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其诉歌中关于政治伦理的表达涉及一个重要的问题——财富或财产,一、竞技立法经历了一个由竞技习惯到竞技规则

  • 2020-02-13 15:32
  • 文学背景
  • Views

据普鲁塔克记述,梭伦早年作诗并无严肃目的,只为了消闲。可后来他曾试图撰写与雅典人有关的大西洋大故事,虽然最终因年老而放弃了这一雄心,仍可以看出其作诗绝非仅仅因为诗带给人愉悦。他甚且在诗中插入哲学格言与政治见解,以替自己辩护,并对雅典人劝善规过。而其诉歌的辩护与劝谕意图均与其立法作为相关(《雅典人梭伦诉歌辑语》)。如此,梭伦诉歌明显具有政治目的与政治品格,以至于亚里士多德(《雅典政制》)、普鲁塔克(《梭伦传》)、第欧根尼·拉尔修(《名哲言行录》)等大作家在讲述其生平与功业时无不处处援引其诉歌以说明其高尚心志。

图片 1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现代化   善治  

希罗多德在《历史》中记录了希腊人对波斯国王谈及自己同胞时的情节:“虽然他们是自由人,但并非在各个方面都是自由的;法律是他们的主人,他们畏惧自己的主人甚于你的臣民畏惧你。法律规定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法律条文始终如一。”

古希腊七贤都有谁?

梭伦既是古希腊最著名的立法者,又是诉歌诗人,更被希罗多德、苏格拉底、普鲁塔克等视为智慧之人,在拉尔修的哲人列传中梭伦位列七贤之一,仅次于泰勒斯。梭伦的身分看似越来越复杂,实则他主要用心于政治伦理而非自然哲学。其诉歌中关于政治伦理的表达涉及一个重要的问题——财富或财产。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雅典的梭伦(梭伦为雅典立法后,穷人和富人都太不满意,穷人想要的更多,富人觉得自己付出的太多,为了寻个清静,梭伦云游四方,任穷人和富人们互掐。)去拜访米利都的泰勒斯(泰勒斯也同今天的剩男剩女们一样,也曾被父母逼婚过,他们让泰勒斯结婚,泰勒斯说“行”,只是目前“时机不成熟”;之后他们再催促时,泰勒斯说“时机已过”,已经没有结婚的必要了)。他们两个人同列希腊七智者,泰勒斯是七智者中唯一一个思想超出实用范围的人。得知泰勒斯没有娶妻生子并且对这档子事完全不以为意,梭伦表露出惊讶的神情,泰勒斯淡然而过,没作什么解释。

许耀桐 (进入专栏)  

从希罗多德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雅典人对法律的敬畏与尊重,他们这种法律至上的观念,同样体现在竞技领域,随着竞技的发展,竞技立法出现了。

古希腊七贤,古代希腊七位名人的统称,现代人了解较多的只有立法者梭伦和哲学家泰勒斯两人,剩余五人一般认为是奇伦、毕阿斯、庇塔库斯、佩里安德、克莱俄布卢。

梭伦政治生涯的顶峰始于当时雅典贵族与平民长期敌对、冲突难以解决之时。他时年大概44岁左右,也就是他所说的第六个七年及以后。

几天后,一位陌生的客人也来到泰勒斯家里拜访,说自己刚刚从雅典旅行回来。梭伦就好奇地问这位客人雅典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新鲜事,客人若无其事地说道,“在雅典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除了一个年轻人的葬礼,全城的人都去送葬,很是隆重。据说,这个年轻人的父亲是一位德行高尚、受人尊敬的雅典公民;这人没能亲自参加儿子的葬礼,听说已经外出旅行很久了。“梭伦说道,”唉,这个不幸的人啊,请问他的名字叫什么?“客人答复道,”名字是听到过的,不过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人们都谈论他的智慧与公正。“客人的每一次答复都加深了梭伦的恐慌和不安。最后,梭伦心情沉重地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客人,并且问他,那个死了的年轻人是不是梭伦的儿子。客人道,”哎呀,正是。“听到这个回答后,梭伦开始捶胸顿足,一切举止都显得他已悲痛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泰勒斯抓住梭伦的手,笑着说:”啊,梭伦,像你这样一个意志无比坚强的人,也为此牵肠挂肚、萎靡不振,这就是我不娶妻生子的原因啊。但你没有必要因为这个消息而伤心,因为这是个假消息,这位客人是我找来的并让他那么说的。“这时候,如果你是梭伦,你会不会恨死甚至掐死泰勒斯呢?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第六个七年里,男人的心智调度一切,

然而,如果因为害怕失去而不去追求必需的东西,也并非明智的选择。若如此,一个人就会为了害怕失去的缘故,不可能从占有财富、荣誉、智慧而获得满足。泰勒斯本人虽然没有结婚,但是也不能完全摆脱忧虑,除非他不要亲人,不要朋友,不要城邦。恰相反,这个泰勒斯还收了他一个外甥做养子。普鲁塔克说,人的灵魂本身就有一种爱的能力,它爱是出于自然的、本能的,如同灵魂能够观察、理解和记忆;一个人的灵魂会让自己依恋那些并非亲属的人,这种热切的爱犹如没有继承者的房屋或土地会被他人占有。既然享受着爱,就要担着或会失去的怕。

  

一、竞技立法经历了一个由竞技习惯到竞技规则再到竞技立法的过程


不愿轻举妄动,也不肆意非为。

有的人,言辞激烈的反对娶妻生子,但听到情人或儿女生病或死亡,几乎悲痛的无法活下去,落入不可名状的哀悼之中;有的人,即令看到一条狗或一匹马死了,也会陷入难以忍受的悲伤之中;另有一些人,即便不幸失去了德行卓越的儿子,虽然也有悲伤,但不致失措,而是使自己的余生合乎理性的节制。当一个人没有经受过足够的生活和理性的历练,无法忍受命运袭击的时候,使他感受到痛苦和恐惧的,并非仁爱而是脆弱。这种人,即使得到了他所渴求的东西,也难以感到快乐,他会经常满怀忧惧和挣扎,生怕会失去。无论如何,人们不应用贫穷来预防失去财产,用离群索居来预防失去朋友,用不生育子女来预防他们死去;人们应当用时间和理性来疗愈人生中的一切不幸;人生短暂,倏乎而过,勿因忧惧而放弃自己内心的追求。

   [摘要] 古希腊哲人以敏锐的眼光关注到城邦治理的重大问题,阐述了城邦国家要把公共事务治理好,必须树立至善理念才能达到良善治理;城邦治理要有利于和造福于公民,不可缺少优良的政体,应以优良政体实现和谐治理;应以遵从和依靠法律规制实行法治治理,以推进政治改革实现民主治理。古希腊哲人对城邦的“良善治理、和谐治理、法治治理、民主治理”的认知,揭示了国家治理的四大规律,对于推进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

体育运动是雅典人喜闻乐见的一种生活方式,通过这种生活方式寄托他们虔诚的宗教信仰和政治理想。

梭伦

而在七和八个七年里心智和口才最优,

本文参考了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英豪列传》又名《希腊罗马名人传》,希罗多德的《历史》,拉尔修的《明哲言行录》,叶秀山主编的《西方哲学史(学术版)》第二卷等相关书籍。

   [关键词] 国家治理 古希腊 城邦治理 启示

竞技在刚刚出现时,也许是人们的一种习惯,人们习惯于怎样的比赛方式,如何比赛,这种习惯是不成文的,可以称之为习惯法。逐渐地,这些习惯发展成了规则,人们制定规则来规范比赛,不成文的习惯演变成为成文的规定。

梭伦,生于雅典,出身于没落的贵族,是古代雅典的政治家,立法者,诗人,是古希腊七贤之一。

在这十四年间。

附:梭伦诗歌片段(谢义伟先生 译)

  

伴随着雅典体育运动的发展,简单的规则不足以规范竞技比赛、解答竞赛中出现的相关问题,那么,竞技立法诞生了。

梭伦在前594年出任雅典城邦的第一任执政官,制定法律,进行改革,史称“梭伦改革”。他在诗歌方面也有成就,诗作主要是赞颂雅典城邦及法律的。

梭伦以七年为一个个的人生阶段,其生命的鼎盛年却是雅典政治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刻,多数平民被少数贵族所奴役。许多穷人以人身作为担保借贷,往往因此从穷人变成奴隶。一些贵族暴敛财产,目无法纪:

作恶的人每每致富,而好人往往贫穷;

   引子  为何研究古希腊城邦治理

图片 5

梭伦首先是个爱国者,他热爱自己的祖国,约在公元前600年,他率军击溃了侵占萨拉密岛的美加拉军队,被人们作为英雄加以崇拜。

[你们]贪财无度且无比傲慢。

但是,我们不愿把我们的道德和他们的财富交换,

  

二、在竞技立法中,梭伦所做的贡献可谓震古铄今

梭伦也是个社会活动家,他在公元前594年当选为雅典第一执政官雅康,立即着手社会改革,实施了许多具有历史进步意义的措施。

针对贵族们的不义之举,梭伦的第一个举措是推行《摆脱债务法》,赎回许多人的人身和财产,使其重获自由。他又根据财产的多寡将雅典人划分为四个等级,每个等级按可估价财产的价值担任相应的职务。由此可知,在梭伦看来,财产首先事关人身自由,更是设计统治秩序的锁钥。而梭伦制定这些法都是出于正义德性之渊薮。

因为道德是永远存在的,而财富在每天更换主人。

   治理,是人类自身处置公共事务的一种有组织、合目的的活动。国家治理,则是由国家政治权力体系或国家政治体制组织实施的公共事务管理活动。原始社会解体后,古希腊城邦是最初产生的一种国家形态。在古希腊产生城邦国家(City state or polis)之前,没有国家治理,因此,城邦国家成为国家治理的先河,构成国家治理的“元形态”。古希腊城邦国家之所以能够成为国家治理的“元形态”,是因为城邦国家具有很多特殊性。以其中的雅典城邦为例:

卓尔不群的立法思想和身体力行的立法实践展示出了他的雄才大略。亚里士多德评价梭伦:采取曾是最优秀的立法来拯救国家。

图片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