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花朵欲隐于叶中,和谁一起

  • 2020-04-25 13:52
  • 励志文章
  • Views

  菊花,品种繁多,花朵大小不一,花型迥然相异。似繁星坠地,似圆月悬空,似绣球托举,似崖壁飞瀑,似云卷云舒,万千变幻,不拘一格。花瓣也各有不同,似舞者的纤纤玉指,似流星滑落的轨迹,似礼花掠过夜空的弧线,一丝一瓣顺着畅快恣意的曲线延长,于末尾处再来个美妙的回旋。纯洁、爱情、团结、别离、热情、野性,不同种类、不同花型的菊花,也被寄予了各不相同的花语。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有时醉眼偷相顾,错认陶潜作阮郎。

夏日炎炎,花草被热弄得神疲气乏,慵懒地支着身子,荷撑起花骨朵,在水中亭亭玉立,像位俏佳丽直撞人心坎。一湖的碧绿铺满水面,泛着盈盈的波光,叶绿得似绸,花艳得高贵,美得摄人心魄。傍晚到荷塘一走,荷花的雅丽,湖水的灵动,莲子的清凉,都化为一股风落到心上了,荷守着一池青绿,夏天不再僵硬地热着。

  晚艳傲霜开,笑对秋风舞。幸得秋日有菊,在这寥落深秋为世间送上盛世金秋的景象,让我们在这迟开的晚艳中感受不同的花季,于临近冬日的心田增添些温度和热量。

潇湘妃子夺魁菊花诗,三首均在榜上,众人佩服她的文采,殊不知,这文采背后是别有原因的。黛玉诗词文采不输他人,但当咏白海棠,咏螃蟹诗时,却不及枕霞旧友和蘅芜君。其因便是,菊花的霜秋独放、不畏霜寒、高洁孤傲的品质和无依无靠的命运,都与菊花被赋予的意象十分相似,黛玉就会更加真实的流露出对菊花的赞美。“毫端运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黛玉永远是高洁的,孤傲的,于是她的性格化成情感,写在诗中。“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数去更无君傲视,看来唯有我知音。”黛玉若陶渊明一般爱菊,将菊花当作自己的知音,描绘其孤标傲世,高洁不屈。[第三十八回]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

  菊花,五彩缤纷,色彩丰富。《礼记》中有“季秋之月,菊有黄花”的记载,菊花最经典的颜色还是黄色。与春日油菜花的黄色相比,成片远望,二者皆流光溢彩、令人惊艳。单株近看,菜花的黄则略显单薄娇弱,菊花的黄却浓烈馥郁,更多了份凌霜不败的傲气。

清秋之愁

七彩炫菊是一款菊花新品种,2014年培育成功,2015年公开惊艳亮相,备受瞩目。龙亭公园慧眼识得金镶玉,作为今年菊花文化节的创新之举,毅然将七彩炫菊引进开封。在龙亭大殿前的精品菊展区,七彩炫菊一亮相,就吸引众多游客的目光,成为当之无愧的明星。宋范成大《重阳后菊花》寂寞东篱湿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世情几女无高韵,只看重阳一日花。

宋·苏轼《赵昌寒菊》:

带秋的暮气,姗姗来迟,到底是来了,在不再微凉的秋风中,点点轻寒。有白有紫有红有黄,艳得压倒其它的秋色。白色似娟,有着纯净高贵的柔软;紫色如薰衣草,满坡绵延着浪漫和美丽;黄色“满城尽带黄金甲”,使人想起张艺谋的导演来。

  秋风肃杀,群芳凋零,唯有菊花,在这萧瑟的深秋迎开了自己的花季,以姹紫嫣红的色彩点亮着渐冷的秋日。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阶兰凝暑霜,岸菊照晨光。 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香。

在薄凉的秋风中,在浪漫的时节,悄然而至,千寻万寻,却在不经意间撞个满怀。根在一个地方,神却游移,是飘逸灵动的,八月风软,轻轻一揽,便随着跑很远很远,没准碰了谁,乐得人美滋滋地嗅个不停。落在地上,似睛天飞雪,有雪的纯,没有雪的冰清,不会化成水,而是化作了春天的泥土。

  人皆爱菊花的君子之风,究其秉性,亦另有称道之处。菊花,既生于野外阡陌,又入得寻常人家,还登得高雅厅堂。野生之菊,生长在道路河渠两侧,点缀在村舍疏篱之间,随处而生,触手可摘。采摘后晒干,可入茶饮用,明目提神,可填入枕芯,伴人安眠。家种之菊,不用人劳烦,只需些清水浇灌,深秋之时,自会静静绽放。园艺之菊,经倾心培育,更是种类纷繁,姿态万千,成为厅堂雅室的陈设。凌波仙子、盘龙春晓、霞光初现,再赋予这贴切而有寓意的名字,真正是一花一景致,一花一精品。集千朵菊花于一身的大立菊、悬崖菊,更令人看之叹之赞之。


《咏白菊》罗隐虽被风霜竞欲催,皎然颜色不低摧。已疑素手能妆出,又似金钱未染来。

宋·梅尧臣《残菊》

这朵谢了那朵又开,生命不断地延长,荷叶从夏绿到秋,依然是葱郁的,偶尔有几朵迟开的荷立在水面上,更让人惊喜。不昙花一现,是荷的风格,落到尘埃里再开出花,经受过苦的历练,和别的花就是不一样。

  梧青于2016年秋

秋,像一位诗人,有着多愁善感的性情,有着悲苦的身世宿命,却也有着“能把柔姿独拒霜”的孤傲高洁。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狮龙气象竟飞天,再度辉煌任自威!淡巷浓街香满地,案头九月菊花肥。

  菊花,不与桃李争春,迟放于晚秋,古人赠与其“晚艳”“寒英”“冷香”之雅称。历来文人也借花喻人,留下了众多咏颂菊花的诗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公傲世独立的风骨、物我两忘的心境,实令世人艳羡。“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潇湘妃子的咏菊诗,恰是其清高孤傲,目下无尘的品格写照。“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百花遇霜而凋,唯菊傲霜盛开,黄巢借用菊花来赞颂起义军也再恰当不过了。

黛玉的心重与多愁善感,再加上体弱多病,心中无限的愁苦,在这秋的气氛下,伴着耿耿秋灯,望着秋雨打湿了的窗纱,显得更加伤感,却有着淡淡清愁之美。[第四十五回]

一入从宋朝就已经种植的金菊丛里,笑展菊花颜,梦回千年;水中龙亭,被菊花尽簇,犹如敛聚的八朝龙气,再现千年前的盛世。龙亭的水清、花美、天蓝、地净,一条通往龙亭的长廊的两边摆满了各种不同色彩的菊花。晋陶渊明《和郭主簿》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花朵不是一片片,也不是一瓣瓣,而是一丝丝垂下来,像柳条倒挂着,“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真是不胜凉风的娇羞”。几朵合在一起,在风中颔首,不喜欢张扬却夺人眼神,就像刚过门的新媳妇,羞答答地怕见人,观众又急切地想看新娘,只因美得太娇艳,几枚绿叶降低又降低,低到了尘土上,枝杆也瘦了。秋风中,看见卖花人在路边摆上一盆盆菊花,总是挤上前,不管买不买,因为喜欢,盯着花朵要瞧上好一会儿。

  远在宋代,我国第一部菊花专著《菊谱》就依菊花的颜色分类定品,以黄为正,其次为白,再次为紫,而后为红。在我眼中,每种色彩的菊花自有其独特的韵味。酒红与金色相融合的墨王,富贵大气无需言表。绿菊,花朵欲隐于叶中,又脱颖而出,显出独有的自然与精致。藕粉色的菊花,带着浅粉与雪青交融的笑靥,却显露出欲语又止的忧愁。还有那白菊,洁净无暇,惹人爱怜。更有那复色、间色的菊花,两三种色彩呈现在一朵菊上,美丽而和谐。这五颜六色的菊,单独摆放时装点着一隅一角,若汇到一处,便营造出花团锦簇、盛世金秋的美丽景象来。

大观园中的女儿,未尝有人似黛玉一般,诠释着“秋”这个别有韵味的字眼。

唐朝开封诗人杨巨源,留下了最早的开封菊花诗:“兔园春欲尽,别有一丛芳。直似穷明雪,全轻向晓霜。凝晖侵桂魄,晶彩夺荧光。素萼迎风舞,银房泣露香”。金元好问《赋十月菊》秋香旧入骚人赋,晚节今传好事家。不是西风若留客,衰迟久已退梅花。

东篱黄菊为谁香,不学群葩附艳阳。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黛玉伸出纤纤玉手,轻轻叩在东篱上,菊花笑了。最美的菊不在盆中,不在注目的台上,在人家的篱上,偷偷探看秋天。菊花开在深秋的凋零中,开在遥远的山乡中,似隐士走在山道上,不求显达,不求富贵,只要两袖清风和一身的诗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隐逸的陶渊明似菊,菊也似陶渊明,闲雅都在其中也。秋天去登山,走累了在台阶上坐一坐,有野菊在路边黄得正艳,眼睛为之一亮,疲乏感也减了,枫叶红了更好,可以把两种色彩一并装进心里。

——BY 予晴(。・ω・。)ノ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不是西风若留客,衰迟久已退梅花。

花开时美,凋谢时依然美,“留得枯荷听雨声”,是景也是意境,容颜将要枯尽,突出的筋络撑着残生丝毫不放松,美好生命的离去本就不忍心看,雨打在枯叶上又是怎样呢,身临其境地去感受,也许能悟出秋的况味来。于是,在雨天在荷花凋谢的时节,可以去赏不一样的荷,那时的荷花肯定是冷艳的。

深秋之悲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北国风光,无风无雨过重阳。

阳光,湖水,绿叶,纤长的身子伸得那么高,高得惊动路人,从夏走到秋,走过两个季节,似仙鹤立在湖水的边缘。从尘埃中来,在清水中洗,有绿叶,绿叶是低的,低得在水上抬头向上望,够不着花朵。宽大的叶面,笔直的枝杆,高雅的身姿,没有哪种花敢和荷花比。

图片 1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待到秋来九月八,

月亮的清辉,泛着一丝苍白,有点冷,嫦娥是寂寞的,吴刚执着地爱着,年年月月不停地伐桂,痛就痛吧,只是刀子别下得太狠,怎么砍也砍不尽的。好奇了下到凡间,香飘云天外,直沁人心脾。

酒令——占花名中,黛玉抽到的花签为“芙蓉——风露清愁,莫怨东风当自嗟”。芙蓉,深秋绽放,所以又称“拒霜花”。有诗赞芙蓉曰:“能把柔姿独拒霜”。黛玉也如是,虽表面弱不禁风、柔弱孤独,而心中,从不喜功名利禄,同宝玉一样,最厌沽名钓誉之徒、国贼禄鬼之流。虽为现实,可她并不随波逐流,依然保持着高洁的骨气。[第五十二回]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1、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汉】刘彻《秋风辞》

桂花的香是天香,飘满了整个中秋,月亮岂有不开颜的,一轮明月圆了又满了。

秋日,是一个充满韵味的季节。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兰既春敷,菊又秋荣。芳熏百草,

清秋之愁似一杯清茶,前味是淡淡苦涩,细细品味,便觉茶香醇厚,齿颊留香,沁人心脾。

“黄花遍国中,汴菊最为名”,菊花与古都开封有着极深的历史渊源。北宋时期,菊花成为权贵追捧的对象,开封古称汴梁,所以,这里的菊花就被称为“汴菊”。宋苏轼《赵昌寒菊》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始起花。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

因中秋前出生,在心理上与桂花又近了一层,特别喜欢闻那种香味,如果不经意间遇到桂树,肯定要在树下停留,忍不住就折下一束带回家插在瓶中。桂花天性是香是痛,到人间也一样地痛且香着,只因人间太爱,什么桂花糖桂花糕,才落得遍体鳞伤。

深秋之悲似浓酒浓烈而醇馥浓郁,也有着惆怅与悲情。黛玉似深秋。在最消沉的深秋,百花凋落,秋风瑟瑟,于是文人墨客叹之“悲寂寥”。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赏心邀客共;歌咏乐延年。

在凉了的秋天里,漫步于荷塘,可以边走边赏,不会漏掉花朵,说不定绿荫下就有一朵不惹眼地正开着。看到莲蓬,兴奋地喊叫,跃跃欲试地想采摘,可惜她在水中央,只得不舍地频频回首。

深秋,是一杯浓酒,是百花落尽的时刻,浓浓的悲苦凝在眉头。

来到八朝古都六朝皇宫的龙亭,在这端一杯菊花酒,题一首枫叶愁,思一思家中人,饮一盏寂寞的残秋红。独坐,在这寂寞的秋!深秋时节,寒气袭人。在万花凋零时,唯有秋菊盈园,傲霜怒放,高洁清雅,给秋天的大地,给开封的龙亭增添了勃勃生机。开封的秋季,天高云淡,气温宜人,满城飘溢着菊花的芳香。在古都开封,在皇宫龙亭,我遇见了一场菊花的盛典。

寂寞东篱湿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

从初秋到中秋到深秋,桂花香了,月儿圆了,压轴的却是菊花。冬寒临近,万物向体内佝偻,抖不开地蜷缩着,菊散开一丝丝头发,在凉风中飘成花朵,鲜得季节也带了温度,不再枯寂地走向深秋。花树沾染萧瑟在萎靡,菊主载起金黄的世界,寒风来了不可怕,有菊呢,秋冷了又暖了。

图片 2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黄花芬芬绝世奇,重阳错把配萸技。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将桂花放在梅和菊之上,可见易安对桂花的偏爱。小,小到极致,不是以一点而是以一簇团在一起,轻巧得仿佛姑娘家的女红,玲珑中藏秀气,拿在手上细密的针尖尖,叫人好喜欢。淡,淡到了骨子里,好似清水中加了乳汁,有一种浓于水的嫩黄。柔,柔软得用绿叶挡住光的照射,只能躲在荫下窃窃私语,却掩不住通体的清香。梅花是雪中的红烛,燃烧着世间的纯洁,真美啊,梅却跑得远远的,到冬天里开;菊花呢,清雅秀丽,素朴得占了乡野气息,菊也含蓄地低下头,退到了季节深处,都是因为秋天有桂花。红色也好,绿色也罢,桂花只以水的清淡吐出一身的芳香,雅在了天性里。

秋虽悲虽愁,萧瑟寥落,却也有着凌霜独放的花儿。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赏析:等到秋天九月重阳节来临的时候,菊花盛开以后别的花就凋零了。盛开的菊花璀璨夺目,阵阵香气弥漫长安,满城均沐浴在芳香的菊意中,遍地都是金黄如铠甲般的菊花。

桂花是秋天的底色,秋在她怀中滚了滚才浓的,所以叫金秋。“山寺月下寻桂子”,诗人跑到寺庙,知道清音月色下,桂子完完整整,在幽静中香得最浓最纯。双手合十,净手瘦心,也虔诚地上一束香,出寺庙转角处,有暗音浮动,抬头望,桂子在面前笑,又有多好呢。


在这段日子里,那大而纯白的美容菊,艳丽的桃花菊,黄灿灿的金丝菊,翡翠般的绿菊,似玉雕般的腊光菊,黄白相间的万寿菊,无不色彩纷呈、千姿百态地展现在世人眼前。当然,这菊花也不单单是沾了龙亭之内皇家大气的光,还趁着园内的秋水,让自己拥有了另一份灵动的气质。唐杜甫《云安九日》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旧摘人频异,轻香酒暂随。

《题菊花》(唐末·黄巢)

开在荷塘,也化为莲开在菩萨心中,是脱俗的圣洁之物。重沉的身子,不知要经过几世的挣扎才能清高出尘,问问莲心,莲心是苦的,莲子也是苦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美在水中,远远地望着,绝不会轻易伸出手,怕惊了那份高洁,北宋周敦颐爱莲,今人也爱。

秋日,也是橙黄橘绿的时节,拒霜之花在绽放。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人影瘦,精神畅,昂首向东天一方。

秋日之韵

这种菊花名叫“炫彩菊”,别说见过了,您之前听说过吗?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黛玉初入贾府时,在众人的眼中是“虽怯弱,却气质不俗。”这种气质便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一面。这种气质不是表现在花容月貌,或者是锦衣华服、珠光宝气,而是一种由内而外发出的风韵与气质之美。[第三回]

菊花因其在深秋不畏秋寒开放,深受中国古代文人的喜欢,多有诗文加以赞美,都说人淡如菊,应该是一些,远离世俗喧嚣,清高,淡泊名利之类的人吧。陈毅《秋菊》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

极知时好异,似与岁寒俱。


菊花的金黄色,是帝王之气。战国时代魏国魏惠文王兴建大梁城,使大梁城成为战国时代最辉煌富足的城市。那是一个金黄色的时代。后来的大宋开封,汴梁城更是富丽甲天下,万国咸通。那是中国文明史的金色时代。

莫道婆娑春意减,案头回盱有名花。

黛玉也有着似秋悲伤的一面。《葬花吟》便是她哀音的全部。她望见桃花落瓣,便将花瓣葬于花冢。落花无情,黛玉便以落花自比,哭吟此诗。“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是黛玉寄人篱下,无依无靠的悲苦,对宿命无尽的伤感,和大观园中的红颜儿女,只能任现实吹拂,随缘逐流的哀伤;“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掉陷渠沟。”是黛玉孤傲高洁的性格,如此让人怜爱的林妹妹,却无法逃避残酷的现实,与红颜易逝的宿命;“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不管什么花朵,娇艳也好,平淡也好,都难逃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最终也是如大观园中沁芳一般,风流云散、花飞水逝;“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是黛玉的绝唱,是她全书的哀音,对这无情身世命运和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悲叹。她为花悲、为己悲、为无以抗拒的宿命而悲哀。她似一个敏感的诗人,赏着秋日的衰草枯黄、萧瑟不堪的秋景,以她观物,便着上黛玉的悲情的色彩,凄婉而绝美。让人怜爱,让人悲悯,让人慨叹。[第二十七回]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黛玉似清秋,颦颦眉间若蹙,是她容貌的写照,所以宝玉为她取字为“颦儿”。秋窗风雨夕,黛玉独倚窗前,听秋雨绵绵,烛光映着愁容。“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这或许只是大观园女子的其中一幅生活琐事,却将这欠候之愁,伴着清秋的霡霡的雨,点点落下,更有了情趣与意境。“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看着摇曳的烛火,如泪光闪闪,想到家中别无亲人,又心生悲苦。“罗衾不耐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恰似南唐后主李煜的《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虽是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而只有在梦里才不知自己寄人篱下,双亲离世。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色艳群英。孰是芳质,在幽愈馨。

大观园

以开封为代表的菊花文化,在我国花卉文化历史中十分悠久,古代经典史册、文学著作和民间传说中关于开封菊花的故事很多,并由此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开封菊花文化。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黛玉的才华也正在这里。香菱学诗,黛玉以王李杜的诗引导她。用王维之诗,便是教她写诗要以意境为美,而不是华丽繁复的辞藻,严谨刻板的格律。[第四十八回]再看黛玉的诗《秋窗风雨夕》,“秋花惨淡秋花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对秋日意境的渲染,咏叹出秋日的凄凉。黛玉在诗词歌赋方面的至情至性,的确与秋有着同样的气韵与才华。[第四十五回]

若有前生,或许,你我亦位列朝班,亦醉卧青楼,亦打马阶前;或沉醉东风,或徘徊月下,或伫立凭栏......《不第后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秋满篱根始见花,却从冷淡遇繁华。西风门径含香在,除却陶家到我家。

秋花之傲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毛泽东《采桑子》:

黛玉

秋风起,满庭芳,又是一年菊花香;菊花黄,满地霜,独自芳菲别样妆。开封龙亭以菊为展,精心布局谋篇,尽展菊城风韵。菊花的盛会名扬了开封,忙碌的按着快门,但怎么也无法与真实的菊花盛会蓖美,如今看到这些图片,仍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丁丁旅行摄影‖体验‖旅行‖自媒体互联网旅游行业媒体从业者(旅游刊)旅游体验规划师,自由撰稿人,户外资深领队乐途灵感旅行家/搜狐金牌旅游自媒体/微博旅行玩家同程旅游签约达人/凤凰VIP旅行博主/途牛旅游大玩家我是达人网特约旅行家/秒拍签约旅行达人蚂蜂窝、携程、去哪儿、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旅行达人摄影师联系合作‖dc@lvyoukan.com新浪微博‖@丁丁-旅行微信公众号‖dingding_tribeWechatQQ‖541071696

宋·范成大《重阳后菊花》

秋有着独特的文化底蕴和清雅韵味。“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不管是“悲寂寥”还是“胜春朝”,诗人们总爱用秋日的气氛来抒发自己的情感,所以秋日总是这样充满韵味和诗意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9、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唐】杜甫《秋兴八首·其一》

秋之美,在于秋韵之美,悲愁之美,也在于其骨气之美,黛玉亦如是,她似皎洁而清冷的一轮秋月,清雅而纯洁,是秋日最美的女子。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晋·陶渊明《和郭主簿》:

清秋,是一杯清茶,是淡苦的愁情萦绕心间。

菊花因其在深秋不畏秋寒开放,深受中国古代文人的喜欢,多有诗文加以赞美,都说人淡如菊,应该是一些,远离世俗喧嚣,清高,淡泊名利之类的人吧。明唐寅《菊花》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

可叹东篱菊,茎疏叶且微。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黄花芬芬绝世奇,重阳错把配萸技。 开迟愈见凌霜操,堪笑儿童道过时。

龙亭到处是姹紫嫣红、瑰丽多彩的菊花,就像置身于菊花的海洋。满眼是大红的、粉红的、嫩黄的、洁白的、淡绿的菊花。黄的如麦穗、红的如枫叶、白的如冰霜、绿的如翠玉、紫的如吐蕾……

物性从来各一家,谁贪寒瘦厌年华?菊花白择风霜国,不是春光外菊花。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唐·岑参《行军九日思长安故园》:

有的花硕大朴质,有的花亭亭玉立,有的花风姿抚媚,有的花一枝独秀……真是繁花似锦,婀娜多姿。赏菊(沈钧儒)一丛寒菊比琼华,掩映晴窗动绿纱。乍觉微香生暖室,真拟奇艳出谁家。

晋·王淑之《兰确铭》:

开封民众酷爱菊花,家家有养菊、赏菊的传统。开封人爱菊,不仅爱其绚丽多姿的花朵,更爱其迎寒吐蕊,傲霜怒放的性格,这正是开封人民坚毅顽强,奋发进取精神的最好象征。时为深秋,霜降已过。凉意甚浓,黄叶飘飞,天地之间一片萧索。可是古都开封,却充满了生机。那生机来自千万朵争艳的菊花。独本菊、五头菊、九头菊、十六头菊、案头菊,千姿百态,黄灿金耀,直接将人们迎接到了曾经的大内皇宫——龙亭公园菊花盛会主会场。〔菊韵〕李师广秋霜造就菊城花,不尽风流写晚霞;信手拈来无意句,天生韵味入千家。

零落黄金蕊,虽枯不改香。

行程天数: 1天 人均消费: - 和谁一起: 朋友 旅行方式: 自由行

唐·白居易《咏菊》:

开封菊花节的主会场:龙亭,就像北京的故宫已经和城市不可分割,像龙亭这样沉淀了城市千年记忆的地方,在历史长河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至此,菊花已不再是隐士,它已经不再过出世生活,而是以热烈的生活态度,向人们大声宣告对这个世界的怜爱了。不是吗?我相信,任何走在龙亭菊花会场的人,都会听到菊花的这一心声吧?唐太宗《赋得残菊》阶兰凝暑霜,岸菊照晨光。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香。细叶抽轻翠,圆花簇嫩黄。还持今岁色,复结后年芳。

凝薄雾,傲繁霜,东篱恰似武陵乡。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总觉得菊花象征着不一般的品质,菊花历来被视为高风亮节、高雅的象征,代表着名士的斯文与友情。枕霞旧友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隔坐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宋·杨万里《咏菊》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

开封菊花色彩丰富,姹紫嫣红,花型繁多,千姿百态。如果一个有文明历史的文化城市,给后人留下的只是书上的描绘和几座老建筑,确实有些遗憾。但你到开封来感受就不一样,因为她除了文字和建筑外,还有开封鲜活的历史,那就是汴魂仙姿—开封菊花。宋杨万里《咏菊》物性从来各一家,谁贪寒瘦厌年华。菊花白择风霜国,不是春光外菊花。

20、《菊花》【唐】元稹

没有一个城市能够像她一样静若幽香,用菊花瓷斟一盏菊花茶,在开封十月的秋日里,不用采菊东篱下,在龙亭,尽享满城菊花香。〔菊城吟〕王如亭狮龙气象竟飞天,再度辉煌任自威!淡巷浓街香满地,案头九月菊花肥。

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

人们爱菊,是因为菊花除供人观赏之外,既可食用又可药用。供人观赏的菊花,主要有翠菊、蓝菊、雏菊、万寿菊等,大立菊是其中的“皇后“,一个枝干上就有上千朵花,竞放吐艳,清香阵阵,沁人肺腑,令人陶醉。

秋霜造就菊城花,不尽风流写晚霞;信手拈来无意句,天生韵味入千家。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从此龙亭菊花入世来,只为生命灿烂开

一夜新霜著瓦轻,芭蕉新折败荷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