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这个来自欧洲的移民群体被称作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奥兹仍对基布兹念念不忘

  • 2020-03-13 18:36
  • 励志文章
  • Views

基布兹(Kibbutz)字面为“聚集、聚居”之意,指的是以色列一种以农耕为主的共同体。从历史上看,基布兹是以色列的一个特殊产物,20世纪初由第二次移民到巴勒斯坦地区的拓荒者创建。基布兹就像一个乌托邦社会。按照创建者的理念,在基布兹,人人平等,财产公有,大家从事不同形式的农业劳动,一起在集体食堂吃饭,儿童们住在集体宿舍,由基布兹统一抚养,只有周末才回家与家人团聚。在基布兹,犹太人不仅在形式上有了归属感,而且有了找到家,找到爱,找到关怀之感。当你受到伤害时,整个共同体会如同一个器官那样做出回应。一切让人感到温暖和安全。

新年钟声即将敲响的前夜,2018年12月28日,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成为这一年又一个离开我们的文化名人,享年79岁。他是诺贝尔文学奖长年有力的竞争者,也称得上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当代以色列作家。他的女儿在社交账号上称,父亲去世时“在睡眠和平静中被爱他的人所包围”,同时感谢了所有喜爱奥兹的人。

内容提要:当今富影响力的希伯来语作家阿摩司·奥兹的自传体长篇小说《爱与黑暗的故事》采用回忆手法,描写了父母、祖父母从欧洲移民巴勒斯坦并在以色列求生存的艰辛经历,同时再现了19世纪末期以来犹太民族荣辱兴衰的遭际,在个体命运与集体身份之间建构了一座桥梁。对作品中不同人物类型的身份加以探讨,有助于了解当代以色列的社会与文化特质。

我们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旅行,经常会带上五六件行李,突然间只带一两件,这就是短篇小说。

大家好,我是芳华,今天为大家推荐的书是《爱与黑暗的故事》。有一个人说,看一个极好的故事就像是看一个中意的男人,只要他用温柔的语调看着我说话,说得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这种感觉就是一种致命的吸引,爱与黑暗的故事就是这样。犹太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慧的人种,也是遭受迫害最惨痛的人种。他们的人生,比我们更充满着暴风骤雨般的激烈。这样的经历让每个人都极为敏感和不安,故事中祖母对于细菌那种荒诞式的恐惧,妈妈用自杀结束自己的绝望,而“我”又用愤怒与自责来持续着另外一种孤独。这种不幸,来自于人性最深处的懦弱,更来自于历史的不公。但就如书名所说,爱与黑暗,这是一部在悲惨中仍能保持幽默的故事,是一个在绝望中负有希望的故事。超越了苦难之后的微笑,正是作者以及这部作品的伟大之处。奥兹自己说过,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旅行的最好方式不是买一张国际旅行机票,而是买一本书。因为如果你买了一本书,那么等于邀请你走进一个家庭。让我们读这本爱与黑暗的故事,一起到犹太人的世界里作一次旅行。

基布兹在以色列国家的创建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以色列的基布兹近年来面临私有化加剧等诸多问题的挑战。一些从事基布兹题材创作的以色列作家几乎不约而同地探讨为何一度生机勃勃的共同体逐渐萎缩。

图片 1

关键词:《爱与黑暗的故事》,东方的他者,拓荒者,大屠杀幸存者,本土以色列人,阿拉伯人,身份认同

奥兹;钟志清;故事;以色列;乡村生活;基布兹;翻译;小说;爱与;图景

1.

奥兹虽然在20世纪30年代出生在耶路撒冷,但十二岁那年其母自杀,一年后父亲再婚,十四岁的他决定离家前去胡尔达基布兹,并把姓氏从克劳斯纳改为奥兹,表明同以父亲家族为代表的耶路撒冷旧世界断绝关系。基布兹对于塑造奥兹的个人身份乃至以色列人的集体身份,对于成就作家奥兹及其作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切都关于爱

与《我的米海尔》《地下室里的黑豹》等多数长篇小说类似,阿摩司·奥兹的自传体小说,或者说回忆录《爱与黑暗的故事》仍然集中相当笔墨描写家庭生活。小说以叙述人“我”的回忆展开叙事,描写了一个犹太家族几代人的生存经历。但与奥兹以往多数作品不同的是,标志其创作巅峰的《爱与黑暗的故事》在背景设置上颇为宏阔。它不再局限于读者所熟悉的耶路撒冷和基布兹,而是从20世纪40年代英国托管时期的耶路撒冷和50年代以色列建国初期的基布兹,拓展到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30年代的欧洲。欧洲之于犹太人具有特殊的含义。犹太人自公元135年反抗罗马人的巴尔-科赫巴起义失败后,便离开了巴勒斯坦,开始了长达近一千八百年的大流散。其间,继续留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非常之少。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同巴勒斯坦的联系仅限于精神层面,即中世纪西班牙犹太诗人犹大·哈列维所吟诵的:“我心系东方,人在遥远的西方。”许多犹太人在欧洲定居,并自18世纪下半叶,在犹太启蒙主义者走出隔都、融入现代欧洲思想的感召下,亲历欧洲文明的洗礼,向往着把自己同化到欧洲社会与文化之中。19世纪末期,以赫茨尔为代表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提出了在祖先生活的土地上——巴勒斯坦建立犹太民族家园的设想,但多数欧洲犹太人仍然不愿意离开欧洲。直到19世纪30年代,在欧洲“犹太佬滚回巴勒斯坦”的排犹声浪中,许多犹太人才被迫踏上回归之旅。《爱与黑暗的故事》所集中描写的,就是这样一个犹太移民群体 。

以色列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阿摩司·奥兹近日再度访华,令众多喜爱他作品的朋友惊喜不已。2007年夏秋之交,奥兹曾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邀请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其间曾受到时任中国社科院武寅副院长、国际合作局及亚非处领导的友好接待,参加了外文所举办的媒体见面会、奥兹作品研讨会、与莫言等中国作家对谈的学术活动,并在中国社科院作了题为“以色列:在爱与黑暗之间”的主题演讲。所经历的一切给他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也为他日后再度访问中国做了铺垫。2016年6月,他应中国人民大学邀请第二次访问中国,在众多方案中选定重访中国社科院外文所,与陈众议所长再度会晤,并在外文所作了题为“在梦想与故事之间”的主题演讲,参加了外文所与南京译林出版社共同举办的《乡村生活图景》首发式。

精编书摘

基布兹不仅送奥兹前去希伯来大学攻读哲学与文学,而且赋予他创作灵感,启迪他逐渐步入文学殿堂。他的早期作品,如短篇小说集 《胡狼嗥叫的地方》(1965),长篇小说 《何去何从》(1966)、《沙海无澜》(1982)均以基布兹生活为背景;其晚年代表作 《爱与黑暗的故事》(2002)又以大量篇幅展现了基布兹的微观世界。

奥兹的女儿提到了“爱”。这个字眼,让人瞬间回到2016年夏天。那时候,奥兹偕夫人来到中国,领取一个由多位中国作家评选颁布的国际文学奖,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本人,留下异常深刻的印象。那时他已经77岁了,一个被认为是“老年人”的年龄,但我的确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富于魅力的老年绅士形象:面容清癯又有故事,目光纯净又饱含智慧,聆听时专注静美如雕塑,开口时是慢而清晰的英语,话语间闪烁着充沛的文学性,如我当时的观感所记,“让人讶异于优雅和性感两种品质是如何融合在一起,并道成肉身的。有些人就是有这样一种魔力,他一张口说话,你就被迷住了。无关于声音的磁性,无关于见解的正确。这种人是有质感的,奥兹就是”。

东方的他者:阿什肯纳兹与塞法尔迪犹太人

我有幸应《中国社会科学报》之邀对奥兹进行了专访。

1.生活中有各种不同的道路。任何事情均可根据不同的乐谱和逻辑,以其中某种形式发生。这些并行逻辑按照自己的途径保持和谐,自我臻美,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