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是我小学时候的老师新葡萄京官网3188,有老师教

  • 2020-05-02 12:25
  • 文学背景
  • Views

  今天成立教师节以来的第35个教师节。1985年开始将每一年的9月10日定为我国的教师节开始,作为一名教师就有了属于自己真正的节日。

1. 条件艰苦

:2009-09-10 09:33:00

新葡萄京官网3188 1

新葡萄京官网3188 2

  尊师重教历来都是我国的优良传统。我读小学那会,教师节还远远没有到来,但在我们那山旮旯里,尊师重教却与生俱来。

我是1983年读的小学,清晰记得当时一学期的学费是6.5元人民币。6.5元相当于现在多少钱呢?我不知道怎么计算,记得当时很多报名的家长抱怨:“这学费贵死了啊!”

新葡萄京官网3188 3

代课老师在这里“扮演”着老师、炊事员、保姆等角色,但每月收入却不足800元

新葡萄京官网3188 4

  记得我第一次上小学时年龄还不到六岁。那一年,从外地调来一位姓刘的老师,是我奶的远房表侄,算是一个转弯抹角的亲戚。对于那些外地教师,他在我们村子里的亲戚总是要喊他吃一餐饭的,这是认亲饭,表示他来这里并非孤身一人;而他所教的学生也是要喊吃饭的,这是认师饭。但凡喊外地老师吃饭,本地老师都有作陪的机会,外地老师也因此而免受了排挤。要知道,那时的农村教师几乎全是民办,有的甚至是代课。但是,只要能当上教师,那也是一份无尚的荣耀。

学费贵、孩子自己不愿意上学、还有的孩子需要帮助家里干家务干农活放牛带弟弟妹妹等,很多农村孩子到了八九岁才入学,有的孩子特别是女孩子,读到三四年级就辍学了。

王正龙经常护送学生上学放学

周末或是假期,两位老师会当起“摩的”司机,这样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我的老师

  我奶(我奶与三叔同住,与我们并非一家)喊刘老师吃饭,当然只能算是认亲饭。大姐、二姐没机会读书,作为长房长孙,我也还没到上学年龄。但是,奶奶请的那一次认亲饭我是在场的,并且还得到刘老师提前收我上学的认可。因为那时他正好教的是小学一年级,我也算作是他的学生了。于是,六岁不到的我就开始读小学一年级了,这在我们那小学尚属首例。而我上学之后,家里也正式请了一次认师饭。只记得那餐饭实在丰富之极,因此,我也常常盼望会有外地老师的到来。只是,我在刘老师手下受教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从小爱打架,自己个子小又常常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不得不休学一年。当我再次读小学一年级时,刘老师早已调离了本校。

学校条件极其艰苦,没有配椅子,多数的课桌缺胳膊少腿,歪歪倒倒、歪七扭八地摆在教室里。同学们需要自己带凳子,星期一早上带到学校,星期六下午放学再带回家。

四川最大的苗族聚居地———兴文县的仙峰山上有一所全县条件最差的村小———高山好村村小。严重缺水、设施简陋……学生步行上学大都需要两小时,学校长期留不住老师,在编教师哭着甩手下山另谋职业,只有一位代课教师坚持在这代课长达27年,平凡而感人,他的名字叫王正龙。

教师节又逢周末放假,学生们都收拾好回家了。陈老师又骑上他老旧的摩托前往乡上载客去了。他说,多挣一点外快就能给孩子们多买两盒英语磁带。这就是他教师节最好的礼物

      —写在教师节之际

  家里喊的第二次认师饭是我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又从外地调来了一位姓王的老师,他竟然是我奶的内侄女婿,他来到我们小学后的第一餐饭就是我奶喊的。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十分不理想,奶家喊教师吃饭我并不在场,只有那几个尚未上学的堂弟在大快朵颐。不久,家里也喊了王老师与学校里的任课老师吃饭,我竟然躲了出去。成绩不好的学生家里喊老师吃饭也是一份极重的心理负担。我不知道在那餐饭里老师们对我作何评价,总之不会好。归家后见到父母那阴沉的脸,我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二姐偷偷的告诉我,王老师说我不是读书的料,将来可能还要讨饭吃。我实在气极,都说吃人家的嘴软,这王老师怎么这样缺德呢!即便我再不堪,也不能仗着亲戚关系就实话实说嘛!总之,我从此对王老师就没什么好感,他对我也似乎已经自动放弃。虽然后来我参加工作后他曾为此向我的父母道过歉,但我始终过不了那道坎。当初,如果我能够得到他更多的鼓励,发展或许会更好。又或许,他的那句话对我使的是激将法,才有了今天的我!我不得而知。

没有椅子带的孩子,或者是家里没有适度高度的椅子带到学校也没办法坐的孩子,一直就站着上课。

据了解,王正龙老师每年只领10个月工资,而且月工资从1982年的30元,到2007年也仅有460元。

黄辉、陈地

      文 谷正梁

  家里喊的第三次认师饭在小学三年级。那时,王老师已调走,从外地又调来一名依旧是姓王的老师。他一来,还带来了一名与我年龄差不多的学生,据说是他的第三个小孩,与我同班。这个王老师是我堂叔的舅子,但他从来不让我喊他是舅,而是和别人一样叫王老师。因为这时我的学习成绩有所回暧,或许说比我成绩差的大有人在,我与这王老师的相处要自然得多。家里喊认师饭时,我居然可以与他的小孩平起平坐。这个王老师很是和蔼可亲,我和他三儿一起做了坏事,他的批评也总是轻言细语。他似乎对他的儿子很是溺爱,大约对我也是爱屋及乌吧!在他的手下我受教了一年,受益良多。

清洁是同学们轮流做,自带清洁工具。同学们扫地大都太卖力。尽管洒了水,由于地面是土和煤渣填的,一扫地,整个教室立即尘土飞扬。如果不洒水就扫地,说教室里浓烟滚滚也绝对不是夸张的。

这是一句很普通但时常唠叨的“教育信仰”:“乡亲们信任我教他们的子孙后代,我跟他们承诺过永远不会离开村小,永远让孩子们在村里有书读,有老师教!”这句承诺已经“拴”了王正龙大半生。8日、9日,记者赶赴高山好村村小采访。

又是一年教师节到来。在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黄龙乡的深山中,有这样两对夫妻教师坚守在村小中,15年如一日为深山的孩子奉献自己的青春。

又是一年教师节了,看着从昨天早上起群里诸多此类的祝福信息,不仅感叹时间飞逝,眨眼间又是大半年过去了。早上晨练后,我拨通了我的老师张振荣先生的电话,在电话中感谢他对我的关爱和教诲,请他保重身体并代我向师母问好!

  家里喊的第四次认师饭是读小学四年级时。那时,第二个王老师已调走,又从外地调来一个刘老师——我们小学好像与刘王二姓的外地老师很有缘。据说,这是一个真正的公办教师。那时,我已经是四年级的一个留级生,学习成绩在班上自然不差,这老师对我也十分认可。小刘老师是我庚姐的哥,按说我应该叫他庚哥。但我对他却无多大好感。原因是他授课时所讲的普通话我们听了很别扭,他所授的课我们也总是似懂非懂。他来到我们学校的时间并不长,也就两三个月吧。来时突入其来,走时悄无声息。

扫完地的同学,无一例外基本成了灰人,擤出的鼻涕都是灰土色的。这么扫一学期,基本上,教室里的洞越扫越大。

为了村里的孩子不失学

9日,岳池县黄龙乡铺芽山侨心小学,琅琅读书声响彻山谷。铺芽山村位于4个乡镇交界处,如果去临近的乡镇读书,多数学生步行会超1个小时。

张振荣先生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是我小学时候的老师,从小学四年级到五年级,跟了我们两年时间。虽然张老师不是我学生生涯的第一个老师,但就他带给我的影响和教诲来说,我一直把他老人家视为我人生的启蒙恩师。在张老师教我之前,我是家族里出了名的孩子王,每天都领着一大群年龄差不多的小伙伴们疯跑,而在见到张老师之后,我却迷上了看书,渐渐脱离了孩子群。今天我如此热爱文学、历史、政治等文科类的知识,都要感谢张老师当年对我的教导和影响。

  家里喊的第五个认师饭是小学五年级毕业那年。那一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全县重点中学的尖子班。从小学考取全县重点中学的尖子班,这在我们那小学是绝无仅有的。因此,在我去上中学前夕,家里喊了五年级的课任老师龙老师吃饭,当然依旧是全校的老师作陪——学校里的老师全部加起来也就四五个。这个饭当然不能说是认师饭,应当叫谢师饭才对。其实,在小学读书期间,从不间断陪伴我们在一起的还是这些本地老师,他们虽然都只是民办教师有的甚至是代课教师的身份,却依然一如既往的坚持于三尺讲台。没有他们五六年如一日的谆谆教诲,当然不会有我这个重点中学的尖子生。这一餐谢师饭吃得极其融洽,也是所有的请师饭里最有意义的一次。老师们受到了极大的尊重,我父母也享受到了无上荣光,而我也得到了无比的荣耀!

于是,每年九月份开学那几天,我们就得在老师的带领下和泥巴填教室,不然课桌无论如何都是难得放平稳的。

仙峰苗族乡,兴文县海拔最高的乡,长期以来有三个“不通”:不通路、不通电、不通电话。

15年前,陈元松、杨红琼与付唐荣、王付琼两对夫妻在铺芽山村开办民办小学,自主办学招生。2009年,规范办学后,4个人转岗为代课老师。他 们在这里“扮演”着老师、炊事员、保姆等角色,但每月收入却不足800元。为了让学生中午吃上一口饱饭,他们周末种菜、跑摩的,支撑起这个深山中最有希望 的地方。

还记得那时我们村的小学条件非常艰苦,校舍是危房,教师全部都是本村的老师,基本都是半农半教的状态。在我们那一届之前村里多年来也就出过两三个大学生,大多数人都是小学毕业或初中毕业,能上高中的就很少。幸运的是到我们上四年级时,我们陈旧的校舍再也无法为我们遮风挡雨,在县教委相关领导实地视察过之后,把我们全校的校舍都定位危房,下决心要分批施工,最终全面整改。在改善硬件设施的同时,也第一次由乡教办室出面,从条件较好的学校给我们调来了优秀的教师,就这样,张振荣先生借调到了我们村小学,而我们有幸成为他的学生。

  谢师饭是应该的,更是必须的,特别是在教师自己的节日里。

教室里的窗户,那可不能叫窗户,只能说是墙上的方洞。多数窗户只剩下寥寥几根生锈的钢筋。深秋的时候,寒风开始肆虐起来,老师就召集同学们向家长要些塑料薄膜,带到学校,用竹条和钉子将塑料薄膜封好窗户。

王正龙在家人的劝说下读完了初中,三年后,脱下军装回到故乡,让他不安的是,母校高山好村村小的3名教师集体下山另谋出路,33名一年级的新生无人授课。

当天上午第二节课,五年级这个班是英语课,也是让陈元松最头痛的课。“我只有中专学历,只能借助磁带教学。”36岁的陈元松说,前一天,他听了 10多遍,想尽量发音标准点。“Did you come back yesterday?”陈元松的发音依旧不标准,他让学生不要跟着他的口音读,尽量 去模仿磁带里的发音。

那年,张老师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精神抖擞,一头短发,根根直立,黑灰色的中山装烫的平平展展,没有褶皱,鞋子上、裤腿上也是干干净净,没有其他老师常见的灰尘或泥巴。张老师当年除了担任我们的班主任,还代课语文、历史、河南地理。张老师授课和我们之前接触的大多数老师都不一样,他从不照本宣科,读课文之前往往会先介绍本文作者的基本情况,此篇文章的背景,然后再声情并茂的为我们诵读课文。张老师知识渊博,才华横溢,对古诗、散文都有颇多的研究和心得,听他的课就像在听故事、在看电影,很多时候都让我们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也使得我们在爱玩爱闹的年纪都能够心甘情愿的静静地听讲,记笔记。

尽管如此,冬天来临的时候,冷风无孔不入,从墙缝里里、从天上的瓦峰里、从薄膜窗户的破洞吹进教室……呼啦、呼啦的,没有任何暖气设施的教室就像是一个冰窟窿。

当代课教师每天不足一元钱的待遇让村里其他几位初中生一听就拒绝了,而王正龙当时帮人订做衣服每月收入有百十元。村干部来求助:“为了村里的孩子们不失学,你去顶顶!” 终于,王正龙在家人的强烈反对下和村民的欢呼声中开始了漫漫代课路。

另一边是四年级的教室,48岁的付唐荣正在上数学课。14名学生的课堂,两名学生因病请假,教室显得更加空旷。在隔壁的二年级,付唐荣的妻子王 付琼正在教古诗《赠刘景文》《山竹》,整节课王付琼让学生做两件事,认字和读课文。“山里的孩子基础差,过完两个月的暑假,很多以前学的知识都忘掉了,进 入学习状态慢,课程进度不能拉得太快。”王付琼说。

张老师非常的敬业,他们家离我们村大概有五六里地,那时乡村之间的路都是土路,坑坑洼洼非常难走,尤其是雨雪天,更是步步艰难,可是我印象中他从没有迟到过,每天总是比我们大多数本村学生到校都早。张老师很快就成为最受我们欢迎的老师,那时学校也没有食堂,中午放学张老师要回家或者到村干部家吃饭。可是每每一到放学,我们都是抢着请他到自己家吃饭,有时抢的激烈时就像吵架一样,我记得曾经多次先下手为强抢到机会,每次像中了奖似的兴高采烈领着张老师回家。

很多小朋友冻得手脚生冻疮,干裂、流血、流脓......一下课,同学们就疯着运动起来,让冻僵的手脚暖起来。

“把孩子们教好”的念头让王正龙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没有好功夫,难带好徒弟”。

临近中午,学前班老师杨红琼走进教室旁边一个临时搭建的小屋,她要开始准备午餐。“学校没有食堂,离家较远的学生中午饭还得靠老师解决。”杨红琼说,他们要各自负责自己班上学生的午餐。

等后来我上了陈固乡一中,张老师也离开了我们村,被刚刚成立的乡二中聘为重点班班主任。再之后,高中、大学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只是随着我后来在外工作辗转各地,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年只是在过年专门看望他和师母时,才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张老师虽然满头乌发早已变成银发,虽然他的身躯也已不再挺拔,可是他老人家的心态依然很好,说话做事还是那样不急不缓,条理分明。

规模最大的运动就是一起靠着墙壁“挤油干”,规则是被挤出的同学,要到“队伍”的最末接着挤,挤出一个后,接着跑到队伍的最末再挤,越在队伍末的越卖力,因为挤出了别的同学,自己就在中间暖和啦……

小学时没学过拼音的他要教孩子们学习拼音,难度可想而知。听说收音机里正在播《少儿学拼音》节目,王正龙疾行数小时的山路,花32元购买了一个收音机,别在腰间一边干农活一边跟着大声朗读。两个月后,王正龙的一口普通话让城里的教育局考官折服。40多岁时,经两度冲击考核,他获得了普通话二级甲等的证书并坚持普通话教学。

生火、刷锅、淘米、切南瓜,杨红琼在狭小的“厨房”里来回打转。“米是学生带来的,其他的我们负责。”杨红琼说,有的学生一个星期带一两斤米,有的学生没有带,米不够了,还得靠老师。

跟着张老师在小学学习的日子虽然已经过去二十五六年了,可是一闭上眼睛,那些诸多的场景还是那样清晰,就仿佛刚刚发生在昨天。衷心感谢张老师的关爱和教导,衷心祝愿他和师母身体健康,幸福快乐!衷心祝愿教过我的老师们以及所有为教学事业,为学生成长付出辛勤努力的老师们教师节快乐!

家离学校很远,应该有四五里路吧。路况很差,多是田间和地间的小路,还有上下坡。最怕就是一段坡路,一到下雨天,滑得很,很容易摔到大沟里去。

王正龙在年近40的情况下自费踏进教师进修学校的大门。为了分担家中农活,他只得次日凌晨3点多赶路到县上参加学习且科科优秀。县教育局的评比显示,每次统一检测时,他所教学科的学生成绩都名列全乡第一、第二。今年教师节,王正龙被评为宜宾市优秀教师,其还多次被评为县、乡优秀教师。

放学后,老师们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做。学校周边的几块空地,被陈元松和付唐荣开垦了出来,种有南瓜、冬瓜、白菜、红薯、玉米等蔬菜。“平均一天中 午有15个学生吃饭,只能自己种些菜。”付唐荣说,下个月准备养几头猪,一是补贴家用,二是做成腊肉,平日里也好给学生沾点荤。

本文作者介绍:

遇到暴雨天气,沟里的水滚滚翻腾,淹没了过沟的小石板,年纪小些的孩子看着沟吓得哭,不敢过。好在年纪大些的哥哥姐姐会帮着小些的孩子过沟。

有一段尘封的往事,王正龙很少对人提起。三岁的儿子因在家无人照看,滚落到粪坑身亡,从学校赶回家的王正龙仰天痛哭。第二天,王正龙葬好儿子后又赶回学校。推开三年级教室的门,班里鸦雀无声,孩子们知道王老师家出事了。一位学生站起来说道:“王老师,你休息,我们今天不调皮。” 王正龙的眼泪夺眶而出。

说起收入,4位老师有些不好意思,教1个学生一学期200元。上一个学期,陈元松夫妻收入9200元,付唐荣夫妻收入7600元。负责管理铺芽 山村小学的黄龙小学校长曾义勇说,学生多工资会高一点,学生少了,工资也就低了。教育部门没有代课老师这块的核算,工资只能从学校办公经费中挤。他们也想 提高代课老师的待遇,但现实情况确实很艰难。

一、姓名谷正梁,笔名梁子。男,大学本科学历。祖籍中国长寿之乡、相思小城河南封丘。邮箱地址:liangzi0526@126.com

夏天,学校没水喝,怕渴的,用玻璃瓶自带。如果喝完了,又渴的话,就得在课间休息跑去学校不太远的一个井里喝水、打水。井是野井,卫生条件很差,蚂蝗游来游去的,哪怕是一条水蛇,都是常态,孩子们也毫无惧色。只是想着别把蚂蟥捧手里喝到了或别灌进瓶子里就好。

冬天,孩子们打着手电到学校时,大半个裤腿湿透。王正龙从自家带来柴火,为孩子们烤火取暖。后又多方协调,为每个教室安上了取暖设备———回风炉。学校附近没有干净的水源,王正龙则从一公里外的家里扛水到学校。

夫妻俩一月收入不到1500元,陈元松年过六旬的父亲陈代兴,为了减轻儿子的负担,在周边乡镇建筑工地打小工。“我一个月都可以挣2000多, 他们两个才挣那么点儿。”陈代兴数落儿子、儿媳妇没出息。经济拮据,两家人选择了同样一个办法——跑摩的。周末或是假期,陈元松和付唐荣会当起摩的司机, 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二、目前任职广东华润涂料有限公司销售经理,作品散见多个网络原创平台及微信公众号。

八十年代中期乡村小学条件艰苦

“一旦刮风下雨,王老师就要在坡陡上等我们,放学时,他都要护送我们过坡。”学生杨奎说。

微薄的工资,4位老师也曾想过放弃,“如果我们走了,这些学生怎么办?”王付琼时常问丈夫,他们的离开,是否意味着这些孩子就没了老师,这个山村就没了希望。一想到这里,他们又选择了坚守。这一坚守,转眼就过了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