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黑衣男子的语气看似轻描淡写,颤颤前行

  • 2020-01-17 21:18
  • 励志文章
  • Views

  久别的院落,啼鸣依旧,只是漫天的乌云,遮掩了阳光的温度,阵阵秋风吹过,灌满薄凉的衣袖。

文/铁骨柔情

阳春,野霁。

预镜生

红薯糖,不是红糖,从形态上来说就是一种黑褐色凝固的糖浆,懒散地用一个碗装着,一根筷子插下去,挑起来,黑褐色变成琥珀色,像瀑布垂在筷子与碗之间,筷子旋转几下,就长出一个棒棒糖,形状不是很规则,味道绝对是再好没有的。

  奶奶在门口的躺椅上睡着了,我匆忙向身后的儿子,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小家伙算是聪明伶俐,学起我的样子,缓缓地,挪步前行……

记得那些年
父亲
还在用扁担挑水
抡起桶子到河沟里
盛不满的
一舀舀补齐
左肩压累了
换到右肩
一颠一颠的
哆嗦里
有水溢出
跟在身后
一路小跑的我
有了
点滴陪伴

崎岖的山道上,一位少年人缓步前行。

我在镜像树的树底下醒过来。

那是童年里最美丽的甜,醇厚、香浓,不像白糖无趣,不像奶糖轻浮。

  或许,怪我的动作不够轻柔,当把毯子搭上奶奶身上的时候,还是把她惊醒了,望见我们,惊喜的问了句:“回来了……”,眼眶也泛起微微的红……

记得那些年
父亲
在院子里种菜
还在用铁锹翻地
踩着锹的宽端
用力蹬下去
挖掘起
厚土
一锹一锹的
翻盖里
撬松了地球
剜出了土坷垃
成了我
手里把捏的
最佳玩伴

连日来的奔袭在他脸上洋洋洒洒写下倦意,疲惫感就像慌张的溺水者看见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抓住他的脚,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他往山顶的庙宇一步步逼近。

我知道自己是个镜像,却不知道是谁的镜像,以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会在镜像世界里。

红薯大多作为猪的口粮,但也会留一小部分给人吃。给猪的那一部分打从地里挖回来,被埋进土窖里,;给人的部分呢,就放在阁楼上,尽量往通风的地方搁。

  奶奶消瘦了许多,头发越发花白,看来上次的病痛,并没有父亲在电话里讲的那样,云淡风轻。

记得那些年
父亲
推着独轮车去赶集
车的篓子里
一侧
是要卖的地瓜
另一侧
是嚷嚷着赶集吃包子的我
布绳做成的搭肩
在父亲的脖子上
一颤一颤
勒的没了弹力
那双有力的双手
抓紧了车把
掌握着平衡
生怕
一不小心
歪倒车
掉下了地瓜蛋
摔坏了我这个
小可怜

就在这时,山上忽然走下一位黑衣男子,他手持长剑,气宇轩昂,见到少年也不搭理,兀自赶路。

一般,孩子出生时,镜像会在现实世界的孩子身边醒过来,由镜像果变成孩子的样子。

我们家不种红薯,也没有做过薯糖,但看邻居家里做过。

  天气微凉,我将奶奶搀于房中,她的右手拄着拐杖,颤颤前行,还不忘扭头唤起调皮的儿子,一起跟随……

记得那些年
父亲的肩膀
就是山
一座遮风避雨的山
一座挡住困苦的山
如今
父亲已年老
山不再挺拔
山不再巍峨
无情的岁月无情的时光
消蚀着山巅
手拄拐杖风烛残年
不过
没关系
您的儿子们
香火传承
已然成山
可以去直面风雨
可以去应对挑战
延续
那些年
走过的路
扛起生活的重担
拥抱美好的明天

“请问……”少年停下脚步看着他轻声道。

可我还是个果子,仍然在镜像世界里。

薯糖的做法也很简单。

  我将帮她带来的礼物细细安置,又将分别后的种种经历,认真讲给她听,她不觉像个孩童般,眯着眼睛,含笑回应。

图片 1

“滚,别挡道。”

先变成男孩总是没错的。

人们大都选在腊月里做薯糖,一来是快过年的时节,可以用薯糖做年节时的小吃食——薯糖米花、薯糖芝麻片……二来这个时候的红薯已经在阁楼上风吹了好些日子,水分干了,用大火一蒸,糖就直往外淌。

  后来,因为儿子发现了烟囱旁的一棵石榴树,嚷着要摘来给他吃,便打破了这份祥和的气氛。

图片 2

黑衣男子的语气看似轻描淡写,但在少年听来却有如晴天霹雳,他身子一颤,左脚不自觉地向后一侧,将原本仅能容一人行走的山道让出半个身位。

我走出镜像世界,来到预言树下,抬头向上看,才发现预言树的一个树枝戳破了镜子和镜像树的树枝长到一起了,还结了我这个果子。

大人们忙忙碌碌,将半箩筐红薯洗净,架好大蒸锅,半桶水倒进去,放上蒸架,蒸架上着一个拆了底的木桶,红薯就倒在里面,接着就是烧火和漫长的等待。熬薯糖的日子,总有点像过年。大人们在火炉旁,守着烧得极旺的火闲聊,孩子们在一旁嬉戏打闹。这一天,大人小孩都可以睡很晚。大人们要等薯糖出锅,小孩子则等这一年的第一口薯糖。

  只见儿子拉起太祖母的手儿,匆匆的往外走,奶奶眼神中流淌着宠溺,步履也尽量附和,口中还不停念叨着:“好好好,去给我的乖孙子摘石榴去……”

图片 3

在他的注视下,男子匆匆离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一片云海之中。

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预镜生”。

红薯熟了过后再蒸一两个小时,大人们就会把木桶和红薯一起撤下,这时薯糖已经顺着水蒸气流到蒸锅里,这个时候熬糖的工序才算正式开始。锅里的半桶水会一点点变少变稠变成黑褐色,最后装在一个菜碗里。熬薯糖是很费红薯的,大半框红薯也不见得能熬满一个平常的农家菜碗。不过熬过糖的红薯也不会浪费,捡出来凉在一个个竹篾筛子里,第二天由女主人切成条就放太阳里晒或火上烤着,又可以成为小孩子的另一番吃食,味道自然没法跟薯糖比,但在什么零食都没有的情况下,还是可以用来消磨消磨的。

  我准备试图阻止,毕竟奶奶年迈,动作有些艰难,不过,被她婉拒,她将拐杖,换至左手,右手寻来一个特制的丁钩,挑一个外皮泛红的,缓缓地,将它套住,轻轻拉扯,儿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当然,更让他期盼的,还是那甜滋滋的果实……

图片 4

见他远去,少年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扭头望向山顶已初现轮廓的庙宇,脸上一阵狂喜,“我果然没有白来!”

沐镜言

对于薯糖的记忆一直很深刻,不知道是因为记忆偷偷把它的味道作了美化,还是因为,我家从来没有过。

  我看着他们一大一小的背影,眼睛已浑然湿润,心中不由轻叹一声:“奶奶啊,尽管岁月给你凭添病痛,让你容颜迟暮,可你,对我们的那份宠爱与温柔,未减却增……”

图片 5

登上山顶,眼前庙宇院门大开,少年走入大门,只见庙宇中央是一宽敞院落,院落左右为厢房,正对大门的则是一间昏暗的祠堂。

奶奶说,我们村子的尽头是一面直冲云霄的镜子,村尾那棵超级大的树是预言树,预言树映在镜子里的是镜像树。

不过在吃的方面,别人家有而我们家没有的东西太多了,但唯独这薯糖记得最真切。

  小时候,父母因为工作,常常不在家中,那份同奶奶一起的记忆,便显得更加犹新。

“有人在吗?”少年轻声呼喊,见无人应答,又加大了声响。

奶奶说,村子里每出生一个孩子,镜像树就掉落一个镜像果,这个果子会成为这个孩子的镜像,陪伴他终生。

这也许也跟一个人有关。

  她虽目不识丁,但每次听到我雀跃的告诉她,又得了第一名,她便哈哈的笑着,那么亲切、那么真诚,然后也会得意的夸上两句:“厉害,厉害……”。

“有人在吗?!”

奶奶说,因果循环,上辈子做了坏事的人这辈子没有镜像,会孤独终老。

那会正上小学一年级,一个无法无天的我和一个无可奈何的奶奶一起生活。初上小学,结识了一堆小伙伴,这直接导致了我的放肆更升一级——放学不回自己家,去同学家撒野。邀请我一起回她家的同学家在一座大山上,远得很,应该有从学校去我家十个远,一伙人一起走到她们村就差不多快天黑了。当时小山村还没有电话,交通工具只有一头牛,大人们没办法让我奶奶知道我在哪,但当晚送我回去是不可能了,就张罗着让我在家里洗漱住下。

  其实,最让我期待的是每个放学后的黄昏,我拎着书包,向一处小土丘迈去,因为,那里有等待着我的奶奶,还有一群性格温顺的羊儿……

“有人在……”

奶奶说,大人们给没有镜像的孩子起名时会带着“镜”字,以慰藉孤独的灵魂。

现在想起,那一晚对于奶奶来说一定特别长,她本来睡眠就很少。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第二天放学回家她竟没有过多的责备。

  奶奶总会拿出准备好的红糖包子,填饱我饥肠咕噜的肚子,待我一番狼吞虎咽之后,再饮一杯她置凉的白开水,美美的,养足精力。

话音未绝,一位白发苍苍的灰衣老者从祠堂内缓缓走出,他步履蹒跚,动作迟缓,见到少年,他轻抬双眼,淡淡道,“何事?”

奶奶说,我的名字叫……“沐镜言”。

同学家里有爸爸妈妈和一个哥哥,爸爸和哥哥基本没印象了,但妈妈却记得格外清楚,有些消瘦的脸,一对大眼睛格外显眼,小缕头发从耳朵上掉落下来垂在眼旁。当我一个小魔头装成羞答答的小姑娘走进她们家院子的时候,她正把一担柴火放在屋檐下,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看到我就笑了,连忙走过来问这谁的孩子。至今我都确信,那笑里不只有客套的热情,还有些许的惊喜(小孩子总是能第一眼就能判断大人是不是喜欢自己)。

  每次闲来无趣,便会捉两只蛐蛐,看它们一争高下,还不忘在一旁,加油呐喊,无论哪方胜出,我都一样开心……

少年迟疑了一会,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老者磕了几个响头,“垦请剑贤大师收我为徒!”

预镜生

“妈妈”一边问着一边拉我和同学一起进屋,然后见她麻利地端出来一些零食,花生、红薯片之类,其中最吸引我注意的是薯糖,用一个碗装着。“妈妈”递给我和同学一人一根筷子。我们迫不及待地一人卷了一个特大号“棒棒糖”,吃完的时候成了两个猴子脸,“妈妈”正在做饭,无意间看了我们一眼便哈哈大笑起来,我和同学对视一眼也笑翻了,一屋子人笑到捂着肚子。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家的另一种样子。

  更神奇的是,奶奶折下一截柳条,便可制作一个简易的小笛子,等我吹着欢快的不知名的小曲子,回荡在田野里,她拎着我的书包和半袋青草,我执着小小的皮鞭,轻轻的追赶着羊儿们,夕阳很美,风很柔和,时光也很安静,日子也过的简单而纯粹,还有那时的奶奶,也很年轻,手上一直戴着姑姑为她订做的银质手镯子,就这样,我们一起,轻踩着回家的小路……

“你学剑是为了什么?”老者静静地看着他,伸出手捋了捋长须。

我在预言树下生活,日复一日。

第二天放学,浑惯了的我还想着跟着同学去她家,不知道是为了那薯糖还是因为她妈妈的笑。幸好被无意间得知情况的班主任严厉制止,我才怏怏地回了家。

  在我的印象中,奶奶从未发过脾气。记得一次放学后,有个小伙伴提议,便在堤岸上,玩起了土制的滑梯,许是兴致未去,不知不觉,便忘却了时辰。当一群家长找到我们时,才恍然惊觉,已是傍晚。

“我想成为天下第一!”少年挺直腰板坚定道,“有了上乘的剑法,我便可以惩奸除恶!”

预言树前面是大片大片的森林,一般不会有人过来,我在这里安安静静地长到该上学的年纪。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同学小学没上完就辍学了,之后再未见面,但至今记得她的名字。

  我看着同行的小伙伴,一个个被大人们揍的哭喊认错的惨烈场景,心中稳稳一悸,低头走到奶奶面前,摆出一副乖乖的样子,甚是可怜。最后,没有我等待的狂风暴雨,更没有所谓的电闪雷鸣,她拉过我,拍打完我身上的尘土,柔声说了句:“姑娘家,不可这么顽皮,家里的饭菜都凉了,快回去吧……”,她牵着我的手,我默默的走在她的身后,步履轻盈。

老者沉思了一会,缓缓道,“好,我教你。”

上学那天,一个男孩推了我一下,他的镜像打了我一巴掌。从那以后,我就跟他们结了仇。

关于那次夜不归宿,奶奶说了什么我不不记得了。只记得后来我又如故去了另一个同学的家,她家也是在一个山坡上,不过我家也在山脚下不远。正在她家院子里玩抓石子游戏的时候,听到远处有人叫我小名,一开始听不真切,再仔细听确定是奶奶。我应了一声,回屋里拿了书包就往山下跑。打那以后,我再没有放学后去过同学家。尽管她们都说自己家里有薯糖吃。

  而今的奶奶,让我深感庆幸的是,纵然九十高龄,仍旧神志清明,可以清楚记得每一个人,辨出每一个声音,还一直记得我最爱吃红糖馅的包子……

“真的?!”少年瞪大双眼盯着老者。

我很委屈,却不知跟谁说。我忍着没有哭,因为我是男孩子。

  午饭时分,我让儿子陪着奶奶聊天,独自一人在厨房忙碌,学着奶奶曾经的样子,做起来许久未曾触及的红糖包子,只是,我将面粉尽量和的松软些,因为要去照顾那早已失去贝齿的奶奶,还有那个掉了两颗门牙的臭小子……

老者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我这里有两式剑法,一式一年练成,一式十年练成,你想学哪一式?”

某一天放学后,我飞快地跑到预言树下睡觉,想让这糟糕的一天赶快过去。

  院子里的奶奶,总是不放心回望的样子,让我失笑不已,或许啊,在她心中,我还永远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等她照顾的傻孩子……

“二者有何不同?”少年惑道。

迷朦间,我却突然惊醒,直愣愣地看着对面的小女孩,对方显然也被我吓到了。

  阴郁的天空,渐渐放晴,我将折叠的餐桌摆放在院子里,给他们每人盛了一碗白稀饭,也将刚出锅的红糖馅包子,放入餐盘,让它稍微冷却,待他们一起分享,渐凉的节气里,这份可口的美食、暖暖的温情……

老者将双手背在身后,缓缓走向中央大院,“学成之后两式威力相同,一年剑适合心性坚定者学,十年剑适合……”

她在透过镜子看我!等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急忙蹲下,躲到镜子下面。