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又恰恰流连于心,看着界面上的文字越来越多

  • 2020-01-07 15:53
  • 励志文章
  • Views

  黄昏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直至消失在那个夏天。

缘在心总会相聚。缘在情生,情生而动,相信在我的努力下头顶上总会有一片蓝天,那是蔚蓝蔚蓝的,是属于我的。

等到哪一天,别人对我说自己想要坚持的东西是错误的或者是没有出入的时候,我都可以像面对自己文字被丢失那样释然。如果它是好的,那么它迟早是会被发现的,如果它始终未被发现,那么它就有被丢失的宿命了。

  喜爱雪的人们把雪称作公主、姑娘。如熟知的童话《白雪公主》。俄罗斯民间传说里也有一个凄美的故事《雪姑娘》。据说雪姑娘是冰雪与春天的女儿,她喜欢上了一个牧羊人,但作为冰雪的化身—她不懂情为何物。雪姑娘的母亲同情她,给予了她爱的能力,当雪姑娘堕入爱河之时,她的内心越发温暖,而她的身体却因此熔化而消失了,留下的只有雪的芳香。

读书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有的人读的事,被吸引,感叹生命的潮流,动情地落泪,尤可拿上亦舒的琼瑶的书,启迪自己的爱情观;有的人欣赏文采,像是《围城》里诙谐的语言,又像王安忆的细水长流;也有人读哲理道德,还选刘庸周国平这样深沉的怪才。假如三者兼得,岂不人间美食般,只是萝卜青菜山珍海味,寻得一本合胃口的书才是重要的。所以无须怨作者,更不要怨书,读书,本来就是一间观人醒世的事,静下心来,果真发现,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昨天,天气不错,我去学校操场走了走。随处可见的是十七、八岁时那样的爱情,我不禁感伤,毕竟自己的心曾为之伤过,痛过。

写作给了我的快乐,我从写作中找到了乐趣。打开QQ空间,看见一张靓丽的像片吸引了我,于是灵机一动便写下了散文《在风中守候你一笑的美》,看到Q友给空间像册取了个名称“听花开的声音”,当时正值三月天气,阴雨连绵,于是便写下了散文《烟雨三月,听花开的声音》,看到一个女孩为男朋友哭泣,一份怜悯之心后提笔写下了散文《红烛摇曳,那泪只为你流》……

写作第一次被发自内心的表扬,是在五年级,那年来了一位新的语文老师,她第一天就布置了一篇作文,我很用心的写了,我描绘了大海,我写了那条梦里渴望已久的狗,写了小时候在日本的生活,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事后老师说,“你的语言很真实。”那一句话,让我对写作充满了兴趣。

  一个人独处,单曲循环着一首音乐,听着凄婉缠绵的乐声,安静又惆怅,心像似被什么击中,一阵阵的柔软而湿润,眼里有泪落下。那些淡去的事,那个熟悉的人,在隔着岁月的长河那头,清晰又模糊。

好想去旅游,摆脱现实,我想我是会写景的人,而且会写的很好,但写作始终是为了自己的心得到慰藉,那些有关别的方面的写作,就当路过拾得的。

  那时的我们都很真。你黝黑的头发,干净明亮的肌肤,浅血色的没有口红的嘴唇,明亮没有做睫毛的眼睛;我是那么的活泼,潇洒。那是那个年纪,拥有的最奢靡的财富。

清楚的记得那是2012年春节的一天,小妹来我家,兄妹一道拉起家长里短,说到妹夫,小妹就夸了起来说:“俊,今年真不错,有空就写写文章,而且还在红袖添香网站拿了个华文竟赛二等奖呢!”(小妹夫现在是起点中文网二级签约作家,记得他的博客名叫博浪)。

之后我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创作, 也就是那次被删除的全部的回忆。

  美好的缘分是很公平的,它为每个人都留下过。当它来的时候,阴差阳错没能留住,待到失去,才晓得曾经的、舍不得。就犹如美好的缘分写在雪花上,纯洁美妙稍一升温即刻融化。有人说同事之间容易产生感情,发生故事。这,我倒是经常听说。不过,苏轼的“多情却被无情恼”言犹在耳,余音袅袅。

或是我肤浅,文学的领域不可坐井观天,更不可唯名是从,读书,我喜欢两种,深深打动我心的,那是最爱,像天真的小孩,纯真而不失玩性;字字珠玑的,那是敬佩,又像老者,睿智且受益匪浅。后来读的多了,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每本书都有自己的灵魂,每本书都有自己独特的笔墨。读大家,仿佛浩星赏月,品鲁迅的寓意,观老舍的爱国,看巴金的激情,感冰心的善良,恰恰如是,又恰恰流连于心,贾平凹有他的平易优雅,史铁生的生同于死,池莉的人本取舍,或但见张爱玲的文采细致,三毛的纸上生活,席慕容的思乡情节,这一笔笔的人生恩怨与真情,莫不是助人以道,莫不是流传在心,即便小家,又有另一种冲动和感悟,每个人都平凡,每个人对自己来说都不平凡,生活的误解,周遭的空虚,万不是自甘堕落自惭形秽的借口,譬如廖静仁的资江,譬如陈冠学的《大地的事》,譬如一首首传遍他乡佚名的诗。

  现在看来,那时的一幕,此时已难再有;那时的纯洁爱恋,此生已难再遇。相爱的那年,我甚至想过此生非卿不娶,曾在星空下每天对着苍穹祈祷,这辈子永远在一起。

有心总会有缘,有缘就不会错过。

我突然又想起两年前,那个时候我有个简单的梦想,隐居山林,说起来有些可笑,我一个十三四岁的人竟然有这种想法,可我就是想要住在山里,然后每天看书每天写作,可是后来,有人对我说,你不工作,会饿死的。好吧,那就换一个。后来我一心想要进复旦,因为听说复旦的中文系是最好的,我想这样就可以每天干自己想干的事了,毕业以后就可以每天写啊写,一直这样下去。后来有人对我说,世界上写书的人已经够多了,你会饿死的。哦,好吧,那就换一个。后来有人说,你伶牙俐齿的而且追求正义,为什么不去当个律师,我想,对啊,真有意思,后来我一心想当个律师,想去英国深造,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可是事到如今,我才发现,其实自己心里最喜欢的事情还是写作和阅读,即使不被看好,仍旧很执着地喜欢,就算未来的打算换了一个又一个,写作在我心中却始终是最为重要的事。

  适合朗诵的爱情散文精选篇三:若一朵荷,吟唱着寂寞的歌

心至善,便不是虚伪,情至深,便不是矫情,读书与写作,从什么时候开始,便是我一生无法割舍的精神粮食,开心的时候,我写下男人的好,悲伤的时候,我写下左手的生活,生活的点滴也就从笔尖底细细热烈地流出,我从不拒绝任何一本“正派”的书,即使是王蒙的《活动变人形》如此枯燥,我也会强忍着冲动的心理解文式的结构和文字的含义,理解里面的难得糊涂。

  喜欢三月,喜欢你,你和三月都是春天。

书生意气,总想将理想当真,热血沸腾时常想跃跃欲试,总想把理想变为现实。只是还没来得及发挥,就被家庭约束。为了“家”,为了生活,只能忍痛将理想暂时搁下,将这份“情”收缩在心间,不肯说出口怕伤心。

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在网络上发小说,文字很幼稚,处处是天马行空的想象,但是我高兴,那种发自内心很简单又满足的高兴。每每用手指在键盘上触摸着打出一个个字的时候,我的内心都带着庄严又神圣的感觉,看着界面上的文字越来越多,点击率越来越大,我愈发沉迷于此,可是我却忽略了一点——存档。那时候我小,不懂,而且做事极为马虎,每次发连载都是在页面上直接输入,后来,系统出了问题,所有的文字都被删了,大家起先是骂声一片,但是第二天,那些写手们又将自己本来写的东西原封不动地发了上来,而我却没有,我一连几个月没有登录贴吧,因为我根本没有什么存档,被删除意味着我的那些文字,从此消失于世上了。我的努力功亏一篑了。我至今还记得那时我的心情,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写了几个月的东西最终显示的是一片空白,我的心也一下一片空白,除了绝望悲痛以外没有别的心情。从那以后,我也没写过什么连载小说了。

  我爱美丽的雪花,很想亲吻它一下,但是它很矜持,来不及张嘴就融化了;想把它捧在手心,它只能做短暂的停留,给你留下温柔的泪花。雪花轻灵,婉约,宛若翩翩而来的仙子,纤尘不染,没有人有理由拒绝喜爱童话般美好的它。我,喜欢雪,更珍惜发生在雪天里美好的记忆,把这美好的缘分写在洁白的雪花上。

再谈写作,是自己的事情,我很少用到这个词,一般回答别人我在做什么,我都会说是在写东西,了解了那许多名家,我懂得自己只是一沙鸥,但我用自己的价值观给写作下个定义,凡是用了真感情,有读者去回味的东西,都是写作,这就不难理解,我们可以大胆豪言,写日记,写信,写杂记,甚至一本慎重的心灵笔记,也可以称之为写作。

  编辑荐:早上醒来的时候,空气给人一种温馨。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自从你从生命里消失以后。

身在红尘三丈内,心游九天苍穹外。乘秋高气爽,心静情怡,凭天空云舒云展,任红尘缘聚缘散,捧一杯香茗,闻一鼻清香,悠闲中慢慢将心中的“缘”轻轻抽出,铺一方素笺,提笔挥毫,让那舍不下的“情”静静地随“缘”溢流,铺满方笺留下永恒。

十二点到了,手表准时的发出了声响,一天又过去了。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乌黑的房间,一直看着看着,直到眼睛适应了夜的黑,我也渐渐能够看清房间里的东西了。我脑海里又出现了自己在山间的样子了,我坐在月光下,看着月亮,口中念叨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仿佛又浮现出自己在复旦读书的样子了,诺大的教室里都是一群对着文字有着炽热的心的人。我想到现在的我,只好摇摇头,不去想。

  适合朗诵的爱情散文精选篇二:我爱美丽的雪花

对于小说与散文,美不可尽收眼底,美不可意于言表,然小说与散文是不同的,假如你爱幻想,你可以写小说,假如你对生活充满感悟,你可以写散文,小说也可以说是编故事,但前提是我们得经历过风雨,看得透红尘,领悟得了生死的意义,这样你的作品才不失魂魄,我们都有各自的写作风格,或直叙,或回忆,或折叠,或迂回,或尖刻深入,或平淡而意味无穷,或高傲自我为中心,或填满腔爱国热血,写小说得绞尽脑汁,特别是长篇小说,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宗璞现在已经久病在身,写野葫芦引写了二三十年,仍有一部没有完成,她现在卧病在床口授,由别人笔录,这是需要何等的精神与勇气啊!写小说,为自己的一生交上一份答卷,灌注了全部的身心,答卷便是满分。散文追求形式,追求文笔,别人要读得懂你,知道你的文章思想,写散文容易,写一篇好的散文难,这是积累的产物,陷得深了,总会把心灵浮上来,让别人去摄取。散文是介于诗歌与小说间的,真正直接而且容易打动人,我说我看到花儿的凋谢落下了几滴眼泪,你一定会相信,因为你也有共鸣。可是我写的大多悲伤,并不是杞人忧天妄自菲薄,我觉得我适合这么写,写着写着就写到自己的心里去了,我写“外面很安静,静的可怕,呼吸都打住了,空气被凝结,心潮湿了一阵又一阵,只留下绝望的眼神,累了,终究还是逃不过,逃不过事与愿违。”你们是不是能从中体会到我的心思呢?散文还是写一些赞美生命赞美自然的好,这样心情舒缓,我是不行了,写一处地方,想起来的尽是遗憾的事。

  两年前,我从一个熟悉的城市搬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独自生活着。这种孤独的感觉,总会让我想起那城的你。

奢望是人的本性,追求是人的诚实,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没有追求的人生是空虚的,在生活中总是找不到落脚点,象浮萍一样在人世的水泊中飘浮。

随着手机三秒钟的死机,页面被重新刷新,界面回到了初始页,右上角显示着三个字“请登录”,无论刷新多少遍,那些消失的字也不会再出现。我愤怒地讲手机扔到床上,整个人向身后倒去,倒到了床上,记忆却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一天。

  心里的那处温暖,即便是在寒风呼啸的冬夜,依然滋生着万千的温热。我守着夜的寂静,眼前的那盆兰草越发葱茏,青青的叶子滴着小小的水珠,清清浅浅的晕开着自然的清新。于是,我在月色下研墨,在墨香里寻你,用莞尔的笑意勾勒今生的情深浓意,缘起有你,从此,盈一纸风华,在字里行间,铺开满笺诗语,等你的到来。

我不大喜欢写诗歌,那种飘忽不定,把自己全部的心思,浓缩成简单的几行几字,我很难办到,试想一下海子为什么自杀,顾城为什么自杀,把自己的心掏空了,留给生活的,还有什么,做一个真正的诗人,应像他们,不是学他们自杀,而是学他们把自己的生活无形化,随着诗的语言过,当现实与诗不相符时,他们死了,所以我不会考虑写诗,仅仅是去年写的一篇《黄色T血》,便教我今年整个热天不敢买衣服,因为那是母亲的爱,我穿了六年,舍不得却叫生活无趣。另有一篇《万年青》,是怀念小胖和小胖老婆的,如今各成一家,各自有了各自的男女朋友,造化弄人,天不随人意,结局只有作为朋友的我黯然神伤,打此以后,很少写诗歌,那是比散文杂记更费神的事。

  本想很快回去的,谁知一出来就回不去了!目标总在变高,但我还是一直相信这样的决心,相信这一天的到来。

总是喜欢在阅读美文时用笔细心地摘录下那绝美的段子;喜欢将经典文章记住,有时那怕没有办法看到,也要留在心间;更喜欢用文字刻录自己的内心世界与意气风发的书生时代。

可是即使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写作的时候仍旧不爱保存,若是又不幸丢失了,也便让它丢失,不会心烦气躁,我想它之所以会丢失,就是因为不够优秀吧。古人的东西,不也是一遍遍修改出来的吗。话虽是这么说,可我我仍旧苦闷的躺在床上,毕竟自己写的东西丢失了,和家长和自己孩子走散的感觉,大概是一样的吧。

  她给我讲故事讲身世。谁也想不到柔情似水的她,自强不息吃苦耐劳历尽辛苦;谁也看不出美丽善良的她,爱也遭受过背叛的折磨,谁能相信她举重若轻宽容自若。她像雪花那样优美静谧,展示了内心的素洁。这,不单是用眼睛看到的而是用心灵去倾听去感受才得到的。我想这可能就是雪花的芬芳。

  开州大道。有时候我想你是一股风,我总是能感受到你在我身边晃悠,吹拂着路两旁的樱花树,不断地抖动着附着在树上的灰尘,那灰尘的凝聚是那个叫做岁月的东西在流逝。

总是向往童年,他有春天般的嫩绿旺盛,又似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富于生命的希望。

然后对自己说,“失去的就让它失去吧,这样才显得珍贵。”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特别的朋友,共处时心心相印,无所不谈,默默地揣摩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亦如雪花飘飞着多种情绪。有情人,借每一片雪花,飘飞着对爱的憧憬。无情人漠视着雪原的孤独。平淡的生活像空中飞雪,在空灵的心上孕育着渴望,如寻梦的蝴蝶,挂在了谁的眉梢?又落在了谁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