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菲茨杰拉德不仅写长篇小说,中提到了菲茨杰拉德与《了不起的盖茨比》

  • 2020-01-11 05:48
  • 励志文章
  • Views

2018年秋天,我去了一趟豆瓣书店五道口店,彼时我正在为关于菲茨杰拉德的论文发愁,希望到这家书店,买一些可供参考的旧书。于是我买到一本魏乐德·索普(W.Thorp)的《二十世纪美国文学》,它是一本概论性著作,介绍了二十世纪前六十年美国文学的情况,其中在第四章“小说中的社会地位和等级(1920—1950)”中提到了菲茨杰拉德与《了不起的盖茨比》。

图片 1

菲茨杰拉德作品风格 后人对菲茨杰拉德的评价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6-06-22/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菲茨杰拉德作品 菲茨杰拉德是二十世纪美国最着名的作家之一。菲茨杰拉德作品有《人间天堂》、《了不起的盖茨比》、《夜色温柔》、《美丽与毁灭》等等。说起菲茨杰拉德作品,相信很多读者都看过《了不起的盖茨比》。 菲茨杰拉德作品 《了不起的盖茨比》奠定了 ...

菲茨杰拉德作品

菲茨杰拉德是二十世纪美国最着名的作家之一。菲茨杰拉德作品有《人间天堂》、《了不起的盖茨比》、《夜色温柔》、《美丽与毁灭》等等。说起菲茨杰拉德作品,相信很多读者都看过《了不起的盖茨比》。

图片 2

《了不起的盖茨比》奠定了菲茨杰拉德在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所以《了不起的盖茨比》具有积极地现实意义。1925年,菲茨杰拉德写下中篇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这部作品以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社会为背景,当时美国处在“喧嚣年代”,菲茨杰拉德以美国纽约和长岛为故事发生地点,讲述了盖茨比和黛西的爱情故事。

《了不起的盖茨比》一经问世后,菲茨杰拉德成为“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家。根据二十世纪末,美国学术权威评选百年英语文学经典作品名单得知,菲茨杰拉德作品《了不起的盖茨比》居于第二位。通过此排名便可得知菲茨杰拉德在文学上的成就,同时也看出菲茨杰拉德作品的优秀之处。除此之外,菲茨杰拉德作品还有《人间天堂》、《爵士时代的故事》等等。

《人间天堂》是菲茨杰拉德在1920年的作品。这部小说作品一经面世后,立马成为美国人民的关注的焦点。菲茨杰拉德在作品中传递出的时代感,受到美国民众的热烈欢迎。随后,出版了的《人间天堂》在短短几天售罄,同时菲茨杰拉德也凭借这部作品迅速在美国文学界走红。

菲茨杰拉德写作风格

张爱玲曾评价菲茨杰拉德写作风格为:“他的作品有强烈的时代特性,叙述清晰,文风优雅,词句多姿多彩。”在张爱玲眼中,菲茨杰拉德是一位天才人物,他高超的写作技巧,让笔端的人物栩栩如生。

图片 3

菲茨杰拉德的作品之所以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这与菲茨杰拉德写作风格是分不开的。菲茨杰拉德接触文学作品之初,他深受屠格涅夫、福楼拜、康拉德的影响。当然,菲茨杰拉德最喜爱的文学家当属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济慈。

从菲茨杰拉德作品来看,他的文字既有骨干的现实主义风格,又有浓郁的浪漫主义气息。除此之外,菲茨杰拉德写作风格最鲜明的一点便是,他主张自然逼真和富有个性的语言。菲茨杰拉德擅长以叙述的方式讲述故事,他的作品充满了幽默感,尤其表现在人物对话方面。

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当盖茨在家中举办派对,吸引黛西的到来时,盖茨比和黛西表哥尼克之间的对话,就能体现菲茨杰拉德结构严谨、细腻幽默的语言风格。

从另一方面来说,或许菲茨杰拉德的小说在技巧性等方面不如美国其他作家的作品,但是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作品以独特的语言风格取胜,所以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作品非常卖座。

除此之外,菲茨杰拉德的作品敢于表现人们对“爵士时代”的态度,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菲茨杰拉德的作品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对菲茨杰拉德的评价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文学迎来了黄金时期。其中,海明威、菲茨杰拉德等文学家的作品推动了美国文学史的进程。着名作家海明威曾发表过对菲茨杰拉德的评价。海明威说:“既然他能够写出一本像《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样好的书,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写出更好的书。”

图片 4

从这句话中,便可看出海明威对菲茨杰拉德文学造诣上的认可。除此之外,对菲茨杰拉德的评价,还需要从菲茨杰拉德的文学作品开始说起。着名作家张爱玲最推崇的美国作家便是菲茨杰拉德,张爱玲认为菲茨杰拉德的文学作品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加之菲茨杰拉德本人也具有高超的写作技巧。

从世界知名作家对菲茨杰拉德的评价中可以看出,菲茨杰拉德文学作品具有非同凡响的意义和价值。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便可看出菲茨杰拉德的创作特色。菲茨杰拉德将当代的悲剧与讽刺表现手法融合在一起,展现了美国社会真实的社会面貌。

正如战争是海明威所表现的主题一样,菲茨杰拉德一生的创作主题就是围绕美国梦的开始,以及美国梦的破灭而展开的。菲茨杰拉德在创作过程中,他将自己的命运和小说人物中的命运,甚至是广大美国民众的命运紧紧联合在了一起。

从文学创作特色来说,菲茨拉杰德注重真实展现现实生活,他用幽默的语言讲述着有趣的故事,并且字里行间流露出美国都市生活的摩登气息。‍‍‍‍‍‍

图片 5

图片 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了不起的盖茨比》原着作者菲茨杰拉德 图/晶报 “如果有人要我举出人生中遇到的最重要的三本书,那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卡拉马佐夫兄弟》、《漫长的告别》。要是让我从中挑选一本,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不起的盖茨比》。”村上春树对《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本书的热爱与推崇,由他的这段话可见一斑。为了向读者推荐这本书,村上先生甚至还写了上万字的导读文字。近日,随着同名电影的热映,人们再次关注《了不起的盖茨比》原着的创作及其作者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的戏剧人生。 20世纪美国百年百佳小说第二位 由《了不起的盖茨比》改编的同名电影由 《红磨坊》导演巴兹·鲁曼执导,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该片目前正在全球热映。在该片中,莱昂纳多饰演了他最抗拒却也最擅长的角色——他自己,盖茨比这位神秘新贵儒雅与跃动并存的气质,被他刻画得入木三分。 这是这个故事第五次被搬上大银幕。也是巴兹·鲁曼用华丽而时尚的3D形式来诠释这部爱情巨制的尝试。“每一分每一秒都美到极致,从演员到布景、服装甚至摄影机的运动,都透着20年代的奢华精致。”“那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年代,一切皆有可能的年代,我不能墨守成规,因为当年的小说正是一部破格之作。”巴兹·鲁曼如是说。 1925年,《了不起的盖茨比》问世,这本书很快便奠定了作者菲茨杰拉德在现代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使他成为“爵士时代的发言人”和“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家之一。这本书也成为被世人推崇的“经典中的经典”,其体现出的对个人理想的追逐和对“美国梦”实质的拷问,感染了好几代人。20世纪末,美国学术界权威评选20世纪百年百部最佳英语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位居第二。 建立在“幻象的破灭”上 《了不起的盖茨比》讲述了怎样一个故事呢?且看:一个中西部小子盖茨比到东部闯荡,一夕致富,他在自己的豪宅夜夜宴客,俨然慷慨荒唐的富豪大亨,他梦幻地看着纽约长岛上一座闪着绿光的灯塔,寻觅着他梦寐以求的女人黛西。他的邻居、也是故事的叙事者尼克,眼看着盖茨比的宾客们接受他的招待却冷漠无情,眼看着盖茨比奋力追求那腐败的虚华。盖兹比最后的结局,让尼克对东部浮华的名流生活梦碎,宛如看着繁华楼起再看着它楼塌…… 这个诞生于1925年的故事,为什么距今年代久远却依然备受追捧呢?这在于作者出色的讲故事能力,以及书中盖茨比这个充满魅力的角色。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菲茨杰拉德,在他同时代的人眼中,可能只是个年轻俊美、与美丽妻子出入派对、最后酗酒而终的都市畅销作家(这本书的经典地位是在他死后十年才开始被确认的),然而他起落颠沛的人生正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主角盖茨比的写照,他对财富的想法与他对人生诗意浪漫的情感,透过盖茨比表现出美国文化最初的勇敢追梦形象。他们之所以吸引人,不在于爵士时代的夜夜笙歌,不在于爱情的缥缈浪漫,而是盖茨比——或者说是菲茨杰拉德,对追求尘世华美抱着纯然美好的坚定信念。 小说里的开篇与结尾,透过尼克的叙事,处处是美得让人窒息的篇章,这就是如此一本饱含着魔术光彩的小说,具有打动人心吸引读者的巨大魔力。正如菲茨杰拉德自己所言:“《了不起的盖茨比》建立在‘幻象的破灭’上。正因这样的幻象,世界才如此鲜艳。你无需理会真假,但求沾染那份魔术般的光彩就是了。” 作者一生充满戏剧性 《了不起的盖茨比》作者菲茨杰拉德的人生充满各种传奇故事,甚至比他写的小说更为精彩和惊心动魄。他1896年出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菲茨杰拉德在求学时期便展现出异人的天赋和对文学极高的敏锐度。他于普林斯顿大学就读期间参与许多社团,替三角社撰写音乐喜剧,并依此完成一部小说投稿至Scriber's出版社,虽被退稿但获得编辑极高的评价。 1917年菲茨杰拉德投入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结识了未来的妻子——豪门之女泽尔达。然而,这段婚姻更加剧了他高潮起伏的一生……菲茨杰拉德1920年出版《人间天堂》一书成名,同年与泽尔达结婚。当时许多杂志社纷纷以巨额稿费向他邀稿,为了满足泽尔达夜夜笙歌、举办宴会的奢华生活,他开始替这些杂志社撰写大量快速赚钱的流行短篇小说。尽管《人间天堂》非常畅销,菲茨杰拉德其它作品销售却始终没有起色。 1922年6月,菲茨杰拉德开始着手写作《了不起的盖茨比》,他对这部作品抱着极大的信心,倾尽心血,深信《了不起的盖茨比》能为他再创事业高峰。1923年,为了节省家中开销并全心投入《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创作,菲茨杰拉德夫妇搬到法国南部的蔚蓝海岸定居。但随着菲茨杰拉德集中心力在创作之中,泽尔达也有了新对象——年轻的飞行官爱德华·约翰逊,泽尔达提出离婚不成,两人的婚姻从此埋下不安的种子。1925年《了不起的盖茨比》出版,获得当时众名家和媒体的一致好评,但销售依然惨淡,让菲茨杰拉德非常失望。1930年泽尔达精神崩溃,患上精神分裂症。为了支付妻子巨额的医疗费用跟女儿的教育费,负债累累的菲茨杰拉德甚至屡次向编辑帕金斯借钱。1934年出版第四部小说《夜色温柔》,许多评论家将《夜色温柔》视为菲茨杰拉德夫妇腐败生活的缩影,批评菲茨杰拉德生活颓废、自视高傲。他严重的酗酒问题也间接导致了他自身的毁灭。 1937年,菲茨杰拉德与电影专栏作家格拉姆一见钟情,陷入热恋,菲茨杰拉德旋即搬进格拉姆位于好莱坞的公寓,为好莱坞编剧。1939年,他开始写《最后的大亨》,这也是菲茨杰拉德生平最后一部作品。1940年圣诞节前夕,菲茨杰拉德心脏病发作,过世于格拉姆家中,年仅44岁。直至二战之后,美国文坛几位文艺评论家为首,发起了菲茨杰拉德文学再评价运动,从此建立菲茨杰拉德在文坛上坚如磐石的盛名,使他成为20世纪美国最杰出的作家之一。 村上春树翻译日语版并极力推荐 原名The Great Gatzby的《了不起的盖茨比》自1925年初版诞生之后,在全世界拥有许多译本,其中,村上春树翻译的日文版本在读者心目中也非常具有地位,他多次在不同的场合极力推荐这本书,并称这本书是自己的最爱:“如果有人要我举出人生中遇到的最重要的三本书,那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卡拉马佐夫兄弟》、《漫长的告别》。要是让我从中挑选一本,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不起的盖茨比》。”村上春树在导读中这样评价这部作品的文学特色:“《了不起的盖茨比》将各种情景极其细致鲜活地描写出来,将所有情感用极其精致多样的语言表达得淋漓尽致。”“空气的微妙流动,使得相应的色调、情形和节奏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形成这种自由自在、畅通无阻的美丽文体。” 村上春树称自己在翻译《了不起的盖茨比》时,非常在意行文的节奏。他说:“菲茨杰拉德的文章具有独特的美感和韵律,会让人联想起优秀的音乐作品……有时他的作品需要用耳朵来聆听,需要出声地朗读。” “《了不起的盖茨比》是自亨利·詹姆斯以来美国小说迈出的第一步,菲茨杰拉德深刻地描写出宏大、喧嚣、轻率和寻欢的场景,凡此种种,曾风靡一时。” ——T.S.艾略特

索普说:“ F·司考特·菲茨杰拉德(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无疑是被人误解的一个。他被称为‘爵士乐时代的历史家’,确是低估了他这个比任何其他作家都更了解美国富有阶层的小说家。了解美国富有阶级是他的专长,而他为了施展这种专长所受的训练,最后使他的个人生活陷于崩溃。”而后,他评论《了不起的盖茨比》道:“作为一个年青人,菲茨杰拉德懂得富人有些什么(因为这也是他想得到的):金钱可以买到的一切——物品、宴会和荒唐。杰伊·盖茨比想钻进去的也正是这个闪闪发光的、幻想中的世界。”索普对《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讨论到此为止,在第四章洋洋洒洒的文字中,关于菲茨杰拉德的篇幅只有半页纸,索普重点谈论的是德莱塞、刘易斯、法雷尔、帕索斯等作家,即便在关于迷惘一代的章节中,他的着墨点也集中于海明威、沃尔夫、福克纳、帕索斯,而非菲茨杰拉德。

菲茨杰拉德,F.S.(1896~1940)美国小说家。1896年9月24日生于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父亲是家具商。他年轻时试写过剧本。读完高中后考入普林斯顿大学。在校时曾自组剧团,并为校内文学刊物写稿。后因身体欠佳,中途辍学。1917年入伍,终日忙于军训,未曾出国打仗。退伍后坚持业余写作。1920年出版了长篇小说《人间天堂》,从此出了名,小说出版后他与泽尔达结婚。婚后携妻寄居巴黎,结识了安德逊、海明威等多位美国作家。1925年《了不起的盖茨比》问世,奠定了他在现代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成了20年代“爵士时代”的发言人和“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家之一。

“爵士时代的桂冠诗人”菲茨杰拉德的伟大小说

《二十世纪美国文学》问世于1960年1月,索普的看法是当时美国文坛的一种权威意见,尽管五十年代美国掀起过菲茨杰拉德热,但在六十年代初,菲茨杰拉德依然被低估,远没有今天的威望。社会上关于《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讨论,也局限于对爱情、金钱、小说影射的爵士乐时代和作者本人的讨论。

菲茨杰拉德成名后继续勤奋笔耕,但婚后妻子讲究排场,后来又精神失常,挥霍无度,给他带来极大痛苦。他经济上入不敷出,一度去好莱坞写剧本挣钱维持生计。1936年不幸染上肺病,妻子又一病不起,使他几乎无法创作,精神濒于崩溃,终日酗酒。1940年12月21日迸发心脏病,死于洛杉矶,年仅44岁。

村上春树心中至高无上的作家,文学世界里的坐标

《了不起的盖茨比》是菲茨杰拉德最重要的一部小说,如果没有它,菲茨杰拉德不会有今天的文学史地位。在二十年代,尽管销量惨淡,《了不起的盖茨比》在发表后依然得到了主流评论界的赞赏。海明威、T·S·艾略特、卡贝尔、高尔斯华绥等人都在褒奖者的行列。艾略特就说:“事实上,在我看来,它是美国小说自亨利·詹姆斯以来迈出的第一步。”

菲茨杰拉德不仅写长篇小说,短篇小说也频有特色。除上述两部作品外,主要作品还有《夜色温柔》(1934)和《最后一个巨商》(1941)。他的小说生动地反映了20年代“美国梦”的破灭,展示了大萧条时期美国上层社会“荒原时代”的精神面貌。

西南联大著名文学翻译家巫宁坤先生经典译本

艾略特对这部小说大加赞扬,事后证明,他的眼光是正确的。到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以阿瑟·米兹勒 (Arthur Mizner) 和小詹姆斯·E·米勒 (James E·Miller) 为代表的批评家重提《了不起的盖茨比》。阿瑟·米兹勒在他关于菲茨杰拉德的传记中说: “他(菲茨杰拉德)总是写他自己和他周围熟悉的人和事物 ,因此他的作品和他的生活是不可分的。”小詹姆斯·E·米勒认为:“《了不起的盖茨比》中非个人化的视觉呈现 ,不仅是菲茨杰拉德骄人的成功 ,更是美国小说的里程碑。”这样的评价在今天看来平平无奇,在当时却是惊人的。批评家塞因(Charles E. Shain)也是菲茨杰拉德的拥趸,在1959年出版的《美国现代七大小说家》(Seven Modern American Novelists)中,他专门列出一章来评价菲茨杰拉德,认为“他(菲茨杰拉德)自己对罗曼蒂克的精神深深感到一种迫切的需求——有个英国人称之为美国人‘对神话的渴望’──他明了现代人需要‘用一个庞大规模的现今来创造一个顺理成章的过去’。”

人们通常都会问小说作家这个问题:“你的角色拥有多少你的特质?”对作家史考特.菲茨杰拉德,也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 (The Great Gatsby) 的作者来说,答案是“很多”。 菲茨杰拉德于1896年9月24日出生在明尼苏达州的圣保罗,他最为人所知的就是他对“爵士时代” (Jazz Age,1920年代) 的描述,而那也是他所成长的年代。史考特的名字是以远房亲戚法兰西斯.史考特.凯伊 (Francis Scot Key) 的名字来命名的,法兰西斯也就是美国国歌《星条旗永不落》 (The Stat-Spangled Banner) 的作者。 菲茨杰拉德在圣保罗从小就被以美国贵族的养成方式培养长大,但是他写作的主要动力却来自高度浪漫的想像。

海明威说,他初见菲茨杰拉德时,印象并不好,但读完《了不起的盖茨比》后,他觉得“能写出这样小说的人就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此外,1958 至 1968 年这十年 ,还有每年专门的《菲茨杰拉德特刊》出版。时隔三十年,伴随着冷战阴云、战争的挫折、垮掉的一代崛起、热烈的五月风暴以及新一轮对美国社会的担忧,《了不起的盖茨比》成为当时的热门读物,菲茨杰拉德这位边缘作家再度回归潮水中央,他的小说被重新评判,地位水涨船高,到如今,菲茨杰拉德已经是美国当之无愧的经典作家,《了不起的盖茨比》成为美国文学必读小说之一。

菲茨杰拉德从学校毕业之后,他选择进入军队服务。当他驻扎在雪瑞登营 (Camp Sheridan) 的时候,他遇到了丽尔达.莎伊瑞 (Zelda Sayre) ,而且与她相恋。为了赢得丽尔达的芳心, 菲茨杰拉德在1920年重写并出版了他的第一本小说《天堂的那一端》 (The Side of Paradise) 。这本小说反映了 菲茨杰拉德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读时的时光,内容在说明一个年轻人努力追求爱情与工作上的成就满足。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虽然 菲茨杰拉德必须面对自己的酒瘾毛病,以及丽尔达的健康问题,但是 菲茨杰拉德夫妇还是沉浸在文学上的生活与名声。

“《了不起的盖茨比》对我始终是绝好的作品……一次都没让我失望过,没有一页使人兴味索然,何等妙不可言的杰作!”

《了不起的盖茨比》在美国成为经典,但受制于“极左”的政治氛围和阶级斗争,解放后近三十年,国内都没有一本关于《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汉语译注。五十年代初,巫宁坤无意中将他从美国带回中国的英文版《了不起的盖茨比》借给个别学生,还因此背上“腐朽新中国青年”的骂名。1979年,学者黄绍湘编著的《美国通史简编》批判《了不起的盖茨比》是“把这个秘密酒贩投机商吹捧成英雄人物,加以颂扬”的宣扬资本家腐朽的小说,而菲茨杰拉德本人被评定为“20年代垄断资本御用的文艺作者的典型代表,是美化美国‘繁荣’时期大资本家罪恶勾当的吹鼓手”。《了不起的盖茨比》长期被视作“资产阶级大毒草”,很少学者敢去接触它,更谈不上为它“击鼓鸣冤”,所以学者董衡巽后来感慨道:“唯独在美国极负盛名的菲茨杰拉德,我国介绍得最迟,评论文章也不多见。”

1925年, 菲茨杰拉德出版了《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本书,而世人也认为这是他最杰出的作品。虽然这本书一开始并不畅销,但是这本关于美国物质美梦的小说,却成为美国文学小说的代表作,受到大众的喜爱,广泛阅读及讨论。书中主角杰.盖茨比 (Jay Gatsby) 也成为人们拿来与 菲茨杰拉德相比较的人物。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对《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误解才逐渐澄清,此书的中文译本终于多了起来。《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第一个中文译本是1974年在香港由美国学者乔志高译注的《大亨小传》。1982年,周敦仁注释《了不起的盖茨比》,那个版本的译名是《灯绿梦渺》,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1983年,巫宁坤翻译《菲茨杰拉德小说选》,收入了《了不起的盖茨比》。同年,范岳译的《大人物盖茨比》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此后,姚乃强、刘峰等人的译本也先后问世,小说的译名逐渐统一为《了不起的盖茨比》。

虽然 菲茨杰拉德夫妇后来搬到法国的里威耶拉 (Riviera) 度假胜地,但是丽尔达的病况却越来越严重。她有时候会突然想要练习芭蕾,就日夜都不休息的跳著。丽尔达第二次精神崩溃之后, 菲茨杰拉德只好把她送到北卡罗莱纳州爱须为尔 (Asheville) 的医院里接受治疗。在他生命的最后数年, 菲茨杰拉德搬到好莱坞,并且靠著编剧的工作维生。他在44岁的时候因为心脏病发而去世,留下他最后一本小说《最后的大亨》 (The Last Tycoon) ,这是一本有关好莱坞生活的小说,不过只写了一半。

《了不起的盖茨比》,就是菲茨杰拉德自己的追梦故事。

在乔志高翻译《了不起的盖茨比》时,他注意到小说对美国社会危机的映射,认为小说表面上是爱情故事,实则是一场幻灭的美国梦。《大亨小传》简介就写道:“一个来自明尼苏达州的穷小子(盖茨比),一心追求纸醉金迷的‘美国之梦’,到头来却陷入悲剧而不可自拔,遭到上流社会的冷落排挤。”从此,分析小说与美国梦的关联成为国内《了不起的盖茨比》研究的主要方向,各种角度层出不穷。而最早切入此角度的文章可追溯到1985年,李习俭在《外国文学研究》发表文章《“美国梦”的幻灭——评菲兹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指出盖茨比的悲剧是美国社会青年对美国梦求而不得的一个缩影。但也有人持不同看法,如学者陈媛媛、陈鼎斌认为:盖茨比的梦想和理想的美国梦存在区别,盖茨比的梦想并非真正的美国梦,而是变质了的美国梦。

◎重要作品概述及评价

“只要你努力,只要你像盖茨比那样不懈追求,最后你总会得到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