之后,在遥远的东方,同样有一位年轻多情的诗人徐志摩,向他的挚爱林徽因求爱遭拒。而他在给梁启超的信里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这一年,叶芝52岁。

When you are old 当你老了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如此看来,“求不得”不仅仅是叶芝的主题,也是所有诗人的共同主题之一。英国诗人W.H.奥登曾在悼念叶芝时写到,“疯狂的爱尔兰将你刺伤成诗”。我觉得更确切的说是,“疯狂的爱将叶芝刺伤成诗”——爱得深沉,爱得坚持,爱得痛楚和爱得无望。

“事实上,我相信这次求婚里一定有负气的成份。”裘小龙认为,“我猜想他一定用了‘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若还是拒绝,那我也认命了’之类的话。”

--- William Butler Yeats ——威廉·巴特勒·叶芝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在裘小龙看来,正是这种求之不得的情愫和苦楚,让叶芝的诗才井喷。

有趣的是,大约五年之后,在遥远的东方,同样有一位年轻多情的诗人徐志摩,向他的挚爱林徽因求爱遭拒。而他在给梁启超的信里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说实话,很多人在看到茅德·冈小姐的黑白小照时,并不觉得这是位如叶芝描述般绝色的女子。但很少人能忘却她那坚毅的眼神,透露出一个很难被撼动的女子的生命底色。

如此看来,“求不得”不仅仅是叶芝的主题,也是所有诗人的共同主题之一。英国诗人W.H.奥登曾在悼念叶芝时写到,“疯狂的爱尔兰将你刺伤成诗”。我觉得更确切的说是,“疯狂的爱将叶芝刺伤成诗”——爱得深沉,爱得坚持,爱得痛楚和爱得无望。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爱情怎么会发生在这样两个人生志趣如此大相径庭,个人气质完全迥异的人身上呢:一个是阳刚的斗士,父亲是英国陆军上校,而她则终生投身爱尔兰民族解放运动;一个是敏感的诗人,一生沉溺于文学与戏剧之中。

在裘小龙看来,正是这种求之不得的情愫和苦楚,让叶芝的诗才井喷。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也许是灵魂深处的某种激情相通——她对革命的激情,多多少少类似于他对她的爱情——一样的如火燃烧,长年不熄。如果说他真的终其一生爱上这个女人,不若说他终其一生爱上的是这种爱情,他甚至这么写,“爱的愉悦令爱远去”。

说实话,很多人在看到茅德·冈小姐的黑白小照时,并不觉得这是位如叶芝描述般绝色的女子。但很少人能忘却她那坚毅的眼神,透露出一个很难被撼动的女子的生命底色。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你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

                                                                  --- William Butler Ye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