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它们也会影响交通和公共安全,飞舞的白色絮状物是柳絮

  • 2020-01-13 10:35
  • 励志文章
  • Views

  幸而柳絮虽漂泊无定,但总有落地的一日,倘若机缘巧合,恰恰遇到能够生长的土地,也就可以生根发芽,枝叶繁茂。柳树是容易成活的,因此尽管有柳絮飞扬惹人过敏的烦恼,它还是被作为不少城市的绿化树。或许这便是生命的某种韧性吧。

想起了英子,一身素洁的打扮,俏丽的身影,明纯的眼眸,白皙的脸颊,飘动的长发,早已在记忆里定格。在那个暮春的午后,走出了久居的大山,去探访山外的世界。只留下一封没有地址的信笺,寥寥数字倾诉着对父母养育的深情。不识字的父母,请人念出信里的内容,哭坏了双眼。从此,山坡道上会有一个眺望的身影,无论风雨,无论烈日。白发的母亲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只剩下望眼欲穿的默默深情。

飞絮漫天,市民不得不戴上口罩等防护。 虽然今年的倒春寒推迟了柳絮纷飞的来临,但是进入四月中旬以来,市民发现,临沂市区又开始出现飞絮肆虐的现象。四月飞“雪”,漫天的杨柳絮不仅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不便,还容易引起人体不同程度的过敏反应,让人烦恼不堪。 飞絮满天飞 行人很“受伤” 连日来,马路上陆陆续续飘扬着一些零星的白色絮状物。14日上午,记者在市区开阳路与新华路交会附近看到,风一吹,街道的上空飞絮漫天飞舞。一车辆驶过,成团的飞絮借着风势四处飞舞,很多行人只得用手或衣服捂住脸,快步走过。“每到这个时候,出门都要全副武装,帽子、眼镜、口罩是一样都不能少,不然有飞絮贴到脸上,总是擦不干净,又刺又痒,厉害的时候还会过敏起痘。”正匆忙赶路的胡女士说。 记者在开阳路的两侧看到栽种的柳树,大团的“雪花”正是从这里飞出的。飞舞的白色絮状物大的如同指甲盖大小,小的如同烟雾一般。而在树根旁的草地上,大量的白色柳絮被纤细的小草滞留在了地面上,而不远处的人行道路面上,也漂浮着厚厚一层白色的柳絮。“最近这两天杨絮特别多,风一吹,飘得很厉害,有时连眼睛都睁不开。”附近居民周先生说道。 记者看到,柳树枝头还有尚未开花的花絮。随着气温的升高,过段时间,这些花絮也将大量飞舞。相比起开阳路一带大量飞舞的柳絮,市区中丘路附近的杨树也飞出白絮。随后,记者在中丘路与平安路交会附近,也看到了杨絮飞舞的场景,很多市民都戴上了口罩。 飞絮不仅给行人带来不便,还增加了环卫工人的工作量。“这条路上飘的杨絮最多,我们也没有办法,它不断往地下落,根本没法打扫。”在中丘路与平安路爱心驿站休息的环卫工告诉记者,“飞絮满地都是,我今天上午扫了三遍,地上也不见干净,还全都黏在大扫帚上,弄下来都很费事。” 优化树种根除飞絮还需有个过程 临沂市城区目前产生春季飞絮的主要植物有柳树、杨树、法桐。目前,临沂市区杨树和老式法桐作为绿化树种使用较少,分布相对集中。林荫广场有毛白杨,产生杨絮较为明显;解放路等老式法桐产生絮状飘浮物;沿河有柳树产生柳絮。飞絮是植物生长扬花期的一种生理现象,每年因气温升高时间不同而有差异。柳絮在空中的多少与温度有着密切的联系,早上和晚上温度较低,柳絮较少,而中午和午后温度较高,柳絮也就较多。 “现在这个季节,飞舞的白色絮状物是柳絮,它是柳树的种子,上面有白色绒毛,能随风飞舞传播种子。每年的4月初,柳絮开始飞舞,尤其是天气一放晴,就飞舞得特别厉害,一般要飘到4月底5月初才能结束。不过,由于栽种的环境、生长状况以及光照长度不同,柳树飞絮的时间也会有早晚。柳絮之后,并不意味着城市上空清静了,另一波声势更大的杨絮也是接踵而至,杨絮的飞花比柳絮更为壮观,飞絮的数量也更大,这种规模较大的飞絮要一直持续到5月底。”临沂市园林局科研植保科专家王恒玺告诉记者,“在多风天气这些飞絮可被大风吹至城区,再加上城市少数主干道,如解放路、银雀山路,为了保护城市园林生态景观和满足环境需求,保留了部分树龄较大的老式法桐,以及滨河景区早期栽种的一些雌性柳树,三种树种造成城区街头飞絮飘舞。” 对于城区街头的飞絮,从2010年开始,市园林局对此进行了调研。“治理飞絮最根本的治理方法是调整树木种植结构,而关键点在于优化树种。”王恒玺说,“当前,临沂市城区园林建设中,已经推广使用新型树种,使用改良后的法桐、柳树,不会产生或极少产生开花造成的杨、柳絮,现有的部分老式树种可通过自然淘汰换植的办法逐步更换,在2014年和2015年春的绿化工程上就在设计中实现了树种的选择和应用。比如2014年的滨河景区提升中大量应用本地银杏树种,在种植以法桐为行道树的,全部选用不结球的新式法桐。” 据介绍,经过各种努力,城区产生飞絮的绿化植物已逐步减少,但受各方面影响,目前飞絮还不能一时根绝,彻底消除飞絮还需有一个过程。

4、5月份春光正盛,本该是大家出门探春的大好时光,但漫天飞舞的杨絮、柳絮、梧桐絮,却让人望而却步。铺天盖地的飞絮就像一场场不合时宜的“大雪”,它们禁锢了人们的呼吸,遮蔽了车辆的视线,影响着大家正常的生产与生活,让所有人叫苦不迭。

  赞赏支持

再欲寻春天的痕迹,只有满天的飞絮,在天空里划过。隔窗相望,一场纷飞的白雪扬扬洒洒弥漫天地。

目前,在见识到无人机给飞絮治理带来的显著功效之后,我国河南郑州等省市已经开始了对飞絮治理无人机的尝试应用。通过无人机喷洒的作业形式,不仅有效解决了飞絮成灾问题,也显著提高了绿化园林的精细化管理,取得了十分良好的应用效果。

  风中的飞絮,也让人想起王国维的词句:“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不愧是国学大师,文化泰斗,将春色三分的典故化得不留痕迹,让人再找不出更合适的字句来形容这般心情,只是他最终选择了将自己与那些被潮流所遗忘的文化一同埋葬在湖底的污泥枯草中,凄美得让人心生叹息。或许他是知晓了那些美丽的文字即将走入历史的背后,才决意如此吧。再怎样抵抗有何用,历史的潮流,岂是单凭一己之力就能扭转的呢。

因风而起,风息而落。一起一落之间,飞絮悠然飘舞,看似无由,却有着冥冥之中的必然性。人,只有把梦想放飞,才能有希望在尘世的游离中,实现自身的价值。抱着一份美好的信念,守着一份豁达的心情,前方不一定都是荆棘,也有柳暗花明的等待。

与此同时,近年来无人机技术已经取得了显著的突破,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加速崛起,我国关于植保无人机的管控政策和红利补贴也在加速推行,无人机产业发展正在如火如荼。将以上这些结合在一起看,未来全面普及无人机用以飞絮问题治理不仅指日可待,而且前景可期!

  古往今来,总是如此,总是有些力量我们无法抗拒,只能接受,或许这就是所谓命运吧。面对柳絮,薛宝钗写出名句“好风频助力,送我上青云”,尽管乐观豪情,但她也没有得到圆满的结局。冥冥之中总有被称为命运的力量在播弄着人们的生活,看似漫不经心,其实人人都被它摆布着。

初夏时节,因风而飘絮,飘飞的也是一念对生命的感悟。

只是,在普及的道路上,或许我国还需要解决无人机监管治理、无人机飞手培养、无人机价格下调等问题,只有将这些问题都切实有效的解决了,未来我国无人机的应用和管理才能迈上新台阶,在飞絮治理中的表现才能更突出。

  一转眼春深如海,又是一年杨花纷飞凌乱时,满城的飞絮更胜冬日零星的细雪,不由得忆起多年前的春日,一样的飞絮纷纷,只是世事在时光之水中转了个身,已经模糊了彼此的模样。

洁白的飞絮粘满了头发,阳光下分不清是白发,还是飞絮。母亲祈祷着,在外面世界的一个角落里,她的英子正幸福地生活着,心里也想念着她。然而,最终还是没有再见到英子。年年飞絮,年年花,没有人在意飞絮的去向。就像人们眼里的英子,没有人再提起她,她的消失,如飞絮般悄无声息。

春有飞絮,铺天盖地惹人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