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乡愁是一种思念,在乡愁的弥漫中

  • 2020-01-07 15:59
  • 励志文章
  • Views

  每每到过年过节,蜿蜒盘旋的乡村公路就热闹了起来了,车辆悄然倍增,行人也多了起来。在城市打拼的人们,开始陆陆续续地回家团圆,此时的乡村有了难得的久违的热闹。

也许是越来越多的人抛弃了农村老家,进城生活,我们这个时代,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切地关注、谈论乡愁。

也许吵闹的城市缺少人情温暖,人需要一片寄情的山水,在闲暇的时光中,故乡隐约的召唤牵动灵魂,化作乡愁入梦。

  越来越多的人奋力拼搏,离开了生养自己的农村老家,进入城市生活,就是为了能更好地生活,造就了这个与众不同的时代。匆匆忙忙的人们,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地,深切地关注乡愁,感悟乡愁,记住乡愁,乡愁也渐渐地成为了许多人最美好的奢望!

也许吵闹的城市缺少人情温暖,人需要一片寄情的山水,在闲暇的时光中,故乡隐约的召唤牵动灵魂,化作乡愁入梦。

乡愁是一种思念。但思念是针对性的情感,无论思念亲人、情人或者朋友,都是身在远方对另一个人的温暖回忆,思念得受不了,打通电话,思念也就随之而去。但乡愁不是。

  喧嚣的都市,固然给予了人们许多展示自己,发挥优势的机会,但是其最缺少的就是人情温暖,楼房越建越高,公路越修越宽,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人情越来越淡。人不同于其他动物,需要一片寄情的山水,更需要一缕柔美的温情。每每到闲暇的时光,总想与亲人朋友熟人一道,这时候,故乡隐隐约约的召唤,就牵动着千千万万的人,甚至化作一缕美妙的乡愁入梦,入心。

乡愁是一种思念。但思念是针对性的情感,无论思念亲人、情人或者朋友,都是身在远方对另一个人的温暖回忆,思念得受不了,打通电话,思念也就随之而去。但乡愁不是。

在乡愁的弥漫中,你可以给亲人打一个电话,但却不能给村庄、河流打电话。即使你回去一趟,在家乡小驻几日,让乡愁暂时消失,但也许刚刚坐上返程的汽车,一种模糊的情感又会慢慢升起,

  乡愁是一缕美好的思念。针对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它是望眼欲穿的等待,是盼子女归来的团圆,是一份温暖的回忆,是电话里没完没了的唠叨。离开家久了,即使你回去一趟,在家乡小住几天,当你离去的途中,这份情感又会油然而生,家乡路旁的花草树木,仿佛都依依不舍。

在乡愁的弥漫中,你可以给亲人打一个电话,但却不能国外展览会给村庄、河流打电话。即使你回去一趟,在家乡小驻几日,让乡愁暂时消失,但也许刚刚坐上返程的汽车,一种模糊的情感又会慢慢升起,

与思念相比,乡愁显得广阔而又模糊,抽象而又具体,就像月笼雾江,空阔苍苍,久伫江边,一任寒露湿衣,却无法满足对乡愁的释放。

  乡愁是宽阔的,又是模糊不清的;乡愁是抽象的,无法说清楚,而又是具体的,具体到每一次没完没了的电话,具体到每一次风尘仆仆的归乡,具体到……

与思念相比,乡愁显得广阔而又模糊,抽象而又具体,就像月笼雾江,空阔苍苍,久伫江边,一任寒露湿衣,却无法满足对乡愁的释放。

人生总是伴随着愁。不顺心、办不了、过不去,愁;烦恼、失望、悲凉,愁。愁是凉了的情,揪住的心,愁是漆黑的夜,荒芜的路。不管愁何,只要被愁赶上,立马晴转阴雨。而,唯独乡愁,犹如霞光晚照,在淡淡的伤感中流淌着温暖的彩色。乡愁可能是人世间最美的愁了。

  乡愁,有时就像皓洁的月光,轻盈而美丽,有时就像漂移的云雾,笼罩山川。让一切变得空阔而苍茫,有时它又像细细的雨线,一头系着我们,一头系着纯朴的农村老家。

人生总是伴随着愁。不顺心、办不了、过不去,愁;烦恼、失望、悲凉,愁。愁是凉了的情,揪住的心,愁是漆黑的夜,荒芜的路。不管愁何,只要被愁赶上,立马晴转阴雨。而,唯独乡愁,犹如霞光晚照,在淡淡的伤感中流淌着温暖的彩色。乡愁可能是人世间最美的愁了。

在外工作的城里人,总会与乡愁不期而遇,让思念伴随着一丝柔美的落寞;漂泊在外的游子,总会与乡愁相伴,想家的热泪,温润了心灵的开阔。我不禁疑惑,古代人背乡离井成为游子,可能是戍守边疆,也许回家时成为了马背上的枯骨;也可能是为了生存的逃离,再也没有回家的指望,乡愁就成了他们生命中绕不开的主题。在漫长的历史中,战乱、动荡、天灾往往就是一种最基本的社会形态,乡愁也就成了那个时代的普遍情感,也难怪在中国的文化史中,乡愁始终是庞大的文学命题,留下了数不清的乡愁文字。不管是“低头思故乡”的李白,或是“月落乌啼霜满天”的张继,不管是“西出阳关无故人”的王维,或是“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贺知章,都在站在异乡的大地上,远望苍茫,发出最为动人的乡愁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