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痛楚作为生命的一种感觉,手里拿着一个作文本

  • 2020-01-26 02:15
  • 励志文章
  • Views

  如坐针毡,究竟是谁打来?我收拾好书包,雅然而起,掏出亮晶晶的离校单,向语文老师挥一挥,点一点头。“周记,记得带,要写一篇。”她说。“嗯——”我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当然记得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不会忘,也正在那一霎,我想好了周记主题。转身之时,同学们抛来羡慕之目光,虽然只是一堂课、一个晚上之差,但在人们心中,是天壤之别,我得意地与他们告别。

——无论何时,我依然愿意,以我手写我心。

第三,修炼逆商。

低情商者容易受挫,更要修炼逆商。

对挫折和失败看开一些。

不断总结修正,情商也就慢慢提高了。

偏偏此时,来了才华横溢,人称才女的K老师。K老师有多传奇呢?首先她能被宣传部借用,也能被文化局借用,还能为大型晚会写主持词。其次,她离婚后,与自己做生意的学生结了婚。

从学生高一一进校门,她会带着大家一起阅读毕淑敏的《我很重要》,让学生理解人生的价值,活着的意义。

  篇二:笑看风云变

儿时爱读书,童话书科普书报纸杂志都喜欢,但往往只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学校里的小作文永远是流水账,不知如何下笔。

1

高中时,上的是保送班,里面全是牛人,分了文理科后,理科班只有八个女生,随便就会觉得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当上班花,其他全是修行理科的理科僧。

“周记写作到现在,无论是内容还是笔法,无论是语言还是表达方式,学生们与刚进校相比,都成熟了许多。”侯裕笑道,刚进校时,同学们留恋初中生活,周记里记录的大多是对初中人事的回忆与怀念,后来,阅读的内容参与进来,孩子们对世界的认识,对人生的态度开始更多地在周记中体现,这是阅读与生活给予他们的一份厚礼。

  我喜欢在无意中感受真诚,喜欢在一所瞬间抓住永恒,喜欢在痛苦的经历中体验幸福的预言,喜欢在生命窄窄的过道口欣赏它的宽容与博大。

“人生充满劳绩,但还诗意的栖居在这大地上。”——荷尔德林

我从小情商低。

初中时期非常喜欢写作。

有一次周记里一篇文章,语文老师批语:建议投稿《作文周报》。

我看了挺骄傲。

又一天晚自习前,语文老师来到教室,站我旁边,手里拿着一个作文本。

这个时候我和旁边的同学商量着换座位。

她用笔指着作文本说:你的文风挺含蓄的。

我呵呵笑笑。

开始打包书本、搬桌子、换凳子,大约半个小时后终于搞定。

咦,语文老师怎么还没走呢。

我打开作业本,开始写晚上的作业。

片刻后,她指着手中的作文本说:你的作文有几个地方需要修改。

我尴尬极了。

天啊,她来是找我谈作文的?!

她竟然眼睁睁看着我折腾了半个小时。

高考结束了,分数也估出来了,下面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填报志愿了。

我不懂,父母也不懂。

于是父亲让中学教师二叔作陪,请了高三的班主任一起吃饭。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饭局,紧张到不行。

二叔和班主任哗啦啦的翻着志愿书。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当老师吧。

我看看父亲,看看他们,犹豫了半天,还是觉得应该勇敢说出来。

于是嗫嚅道:我觉得当老师没有什么价值。

现场死一般寂静。

一会儿,班主任悠悠的说:你们年轻人都谈价值,你知道什么是价值。

电光火石间,我想到了在场的都是老师。

下面我再也不敢开口了。

谁没几个把你领上道的老师呢?

而在遇到无视纪律的学生,她又变得威严起来。她曾与学生“约法三章”,签下“如果段考成绩不达标周末也交回手机”的协议书;也曾让无视纪律、动力不足的学生,改掉坏习惯,从班级50多名,一跃成为班级前5名。

  从一幅风景里,看出另一种颜色,也是人生的哲理和诗韵。

时到今日,我仍是写作路上的一名小学生,有太多值得我借鉴学习的地方。

3

班级的理科僧的文科修为也得到了极好的发展,语文成绩年级拔尖,班级的黑板报成了我们原创诗的海洋。

任教24载,侯裕用心浇灌着处于青春期的每朵“花儿”。付出的同时,也收获了学生满满的爱。

  “但这一切,说起来是多么繁琐,而且又要结合许多家庭背景,我真不想随随便便提及这么多——”我向同学诉说道。“哎呀,这不简单?随便拈来个谎言就行啦!~~”他们是这么回答的。鼓起勇气,再次踏入办公室,尽管我极厌烦这个动作。“老师我要回去,姐姐她回来,在家。”说完,缕缕负罪感悄然袭来。“那,这样是吧?可以,第三节晚修下课来拿单。”竟然那么快就答应。接着,班主任拿一叠蓝色的离校单出来,为诸多住宿生开单。

成悦阁与竹桃苑联合征文/我的写作情缘

整个大学都是低情商。

大二的某一天,旁边学校的男生,同学的同学来找我聊天。

一番自我介绍后。

你是哪个学院的啊。

我没吭声。

你老家哪里啊。

我警惕的看着他。

你查户口的吗?

我电脑坏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隔壁班的男同学多次来帮我修。

我说不行了就抱出去找维修店吧。

他说我再看看,于是回去研究了再来修,反复几次。

有一次到吃饭时间了还待在我宿舍。

我先去食堂给自己买了一份,然后把他赶走,自己美滋滋吃起来。

于是直到大学结束我也没找到一个男朋友。

大四了,同学们面临找工作还是考研的选择。

辅导员请了考研专家过来给大家讲课。

阶梯教室乌压压坐满了人。

专家开场就向大家提出一个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决定考研的?

同学a说:我进入大学的那天就决定了。

同学b说:我大四开学决定的。

同学c说:我两个月前决定的。

专家问:还有吗?

我的答案跟大家不同。

我觉得我应该勇敢说出来,这样专家才能对症下药。

于是我站起来说:我是前几天才决定考研的。

哗哗!顿时哄堂大笑。

我勇敢的贡献了一种症状,不知他们为什么笑。

最后我也讪讪笑了。

对于热爱写作的我,虽然听从家里的要求读理科,可是文科梦一直没有从我的身体剥离。写日记该是我的最爱了,我的题材很广,从晚自习没电,半路冲回家差点碰到电线,再到没带眼镜骑着自行车冲上黑黑的煤球堆,大呼小叫回到家。最后到生病困难地吞药片,药片摇摇晃晃地落入喉咙中。从发呆看蚂蚁搬家,到看远方一成不变的风景,我都能写出一篇篇日记。K老师会把我写的极好的句子划线,加上极妙的点评,诸如这句很妙,点出了药片欲吞吞不下,欲吐吐不出的动态特点!诸如这样的人生态度要不得,还是要心态平和一些,这样的评语。其他同学也能得到些大大的鼓励,每周发周记,成了我们最期待的一件事。写作的热情在K老师的鼓动下像火苗一般蹭蹭上升。我的作文开始写的出彩,妙语连珠。一度写出了:尝试,我喜欢等好文章,屡次登上年级的公告栏,作为范文供大家学习。

架起与学生沟通的桥梁

  “考场”上,两位监考老师,一位在前,另一位置后。做完试卷,环视了四周,众多同学眉来眼去、暗自打着手势对答案,即便是平日的“好学生”在此时也是原形“必”露了,目的之一是打发时间吧,我想。我摆好架势,让自己舒服地睡个觉,又不至于被老师发现。在多数人看来,这正是显现“智慧”的形式之一。(中国散文网-)

从那时候开始,我在周记本上写下了“我手写我心” 的愿望。

第二,观察高情商的办事方式。

高情商者相处起来舒适自然。

观察学习他们的处事之道。

学习细节之处的方法。

图片 1

严父慈母

  从喧嚣中,我选择宁净;在浮华中,我选择淡远;在痛楚中,我选择幸福和甜蜜;在坎坷中,我选择一段完整的人生。我无怨亦无悔,因为这都是我心灵的归宿,心灵的选择。

在一位位良师益友的帮助与陪伴下,我慢慢走在了写作的路上。

第一,多和朋友沟通。

情商低的人看问题更容易片面和极端。

多与朋友沟通,寻求朋友的宝贵意见。

最后选择最好的处理方式。

也许是为了工作,更多的是爱好。写作对于大家来说,已经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根植于当时K老师要求写的周记,早已枝繁叶茂,开出心灵捕手之花。

“走心”周记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岁月从指间流去,年华在不觉中逃走。曾经的几度春秋,几度飞花;曾经的樱花又红,芭蕉再绿。也许很多人会暗暗感喟人生的无常,不知老之将至,愁满心怀。而我选择用微笑和从容。用广博和坦然面对人生,面对死亡。聆听花开的声音,诏示着绚丽辉煌;聆听花落的低吟,蕴含着宁静淡美。也许旧事变黄,人变老,但不变的惟有一颗心,任尔东南西北风,在变化无常的世界里,静观潮起潮落,坐看云舒云卷……

——原来我是可以写好作文的。

2

而同学们更厉害,学建筑的到国外成了房地产经纪人,还创办了颇有影响力的的公众号。学农业的成了市政府主要的笔杆子。学计算机的居然发表了科幻小说。学水利的成了办公室主任。无论在哪一行当,大家都成了一把写作的好手。

语文教学,侯裕一直努力探究轻松而不放松的课堂教学,让学生“亲其师,乐其道”。侯裕认为,“教”从来不是板着脸地教,“学”也一定不是死记硬背地学,教学双方都应有情感的投入,“授之以鱼,不若授之以渔。”学生只有掌握了方法,才能横向联系,纵向比较,举一反三。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但我们却可以做出选择。用心灵,一如痛楚,一如人生,痛楚作为生命的一种感觉,本不必去赞美什么,但它作为人生的对立面又去激励着生命,诠释着生命,无知的人在痛苦中抱怨,消沉和堕落!而我选择享受痛楚,在享受中学会坚强,奋发和珍惜……

我明白了如何写作文。

回忆起来,年轻时真是奋不顾身。

你有没有低情商的黑历史?

情商低到底该怎么破呢?

好在我现在也算是正常人了。

多年黑历史也沉淀了一些些浅薄经验。

总结了如下三点,见笑了。

在我们眼里,K老师就像传奇,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让这些枯燥的理科生涯充满了灵动的色彩。更重要的是,她对我们非常好,周末,我们经常要去她家坐坐,聆听她的教诲。K老师要求我们写周记,而且要交上去改,不限几篇,有交就行,我们自然言听计从。

封面新闻记者 刘彦谷

  天边云起,天边云散。让微笑映染半天云霞,让心灵涤荡数里云烟。即使沧海变成沧田,即使海枯又石烂,我的笑容依旧,情怀依旧。

那位老师姓苏。

多年以后,我们才明白,语文给了理科僧们多少成长的好处。后来,我成了大学理科生里面文科最好的,还担任了办公室的写手,网站主要的报道,新闻拟稿,领导讲话都是主要承担者。论文写作,课题这些理科僧闻之头疼的事情,在我这都是一气呵成,毫无阻碍。

遇到有“心病”的学生,她除了积极帮忙化解,想方设法给予帮助外,私下也会变得多愁善感,甚至还会潸然落泪。

上一篇:我依然是我,或许是成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