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因为平凡的生活中美好无处不在,陶醉在音乐中

  • 2020-04-16 13:53
  • 励志文章
  • Views

图片 1

2016年10月29日,美国《今日世界文学》(World Literature Today)杂志宣布,该杂志主办的纽斯塔特儿童文学奖(NSK Neustadt Prize for Children's Literature)2017年度获奖作家为美国儿童文学作家玛丽琳·纳尔逊(Marilyn Nelson)。女诗人玛丽琳·纳尔逊出生在美国俄亥俄州,在明尼苏达大学获博士学位,任教于康涅狄格州大学,现已退休,儿童文学作品包括《给埃米特·蒂尔的花》(A Wreath for Emmett Till)、《卡弗:诗中的生活》(Carver: A Life in Poems)、《赞扬之地》(The Fields of Praise)等。她的这些诗作讴歌了非裔美国人的生活经验,尤其赞美了一些值得称道的杰出的非裔历史人物,曾获纽伯瑞荣誉奖等奖项,此外她还曾被授予美国诗歌学会弗罗斯特奖章、康涅狄格州桂冠诗人等。

图片 2  

马特·德拉·佩纳

纽斯塔特儿童文学奖每两年颁发一次,虽由美国的杂志主办,但获奖作家并不局限于美国。2017年度将是该奖自2003年首次颁发以来的第8次授奖。此次玛丽琳·纳尔逊获奖,也并不是纽斯塔特儿童文学奖第一次颁发给非裔、非洲作家。2003年度第一届的获奖作家就是美国非裔儿童文学代表作家米尔德里德·泰勒(Mildred D.Taylor),她著有小说《黑色棉花田》(Roll of Thunder, Hear My Cry)等。2015 年度纽斯塔特儿童文学奖也颁发给了目前居住在德国的加纳作家米沙克·阿萨尔(Meshack Asare)。玛丽琳·纳尔逊作为一名资深的非裔美国作家被授予纽斯塔特儿童文学奖,让我们可以从一个角度去观察,纽斯塔特儿童文学奖及其他的一些西方儿童文学奖项中所折射的多元文化格局,以及这样的格局中体现出的儿童文学变化趋势。

  在今年的北京童书博览会上发布了一本名叫《市场街最后一站》的绘本,是历史上首部荣获“纽伯瑞金奖”、“凯迪克银奖”双料大奖的绘本,该书同时还获得了《纽约时报》最佳童书、金恩夫人奖、纽约公共图书馆100本必读书等30多项殊荣。这究竟是一部怎样的童书作品?

图片 3

从历史上来看,获得1963年凯迪克金奖的图画书《下雪天》(The Snowy Day),其作者艾兹拉·杰克·季兹虽并不是黑人,但却被认为是美国图画书中较早画出黑人形象的。这本书并没有将历史上的非裔传统生活放进来,其中儿童的生活范围局限于家庭及院落。尽管家庭生活也是一种社会化的存在,是当代非裔生活的折射,但作者却并没有引入家庭所连接的更为复杂的社会关系,而只是在结尾提供了一个可供想象的开放结局。吃完早饭他去找对面的朋友玩,一起跑进深深的雪地里,从带着帽子的背影里,读者无法分辨出他们的肤色,这就避免了回答非裔儿童如何处理家庭中及走出家庭之后所面对的复杂而现实的社会问题。同时,这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召唤结构”,作为前驱在召唤着后来者,接续出更为丰富、驳杂的社会面貌。

  赋予孩子发现生活之美的眼睛

《市场街的最后一站》 英文版

已经在中国得到译介出版的《杰德爷爷的理发店》(Uncle Jed's Barbershop)(玛格丽·金·米契尔著、詹姆斯·瑞森绘),《最想做的事》(More Than Anything Else),延续了非裔文学讲述非裔族群历史、非裔文化传统的思路。《杰德爷爷的理发店》聚焦于一位坚韧不拔地为了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而不断努力的杰德爷爷身上。通过个人性的事件,作者将几代人所经历的真实历史,化为儿童读者更为可感的具体生活。《最想做的事》中,用暗夜里在灯光下学习认字这一象征性的行为,表征了阅读对于美国非裔族群的解放所具有的无可替代的重要意义。

  本书由青少年文学奖得主马特·德拉培尼亚和克里斯蒂安·鲁滨逊共同创作。一趟平凡的巴士之旅,通过祖孙的对话,奶奶将人生的智慧潜移默化地传递给孩子,让孩子发现日常生活中那些被忽略的美好和快乐:熙熙攘攘的城市其实充满生机;日常生活中就有美妙的音乐;为别人献出爱心原来能给予我们神奇的力量……奶奶用智慧引导小杰,让他拥有一双发现美好的眼睛,让他用心感受人与人之间的温暖。

图片 4

2016年年初,美国儿童图书馆协会2016年度纽伯瑞奖、凯迪克奖获奖名单揭晓。图画书《市场街的最后一站》(Last Stop on Market Street)同时获得了纽伯瑞金奖和凯迪克荣誉奖。在这两个有着重要影响力的奖项的发展历史上,一本书同时获奖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根据查阅到的资料,只有《到访威廉·布莱克的旅馆:为天真和成熟的旅行者写的诗》(A Visit to William Blake's Inn: Poems for Innocent and Experienced Travellers)一书曾同时获得1982年度纽伯瑞金奖和凯迪克荣誉奖。从图画书《市场街的最后一站》,我们可以看到美国非裔儿童文学乃至少数族裔儿童文学的最新发展面貌。

  故事以一个智慧的长者和一个纯真的儿童的不同视角去看这个世界,告诉我们既可以抱怨生活,也可以对生活充满感激,因为平凡的生活中美好无处不在。

克里斯狄恩·罗宾逊

《市场街的最后一站》的文字作者为拉丁裔作家马特·德拉·佩纳,图画作者为非裔画家克里斯蒂安·鲁滨逊。而无论从作者的文化渊源,还是作品的面貌来看,这本书都体现了美国儿童文学对族群、阶层融合的理解。一方面,这本书具有非裔图画书的基因。儿童与非裔传统的联系,主要体现在男孩C.J.的肤色,及与长者娜娜的关系上。在书中,有着明显的非裔肤色的长者娜娜是作为陪伴儿童、与儿童对话的形象之一出现的。通过对话,娜娜总是能将男孩C.J.对于现实的描述、感触提升到一个更为深邃、久远的层面。比如在等待公交车的时候,C.J.就很羡慕拥有私家车的家庭,而后文对公交车上充溢着互相欣赏、互相关爱气氛的场景的描绘,正是对前文C.J.现实欲望的回应,同时也是对阶层差异的回应。公交车上的人们,也并非都是来自非裔族群,也有白人。各种体貌特征和爱好的人们,将这本图画书的意义拓展到了非裔族群之外,进入了一个多阶层的、多元文化的、多元族群的语境。

  亲子阅读推广人周桂伊在发布会上说:“生活从来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这双眼睛,当他长大成人,遭遇生命挫折时,跳脱生命沉重的引力,还能发现身边飞舞的蝴蝶。‘发现不完美中的美’的智慧,将陪他独立挨过生命的寒冬。”

今年1月11日,美国图书馆协会宣布了2016年青少年媒体作品获奖名单,其中纽伯瑞金奖——美国儿童文学最突出贡献奖——授予了马特·德拉·佩纳创作的《市场街的最后一站》。该书由企鹅图书集团出版,结构简单、文字简洁,在短短22页中,作者以简单的问答形式向人们展示了一段祖母带小孙子CJ(Christian Johnson 克里斯狄恩·约翰逊的缩写,这样的称呼叫起来很响亮)在乘车过程中分享生活心得的历程。

相较于非裔作家创作或讲述美国非裔族群历史的文字书,非裔图画书的出现,在美国非裔儿童文学的发展史上是比较晚近的事情,直到20世纪60年代公民权利运动时期才真正出现。这一方面是因为印刷技术的缘故,同时也是因为图画书作为文、图两种媒介的融合,需要非裔文字创作、绘画两个方面的艺术积累均逐步走向成熟,才能促成现代意义上的图画书的诞生。

  告诉家长如何给孩子获得幸福的力量

这段路程是他们每星期日从教堂出来穿越城镇前往舍汤厨房(类似中国的舍粥棚)的必经之途,可是今天CJ 的感受却不一样。他开始奇怪为什么他们没有像朋友科尔比家那样的汽车,而必须站在雨中等巴士?他为什么没有汽车上那些男孩拥有的苹果音乐播放器?为什么他们老在肮脏的街区下车?这一个个问题无一不是在质疑身边的不平等,都会叫大人感到难堪而难以作答,但是每次他都从祖母那儿得到了正面的答复。关于在湿漉漉的雨中等车,祖母的回答是:“树木也会渴,没看见那边就有一位在用吸管儿喝吗?”CJ看了半天也没看见,奶奶巧妙地转移了CJ的注意力。当CJ提出也想要一部音乐播放器时,奶奶的回答是:“那有什么用?坐你对面的就是现场音乐的演奏家,为什么不请他弹上一首?”没等CJ开口,对面的歌手就弹起吉他唱了起来。

约翰·史蒂芬斯认为,儿童文学“为读者建构各种各样主体地位的主要目标,在于帮助少数民族的孩子能对自我有正面的观念,也为了所有孩子的社会化和个人发展,希望抹去种族、阶级或性别优势的概念”(《儿童小说中的语言与意识形态》)。而图画书《市场街的最后一站》让我们看到的正是不同阶层、族群相互融合、理解的文学理想,正是试图帮助各族群、阶层孩子建构自身正面观念的努力。直到最后一刻,读者才能够知道,原来娜娜和C.J.是生活在类似社会福利院这样的社会组织中的。如果说,前文对两人祖孙关系的描绘本身就已经带有十分醇厚的情感力量的话,那么对于两人所生活的更为广阔的真实生活环境的设计,更是拓展了作品所包含的社会信息容量。

  作者马特·德拉培尼亚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到:“无论你住在哪里,世界都是荒凉的地方,到处都是悲伤。在《市场街最后一站》,我只想说,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你可以选择,你可以选择看到丑陋的一面,或者你努力去发现美好的一面。”

大家闭上眼睛聆听着美好的音乐,黑暗中CJ的视野好像也随着旋律飘到了车外,飘出了喧嚣的城市,看到了日落的色彩在绽放的云朵中旋转,看到了一群老鹰滑过长空,看到了对面老妇人手持瓶罐中的蝴蝶在月光下自由地飞舞,CJ不由得挺起胸脯,陶醉在音乐中,感觉获得了魔力。他们到达最后一站,CJ不喜欢总在肮脏的街区下车,问奶奶这是为什么?奶奶的回答更加微妙:“有时候当你被脏东西包围时,你就能成为更好的美丽见证人。”直到随奶奶进入了舍汤厨房,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感到了温暖,CJ才不由得说道,“我来对了。”

从获奖的角度来分析,曾几何时,当弗吉尼亚·哈密尔顿(Virginia Hamilton)、米尔德里德·泰勒、沃尔特·迪安·迈尔斯(Walter Dean Myers)等优秀非裔儿童文学作家的作品为纽伯瑞奖所眷顾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出经过历史的洗礼,美国主流社会逐渐接受了非裔儿童文学对黑人真实生活的表现。当然,接受也是一定程度上的、有限度的,尽管哈密尔顿、泰勒均曾在20世纪70年代问鼎纽伯瑞金奖,但是迈尔斯富有“攻击性”、富有现实主义精神的小说,常常止步于荣誉奖,并未获得金奖的眷顾。这也许是评奖活动中的偶然情况,但也许也从一个角度形象地说明了非裔儿童文学在美国社会中的位置。而在近期的评奖中,我们可以发现美国主流儿童文学中,有关多元文化格局的越来越多的“松动”似乎正在出现。

  “帮孩子面对欲望是父母最重要的功课”,“在没有歧视和偏见的时候,孩子更容易得到幸福”,周桂伊说。因为我们的孩子也不是完美的,也注定将是某些人眼中“不同”的一个。只有当父母摘下有色眼镜,帮助孩子坦然接受世间之物的参差百态时,孩子才会接纳世界,并包容自己的短板和不足,获得接纳自己的力量。

在这段行程中,祖母帮助 CJ看到了存在于日常生活和周围世界的美而有趣的东西。故事主题可谓“静水流深……意义深刻”,《出版者周刊》这样评价道,“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了美,探索了祖孙两代之间短暂的和持续的差异性,承认不平等,并证明了一个非裔美国男孩和他祖母分享的爱。”正像纽伯瑞评奖委员会主席厄尼·J·考克斯指出的那样:“CJ与奶奶的行程不是一次简单的巴士之旅,而是富含多层感受的经历,他发现了身边的美妙音乐、大自然和人们。CJ的问题很常见,而奶奶的回答则充满了温柔的智慧。直到他们抵达市场街的最后一站,奶奶引导着CJ变成了一位能够见证美丽的男孩。”

  《市场街最后一站》中文版7月18日在中国大陆全面上市,由此书改编而成的儿童剧也将于明年年初开展全国巡演,敬请广大家长和小朋友们期待。 

除了在内容和主题上颇具匠心,该书还因插图的卓越艺术感染力获得了2016凯迪克荣誉奖和2016苏格兰王绘本图书荣誉奖。凯迪克评奖委员会的评价是:克里斯狄恩·罗宾逊的插图,运用了多彩混合丙烯酸涂料和拼贴技法,萦绕着葡萄酒香般的新鲜味道,其艺术表现的多样性和活力贯穿在CJ和奶奶分享心得的旅途中。书的封面、封底及书中的插图都色泽鲜艳,风格犹如中国的布贴画,尽管视角是接近孩子的平面图,且线条较粗,但每一幅图都恰如其分地配合对话,展示了CJ眼中的世界。

图片 5

作为非裔画家,罗宾逊的技艺炉火纯青,《纽约时报》这样评论道:“简单形状、明亮调色板和平面角度,掩饰了他对丙烯酸和拼贴的成熟运用。他的城市景观多样而友好,并没有忽略现实的冷酷:展示了垃圾、涂鸦、安全护栅和舍汤厨房——CJ和奶奶的目的地。他以这最后的细节提供了一个温和的节点,让读者意识到奶奶和CJ一直就知道的一个秘密:他们是在前往救助更穷的人的路上。也正是这种代际关系的温暖,使这本书非常令人满意,无论是对青少年还是对与他们分享此书的成年人来说。”

  [书籍信息]

此外,绘本的语言风格简约。有评论称,“马特·德拉·佩纳以诗人的精准,记载了一个男孩在温暖的星期日早晨与祖母的例行事项。”在它“静静涌动的语篇中,有一点更加清晰了,即物质上的贫困并不意味着精神上或想象上的贫困”(《华尔街日报》)。纽伯瑞评奖委员会主席考克斯也表达了对该书语言的欣赏:“把它读给某人听听,语言的妙用诱导出多个提问,点燃了人们的想象力,使我们大笑不止,其最佳效果就是说话的那一刹那。”

  书名:《市场街最后一站》

写穷孩子的励志故事是德拉·佩纳创作的主要素材。这与他自己的成长经历有着密切关系。作为一名拉丁裔作家,他亲身体验过处于底层的挣扎,也经历过读书带来的蜕变。他在一所贫困学校作报告时说,在高中时自己没读过小说,是上大学后一个女老师的推荐,才开始阅读那些本该在高中时就应都读过的书。“我读黑人女作家托妮·莫里森和佐拉·尼尔·赫斯顿的小说。我读了露丝·福尔曼的第一部诗集很多遍,直至记住了每一行。当我发现了拉美裔作家桑德拉·西斯内罗斯、朱诺·迪亚斯、加西亚·马尔克斯,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我完全被迷住了。小说成了我感受事物的秘密空间……阅读使我成为一个完整的人。”正是拥有“阅读可以改变人生”的坚定信念,德拉·佩纳才在他的6部青少年小说中塑造了一个个在生活底层奋力拼搏、终于圆梦的青少年形象。在首部小说《篮球不会说谎》中,17岁的斯蒂克生活在社会最底层。

  作 者:[美]马特·德拉培尼亚(Matt de la Peña) 著 [美]克里斯蒂安·鲁滨逊(Christian Robinson) 绘方素珍 译

他在一个又一个收养他的家庭转来转去,庆幸的是他篮球打得好,给他以希望,因为篮球不会说谎。佩纳的第二部小说《墨西哥白男孩》写的是一名拉美裔少年棒球手寻找自我归属的故事。它涉及到友谊、棒球、接受现实和在充满了界定的世界中努力发现自我的斗争。佩纳的第三部小说《我们曾生活在这里》生动地描述了艾滋病人的生活。他们虽因疾病而离开世界,但他们顽强的精神依然犹存。佩纳的第四部小说《我会救你》写的是在教养院生活的孩子基德,为了逃避教养院和那些黑暗的记忆,所经历的磨难。佩纳的第五部小说《活着的人》写一个叫夏依的男孩。在一豪华邮轮上打工,帮助母亲和姐姐还清债务,但没想到一切都因一场地震而改变了。这些小说向人们展示了有色人种的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经历的磨难,这些磨难使他们变得坚毅勇敢,充满希望。

  出 版 社:中信出版社-小中信出品

关于以后的写作计划,佩纳说:“我的目的是退居后台,让读者能全部投入,我希望他们能够观察人物、听到对话并自由形成自己的观点。就是在这样的空间里,青少年得以获得复杂情感的体验,诸如感同身受和敏感性。这使得他们更有可能与现实世界中情感上的细微差异协调一致。”

  出版时间:2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