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母亲就是她的世界,我已经好几年没回过小时候的老家了

  • 2020-01-07 15:53
  • 励志文章
  • Views

  那几天家里很热闹,各种木匠、各种吃的、各种抱着他哭的人,那麻布的衣服真的很难看,在很多人威逼和泪水中他穿上了,而后每天早起来被问及最多的事,你梦到他了吗?因为很多人都梦到了,他也为了跟大家一样,说梦到了。

从此以后我坚信:我很笨很笨。

其实,这是我第二次被丢进池塘了。第一次是幼时,因为一个邻居诬陷我偷了别人的毛笔帽(后来失主在家找到了),因此父亲一气之下把我丢到池塘里,说要溺死我。这事我毫无印象,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关于这事母亲是责怪父亲的。她说父亲之所以这么做,一则是恼恨那个诬陷我的人,二则是恼恨那个失主三番五次地来告状,所以把气撒在我身上。

到再长大些,我才知道我父亲不是我任姓爷爷亲生的,是我奶奶带来的,父亲还有一个老家,再后来就知道了那个场景。坐在火车站时,那时父亲还姓王。

图片 1

第二天给姐打电话,俩人一起说了会话,说起了母亲,已经可以安静的面对了,最初时,我和姐姐打电话,一个在这边哭,一个在那边哭,每次都是哭着挂电话,时间真是个冷漠的东西,会慢慢淡化一切,包括最真的爱和最深的痛。

  坐在桌前,回忆着那我只有片段的画面,我真无法清晰那个模糊的身影,但那点滴的片段,我知道我那时很幸福,如果可以,虽然那些是不开心的事,但我希望我能记住,因为不忘记,真的很幸福。

我坚信:只要内心充满阳光,世界就会光芒万丈。

1960年冬天的一天,有母子仨人坐在三门峡的火车站,男孩把脚伸进母亲宽宽的蓝布棉裤脚里,女孩依偎在母亲身旁,母亲的身旁有一个小包袱,无助的眼神看望着过往的来人。

金枝奶奶坐在屋前,母亲曾无数次就这样遥望远方,等待孩子归来。守着这简陋的小屋,只是怕女儿找不到回家的路,金枝奶奶在那里呆了半个月,后来由于水土不服,家人担心,一家人就回来了。

这么多年,有母亲的唠叨和父亲的忙碌,一直觉得我们是最幸福的一家人,直到母亲走了,忽然觉得家里没有温度了,有一次我带着大宝去老家小住,父亲天天都在忙,顾不上我们,我在家里转来转去,转着转着站在堂屋中间流泪了,没有了您,家里冷清了,没有母亲的家,已经不是我心中温暖的家了。

  电影东成西就里的欧阳锋曾说过,“人最大的悲哀,就行记性太好”,但当你翻开曾今的日记本时,你会发觉不管当年多么悲痛的事情,在会议的长河里,一旦被回顾总有股淡淡的喜感充斥心间,难以名状。

父亲母亲你们知道吗?正是由于你们的打骂,你们错误的教育方式,造成我严重的自卑心理,影响到了我的人际交往。我变得孤独、敏感、沉默、没有主见,我一度内心无法接纳自己,极度地缺乏安全感。

幸运的是,初中刚毕业,我就考上了师范,从此我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小时候我不理解父亲为什么会时常在梦里哭,后来从父母那里听到父辈的一些故事,便也理解了父亲半夜梦里的哭声,有些记忆不是说忘就能忘的,而且还会时常回到梦里来。

金枝奶奶的孙子在玩电脑,金枝奶奶不懂,给孙子一瓶八宝粥便关门退出来了。金子奶奶坐在床上,想着梦里的场景,也想起了父母告诉她的事实,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父亲去新疆出差,遇到了个六岁的女孩,她走失了,父亲把她带到派出所,可是当时派出所信息什么的并不完善,也没什么失踪人口,本来他把女孩留在派出所,可是那女孩一直晚跟着他,于是他让派出所人员找到了她的父母写信通知他,他在新疆留了十多天,后来只得回去了,并带了她回来,为此母亲以为父亲背叛了她,甚至回娘家,可是渐渐地母亲也接受了她。父亲解开的身世之谜,让她非常震惊,父母一直以来都视她如己出,尽管有人说过她长得不像父母,但是她从未怀疑过,她也结婚生子了,有些东西追究起来年代也远了,更何况可能会伤了养父母的心。金枝奶奶把这个秘密一直藏着,那遥远的新疆,有着另一个家。

几年前,因为搬家,我把老家里父母的老照片收集好,专门放在一个影集里,算是封印起来了,几乎没再拿出来看过,它们都存在我的心里了,永远。

  时间推移,成长总是难免的,但梦总是那么孤独,没有他的声影,或许太忙了,需要先跟别人在梦里好好聊天,时间淡化了那个射出的箭,也模糊了他的身影,终于在他考上大学的那一天,他梦到了,那个看不清楚脸的身影,但他晓得一定是他,梦里的拥抱,他害怕的躲过了,那个他记忆里不晓得的拥抱,在梦里也是一种奢侈。他晓得,他为他的成绩而高兴,而自豪,那一个他很想在日记本里记下一切,但除了那个时间点,发生过那些事,人却已模糊,唯一记得第一次喝醉他灌的,楚楚可怜站一边被他母亲狠训,唯一记得在买早餐的路上,被他扯到童装店把早餐变成了一套衣服,唯一记得第一双会发光的鞋子灯不亮了,他是如何神奇的把所有修好,然后那个做这些事的人,却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或许那弓箭,不仅射出,还射中了脸。

一、童年:要多少努力,才能挣到你们的爱?

1958到1960,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后来冯小刚的电影《1942》,我专门跑到影院想从电影中找找父辈的影子,那时就有人呼喊怎么不拍拍 1960。1960的大饥荒比1942还要严重。而当时老家以西粮食相对来说是有吃的,于是便有了火车站那一幕。

图片 2

一天早上,在楼下遇到一对老夫妻买菜回来,手牵着手,慢慢的走着,两人有说有笑,一头银发在风里飞扬,我怔怔得看他们走远,我又想起了母亲,这么多年了,若母亲还在,头发一定也白了吧!我好想看到母亲白发苍苍的模样!好想!

  他是在他父母结婚三年后才怀上的,不是他父母不想要孩子,只能说工作量是上去了,但是实际有效的工作却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后来经过宗族一位能掐会算的伯伯指点迷津,你们家屋后缺一活水,造成灵气不畅才使得许久无法有孩子,在亲族的多次指点劝说下,那条水渠终于建起,说来也巧,渠成,他母亲便怀上他了,虽然家境不好这娃终究还是生下来了。还好他爸爸还算开明没因此给他整个叫“渠生”的小名,虽然这孩子体弱多病,出生第二天就住院了,但那位能掐会算的伯伯,以及后来多为走街串巷的算命先生多次强调,这孩子不简单,命里带弓,祖上佑之,但中国就讲究个中庸,保护太好总不是好事,这个与生俱来的弓箭,会伤及家人,但在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情况下,谁会注意这子无须有的东西呢?

2.不要随便给孩子贴标签,尤其是负面标签。

但在三四十年后回到老家时,我知道老家依然有人没有背井离乡,祖辈生活在那里。可奶奶为什么不能生存下去,要带着父亲和姑姑离开,我的王姓爷爷呢?

金枝奶奶去新疆的时候是孙子和儿子一家跟着去的,老人年迈已高,不适合长途跋涉,可是她想回去看看。

只是每年的四月我都希望过得快些!自从那年四月母亲离开我们后,对于四月的记忆灰色远远多于亮色。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