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暴风雨》的主题是复仇与和解,成为杜克先生的菲利克斯遇到埃丝黛

  • 2020-03-26 23:54
  • 励志文章
  • Views

为纪念莎翁逝世四百周年,英国霍加斯出版社联手全球知名小说家,开启“霍加斯·莎士比亚”经典改写计划,以现代时空、全新观点、小说形式,重新演绎莎翁剧作。加拿大著名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选择了将《暴风雨》改写为《女巫的子孙》。

除了一年一度对村上春树的调侃,诺贝尔奖的候选候选作品也一直也备受关注,而今年这本为纪念莎翁逝世400周年,英国霍加斯出版社联手加拿大著名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改编的《女巫的子孙》更是热门。

文 | 壹默了然 

图片 1

图片 2

在阿特伍德看来,她所书写的情节“要不就是正在发生,要不就是已经发生过了”。所以重写莎剧,阿特伍德笔锋一转,把莎士比亚时代的“已经发生”变成当下“正在发生”,并且饶有趣味。

图片 3

图片 4

《女巫的子孙》将莎士比亚的《暴风雨》搬到现代

题记:《暴风雨》这部戏宣扬了人是有第二次机会的。(《女巫的子孙》P223)

《暴风雨》讲述了复仇与宽恕的主题:普洛斯彼罗曾是米兰公爵,因沉迷于魔法,被他的弟弟安东尼奥夺取爵位之后,他和女儿米兰达被放逐漂泊到了无人居住的岛屿。在岛上,他钻研魔法,在精灵的帮助下制造海难幻象引仇人来岛,复仇的机会就在眼前,普洛斯彼罗却最终选择了宽恕。

和莎士比亚许多广为人知的剧作相比,《暴风雨》在国内的知名度也许并不高,但它的精彩程度却毫不逊色。由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根据《暴风雨》改写的小说《女巫的子孙》继承了原作的基本脉络,将这部经典用现代的方式再次呈现在读者面前。尽力向读者讲好《暴风雨》的故事。

最近看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女巫的子孙》,改写自莎士比亚经典《暴风雨》。

菲利克斯:一个命运多舛而又才华横溢的艺术指导。结婚一年,妻子便因为产后感染离他而去,独自抚养刚出生的女儿米兰达,期待着“等她大一点时,带她一起旅行,看大千世界,教她许许多多的东西”,没想到三岁的时候,米兰达因高烧、脑膜炎也离他而去。唯一的慰藉,是工作上他一直以最顶尖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如今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有着更大的雄心,要在梅克西维格戏剧节上以自己精心准备的《暴风雨》“创造出史上最奢华、最绚丽、最叹为观止、最富有创意、最有神圣感和神秘感的戏剧体验”,最具有戏剧性的事情果真发生了:他被最得力的助手托尼狠狠摆了一道后取而代之,在还没来得及怒放的时候就忽然凋谢,随后黯然离开在偏僻的地方租了个废弃的小屋住下……九年后,成为杜克先生的菲利克斯遇到埃丝黛,迎来了第二次崛起,这一次,他将如何以最华丽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复仇?

阿特伍德据此重写的 《女巫的子孙》 里主角菲利克斯是一位著名戏剧导演,在接连遭受丧妻与丧女之痛后,他决定复排一部别开生面、天马行空的《暴风雨》。然而工作上的左膀右臂兼挚友的背叛,让菲利克斯被免职,他隐姓埋名远走他乡,成为一所监狱的戏剧教师,当他得知已经成为达官显贵的仇人要来视察时,他决定把复排《暴风雨》的计划和他的复仇计划一同启动。

图片 5

《暴风雨》的剧情大意是:普洛斯彼罗是意大利北部米兰城邦的公爵,曾因闭门读书而被其弟安东尼奥篡权,和幼女米兰达一起被放逐海上。在大臣贡柴罗的帮助下,他们侥幸存活,流落到一座荒岛。在随后的十多年时光中,普洛斯彼罗学习了魔法,解救了岛上受苦的精灵,并借助于精灵的力量来呼风唤雨,引诱仇人前来,成功复仇。最终普洛斯彼罗原谅了仇人,并为女儿寻觅到意中人。

作为西方文艺界最璀璨的那颗星,威廉·莎士比亚于1616年4月23日去世。然而这颗星却并没有因此陨落,之后的400多年来,莎士比亚的戏剧一直在历史的夜幕中闪耀着光芒,人们不断以再版、改编、戏剧、影视、朗诵等千万种形式纪念他留下的宝贵遗产。

弗莱彻监狱的囚犯们:他们当中,有黑社会成员、有毒贩、有骗子、有小偷、有黑客……但如今他们都身陷囹圄失去自由,监狱里有一个项目课程,目的是提高他们的读写能力,以便出狱后能找到一份对社会有益的工作,但即便如此,相信也很少有人认真的去想过自己的未来。这一次,一个很特别的老师走进了监狱,他要给他们带来的是不一样的课程、不一样的学习方式,在艺术的浸染下,他们身上很明显发生着改变,当有一天,他们走出监牢的大门迎接第二次人生的时候,或许,他们会走向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莎士比亚传奇剧中那种神转折让人觉得难以信服。特别是要让现代人沉浸到传奇剧中,有几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普洛斯彼罗的法术从何而来?如何呈现?人们为什么要同情普洛斯彼罗并追随他的复仇计划———仅仅就是因为他被夺去了王位?

莎士比亚画像

《暴风雨》的主题是复仇与和解,《女巫的子孙》自然也避不开“复仇”这个词,但并没有简单的局限于此,小说反映了作者对自由生活的向往,直指心灵的自由。

时至二十一世纪,这份光芒丝毫不减,而开始被新的创意所包裹。现代人的创意源源不断,这不,英国人就又想出一个新点子。为了纪念莎翁逝世400周年,英国霍加斯出版社(企鹅兰登集团旗下著名文学出版社,由弗吉尼亚·伍尔芙创建)就在纸上重新搭起一座座“舞台”,联手全球知名小说家作为“导演”,开启改写莎士比亚经典剧作的计划。

托尼、萨尔等:他们代表着这个社会上另一种真实的存在——为了上位不择手段、为了权势勾心斗角、为了利益挖空心思,但他们是本性十恶不赦还是因错误的选择而迷失了自己?当有一天他们突然就一无所有、面临绝境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一样会幡然悔悟?绝望中的宽恕是不是会让他们做出第二次选择

这个难题摆在了阿特伍德面前。小说中,菲利克斯的人设很讨巧,戏剧导演,一个舞台的造梦者,变出什么魔法都不稀奇:

主角菲利克斯是一位著名戏剧导演,在接连遭受丧妻与丧女之痛后,他决定复排一部别开生面、天马行空的《暴风雨》。然而工作上的左膀右臂兼挚友托尼的背叛,让菲利克斯被免职,他隐姓埋名远走他乡,成为一所监狱的戏剧教师,当他得知已经成为达官显贵的仇人要来视察时,他决定把复排《暴风雨》的计划和他的复仇计划一同启动。菲利克斯的人设是很讨巧的,戏剧导演,一个舞台的造梦者,变出什么魔法都不稀奇。

知名戏剧导演菲利克斯接连遭受丧妻丧女之痛,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戏剧编排工作中,不料却遭助理托尼的背叛,被其取代而终止了戏剧生涯。

“霍加斯·莎士比亚”经典改写系列已经推出了七部作品,第一本《时间之间》由英国女作家珍妮特·温特森改写自莎翁晚年作品《冬天的故事》,中文版已由“未读”于2016年4月正式推出。

安妮-玛丽·格林兰:十二年前,她原本就应该成为菲利克斯蓄势待发的作品中当之无愧的女主角大放异彩的,但却因池鱼之殃星途暗淡受尽冷落,最后不得不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事业。当命运之神将她带到当初跌倒的地方,面对第二次挑战,她会不会上演灰姑娘的传奇?

他的确有飞的雄心,那就是要创造出史上最奢华、最绚丽、最令人叹为观止、最富有创意、最有神圣感和神秘感的戏剧体验,要把标准提升到月球的高度。要让每一出戏都令观众终生难忘;要制造出让大家齐刷刷屏住呼吸,然后齐刷刷舒一口气的效果;要让观众在演出结束、离开剧院时跌跌撞撞,像是酣饮美酒。

图片 6

菲利普斯化名杜克,把自己关在一所废弃的房子里,与想象中的女儿为伴。9年后,他找到了份在监狱教学的兼职,教犯人排演莎士比亚戏剧,大获成功。在监狱教学的第4年,他的仇人托尼和萨尔来监狱视察观摩,在囚犯演员们的帮助下,菲利普斯自导自演了一场复仇大戏。

《暴风雨》是莎士比亚的最后一部完整的戏剧作品,讲述的是一个复仇的故事,普洛斯彼罗为了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命令精灵爱丽儿掀起一场海上的风暴,使船上的丑人官员沦落孤岛,而后发生的故事。

《女巫的子孙》:作为霍加斯出版社致敬莎翁系列作品中的一本,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用她独特的才华赋予莎士比亚经典作品《暴风雨》第二次生命:菲利克斯向托尼和萨尔的复仇是最外层的“暴风雨”;中间一层,是菲利克斯在弗莱彻监狱开设“戏剧课程”,并排演《暴风雨》作为复仇手段;当托尼和萨尔走进弗莱彻监狱之后,除了拍好的《暴风雨》,现场版的“暴风雨”同时上演……并且,在菲利克斯和囚犯们拍《暴风雨》的整个过程中,作者借故事中的人物之口对莎士比亚的原作进行了很详尽深入的解读。整个故事连环“剧中剧”的设计新颖别致,却又如此自然,作者的匠心独具令人折服。

菲利克斯因失去了妻子的痛苦经历,他给女儿命名米兰达,与《暴风雨》里和老父相依为命流落孤岛的幼女同名,不想女儿三岁时,又被高烧夺走了性命。菲利克斯百转千回的悲痛,上来就让人同情无比:

菲利克斯在监狱排演《暴风雨》

整个故事主线是菲利克斯从复仇到原谅,走出内心的牢笼,获得自我救赎的心路历程。

当它被搬入了现代语境时,复仇者该如何重新掀起仇恨的现代版风暴?

沈希:一个很陌生的名字,甚至去度娘那里都没找到她(或者是他?)的资料,但读完这本书后却很想点一个大大的赞,是Ta给这本优秀的作品带来了第二次飞跃。外国文学作品变成中文版的优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翻译的质量。在阅读过程中,很明显地感受到沈希除了对原作有着很精准很到位的把握之外,还有着很厉害的中文功底,因此,在全书翻译行云流水的基础上,书中的很多地方体现了沈希的创造性。如多次出现的中文版绕口令,如对故事中人物创作的歌词,在翻译的同时还能兼顾中文表达的韵律,还有一些句子翻译成中文后采用了对仗、排比手法,读来文质兼美、很有味道,试举几例:

拉薇妮娅、朱丽叶、考狄莉亚、佩蒂塔、玛丽娜,都是死去的女儿,但她们中的一些还是被找回来了。为什么偏偏没有他的米兰达?

由此也产生了《女巫的子孙》最精彩的创举:双重的戏剧嵌套,基于对莎士比亚原著深刻解读的现实改写。玛格丽特•阿德伍德的心思如此精巧。

在卧薪尝胆的日子里,复仇曾是菲利克斯生活的支点,他整日潜藏在网络之中,发疯似的追踪与仇敌相关的信息,等待时机。12年后,当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复仇计划,却并没有成功的喜悦,相反却心生失落。

由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导演”的现代版《暴风雨》——《女巫的子孙》就这样问世了。

1.云中的幻影,叶间的面庞,这些东西反倒让他觉得不那么孤独了。(P27)

2.趁花朵还没枯萎,趁面容尚未憔悴,趁精力还未减退。(P30)

3.她是出水芙蓉、冰清玉洁;他是望穿秋水、一往情深。(P141)

他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悲痛?那感觉仿佛地平线上一片沸腾的巨型乌云,不! 像一场暴风雨。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东西。他无法直面悲痛,只能把它想成别的什么,或至少将它幽禁起来。

海岛是普洛斯彼罗的囚牢,于是她便让菲利克斯从囚牢中开始这场戏中戏的诠释和演绎。

应该说,菲利克斯的复仇是留有余地的。他会在自己的监视行动疯狂到变态的地步,适当止步;他没有赶尽杀绝,在复仇的最后关头,宽恕了仇人,没有夺取他们的性命,而只是保存了证据,暂时不向世人告发。

图片 7

自己:在打开《女巫的子孙》之前,刚刚从一本读得不太爽的小说中脱身而出。原本以为至少得三五天才能读完,没想到的是——拿起后居然就放不下去了,一直读到凌晨,“终于,她自由了”的句子映入眼帘,依然意犹未尽毫无睡意。

阿特伍德的处理非常成功,至少从这里开始,我已被菲利克斯的命运所打动。在这种情况下,菲利克斯将自己投入到《暴风雨》的创作中,那种逃避、自救甚至鬼迷心窍,都完全可以理解,就像阿特伍德形容的“就像泰姬陵———一座为死去的爱人建造的绚丽的陵墓,或是一个缀满宝石、价值连城的匣子。匣子里头装着烈火化成的尘土。”在魔法中,他要让自己的米兰达重生。

阿特伍德的处理非常成功,在这种情况下,菲利克斯将自己投入到《暴风雨》的创作中,那种逃避、自救甚至到鬼迷心窍,都完全可以理解,就像阿特伍德形容的“就像泰姬陵——一座为死去的爱人建造的绚丽的陵墓,或是一个缀满宝石、价值连城的匣子。匣子里头装着烈火化成的尘土。”在魔法中,他要让自己的女儿米兰达重生。

他始终清楚自己的境况,也会在坠入思女心切的幻想之中时,提醒自己“要跳出来,振作起来,摆脱牢笼”。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被誉为“加拿大文学女王”,以多产闻名。套用最近流行的freestyle,《女巫的子孙》的面世,就好像阿特伍德奶奶重拾一本关于“复仇”的好剧本,与四百年前的莎翁隔空进行了一场“喊麦”。

——原来,阅读,也是有“第二次机会”的。

当然,托尼的背叛也就因此显得更令人咬牙切齿———这不仅夺去了菲利克斯的名利,也毁灭了他虚无但唯一的希望。好在菲利克斯行尸走肉地活下来了,成了监狱的戏剧教师———这个地点的设定也非常值得玩味———不变的是他找到了机会排演《暴风雨》。他决定亲自扮演普洛斯彼罗,由此实现人物身份的双重嵌套。

图片 8

尽管如此,他还是在为自己设下的牢笼里渡过了漫长的12年。因为他放不下过去,从来没有丢弃复仇的执念。在托尼平布青云的时候,他的复仇的火焰越燃越烈。

这场麦如何喊?

图片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