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七班的同学主要写的是践行《弟子规》的周记,但它作为人生的对立面又去激励着生命

  • 2020-05-05 02:49
  • 文学背景
  • Views

  篇一:笑看风云

曾经有些学生和我说过,语文老师或者班主任总是喜欢布置写日记或者是写周记的作业,但是ta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作业,有时候甚至连潦草写上两句话敷衍也不愿意。我知晓很多学生不喜欢这个作业,在我还上学的时候,也见证了许多同学将写日记周记视为“仇敌”。仔细想想不愿意写的缘由,倒也有很多。

2017年4月24号,星期一,晴。王坤(30)

文/刘和军

图片 1

  仍在跳动——我喜欢简单

其一,最常见的说法是大家每天都在过一样的生活,上学、写作业、吃饭、睡觉,没有一点新意,也没什么好写的,难道要每天在日记里写生活每天都重复,重复得让人想长草吗?

图片 2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沈老师,作家梦是不是一个非常遥不可及的梦想……” 我在微博里看到一个曾给我点过赞的言语诚挚的小女孩问她所喜欢的大V沈嘉珂说。我想我能想象这是一个颗多么渴望被理解被鼓励的心。

  我喜欢在无意中感受真诚,喜欢在一所瞬间抓住永恒,喜欢在痛苦的经历中体验幸福的预言,喜欢在生命窄窄的过道口欣赏它的宽容与博大。

然而,人不是机器人,生活也不是被设定好的程序,何来的每天都一样呢?只是生活每天的小差别未引起主人的兴趣罢了。不过,既然在ta的眼中,每日的生活都重复到让人觉得无聊,又何不在日记中抱怨一下每天的生活重复要让人想长草呢?笔下一抒胸中之闷气,即日迎来探索之兴趣,这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一份份周记,是一个个生命状态呈现,我享受着批阅中心与心的交流,拿给老师们看,也号召学生们互相传阅。

年少时对这两句饱含人生阅历的格言,当然不懂得它的深刻含义,更难体会其中的酸辛,却从此常常触发读书的欲望,培养起读书的兴趣,家中有不少旧书,就胡乱的翻阅,似懂非懂,囫囵吞枣,虽不明白“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之类的话,但书中自有无穷乐趣却是千真万确的。记得年幼的我常独自捧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书在院子里静静地看,每每此时都被亲戚长辈们笑指为“小书呆子”也在所不顾。

她还是一个高中生,被语文老师要求准备周记本写周记,可以是音乐文章的分享,也可以是记录自己的生活和内心,一首许嵩的《山水之间》被她分享到了周记,得到了优秀推荐,她雀跃、得到认可并渴望得到理解得心情感动了我,似乎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但我们却可以做出选择。用心灵,一如痛楚,一如人生,痛楚作为生命的一种感觉,本不必去赞美什么,但它作为人生的对立面又去激励着生命,诠释着生命,无知的人在痛苦中抱怨,消沉和堕落!而我选择享受痛楚,在享受中学会坚强,奋发和珍惜……

其二则为写日记太费劲了。没错,写文章确实费劲,即使是写日记,因为这是写与思考的过程,确切地来说,是思考比写要费劲得多。

 这周周末语文作业没布置作文,政教处布置“爱劳动教育”,我便结合这两点,给两个班学生布置写篇周记。特别嘱咐用科学笔记本就行,不用交给班主任,不用交给语文老师,就当科学作业交到我桌上。于是今天一到学校就开启了批阅周记模式。

直到有一天听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郑重其事地谈到“课外阅读”四个字,才朦朦胧胧地感到读书并不能像做游戏、踢小皮球那样轻松,那位班主任不仅讲了课外阅读的重要意义,而且具体指导我们到学校图书馆去借书读,还要定期检查我们写的读书心得,写读书心得比写作文难得多,不用“心”去阅读,肯定“得”不到什么。

另外让我感动的是这个老师的用心。或许,她不知道,她或许正开启了一个孩子对文学的热情――用文字表现自己,用情感宣泄内心,字字珠玑,以文为剑,剖解生活。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岁月从指间流去,年华在不觉中逃走。曾经的几度春秋,几度飞花;曾经的樱花又红,芭蕉再绿。也许很多人会暗暗感喟人生的无常,不知老之将至,愁满心怀。而我选择用微笑和从容。用广博和坦然面对人生,面对死亡。聆听花开的声音,诏示着绚丽辉煌;聆听花落的低吟,蕴含着宁静淡美。也许旧事变黄,人变老,但不变的惟有一颗心,任尔东南西北风,在变化无常的世界里,静观潮起潮落,坐看云舒云卷……

当每日的生活都差不多的时候,ta写日记的时候,便要费劲思考找出每日的不同来,由此作为素材进行思考,进行语言组织,写下一篇如憋大便一般的日记;而当某天忽然变得不一样,有了新鲜事的时候,ta为了写日记,则要仔细地回顾一整天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将这些繁琐的素材进行挑选与整理,再进行语言组织,于是洋洋洒洒写下一篇或是流水帐式或是小有感悟式的日记;最痛苦的是,当ta明白自己当天必须要完成一篇日记的时候,整日惶惶不安,不晓得自己要做一些什么事情来充当日记的素材,诸如在家看了一整天的电视或者纯粹睡了一整天这样的事情可担不起日记的高格调。

 

二十多年转眼就过去了,现在只要想起那位班主任,我仍然怀有感激和怀念之情。正是由于她热而细心地提倡和指导课外阅读,使我养成了课余业余读书看报的习惯,二十几年来,几乎没有中断过。

我对文学的初始认知源自小学的第二课堂,而热情则是来自我的初中以及那段孤寂岁月里遇到的每一个好老师。我上初中的时候是在十年前,在乡镇的一所普通中学。那时候,黑、瘦、穷是我的标签,内心细腻敏感略微自卑,数学很差很差,英语得不到好的纠正也渐渐不敢发音。但好在我的语文很棒,我会写也能写,写作文是我作为一个孩子唯一拿得出手却在当时不被自己认可的特长。那时候我偶尔参加比赛总能拿个奖回来,而靠写作我也逐渐得到一些人得赞赏和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