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选自《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 2020-03-15 09:32
  • 励志文章
  • Views

好书有一种魔力,它像恒星一样吸引你,让你只能围绕着它旋转,无法挣扎摆脱;也可以像锐利的刀锋,一层层刨开陈腐的思维俗套,让你大彻大悟。彼得·弗兰科潘所著的《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无疑就是这样。

彼得·弗兰科潘颠覆性地提出:丝绸之路其实并不只是一条古代的贸易道路,而是一个两千年来始终主宰着人类文明的世界十字路口——

古老的丝绸之路,各种故事、传闻和记载绵延了两千多年。而《丝绸之路》这本书,为我们提供了一次宝贵的机会,可以让我们从西方望向东方。

图片 1

以往,中国人更多是从东方望向西方,而《丝绸之路》让我们从西方望向东方。视角的变化,让一个绵延了两千年左右的古老传说,变得丰满,我们可以发现东西方之间越来越多的理性交汇点。

图片 2

丝绸之路;世界史;弗兰科;东方;西方

《梦回丝路》中国画院马欣乐作品 选自《马欣乐书画集》

罗马人的扩张目标是东方,因为东方尤其是埃及,从托勒密时代开始,尼罗河的洪水就带来了肥沃的土地和粮食的大丰收。战争的胜利,让屋大维成了罗马皇帝,尼罗河谷的庄稼收成,导致罗马的粮价出现急速下跌,家庭购买力急剧上升,紧随而来的还有城市化,罗马的地价飙升。罗马人在地中海的胜利,是海权竞争意义上的大获全胜。

彼得·弗兰科潘著

《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图片 3

陆权与海权冲突的历史就是这样,财富的积聚总是在大陆完成的,从金银到食品,从城市繁荣到艺术品,陆上强权总是尽可能地保护财富和权力,而海权的目标则是占领和掠取。我想,这也许是“一带一路”现在或是将来遭遇到的重大挑战之一。

浙江大学出版社

[英]彼得·弗兰科潘 著

《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英]彼得·弗兰科潘着 浙江大学出版社

难以想象的是,因为丝绸之路,中国曾经在很长时间里拥有美元那样支配性的国际货币——丝绸。当时罗马帝国年造币总数的差不多一半,也是年度预算的10%以上,用在了丝绸之路的交易上。当时,丝绸是世界上最值得信赖的货币,它轻便小巧而容易携带,适于远途运输,同时又价值不菲。在中国汉代,丝绸与钱币和粮食一样,可以用做支付军饷。就连中亚佛教寺院用于惩戒犯戒僧人的罚金,也是丝绸!彼得·弗兰科潘的结论是,因为丝绸之路的存在,早在2000年前,全球化就已经是事实。

好书有一种魔力,它像恒星一样吸引你,让你只能围绕着它旋转,无法挣扎摆脱;也可以像锐利的刀锋,一层层刨开陈腐的思维俗套,让你大彻大悟。彼得·弗兰科潘所著的《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无疑就是这样。

邵旭东、孙芳、徐文堪 译

图片 4

彼得·弗兰科潘的笔法不羁而稍显野性,他论证的“二战”和披露的史实,具有清晰的地缘逻辑,与擅讲故事的历史学家非常不同。

以往,中国人更多是从东方望向西方,而《丝绸之路》让我们从西方望向东方。视角的变化,让一个绵延了两千年左右的古老传说,变得丰满,我们可以发现东西方之间越来越多的理性交汇点。

浙江大学出版社

唐代陶塑:一个骑着巴克特里亚双峰骆驼的粟特商人。选自《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二战前的德国,“地理位置不利于其进入大西洋与美国、非洲和亚洲开展贸易,因此希特勒将目光投向了东方。在解决波兰问题上,他之所以与苏联和解,是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打通属于他自己的丝绸之路了”。他告诉将军们,按照目前的经济状况,德国只能生存短短几年。成败的关键是那些具体的战利品:粮食、牲畜、煤炭、铅和锌,拥有这些,“德国人才能获得最终的自由”。

罗马人的扩张目标是东方,因为东方尤其是埃及,从托勒密时代开始,尼罗河的洪水就带来了肥沃的土地和粮食的大丰收。战争的胜利,让屋大维成了罗马皇帝,尼罗河谷的庄稼收成,导致罗马的粮价出现急速下跌,家庭购买力急剧上升,紧随而来的还有城市化,罗马的地价飙升。罗马人在地中海的胜利,是海权竞争意义上的大获全胜。

■陈 功

说真的,手里这本《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在豪华、甚至有些繁琐的拜占庭纹样封面上,我第一眼看到的是清爽白色的副标题——一部全新的世界史,它远比金色的正标题“丝绸之路”醒目。读完全书则令我更加确信,它并非一部丝绸之路的专史,而是一部世界史,其“全新”则在于它是一部由丝绸之路串起的世界史。

农业一直是德国的软肋。启动战争机器后,人口向城市集中,使它的农业生产进一步恶化。为了获得粮食和大豆等农产品,希特勒甚至冒着得罪日本的危险,向中国出口军用物资。最后,希特勒宣布他找到了答案:“我们需要乌克兰,这样就没有人能够让我们像在上一次战争中那样挨饿了。”

陆权与海权冲突的历史就是这样,财富的积聚总是在大陆完成的,从金银到食品,从城市繁荣到艺术品,陆上强权总是尽可能地保护财富和权力,而海权的目标则是占领和掠取。我想,这也许是“一带一路”现在或是将来遭遇到的重大挑战之一。

古老的丝绸之路,各种故事、传闻和记载绵延了两千多年。以往,中国人更多的是从东方望向西方,我们的记忆、我们的故事,都表明了这一点。而《丝绸之路》这本书,为我们提供了一次宝贵的机会,可以让我们从西方望向东方。

世界史的书写历史

当时的西方国家对纳粹德国的崛起是警惕的,英国和美国所采取的“所有策略的核心都是切断德国的供应链”,这是一场典型的海权对陆权之间的大国冲突。海权国家拥有海上优势,控制着世界范围的资源供应。他们的担心仅仅是德国在印度和中亚地区动手,粉碎他们在海上的生命线,因为当时印度所有的防空力量,仅仅是一座“八门3英寸高射炮的炮台”。

难以想象的是,因为丝绸之路,中国曾经在很长时间里拥有美元那样支配性的国际货币——丝绸。当时罗马帝国年造币总数的差不多一半,也是年度预算的10%以上,用在了丝绸之路的交易上。当时,丝绸是世界上最值得信赖的货币,它轻便小巧而容易携带,适于远途运输,同时又价值不菲。在中国汉代,丝绸与钱币和粮食一样,可以用做支付军饷。就连中亚佛教寺院用于惩戒犯戒僧人的罚金,也是丝绸!彼得·弗兰科潘的结论是,因为丝绸之路的存在,早在2000年前,全球化就已经是事实。

视角的纵横变化,让一个大约绵延了两千年左右的古老传说,渐渐变得丰满,历史在人们的眼中,具有了立体的画面,我们可以发现并找到东方与西方之间,越来越多的理性交汇点。

世界史,此类着作并不少见,其中不乏多卷本巨着。其难点在于用不至于令读者生厌的篇幅梳理海量史实,理顺史事间的因果关联。这要求作者能从纷繁复杂的历史细节中,拨云见日般凸显历史的主脉。

作为牛津大学伍斯特学院的高级研究员,牛津大学拜占庭研究中心的主任,彼得·弗兰科潘不仅是一位历史学家,更多地表现为一位地缘政治学者。他写道,阿富汗问题、伊朗问题和伊拉克问题,在决策者、政客、外交官和将军的头脑中,都是各自独立的,彼此之间似乎没有什么紧密的关联。然而,只需后退一步,我们就能获得更宝贵的洞察力和更卓越的眼光,就可以从整体上把握这片处于混乱之中的广大区域。

彼得·弗兰科潘的笔法不羁而稍显野性,他论证的“二战”和披露的史实,具有清晰的地缘逻辑,与擅讲故事的历史学家非常不同。

写历史,走的是另类路子

采用何种方式组织史实,世界史的书写也经历了一个历史的过程。早期最为机械的方式,就是将世界史作为国别史的加总。但是,国别是民族国家出现以后方才成立的概念,用民族国家的框架回溯更早的人类历史,许多人群的活动就被人为地割裂,人群间的众多关联也被民族国家的清晰界线所遮蔽。为此,史家开始尝试突破民族国家的框架,引入文明的概念,汇聚不同文明的历史以成世界史,文明间的联系和冲突亦被纳入其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