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或许是因为头顶不同的天空新葡萄京娱乐场app:,只可惜这个季节里没有荷花

  • 2020-01-28 13:54
  • 文学背景
  • Views

  篇一:那山那水

时光的脚步悄无声迹地走过冬的门楣,风里依旧没有春的气息,我在风中等春暖花开蜂拥蝶舞,也在等你一起漫步绿柳岸堤,牵着手,不看繁花,只款款相伴温暖相依,将这份美丽的画面演绎成幸福的启程。

窗外,雨水淅淅沥沥地下着,一片云雾中隐 约可见远处的青山。听,那滴答声,愈来愈急,仿佛滴进了我一颗年少干涸的心。

十月的阳澄湖,丝毫没有感受到北方的那种秋意。那水天一色,满目翠绿,竟有些许春天的气息与韵味。湖边花坛的里的玉兰、银杏、潘龙松;矮的有黄杨、红叶小波、不知名的灌木;高高低低,富有层次。在湖风的吹拂下调皮的摆动着,绿色、红色、黄色,相映成趣。

早春的雨,总是那么的缠缠绵绵,潮潮润润,在抑郁的阴云下,在斜斜的微风里,将青苔的气息洒尽了每一个墙脚,将忧郁的眼泪落尽了每一扇窗。无法出行,便只好在灰蒙蒙的房间里,在一盏又一盏并不明亮的灯前,听雨无可奈何的歌。

  四月二日,昆明的天空妆颜含羞。我们一行人很早的踏上前往西山的路。

静守着一窗清风,轻轻拥着一缕阳光,细细聆听风中细语呢喃。一些事,一些念,一些情,隔着时空,朝朝暮暮的等待里都是深的眷恋,都是美的期盼,都是疼的伤感。等不到你,我怎能离开!

“东戴河的春天好久没下雨了吧。”心中感慨时,才意识到已步入六月——炎热忧愁的月份。这场雨由淅淅沥沥演变成哗哗啦啦,像一首战歌拉开了高考的帷幕。我坐在教室里昏黄的灯光下,听那雨水的歌,看向窗外,被一片白茫茫笼罩着。想起了不远处的家。“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每每想家之时,心中便忆起纳兰性德的《长相思》。

走到湖边,清澈碧绿的湖水与天际成一色,在太阳的折射下,波光粼粼。极目远眺,湖上小船几只,快艇疾驰。湖水轻轻的拍打着岸,“哗、哗”的溅起一尺多高的水花,晶莹剔透,周而复始地,不停歇。

暖冬之后的江南的早春,便是这个样子的。在下雨的日子里,坐在屋内读书也是显得昏暗了。看着窗外,看着初生的花瓣在风中雨中漂沦憔悴,不由得可惜了,也不由得不想:春天,真的来了吗?难道沉睡了一冬的大地的希望,使这样在人间失落殆尽?

  公交车穿梭过一条条勤勉的街,街角隔离了眼中的盲区,挥洒的意念,被距离拉远。消失的人海尽头,阳光还在空气中呼吸。无所谓的路途遥远,亦无所谓心中的牵挂,在阳光下火辣。闭上双眼,任车子驰骋过心灵的原野。西山的山脚,在视线中调整焦距,渐渐清晰了眼中的景色。

静静地,面对每一个期许的日子里,用芊芊素笔,写下心中幽幽情愫,把满满的思念藏在飘香的黄金墨色里,挂在春的眉梢,丰盈一场斑斓的赋阙,随缘,随心,随念。

虽然东戴河的一年四季也有山有水,春夏秋冬也有斑斓的色彩。虽然寒来暑往中,我已适应这里秋天凛冽的冷风,夏天似火的骄阳,冬天难消的冰雪,和春天温柔绵长的细雨。但我内心深处仍去往家的方向。此刻,在安静中聆听雨声,隔着窗子上的一层水汽望向远处的青山,想家之情油然而生。

然而,我又不仅陶醉于碧湖、清风、鲜草中,更销魂于一女子的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在这好似春天的孟秋里,突然变得多情,情感似湖里的水草般泛滥,一发而不可收。突然间喜欢上了她,在这湖景秋色里。然而我却在踌躇,被这突如其来的爱意,一筹莫展。恍然间,思绪随小船在水中飞驰,揉碎在浪花里,漂浮于水波中。在湖风里,她一头飘逸的长发随风飞舞,明眸皓齿,又带着点点的忧伤,几许的忧郁。我不知要如何抚平她的忧伤,也不知应该如何来呵护她的迷惘。小船在无尽的水光中漂荡,一对对的飞鸟不时的掠过头顶。真羡慕那些飞鸟,可以在天空中任意的飞翔,尽情的恋爱。洒脱,欢畅。

恍然间,雨声暂歇了。纵使天空依旧阴暗着脸,也不能不像英国的绅士,带把伞出门在雨后走走,在这早春微凉的风里走走。

  一行人开始登山,啼鸣的鸟儿把歌声挂在枝头,光线在树梢上弹跳。挺拔的树木,相邻为林,遮蔽了那一朵浮云。同行的赵蕊和她要好的朋友蹦蹦跳跳,活泼的脚印落在了小路上,无所谓的深浅,是青春的印记。那林中的一片寂匿,是谁在跌跌撞撞的寻觅?理清的思绪,沿着前行的路,看那山花接受春风拜访,花蕊错落有致搭档。丛林复苏婉约冲撞,久寂的心在山谷回音飘荡。

掬一抹暖阳于怀,温暖心底的期盼,等春天,让暖暖的春风熏染心香,轻舞飞扬;也等你,带着醉人的笑靥倾诉几许离殇,脉脉相望。

“家里那边下雨了吗?”每逢学校下雨,我便给家里拨电话询问天气如何。无论何时,我心系那里。我生长于山海关,一个古朴美丽的小城。我爱它巍峨的青山,绵延的长城,壮阔的老龙头,和小城里干净清新的空气,路边青翠的柳枝。我爱那里每一寸土地,每一抹芬芳。无论何时,这边的美景都无法替代它给予我的温暖和亲切。

美景,美人,在我交织的目光中摩挲。莲花岛附近的湖面上一片片碧绿的荷叶,如同一只只绿色的翡翠盘。只可惜这个季节里没有荷花,但是我联想起荷花的场景:荷叶丛中,一枝荷花在微风里翩翩起舞。就像娇羞的她,含笑伫立,盈盈欲滴。顿时间觉得这荷花更加的妩媚、可爱,心里面涌上无限的浓浓的爱意。我多想成为这个荷叶,能拥抱着你,尽情嗅着你的花香;为你多姿的身影衬托,亲密无间。即使你伤心,流泪,可以落到我这片荷叶上,我来为你承接,让你的泪水在荷叶上滚动。但是我不想让你流泪,我希望你袅娜的开花,羞涩的打着朵,在湖风里起舞,不再历经人间烦恼。

雨后的大街上,窨井盖边还有小段的雨水流淌。街两旁的树上挂满了透明的泪珠,沁出翠色来,一晃便落下了千言万语一般。路上少有行人,便有,也是步履匆匆,似乎无人不信很快便会有另一场雨纷纷。

  时光是流在额头的汗,历经好久,曾经的足迹出现在了眼前。一行人开始在石头上攀岩,当历尽艰辛,爬上山顶的那一刻,我的心依旧在沸腾。昆明城尽收眼底,昆明湖也在山下平躺,空中飞过的飞机好似离自己很近。心跳跟着微风的节奏,那慢了的一拍,是心中跳动的音符。弦音那曲《昆明湖》,转身的湖水是谁洒下的泪?南追的海鸥,飞过那艇尾。神的遗孤,沿袭着自然的意图。湖面浮波,跳动的黑白色汹涌在天际的那一边。

多想,那叶儿悄悄绿了,风儿轻轻暖了,青山碧水姹紫嫣红了,把那束美的花开在你的心里,张扬着清新自然。有阳光的沐浴,有细雨的滋润,有微风的轻盈,有小草的相依,还有天真和简单。在花间,在月下,在清风细雨里,你的笑声漫天飞舞。我在等春天,也在等你。

无数个阴雨天,思绪蔓延开来,心也不受拘束地飘向了家。“家里天气怎么样?下雨了吗?”,“没有雨,就是不阴不晴的。”妈妈的描述使我开始构想她头顶天空的样子。即使学校距家里只有半小时车程,却仍使我产生一种背井离乡之感。或许是因为头顶不同的天空,心境也有所不同吧。

在思绪翩跹中来到莲花岛上,电瓶车在草地间的小路上奔驰,在路两边无尽的草地里,满目的苍翠,那青黄的草地,宛如一片翠绿的地毯,点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随着高低起伏的地势蔓延,一条小溪穿过草野,割开地毯,不紧不慢的奔向湖里去。远处有几头黄牛,只顾低头吃着自己的青草。一片的田园风光,满目的绿色与蔚蓝的天空让人赏心悦目,我骨子里总是向往这种自在的田园生活。总想着挣脱喧嚣,归隐田园,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突然间想起陶渊明的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于我,却是坦然了。出来走走,总比无所事事地坐在家要好。记忆里,是有多久未曾与这样清新的空气相逢?是有多久未曾听过树枝槎桠间的哽咽声滴答?是有多久不曾来过这江畔,不曾听微寒的风在江上吹起涟漪?多久,不曾让风刮刮自已的面庞了?不曾看一朵落花的飞舞,点点离人泪?多久,不曾在早春中走走,在江上与堤畔走走,也在自己心灵的田塍上,一个人走走?

  精神醒来的时刻,信念如同龙门奔放的传说。多少文人泼墨,镌下的石刻,留你我在碑前徘徊。文化的血脉,在历史里掩埋。缘起丹青,久违生趣,幻想造一匹快马,带你我踏马归来马蹄香。多少亭台楼阁,昨夜梦回。亘古的传说,玉皇、真武、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南极仙翁……,诸神供奉的神殿,传递着一个夙愿。平淡的眷恋,一世永恒的怀念。

遇见你,遇见春,不是在路上,而是在心上,装满了温暖与明媚,无需多言也无需刻意,一眸凝眉,成为温馨的记忆。

古时,榆关即山海关,是通往边塞的关卡,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人们常言:出了关就远离了家乡。又或许是这个缘故,让身处于辽宁省东戴河的我有了离家之感,漂泊之感。

她那漂亮的高跟鞋,走不了远路。她是忍着疼痛陪我逛风景,她一走一拐的疼着,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多想成为一双舒适的鞋子,穿在她的脚下,让她轻盈的走路,让她的旅途舒适无虞;我又多想抱着她,背起她,让她不再收到伤害,让她感受我的体温,感受我的臂膀。

现在,我是明白春天真的来了。尽管细雨微风里还不闻燕声呢喃;尽管拂动的杨柳的发丝依然干瘦枯黄;尽管渔人的期许还未在江上唱响;尽管梦里依旧是寒雨一场又一场。但是,心,却在慢慢醒来,又一岁的笙歌,正在慢慢回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