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每天清晨我都牵着老黑和妻子肩并肩地上铁山公园里去逛一圈,至今集市发展已越来越现代化

  • 2020-01-07 15:58
  • 励志文章
  • Views

  这两年,每天清晨我都牵着老黑和妻子肩并肩地上铁山公园里去逛一圈,七点左右,我们会准时回到家里做早饭,吃完早饭各自忙活着上班挣钞票去。

=

一个男人活在世上,如果没点念想,没点上进心劲,没点个性,一年四季到点上班,到点下班,为人处世前怕狼后怕虎,娘娘们们,无所事事,碌碌无为,整天满足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小小安乐窝里,有意思吗?
   这个念头的引发,是平庸的妻子最近所做的一些事,所说的一些话儿,伤透了平庸的自尊心,几乎都快要把平庸给气疯了,就连夜里头做梦,平庸都在琢磨着,我们俩的缘分是不是已经到头了?
   这几年,平庸的工作处境拧巴的挺尴尬,尽管遇到什么事情他还能算是看得开,也不很在乎受排挤,坐冷板凳,也不去琢磨那些实惠不实惠的现实生活当中的大问题,可有的时候,他也不是多么愉快,心里挺纠结的,眉头拧成两个疙瘩,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平庸清高、孤独,自认为自己挺有思想,说话办事以自我为中心,工作作风也挺霸道,这样一来,就难免遭到一些亲朋好友的厌烦,惹来一些同事的恶意攻击。也正因为他不合群,他才有一些空闲时间用诗歌、散文、小说的艺术形式,把内心世界,以及偶尔从脑子里冒出来的一些杂感公布于各个文学网站上,让众人去评说、去议论。
   其实,平庸的潜意识里也是想给自己这沉闷的生活掀起几朵琐碎的浪花,充实充实自己这暗淡的生命。
   去年,平庸出了一本小册子,这才发现自己和妻子的思想南辕北辙,简直是无法相互理解了,这令他非常烦恼和不安。
   难道下半辈子我就这样三天两头地跟妻子吵闹着生活下去?妻子在我的眼睛里为什么会如此陌生了呢?
   那段时间,平庸只要闲着没事做,他就好这样问自己。
   平庸的那本《冀成诗文选》出版之后,他妻子是连讽刺带挖苦,三番五次地跟他扬言:“你再写东西,再出书,我就和你离婚。”
   平庸问她这是为什么?他妻子气恼地说:“我的几个同事拿你那本书里的一些故事情节对号入座取笑我,数落我,我快要受不了啦。”
   平庸听了他妻子的话,哭笑不得。
   那段时间,有几个朋友和同事看了平庸那本书,也是直言不讳地追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那是怎么一回事?你写的是不是老李?你写的是不是老王?面对这样的询问,弄得平庸哭笑不得,他也懒得回答,大多情况下都是淡淡一笑之了。因为对牛弹琴的事情,他不喜欢做。
   《冀成诗文选》里的那些小东西,几乎都是社会上各种各类小人物的生活心态,普通人的思想观念和他自己的一些直观感觉,文章里的一些细节、情节,也不过都是他身边的一些人和一些事所引发出来的故事。
   现在的社会上,确实是有那么一些人,一天到晚一心一意,一门心思地为了金钱去卖命,为人处世荒唐得连自己的影子都找不着了,你还和他们谈论什么文学,谈论什么社会,谈论什么人生。
   现实生活当中,一个喜欢求索人生念想的人,不被一些世俗之人所理解,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有些人的知识面还这么狭窄,思想还这么庸俗肤浅,这能怪谁呢?重商轻文的年代,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就造就了那么一些没有品味、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人。
   说实话,有的时候,平庸也是糊涂一天,清醒一天。清醒的时候,他就写点东西,告诉大家他顿悟人生,求索社会神经的思想过程。糊涂的时候,他就喜欢跑到饭店里去买醉,醒了酒之后,再继续写些小东西发泄发泄情感。
   当年,平庸为了急着出那本《冀成诗文选》的书,受了不少难为。幸亏一个朋友慷慨解囊,把私房钱借给他,方才圆了他的一个人生之梦。
   平庸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第一个梦想之后,他的心灵就休假了,他的思想也睡着了。在那段日子里,他为了挣几个钱好还账,天天下了班就跑到夜市上去给人家端盘子,洗碗,打扫卫生,每天累得腰酸腿疼,这让他又体会到了一些世态炎凉的滋味。
   说起来,平庸的妻子是个勤俭持家、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这些年来,她对平庸的日常生活起居照顾的是无微不至,甚至对平庸的工作她也是全心全意地替平庸操心,替平庸操劳,可她就是不喜欢平庸在家里看书学习,更讨厌平庸在家里写东西。
   说起来,平庸的妻子是个现实主义者,讲究生活实惠,智商比平庸高,为人处世也胜于平庸百倍。了解平庸妻子的人,谁也不会说她是个没有思想,没有水平的女人,更不会讲她是个贪财的女人。因为日常生活当中,谁要是今天送给她二斤腊肉,过二天,她一定会找个什么借口,给谁送去三斤香肠。她从来不愿意占谁的便宜,可她也不愿意平白无故地吃什么人的亏。
   说起来,平庸的妻子是个善良的人,她孝敬父母,孝敬公婆,就是在马路上偶尔遇见一个讨饭的老人,她也会主动走上前去施舍几个零钱。她在单位里从来不会恶言恶语伤害别人,更不会和什么人撒泼,她对谁都是一种不卑不亢的态度,她和谁的关系都不远不近,她没有几个知心朋友,她的心思全部都系在了平庸和她儿子的身上。
   这些年来,日常生活里的家庭琐事,平庸和妻子合作的还算是挺默契的,无论让谁来讲,他们俩还算是一对较为美满的夫妻。可实际上,夫妻俩的两颗心是一左一右,中间隔山又隔水,思想从来就没有融汇到一条河流里来。
   当然啦,平庸夫妇高兴了,他们俩也能坐下来谈谈心,可说不了三分钟的话就得要吵架,妻子数落丈夫做人古板,笑话丈夫是个痴呆,骂丈夫是个不可理喻的社会怪物。丈夫说妻子思想庸俗,笑话妻子不知道人生的真谛是什么,不懂得享受生活的雅趣。
   前天中午,平庸的妻子一本正经地跟平庸说:“喂!老小子,你整天闲着没事干,净给我弄些没有用的事。今天我告诉你,现在写书、出书的人,比看书的人都多几百倍。你书房里那堆破书太碍事了,我看着就来气,说不准哪天我就当堆破烂给你卖了。”
   平庸妻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把平庸给气昏了头。他心里寻思着,这是个什么女人呀,我辛辛苦苦出的书,她竟然会想着当堆破烂给我卖了,真是岂有此理!他狠狠地盯着妻子的脸,瞪着双眼,大声地怒叫道:“你敢!你卖一本书我看看?整天能地你不轻。我告诉你,以后我不但要写东西玩,我还要大写特写,我还要办一个文学网站玩玩。以后只要我有了钱,我还要出几部书,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平庸跟妻子吼叫完,连午饭也没有在家里吃,气冲冲地推开大门,跑到大街上,随意走进一家小饭店里喝起闷酒来。
   平庸一边喝着闷酒,心里一边琢磨着:我这下半辈子就是要去探索现代人的社会情感、现代人的社会思想、现代人的社会灵魂,这既是我的人生乐趣,也是我追求的人生目标,我可不是一个整天沉溺在家里,躺在老婆怀中图享乐的男人,我非得去做个孤独,寂寞,贫苦的人类思想探求者不可。至于我这辈子能不能成功,有没有创作实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会儿平庸又这么琢磨着:一个男人的快乐和幸福感,就是为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所努力奋斗的这个过程,至于结果不结果,那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因为一个人如果想通了,就会懂得自己所取得的社会成果,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空洞的泡沫而已。不过,一个人所拼命奋斗的人生事业,一旦真的有了什么结果,那也是挺好玩,挺有意思的事情。
   平庸喝着闷酒,想了许多没头没脑的问题。他吃饱喝足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又静静地琢磨着:难道我真的就会像个苦行僧似的这样生活下去吗?再则就是,究竟什么才算是爱情?我和妻子这些年来的情感,难道就不是真挚的爱情吗?我问谁?问我自己?可我怎么觉得我把自己给问糊涂了?   

集市大约起源于殷、周时期。《易·系辞》曰:“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近年来,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总能看到令人赏心悦目的片片绿色,簇簇鲜花;走出城区,一条由现代化绿色观光果园串起的环城生态绿廊更是让人流连忘返;来到西部太行山,昔日的荒山岗披上了一身绿色的“戎装”。

  现在我和妻子每天清晨起床后,想不出门去散步都不行了。为什么?因为每天清晨五点多钟,只要我们夫妻俩还没有什么起床的动静,我们家的老黑长大了,它就会不客气地用它的那两只小熊掌似的前爪子使劲地砸屋门不说,还要朝着屋里汪汪汪,汪汪汪,啊呜啊呜的乱叫唤,一直叫唤到我们开开屋门,牵着它走出院子大门,它才肯乖乖地安静下来。

谈到都市,人们可能最先想起来的,就是那些林立在柏油马路左右的高楼大厦,遮天蔽日,在太阳的辉映下,显得格外高大,。

我国集市贸易的历史渊源,可追溯到原始社会后期的“物物交换”,至今集市发展已越来越现代化,也越来越常见到。

如今,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着力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绿色力量在不断汇聚,一场提升生态建设水平的全民行动,已经成为我们这座城市发展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引领全市加快转型、绿色发展的新步伐。

  老黑已经长得虎头憨脑的了,它除了肚皮下面有几十根细细的白毛之外,全身上下都是黢黑黢黑的长毛,油光锃亮的,可以说是人见人爱的一只小黑狗。

城市总是苏醒得太过早。昨夜的浮尘还未来得及归于平定,就以忙忙碌碌的脚步打破了清晨的寂静。昏暗下的路灯似是仍有昏黄色的灯光要透出来,细看时却是晨曦的折射。并没有太多人会注意到这样的场景。年轻的白领裹着风衣在街边等待公车,妆容精致却遮不住满脸沉重的倦意。轿车一辆又一辆在人们面前呼啸着过去。里面乘坐着的是这个城市里略微富裕于其他人的,但是依旧每天疲于奔命的中产阶级者们。而这个点上,通常不太会出现“上层人士”的影子,可能是他们傲慢的姿态与这个社会不相衬托,也可能是太过傲慢。行于在这快节奏的街道上的更多的,是牵着孩子上学的母亲,玩命似的一路狂奔的害怕迟到而扣掉全家人赖以生存的薪酬的公司小职员,骑着电摩打算出门办货的店铺大叔,等等等等的社会小角色——虽然是小角色,但是却对这个社会起着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路边的早餐小铺永远人满为患,拥挤着等着买早餐的人群,招揽顾客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所幸老板娘早练就过耳不忘的神奇本领。其实哪里不是拥挤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公车站、地铁、超市。各种的交通路线像蜘蛛网一样覆盖到城市每个角落。一批又一批的人像货物一样忙于被装卸着。整个城市有如一个繁忙的空壳,每个人都做着自己口中最重要的事。大家都在奔忙,奔忙着各自艰难,却又充满乐趣的生活。

还记得小时候,牵着奶奶的手,哭着喊着要跟着去集市里凑热闹,在乡下里的孩子比不上城市孩子那么幸福,出门就有超市有商场,在乡村,我们都期待着一周一次的集市,因为只有上集市我们才能看到一些新鲜有意思的小玩意,能吃到好吃的糖葫芦,买到喜欢图案的气球。在那个年代里孙悟空和猪八戒比现在的小猪佩奇和喜洋洋都要火呢。 

绿水相衬景如画

  老黑一天到晚没个老实气,调皮有趣的很,它对我来讲已经不是一条普通的狗了,它已经是我的朋友了,没有它在跟前陪伴着我,有的时候我会觉得生活挺枯燥乏味的。这几年,我寂寞的时候,老黑给了我许多乐趣。我烦恼的时候,老黑给了我许多安慰。我高兴的时候,老黑又给了我许多憧憬。总之,老黑已经是我们家里生活当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主要成员了。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繁华的外表永远是靠时间累积出来的。

想到集市是源于我们俩对于手工的热爱,看到好吃的甜点我们会立马捉摸着怎么做,随后执行了超强的去超市买一堆食材回来钻研,现在冰箱里堆着的都是大大小小的黄油、奶油、巧克力、脱脂奶等等,厨房基本每天都像是打仗一样的一团乱麻。

7月14日清晨,长安公园里晨练的市民不少,乔胜平便是其中一员。

  前些年,我对铁山公园这个闲散的社会圈子没什么好印象,什么谁谁谁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已经被抓起来了,什么某某人,最近勾搭上某个局长发财了,什么哪个市长睡办公室主任的老婆,把人家的的老婆睡死在床上了……总之是什么五花八门的社会奇谈、花边新闻和官场腐败的事情,几乎都是从铁山公园这个休闲娱乐场所里流传到社会上来的,比大菜市场里的那一些小商小贩的八卦小道消息都八卦。可挺滑稽的事情是,有许多社会上的八卦小道消息,让人们传来传去的,最后竟然都给传成了有理有据的真人实事,真是令人们不可思议。我们这个高速发展市场经济的大千社会,有许多事情,许多问题,只要是用心地去琢磨琢磨,也还真是挺荒唐,挺可笑的,挺悲哀的。

事物永远离不开根基

记得去年两个人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来到这座南方城市,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报名参加了一场琶醍集市,本着对于美食的热爱,又考虑到在南方的湖南人应该挺多,做了一系列麻辣食品,结果不明而喻,以失败告终,我们当时没考虑不到广州人爱甜食,对于辣,那还真是能接受的程度很低,

行走在被绿色环绕的公园小路上,乔胜平一边深呼吸,一边做着扩胸运动。“老乔,又来锻炼了?”迎面走来的熟人跟他打着招呼。

  我和妻子每天清晨带着老黑在公园里散步,遇到眼花面熟的人,双方的眼睛相视了,我便朝人家微微一笑,就算是打招呼了。遇到挺熟悉的人,我也顶多就是张嘴说句:“来了。”朝着人家礼貌地点点头,笑一笑。我不愿意和一些眼花面熟的人多接触,也懒得开口和一些点头朋友说什么话,但我的耳朵、眼睛和思想,哪一天也没有闲着,这倒也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告别了年迈的爹娘,拥别了读书的儿郎。背起简单的行囊,走出熟悉的村庄……”

在那之后,我们在这座城市做过许多不同种类的工作,但像我们俩这种爱冒险爱自由的个性,的确不适合朝九晚五的生活,何况现在的大多数单位都是尽最大能力的榨取员工的廉价劳动力,所以我们想都没想就很阔气的递交了辞职报告。

“树绿、水清、花儿美;街净、景美,空气好。毫不夸张地说,如今走在街头,就仿佛人在画中游,所以我们不能辜负了身边这片绿色啊!”乔胜平感慨道,城市生态环境天天都有新变化,街头造景绿化随处可见,彰显着城市绿色底蕴;公园里水系旁,争相盛开的荷花,与岸边的花草芬芳争艳。

  最近这些天,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较为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每天早晨,铁山公园里那一些来来来往往,二一伙,三一群的人流当中,竟然没有几个是在社会上有地位、有名气,亦或是曾经有过什么社会地位、有过社会名气的大人物。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真的就像一些老百姓所说的:“有些当官的退下来之后,没有几个人愿意搭理他们,因为他们掌握实权的时候,做的缺德事实在是太多了。那一些缺德人物退下来之后,都不敢轻易的在公共场所里走动,这不仅仅只是他们没有什么老脸皮来见一些故人,主要的是他们害怕有什么记仇的人嘲弄、报复他们……”

每一个在城市生活的人,都应该带着一种感恩的心态看待农民工的劳动,因为他们的辛勤劳动,才铸就了城市不计其数的钢铁大楼,以及更大规模的建筑群体。即使有如此重大的功绩,农民工在社会上的真正地位却还是轻于鸿毛。据统计,从1950年至1996年期间,中国农民为我国工业化和城市化提供的资本积累总额约占我国全社会资本存量的2/3,细算起来这将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正是这种“原始资本积累”撑起了改革开放与经济跨越的坚实基础。时至今日,亿万农民兄弟洗腿上岸,放下锄头穿上工装,成为工人阶级队伍新成员、产业工人重要组成部分和主体,他们还在以低工资为城市发展提供资本。有一组很有说服力的数字就是:2005年全国城镇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达到1.84万元,北京等地甚至超过3万元,而各地农民工工资尚不及其机关事业单位平均工资的1/3,在沿海发达地区甚至出现10年未涨的怪现象。拿农民工的“口中食”换取低成本发展,放在过去尚能说得过去,但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

做集市,我们俩是完全没有经验的,但基本的程序还是知道,找一个人流不错的场地,定好时间,谈好价位,然后发布招募贴,招募原创摊主,看着这一系列程序是简单明了,但真到了我们操作的那一天,两个人简直是蒙圈了,首先布场,两个人十点抵达做集市的场地,看着放在负一楼停车场的那么30辆大型花车,两人试了试,除了转弯要耗费超级大的力气外,还得从负一楼推到商场的一楼,摆好未知,然后再从二楼把40条凳子,一个两个的往下搬,别问我为什么不用推车,因为我们没想到这一块,光就布场我们从10点布置到凌晨4点,然后打的回家洗澡睡觉,睡上那么两三个钟头然后起来去活动场地安排位置。

城市生态环境的改善离不开树木,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离不开绿化。五年来,我市城区掀起了一次次绿化造林、城市绿化建设热潮,在主城区建成各类公园76个、街头绿地230块;建成省级园林单位59个、园林小区18个、园林街道15条。2015年11月24日,我市顺利通过国家林业局验收,被正式命名为“国家森林城市”,成为河北省唯一的一座“国家森林城市”。

  铁山公园里的这种社会怪现象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可自从我发现了铁山公园里这个社会怪现象之后,心里头挺不是个滋味的,仔细的寻思寻思,浑身上下都有点凉飕飕的感觉。有的时候,心里就好琢磨着,难道社会市场经济发展的速度越快,当权者和老百姓的社会关系就会越恶化吗?中国社会阶层关系难道真的就会这样继续演变、发展下去吗?社会各个阶层人的贫富差距拉得再大一些的时候,这个社会又将会是一种什么景象呢?

廉价不是农民工劳动成果的永久标签。工资是对物化劳动的一种价值衡量,社会为农民工劳动支付的报酬,寒酸得让人脸红。就拿对农民工相当“慷慨大方”的浙江企业来说,79.7%的农民工月平均工资在800元以上,听起来不低。但这绝不是一周工作5天、一天工作8小时的劳动报酬。中央党校的学者在浙江一家拥有5000多名农民工的大型民营企业调研发现,农民工每月只有一天休息,每天工作10个小时。由于实行计件工资,农民工要多挣钱就必须延长工作或者加班的时间。假如按《劳动法》规定的工作时间干活,拿到的计件报酬肯定达不到最低工资标准,甚至吃饭都不够!

不要以为单单布个场就算完了,这些就体力而言那都不算什么,关键是活动开始的第一天,由于一些男生看着是两小女子举办的市集,不停的在闹事,一会说位置不好,一会说去买个灯管,要不就会说生意不好怎么办,提出各种无理要求,如若不是我们主办的集市,我都想骂脏话,他妈的,你告诉哪里有可以包赚钱的生意,我立马去。即便我们仍然是好言好语的劝说,他们仍是带头闹事的罪魁祸首,不断在群里闹事,聚众劝离,当然狗逼急了还会咬人呢,当然我的意思可不是想说我们俩是俩母狗哦,我们拉了一堆男性同胞朋友进去对着骂对着怼,人家瞬间认怂,所以我能说这是贱么?

2016年,全市在新增绿地890万平方米的基础上,对主城区又实施了园林绿化“十大工程”,将新建14座公园,并对1处铁路沿线、2个景区、4座公园、13处街旁游园、30处街角、34处桥下空间、77条街道的园林绿化建设进行提升改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